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父亲当过回行刑队长

绿色山野 收藏 16 41050
导读:[乌龙山原创]父亲当过回行刑队长


说到行刑队长,总是与影视中那些面无表情向一队持枪士兵下达“预备——放”口令的军官联系在一齐。对于自己的父亲,我所知道的是一名老军人,准确地说是一名从事多年政治工作的老军人。从小给我的感觉是十分和蔼可亲,怎么也不可能与行刑队长联系起来。但不久前与父亲闲聊,他在不经意中说到了刚解放时枪毙犯人,他曾逐个检查是否击毙时,使我在吃惊之余意识到,几十年来,其实我并不是十分了解自己的父亲。

当时在言谈中说到了在军队的日子,我遗憾地说当兵这么多年,两次战争都擦肩而过,这时父亲说,我打过仗。我十分意外。我知道父亲原来在地下党领导下,参加过些反对国民党政府的活动。后来有一个同学从他在县党部工作的父亲处得知国民党政府要抓我父亲,便通知我父亲快逃。父亲连夜逃至山里,加入了游击队,没多久便建国了,战争似乎与父亲没什么更多的联系。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说过许多他所在部队的事,但都是些他未加入前的战绩。尽管了参加了许多战备行动,但每次反小股什么的,都与在机关工作的父亲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当年国民党军队喊震天响的反攻大陆,也没有真正的动作。更何况父亲长期从事政治工作。即使在炮击金门时,父亲的部队也只能看看而已,因为他们是守备部队,所有的火炮射程都够不上啊。见我有些惊讶,父亲接着说,我参加的战斗不过是一些剿匪的战斗,还当过回行刑队长。

父亲原属共产党领导的闽中人民游击队,在十兵团入闽作战后,闽中人民游击队并入解放军,父亲自然也就从地方武装升级到了正规军,随军南下。那时全国刚解放不久,国民党逃台后后,留在大陆的国民党军残部或潜伏的特务武装给新生的人民政权带来了极大的威胁。为了巩固政权,稳定地方,解放军许多部队都转入了剿匪斗争。

父亲所在的部队到了泉州,改编为第五军分区。当时泉州地区十分混乱,在德化县、永春县等山区都有匪患。在德化有一支反共救国军比较猖獗。反共救国军司令叫林青荣,据称有12个儿子,多在国民党军队中供职,职务最高的是师长,其余多为营团长。当时,解放大军南下后,势如破竹,国民党军几乎一触击溃。林青荣的儿子们纷纷逃回,在逃回的同时也带回了部分官兵及装备,七拼八凑也近一个团的兵力。这样林青荣的反共救国军司令就当得有模有样了。为了消灭这些土匪,确保新生政权,第五分区指派蔡参谋长率警备五团到德化永春一带剿匪,父亲所在的单位也参加了这次次行动。

部队进入德化境内后,白天隐蔽宿营,晚上行军。因为当时国民党军队的飞机欺负我军防空武器不足,经常前来侦察袭扰。部队除了蔡参谋长骑马外,其余都是步行。由于是夜间行军,又是山路,行军中摔倒是常事。有的战士甚至摔下山沟造成了伤亡。我父亲认识的一个战士也摔下了山,所幸被挂在半山的一棵树上。

当地群众的生活十分艰苦,地瓜是常年的主食。部队住下后,其实连采购蔬菜都有困难,当时新生政权刚刚建立,许多机构都未完善,更不用说福建省延续至今的“支前办”。一切都要靠部队自己筹措。那么多的部队住在一个地方,如果吃上一两天,老百姓地里可能都没有菜了。当时只有向地方群众买萝卜叶子,在那种情况下,你不可能将萝卜买了,让群众吃叶子,何况当时群众对我党我军其实还处在观望的状态,军民关系可是比任何时候都重要。说到“买”,其实也不准确,因为部队只能向群众打“白条”,在“白条”注明“买”了什么,值多少钱,尔后写上部队番号,待战后结算,或让地方政府向群众结算。

由于部队多是外地人,与群众存在语言上的障碍,地方政权也刚建立,加上这些土匪多是本地人,风土人情地形均较我军熟悉,因此,部队进山后,派出的侦察及搜索分队基本上是一无所获。

也许是想显示一下其存在,也许是台湾台局要求有所行动,打击我新生的政权,林青荣出动了匪众,血洗了一个区,残酷地将这个区的工作人员杀害了。但也就是这样,这支反共救国军的行踪暴露了。我军追踪至戴云山,包围这支反动武装。反共救国军虽有一个团的兵力,但士气低下,不堪一击,很快便被我军歼灭了。当时已是冬天了,但部队还穿着单衣。但打下敌司令部后,部队的补给就解决了。打开反共救国军的军需仓库,大米、面粉、腊肉、冬装除了给部队作了补充后,也解决了当地群众的困难。

在这之后,部队转入永春带继续剿匪。永春的土匪或许是慑于我军威力,在我军的打击下很快就做了鸟兽散。赫赫有名的母老虎,也被我军捕获,同时还有一批大大小小的土匪头子。但母老虎的丈夫——当地最大的土匪头子康闽深却未捕获。为了杜绝匪患,父亲所在的部队进驻永春县的二都坑子口。冬天的永春山区也是滴水成冰的。早晨起来连牙膏都被冻得挤不出来了。这样寒冷的天气里,担任化装侦察任务的特务连官兵是十分辛苦的,但康闽深也不好受。在侦察中发现康闽深的家人在这样天寒地冻的日子里不象其他百姓那样在家里,而是频频上山,经过秘密跟踪,发现在山上有个小山洞。部队立即包围了这一地点,终于抓获了罪大恶极的康闽深。

康闽深被当时的永春二区区委判了死刑。当时二区决定将一批民愤极大的土匪包括康明深的老婆——母老虎一齐枪毙。于是就派了担任小队长的我父亲带领两名队员前往县城将拘押在那里的十个土匪押解回坑子口。

父亲受命后,与两个战士起个大早赶往县城,到了县城做了一番交接,第二天了一早就将这十名土匪挨个绑好,并拴在一起往坑子口赶。一路上山高林密,而且不知是不是还有一些打散的土匪在这附近,因此一路上三人一人在前,一人在中,一人在后。根据区委的指示,途中如果有异常情况,可以就地将这十人枪决。但就是有这道命令,父亲与这两名队员还是十分的紧张。半路上出现一个男孩,一路上在后面跟着。这让父亲好一阵紧张,好在有一名队员是本地人,通过了解得知这个男孩就是母老虎的儿子。他一路上远远地跟着,不时喊一句让他母亲好好走,别惹事。一路还算顺利,在下午一点钟赶到了坑子口会场。

下午两点是区委规定的行刑期时间,地方群众早就在会场等待了。其实会场也就是法场,经过一系列宣判,行刑队将这包括康闽深在内的十一名犯人押至河边,令他们跪下。也就是这时父亲接到担任执行者的任务。与父亲一道去县城押解犯人的两个队员要求执行枪决任务,父亲同意了。口令下达后,担任枪决任务的战士就向犯人头部开了一枪,枪响过后,所有的犯人都应声倒地。但这时突然听到倒下的犯人中有一人在大声哭喊。原来在口令下达时,这名犯人晕倒了,头在那一瞬间向前栽了下去,开枪的战士打晚了些,一枪打在他的屁股上。见此情况,马上有人上去补了一枪。事后,父亲上前逐个检查了一遍,确认任务完成。就撤了下来,让犯人的家人去收尸。

听完父亲的讲述,我才发现,其实他们这一代老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经历是我们这一代所没有的。如果不是有意地去谈,可能做为子女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他们认为这些都是些平凡的小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