村里的爱

啊牛哥 收藏 2 6460
导读:村里的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一个生长在很偏僻的山里乡村的孩子,记得我六岁那年,我的母亲就指着山的那一边说:“孩子,山的外面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

我望着那边摇头。母亲又说:“那边有很多很多的新鲜东西,和我们山里不一样的,娃,你长大后想出去看看吗?”我痴痴的望着笼罩在雾中的山涧,点了点头。母亲高兴地抱着我的头说:“娃,你要好好学习,以后一定要到山的那边去看看,把看到的事物回来给娘说!”

母亲说过这些话没多久就离开了我,那是我父亲去世的第二年,那一年我才十二岁。从此我成了孤儿,被我父亲的四个兄弟轮流收养。母亲虽然走了,但她的那些话,却成了我发奋学习的无尽源泉。在这个偏僻的远离尘世的山村里,我成了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从此,我也成了山村里的骄傲。

我那偏远僻静的家乡啊,它虽然贫穷落后,但却充满和谐充满亲情!在那里我有多少的少儿情怀,多少难忘的记忆,多少心跳的感觉!

大学毕业后,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到我的家乡,不管同学们笑我傻,不管老师的叹息挽留,我毅然的背着包裹,踏上了归乡的路。我对家乡的那份情,那份渴望,那份依恋,他们是永远也理解不了的。

远离喧嚣的城市,踏上家乡的这片土,我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平静。归乡的渴望、兴奋被我暂时的压在了心底,这也许是情感爆发前的宁静吧。

听着脚踏泥土的声响,我的家乡很快就出现在我眼前,那一座座泥土瓦房,那一道道升起的炊烟,依然是那么熟悉。离开家乡的这四年,家乡依然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人是否依然如故呢?

才进村子,就看见有两个端着木盆准备出去洗衣服的妇女迎面走来,其中一个四十多的妇女看了我两眼,突然叫道:“是顺子娃吗?”

我一看是我儿时死党旺籽的老娘,忙叫道:“月桂婶,是我!我回来了!”

月桂婶高兴的大叫:“真是我的顺子娃回来了啊!!”说着放下木盆一把拉住我,仔细端详起我来,一边看一边说:“真是真是,我的娃这一去四年,都长成大男人了,比原来可俊多了!!”说着说着她的手就在我脸上摸起来。我看着月桂婶那火辣辣的眼,我心里一跳,暗想:“月桂婶还是和原来一样热情!”

我一转脸,发现旁边的那个十八九岁的小媳妇,一双乌黑水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象是在看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突然感觉自己脸上一红!忙挣脱月桂婶的手,小声说:“月桂婶,不~不要这样啊~~

月桂婶愣了一下,不解地问:“顺子娃,怎么,出去念了大学回来就嫌弃你月桂婶了是不?”

我生怕她没轻重会再说出什么来,忙道:“不是啦,是~~是~~”说着我把眼睛看向那个小媳妇。

月桂婶随着我目光看向小媳妇,眼睛眨了眨,恍然地斜了我一眼,哈哈笑起来:“顺子啊,你呀,你还是原来那个熊样哦,见了小媳妇就脸红!比人家小媳妇还怕羞哦!”

她这一说说的我脸更红了,我偷瞟了眼那小媳妇,发现她居然很大方的对我微笑。我心里暗骂自己:“笨,读了四年书还是这个熊样!”

月桂婶看我红脸的样,眼里充满爱意,笑着说:“婶就喜欢看你这脸红的样儿!”

我忙道:“婶~~不要说了!”

月桂婶哈哈笑道:“不说了,顺子,你看她长的咋样?”说着把那小媳妇往我身前一拉。

我不知道月桂婶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但这个小媳妇确实长的很水灵!我的家乡水土好,抚育出来的女人各个皮肤都细嫩细嫩的,比城里的那些靠打粉来装扮的姑娘自然多了。

“她~~长的好看!”我如实答道。

月桂婶喜上眉稍,高兴地道:“顺子,她是旺籽的媳妇啊,叫春芽儿,才过门的!

我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酸酸的,说:“哦,旺籽都娶媳妇了啊!”说着又看了那小媳妇两眼,发现她长的真不错,心想:“旺籽这小子还有福气啊!”

月桂婶似乎察觉了我的心,呵呵笑道:“别急啊,你回来就好,婶到时也给你在村里找个标致的媳妇来!”

我忙说:“月桂婶,我~~我~~暂时~~不~~”

那春芽儿见我急的结巴起来,不由扑哧地笑了下。

我的脸再次红了。

月桂婶爱怜的看着我说:“你呀,这个脸儿红的和姑娘家似的,真是啊,要迷死多少女人哦~~”

我知道再呆下去月桂婶嘴里还不知说出什么来呢,忙说:“月桂婶,我先回我去看我几个叔叔婶婶,改天再来看你和旺籽哈。”

月桂婶伸手在我脸上扭了一把,意味深长地说:“好了,知道你想你那几个婶子和妹子了,快回吧,不过过两天一定要来你月桂婶家来玩啊,不要见了你四个婶子就把你月桂婶给忘了啊!”

我头一低,心说:“越说越露骨了,这个月桂婶,就是这样的性格,心直口快!”我忙说:“不会的,月桂婶,我一定来你们家玩,我还很想念旺籽呢!”

和月桂婶婆媳俩到别后,我急步走向我大伯家,我大婶兰姑那慈祥清秀的容貌浮现在我面前,这么多年了,她现在还好吗……

(二)

走进这熟悉的院子,闻着那村里特有的泥土气息,我心跳开始加速了!这是我大伯的院子,虽然经过了四年的时间,院子里的布置还是和原来没什么变化!屋子顶挂着一串串红艳艳的辣椒,院子里晒着干菜,几只母鸡悠闲的在院中寻找着食物。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和谐。

我看了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过了,一般这个时候,村子里的男人都不会呆在家里,我想我的大伯和我的大堂哥光路都应该出去干活了。

还有我那两个可爱的堂妹,大堂妹家惠今年也该21了吧,应该出落的越来越水灵了,她从小就长的最象我大婶了,年轻时可是村里出了名的俊媳妇。小堂妹家仪也应该有16了,不知道还在读书没?还有我那疼我爱我的大婶,她是不是还是和四年前我走的时候一样的风韵呢?

三侧厢房的门是关着的,难道大婶她们都不在家?我来到中间的屋门口停下来,正准备敲门喊,突然听到屋里似乎有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我心头一动,到了嗓子眼的话就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因为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从我懂事起,这种声音就无时不在我耳边响起。

在我们这个偏远落后的山村里,人们劳累了一天,晚上除了和村里的人拉拉家常外,还有什么可消遣的呢?回到家里抱着女人玩耍就成了他们的主要娱乐。

村里的土房是很不隔音的,每到晚上九、十点钟,各家各户的窗户里就会此起彼伏的传出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生活在山村里的大人孩子对这样的声音都习以为常。朴质的民风造就了我们这个山村里的世世代代,让他们的子孙在这里一直的繁衍下去。

此时正是下午三点左右,难道会是我大伯和我大婶在屋里那个?我心里不知怎么有点怪怪的酸,心想:“大伯大婶还真会玩,大下午的就搞上了!”这个时候我当然不好打扰他们,苦笑了一下,正准备离开,却又有些好奇,于是把耳朵贴到门缝上仔细听。

却突然听到里面的女人“哎呦”一声大叫了一下,然后就听她轻声说:“他三叔,怎么这么使劲啊,把人家里面都弄疼了~~”

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嫂子,你这穴里面就是比我婆娘的地道,日起来舒服呢~~不狠不过瘾啊~~”

女人叹道:“你们男人啊,总是觉得别人的婆娘日起来舒服~~哎~~”

听到这,我心里一惊,这个女人的声音确是那疼我的大婶,可那个男人却不是我大伯,竟然是我的三叔!我真没想到我这一回来就撞到了这么一幕叔嫂通奸的好戏!我这心里滋味就别提了!有惊讶,有嫉妒,更有点失落。

我忍不住想看个究竟。幸好我从小在几个叔伯家轮流吃住,对他们家里的结构都非常的熟悉,我想起原来我住的侧房和大婶的睡房隔的那道墙有一条裂缝,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屋里的一切,以前我没少偷看大伯大婶他们干事,就是不知道这四年来大伯把那道裂缝补了没有。

我快步走向侧屋,还好,门没锁,我推门进去,来到墙边,哈哈,那道缝还在。我把头凑过去,墙那边的声音更清晰了,同时那边床上的一切也清晰在目。

只见床上光溜溜地躺着一个丰乳肥臀的雪白女人,那不是我大婶是谁?她头发凌乱,白里透红的脸上泛起汗珠,双眼微闭,而她身上一个皮肤黑红肌肉结实的男人在大力插捣,她白生生的两条大腿圈在男人的背上,一个肥大雪白的屁股

抬离了床单。

我的心跳加速,那不是我三叔是谁?他是我几个叔伯里身体最强壮的一个,也是鸡巴最大的一个,我原来在三叔家住时也常偷看他和三婶干事。说实在的,我四个婶婶里要说最美的应该是我三婶,没想到我三叔有我三婶这么漂亮的媳妇竟然还要在外面搞,而且搞的女人是我大婶。

以前我只知道三叔人长的男人味十足,在床上很凶,经常搞的三婶叫唤,村子里的寡妇媳妇们都喜欢和他搭话开玩笑,还听别人说常有别人家的媳妇来勾引他,只不过我原来一心学习,对村里的其他事也很少关心,所以并没见到三叔和别人家的媳妇日穴的情景,今天看到三叔日大婶的样子,我才想,说不定这几年三叔把村子里的大小媳妇都日过了呢。

我们山村里的男人到了晚上就只有和女人日穴耍,女人当然也没什么娱乐,除了串门子拉家常,也就剩下和男人日穴玩的娱乐了,所以山村里每到晚上是家家闻炮声。女人的叫床声一声比一声大,生怕被隔壁家的媳妇给比下去了。

看着看着,我胯下的小弟弟不争气的翘起来,硬的不得不把裤子解开。看了下自己的鸡巴,再看三叔那在大婶肉穴里进出的鸡巴,我发现自己的鸡巴和三叔的鸡巴还是有一比的!三叔的鸡巴粗黑,龟头很圆,长度大概有近6寸,而我的鸡巴虽然粗细和三叔的差不多,但比他的还稍长了半寸。

对自己的鸡巴,我是很自豪的,其中原因就暂时不给大家说了,反正我大学期间,教我数学的女教授的肚子是被我给日大的,她结婚快十年了,她老公一直没能把她肚子日大,去检查两个人都没问题,就是日不大,直到我日上了她,她的肚子才开始大起来,不过她的老公当然不知道这是我的种子,还以为是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了呢。

我毕业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女教授还挺着大肚子来我寝室里让我饱尝了日孕妇的美妙滋味,她始终劝我留校,可是我没有答应她,她哪里知道我对我这个偏远山村的家乡的浓浓乡情。



4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