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九)

royf22 收藏 33 506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八章 大义 大义(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刘远正想着,就听曹莹低声说道:“阿远……”

刘远不由一呆,说:“什么?”

曹莹脸色微红,说:“既然连三岛健一都知道我们中秋节赏了一晚上的月,我想我对你的称呼也该变了吧?所以我决定以后都叫你阿远!”

刘远苦笑道:“这话听起来倒好像很有道理!”

曹莹立刻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阿远!”

最后这一句“阿远”曹莹故意叫得嗲气十足!

刘远听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赶紧说道:“现在不是在三岛健一面前,求求你还是别这样叫我了!”

曹莹笑吟吟地说:“我喜欢看你现在这样的表情!”

刘远愕然道:“为什么?”

曹莹嘟着嘴说:“你年纪又不比我大,凭什么在我面前总是一副老成持重、宠辱不惊的样子?好了不起么?”

刘远赔笑道:“不敢不敢!谁敢得罪你密斯曹啊?”

曹莹笑了,说:“算了,不逗你了!我只是提醒你,在三岛健一面前,我们可得十二分地小心!”

刘远向曹莹抱拳道:“谢密斯曹指点!”

随即突然想起一事,说:“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不知方不方便……”

曹莹笑笑,说:“问吧!”

刘远说:“在周伯父六十五岁大寿的那天,你跟三岛健一交谈时,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可我记得你以前是我们英文老师啊?”

曹莹微笑道:“你觉得我的英文说得怎么样?说实话!”

刘远迟疑片刻,说:“说实话……很差!”

曹莹皱眉道:“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刘远苦笑道:“是你叫我说实话的!”

曹莹展颜道:“逗你的!其实我以前学的是日语,英文自然很差了!”

刘远叹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从那时起就是军统特工了!原来你的资历竟然这么深!”

曹莹摇了摇头,说:“那时还没有军统,只有‘军事委员会密查组’,我是密查组的人!主要负责对日情报搜集!东吴大学英文老师只是我的掩护身份!”

刘远随口笑道:“你这个掩护身份好像不怎么成功啊!”

曹莹笑笑,说:“没办法,我的能力有限,能把日语学好就很不错了!”

刘远突然面色一紧,说:“等等,你的意思是,国民政府至少在民国十八年就开始有意识地进行对日情报搜集了?”

曹莹苦笑道:“其实国民政府一直都在做着对日战争的准备,不过为了避免过分刺激日本,我们的准备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百姓都不知情!但是,可悲的是,由于军阀割据,政令不一,国民政府远不能统和全中国的力量集中进行战争准备!再加上我们中国的工业基础过于薄弱!直至‘九.一八事变’发生,国民政府仍未做好对日全面战争的准备!所以国民政府唯有委曲求全!以至于老百姓都骂国民政府卖国!他们从来就没想过,以我们中国当时的国力,如何能跟日本人打?”

刘远断然道:“你说的这些难处我都知道,但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九.一八事变’发生时,国民政府的确没有做好对日全面战争的准备,但这并不表示就应该让十几万东北军不抵抗!如果东北军做出有力抵抗,凭着当时在东北不足两万人的日本关东军,根本就不可能占领我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没有得到东北这个战略后方,日本扩大战争的野心也就可以被大大遏制!”

曹莹苦笑道:“你以为东北那位少帅的部队是委员长能指挥得动的?再说,你只看到日本在东北的关东军,日本在朝鲜的驻军呢?在国内的常备军呢?如果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是在民国二十年而不是在民国二十六年爆发,你觉得我们中国的胜算有多少?”

刘远愤然道:“民国二十六年的‘七.七事变’发生在哪里?不是发生在我们中国的国境线上,而是发生在我们中国的千年古都北平郊外!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耻辱!”

曹莹默然不语。

刘远深吸一口气,说:“对不起!刚刚我太激动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把我们中国国土上所有的侵略者都赶出去!”

曹莹郑重地点了点头,说:“没错!我相信这也是现在所有真正中国人的目标!”

刘远缓缓说道:“这个国家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苦痛!当她经过生死涅槃重新走上复兴之路时,世界必将为之战栗!我始终坚信这一点!”

曹莹的眼中如同罩上了一层雾:“可是,我们能看到那一天吗?”

刘远叹了口气,说:“我们未必能活着看到这一天,但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尽快到来!当那一天真正到来时,哪怕在九泉之下,我们肯定也会笑的!”

曹莹含泪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一定会笑的!”

刘远微笑着说:“哭什么?我可还想活着看到这一天呢!”

曹莹悠悠地说:“到那时,你会到我的坟前看望我吗?”

刘远皱眉道:“胡说!我们都要活到那一天的!”

曹莹笑笑,说:“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对了,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正事的,差点忘了!”

刘远说:“请说!”

曹莹正色说道:“我希望我们之间的情报可以互相交流!”

刘远微皱眉头,说:“你们军统的情报网不是已经很完善了吗?”

曹莹不满地说:“你不是才说我们目标一致吗?怎么就开始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

刘远笑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其实我们的情报大多数都是从公开途径来的,还有一部分通过广交朋友获得,通过特殊途径得来的情报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而这个特殊途径,相信你们比我们用得多多了!”

曹莹惊讶地说:“大部分情报从公开途径获得?这怎么可能?”

刘远微笑道:“情报的搜集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分析!实际上,很多我们需要的东西都可以根据公开的资料分析得来!当然,这是你们和我们工作思路的区别,强求不来!至于你说的情报交流,我认为是个好提议!不过在具体细节上我们过几天还需要再找时间探讨!”

曹莹微笑道:“你是自己做不了主,要请示你的上级吧?还要‘过几天’!通过电台请示可用不了‘过几天’就能得到答复的!难道你们没有电台?”

刘远淡淡地说:“你知道规矩的!”

曹莹摆手笑道:“好!我不再问就是!五天够不够?”

刘远笑笑,说:“差不多!”

曹莹起身道:“好,五天后我会再找你,希望到时候你已经准备好和我们交换的情报!”

刘远跟着起身,却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道:“我送你出去!”


当天夜里,刘远通过秘密电台向省敌工委汇报了曹莹的这一提议。省敌工委经慎重研究,于次日回电:在独立自主原则上,同意与其交流,但应避免人员暴露。

四天以后,曹莹果然如约前来,她带来的是一份苏中和无锡、常州地区日军兵力分布详情图,而刘远给她的则是一份苏州、淞沪地区日军后勤保障能力分析报告,还附有具体的后勤补给路线图。

看了对方提供的情报后,两人不由相视一笑。苏中句容、丹阳至苏南宜兴、溧阳一带是新四军活跃的地区,而苏州淞沪一带则是“忠义救国军”的活动范围,两人提供的情报倒真是各取所需!

从这一天起,中共江苏省敌工委苏南情报网和军统苏南情报网的情报交流正式开始。由于有周老太爷居中照应,双方的合作还算得上比较愉快!


时间进入1940年。

3月下旬,周老太爷从三岛健一口中得知,汪精卫即将于本月30日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由于自己“汉奸”的身份,听到这个消息后周老太爷表面上自然装出高兴的样子,不过他还是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了三岛健一向他提出的同去南京“观礼”的邀请。

3月30日,汪精卫的伪国民政府以“国民政府还都”的名义,在南京成立。

虽然从一年多前汪精卫发出“艳电”时起,周老太爷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但现在这个傀儡政权真的在南京建立起来,他心中还是难以释怀!

得知汪伪政权在南京成立的消息后,刘远、曹莹都选择了将对叛国者的痛恨深深地埋在心里,同时更用心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8月20日,八路军在华北平原的“百团大战”正式打响。

9月4日,蒋介石签署嘉奖八路军“百团大战”电报:“贵部窥此良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奖”。

几天以后,根据上级指示,中共江苏省敌工委苏南情报网暗中将百团大战的消息和蒋介石的这道嘉奖电报内容在苏南流传开,一时之间,民心大振!

刘远在高兴之余,联想到此次战役“百团”的宣传和蒋委员长的一贯作风,却感到了深深的忧虑。


10月3日,江苏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镇泰兴黄桥镇一夜出名!就在这天,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兼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部进攻新四军陈粟所部!战至6日,韩部伤亡1.1万。

黄桥战役之后,苏北新四军和华北八路军抗日根据地联成一片,新四军在苏北各方力量(新四军、日军、韩德勤部、李明扬部)中实力由第三位上升到第二位,在苏北取得实际抗战领导地位。

从刘远那里得知黄桥战役的详情后,周老太爷却是长叹一声,悠悠地说道:“福兮祸兮?”


10月19日,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副参谋总长何应钦、白崇禧向中共武装领导人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发出“皓电”,强令八路军、新四军在一个月内全部开到黄河以北。

11月9日,朱、彭、叶、项发出复何、白的“佳电”拒绝华中部队北移的要求,但为团结抗战,同意江南部队移到长江以北。

12月7日,蒋介石下达《黄河以南剿灭共军作战计划》,计划分两步先后“肃清”江南、苏北及黄河以南的新四军,并密令顾祝同在皖南集结重兵。察觉到危险的中共中央指示皖南新四军部队转移。但东南局书记兼新四军副军长项英迟疑不决,拖延北移。

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及皖南主力9000余人从泾县云岭出发。6日,新四军到达茂林地区,突遭顾祝同部7个师8万余人包围袭击。双方激战至14日,新四军除2000余人突围外,少数被俘,余大部牺牲,军长叶挺被俘,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牺牲。

1月17日,蒋介石发布命令,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新四军番号,下令进攻新四军江北部队。

由于国民政府的宣传,江南一带到处流传着新四军“违抗命令”、“不遵调遣”、“蓄意扰乱战局”、“破坏抗日阵线”,从而招致中央政府“解散编遣”的谣言。新四军的威望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1月18日,周老太爷书房内。

刘远含着泪看向周老太爷,刚说了句:“伯父……”

就泪流满面,再说不出话!

周老太爷长叹一声,拍了拍刘远的肩膀,说:“阿远,皖南发生的那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别难过!事情已经发生,我们没办法改变结果!唯有避免这种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再度发生!”

刘远悲愤地说:“这帮浑蛋下手也太狠了!那可是我们新四军的军部和部队的精华啊!更可恨的是,他们还侮蔑我们新四军破坏抗战,是‘叛军’!现在连一些民主人士都开始疏远我们新四军了!难道他们非要让日本人借刀杀人的计谋得逞吗?”

周老太爷缓缓说道:“现在你们需要我做什么吗?”

刘远深吸一口气,说:“只要伯父您还相信我们新四军是真心抗战的,这就足够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历史会证明我们的!”

周老太爷想了想,说:“我知道你们新四军现在正面临难关,这样吧,前段时间我转到泰州分号的十万元货款就送给你们做军费!”

刘远一下子惊呆了,说:“伯父,您给我们的帮助已经够多了!这笔钱……”

周老太爷叹了口气,说:“其实这十万元是我早就为你们准备好的!”

刘远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记起了周老太爷在得知黄桥战役详情后说的话——福兮祸兮?还有,那十万元货款正是在10月中旬转至泰州分号的!当时刘远还对周老太爷的话和随后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现在终于明白了!刘远立刻激动地说:“伯父,难道您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周老太爷叹道:“我是想到了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唉!希望这些钱能帮上你们!”

刘远感动地说:“伯父,我代表新四军的同志们感谢您!感谢您为我党所做的一切!”

周老太爷摇了摇头,说:“你错了!我和你们合作,既不是为了国民党,也不是为了共产党!”

刘远有些不解地说:“那您……?”

周老太爷淡淡地说道:“我是为了这个国家!古人尚且知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我们难道连古人都不如吗?”

刘远默然不语,若有所思。


观前街,“福”记货栈。

当曹莹缓步走进“福”记货栈时,刘远却假装没看见她,继续带着几个伙计清点货物。

倒是有个伙计迎了上去,满面笑容地招呼道:“曹小姐来了,我们掌柜的正在点货呢!要不你先到后堂坐坐?”

曹莹淡淡一笑,说:“没事,我就在这里等着!”

刘远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和伙计核对着货物数目,以至于到最后,伙计们都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

曹莹静静地站着,没有说话,眼中却渐渐有了泪水。

又过了一会儿,发觉货栈内气氛异样的刘远心中一惊,立刻停下了手中动作,转向曹莹,勉强一笑,说:“你来了?到后堂说话吧!”

说完,当先朝后堂走去,曹莹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阿远,离开苏州吧!”这是进后堂后曹莹对刘远说的第一句话!

刘远冷冷地看向曹莹,说:“我为什么要离开苏州?”

曹莹有些着急地说道:“阿远,上头已经颁下秘令,要我们军统苏南站破坏你们共产党在苏南的地下组织!你再不走,恐怕会有危险!”

刘远断然说道:“我不会走的!”

曹莹几乎是哀求道:“阿远,你走吧!苏南已经没有了你们的队伍,你还留在这里……”

刘远沉声说道:“可是苏南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同胞!还有肆虐的日伪军!还有属于我的战场!”

他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语声中的悲愤之情却没有稍减分毫!

曹莹面露痛苦之色,说:“阿远,你听我一句话,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刘远冷冷地打断她的话道:“请你也听我一句话:如果你还是中国人,那么在杀了我之后,请你继续抗日!”

说完,一挥手,沉声说道:“请!不送!”

曹莹含泪站起,想要再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一跺脚,转身出了后堂。

曹莹走后,刘远痛苦地闭上双眼,在心里问自己:“这个国家究竟是怎么了?”


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毛泽东起草的重建新四军的命令,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同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军委发言人的名义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向国民党当局提出解决“皖南事变”十二条善后办法。25日,新四军新军部在苏北盐城正式成立。

此时,一贯和蒋委员长不和的汪精卫却跳出来说了一句名言:“数年来蒋介石未做一件好事,唯此次尚属一个好人!”,顿时让蒋委员长大为尴尬!

1月27日,蒋介石在重庆中央纪念周上发表讲话:“……这次新四军因为违抗命令,袭击友军,甚至兴兵作乱,破坏抗战,因而受到军法制裁,这纯然是为了整饬军纪。除此以外,并无其他丝毫政治或任何党派的性质夹杂其中,这是大家都能明白的……”对中共的态度已有明显软化。

3月1日,第二届国民参政会在重庆召开,由于国民政府未对“十二条”做出正式回应,中共代表拒绝出席。

3月6日,蒋委员长在参政会上作了《中共七参政员不出席参政会之说明》的报告,对“十二条”做出正面答复。在讲话中,蒋委员长虽然对中共加以指责,但也承认中共为合法的“在野党”,并做出保证:“以后决无‘剿共’的军事,这是本人可负责声明而向贵会保证的。”

3月下旬,当刘远将上级托他转达的新四军代军长陈毅的一句话“新四军欠周老先生一个天大的人情!”告诉周老太爷时,周老太爷只是淡淡地说了四个字:“国家利益!”

此后,由于蒋对中共态度的软化,军统苏南站也顺理成章地放弃了一直拖延着的对中共苏南地下组织的破坏行动。

再往后,国共之间的裂痕开始逐渐修复——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随着苏德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爆发,跟在美英后面正式对日宣战的中国突然之间就成了美、苏、英三国的盟友,并成为盟国四强之一!

由于有了美国这个强援,明眼人自然看出了日本的失败只是迟早的事情!所以蒋委员长已经开始考虑日本战败后如何收拾国内局面的问题了。同时,受汪精卫“曲线救国”理论的影响,又得到蒋委员长默许的大批国军投降也使得伪军数量猛增(1941年,34.8万;1942年;55.5万,1943年,73.5万)!


进入1943年后,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战局已是每况愈下。

日军中国派遣军也加速了对占领区的掠夺。

7月初,由日本商人在苏州投资设立的大和纱厂建成。其目的为低价收购棉、麻、生丝等纺织原料,在纱厂加工后运回国内!

7月10日,大和纱厂举行开工典礼。受邀参加典礼的有三岛健一和周老太爷等苏州名流。

典礼之后,日本厂长邀请三岛健一等人参观厂区。

参观的过程中,三岛健一一时兴起,对随同采访的曹莹说道:“曹小姐,能给我们拍张照片吗?”

曹莹微笑道:“当然可以,给三岛先生拍照,是我的荣幸!”

三岛健一立刻亲热地握住周老太爷的手,在和其他几个日军军官摆好姿势后,向曹莹示意,可以拍照了!

随着镁光灯闪起,照相机忠实地记录下周老太爷和几个日军军官在大和纱厂的情景。


次日,曹莹将洗出的照片送了一张给三岛健一,三岛健一看过照片后,大为满意,当即在照片下提笔用中文写下“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我市维持会周继先会长陪同皇军视察大和纱厂”的标题,并亲自打电话给《苏报》总编,命令将这张照片配上他的题字放在第二天的《苏报》头版!

当第二天的《苏报》出版后,苏州市民们终于清晰异常地从报纸上认识了苏南最大的汉奸——周继先!


7月20日,刘远突然接到上级命令,离开苏州,回苏北根据地向省敌工委述职!

当天下午,在周老太爷的书房,刘远向周老太爷辞行时,周老太爷似乎有些伤感地问道:“阿远,你这次走了,还会回苏州吗?”

刘远微笑道:“伯父,您为什么这么问?”

周老太爷长叹一声,说:“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听说过苏联的‘大肃反’,也听说过你们红军时期曾经搞过的‘肃托’!希望这次历史不会重演!”

刘远呆住了,良久,才说道:“伯父请放心!我一定会回苏州的!”

辞别周老太爷后,刘远心中不由烦闷异常。虽然远处秘密战线,但各根据地开展“抢救运动”后揪出数量庞大的“内奸”、“特务”这样的情况他多少也有所耳闻,这让他第一次对自己将要面对的事情感到了茫然!


幸运的是,当几天以后刘远通过秘密交通线回到根据地的时候,根据地的“抢救运动”已经接到上级命令中止。但很快,刘远又接到命令,远赴八路军山东根据地一个叫“虎头山”的根据地做解释工作,在那里,他将见到自己的老同学、好朋友周卫国!与他同行的,还将有中共山东分局的一个名叫曾向东的特派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