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五节:火烧国会大厦(3)

醉长生 收藏 1 5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五节:火烧国会大厦(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沈归回拍拍手,“行了,如果熊少校也同意了,我们继续讨论。”

宫琳道:“我被捕时招供说的是要偷国会大厦的一份档案,日本人现在肯定知道我说的是假话,就算万一我们的目标真的是这个,现在既然已经暴露了目标,也就不会再去偷,日本人想不到我们真的会去。我们如果去闹点动静出来,让日本人认为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说不定会放松一些警戒。”

沈归回道:“就算是能做到这样,那医院里的警戒既然加强了也不会撤下来吧。”

“这是肯定的,其实我想的是,既然已经加强了,那就没办法了。且不去管他。但是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可以将医院外围的兵力分散开,要是外围的兵力都太多,我们就算是救了人也走不了。”

“外围不是很难办,我们可以多闹点事出来,让日本人到处防守,兵力分散。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进去医院呢。以我们的人力,强攻当然是绝对不行的。我们原本计划的下水道也不行,今天日本人连下水道的盖子口都堵死了。”

余杰提议道:“做个假证件混进去呢?”

“不可能,日军盘查极为严密,这个可能性极小,没有特殊的情况下,现在就连日方、新加坡政府方面的人都不准进去看病,而且进门之前,一定要收缴武器。就算是能接近到谢南国,医院里是成群结队的武装宪兵,我们又没有武器,怎么能突围呢,这样来说,我们还是没有成功的机会。”

“特殊的情况……收缴武器……”熊无疾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连长,你想到了什么?”陆战队一方的人自然了解他,于是白少虎问道。

“别急。”熊无疾问沈归回,“你刚刚说的狮林公园的园游会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鬼冢廉介为了粉饰一个恢复了繁荣安定的新加坡,在5月5日在狮林公园举办一个园游会,邀请社会名人、军政要员参加出席,同时奖章镇压动乱的有功人员。”

熊无疾拿起医院布防图下面的新加坡城地图,看看狮林公园的位置,在潜艇上查看新加坡地形时看见过这个地名,所以有点印象,好象狮林公园离圣玛莉医院并不远,重新看了看,的确不远,就隔着两个街区。“有多少人会参加?”

“加上警戒部队、记者、工作人员、随行眷属什么的,可能有一到一千五百人。”沈归回话音刚落,众人同时猜到了熊无疾的心思,皆大惊道:“你该不会是想……”

“没错!”熊无疾露出尖尖的虎牙,满面狞笑,“我们就给日本人弄出点特殊情况来!”

……

新加坡国会大厦建成有150年的历史了,原本是新加坡国会和国家总理的办公地点,是新加坡的心脏。日本在100年前占领了新加坡后,为记念自己的赫赫武功,有意没将其改命,现在是新加坡伪军总军部。

穿着日本陆军中尉军服的白少虎站在大厦的的门前抬头向上望去,在今天阴霾的天气下,高约40米,占地近万平方米的国会大厦,被一片阴云笼罩,巍峨的身影的仿佛在一大圈铁制围栏中哭述着被占领者的屈辱。

“别哭了,我是来帮你结束痛苦的。”白少虎走过了宽30米的那片草坪上通向国会大厦大门的路,进了大门径直向警卫登记处去登记,。

那是在大厅靠门口位置放的一张桌子,一个新加坡警卫从桌子后站起来,接过白少虎递上的证件打开查看。证件除了看起来新一点之外没有任何问题,廷卫军伪造证件的高手手艺还是不错的,早在出发前就已做好。警卫将证件还给白少虎,“风间太君,请问有何贵干,找那个部门?”

‘风间渡’中尉收回证件,操着极不纯熟的汉语,指指手上的文件袋,“向挡案室送交一份挡案存挡。”

“按照规定,请太君留下暂时将您的佩枪交由我来保管,您出来时再交还给您,我一定会给您保管妥当。”警卫小心翼翼的说道,前任警卫因为牵涉兵变一事被日本人抓走了,日本宪兵现在看谁都有怀疑。调来当警卫才几天时间,没和日本人打过交道,现在还真怕惹火了向来就蛮不讲理的日本人,向被占领者交出佩枪,对日本人来说不是一般的恼火。

果然‘风间’中尉好象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但也没有为难警卫的意思,满脸不悦的抽出手枪‘啪’一声重重的扔在桌子上。

警卫松了口气,这个日本军官还算是讲道理的,递过登记单请‘风间’中尉签名,白少虎没有迟疑,在姓名一栏上用日文‘刷刷刷’一挥而就,这个签名在潜艇上已练习多次,早已熟练无比。丢下笔,白少虎冷冷问道:“挡案室,几楼?”

“回太君,在顶层,需要我送您上去吗。”

“不需要。”白少虎转身欲走,警卫叫住他,“请稍等。”警卫从抽屉里拿从一张卡片双手递过来,“顶楼的重要部门都还有警卫,请将特别通行证交给警卫就行了。”

‘风间’中尉的脸色阴转晴,伸手接过和蔼的笑笑,说了句“阿里阿多。”转身向大厅一角的楼梯走去。

警卫忙道:“请不用客气!”向‘风间’中尉的背影鞠了个躬,嘴里小声骂道:“你妈和我在床上时也老这么说!”

穿过一楼大厅熙攘忙碌、来回走动的新加坡伪军,白少虎自楼梯拾级而上,楼层越往上忙碌的人越少,少顷已经上到顶层,白少虎左右一看,挡案室的牌子就挂在走廊到头最里面一张铁门的门上。

白少虎定定神,走到铁门前,伸手‘笃笃’轻敲了两下。

铁门上一个小观察窗‘嚓’的拉开了,探出一个警卫的脸。警卫一愣“请问太君有何贵干?”

白少虎将手里的文件袋举至警卫能看见的高度,“来送一份挡案存挡。”

警卫奇怪,‘日军和新加坡军间的文件往来,向来都是由机要科与日军接洽后再送来整理存挡,怎么会有一个日本军官直接送来?现在正是混乱时期,怕有蹊跷!’悄悄的打开了枪套上的塔扣。这时日军中尉从观察窗中递进了自己的证件和一张特别通行证。警卫接过一看,两样证件都没有问题,想了想,自己两人都佩枪在身,眼前的日军中尉既然是大门处过来的,身上就不会有武器,没什么好怕的。向身旁的同伴打个手势,关上观察窗,打开了铁门。

白少虎慢步跨进,打量了一下室内的环境。房间倒是不大, 120平方米左右,一眼尽收眼底。进了铁门,还有一个铁栅栏,根根足有小孩手腕粗的铁条将铁门后上十个平米的空间,与房间里一排排的长条挡案柜隔了开来。除了两个警卫,室内还有两个文职挡案管理员,拿着手里的几份文件,停在原地忘了工作,奇怪的看着自己。墙上还有个警玲,离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点的挡案管理员就只两步远。两个膀大腰圆的警卫一前一后将自己夹在中间,两个警卫的手都放在腰间的枪套上,枪套都已打开了塔扣,能看见手枪的撞针大张着,当然已经打开了保险。

“太君,请您将文件交给我就可以了。”开门的警卫警惕的说道。

白少虎慢条斯理的说道:“去给我签个回执。”说完却并没有将文件袋给他,反而回头朝身后的警卫上下打量了一眼。

那警卫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手已经放在了枪把上。

“别紧张,我只是看你站我那么近干什么,不太方便啊。”白少虎笑笑。

“太君,您可以交给我了吗?”开门的警卫觉得有点不对,什么事不方便?

“拿去吧。”白少虎转过来脸来,满眼笑谑,伸直右手臂将文件袋递给了他,不过手举得很高,举到快到他下巴的高度了,“可接好了。”

‘算是给我了。’警卫心里一轻松,‘管你是干什么的,接过文件快点出去就行,要惹麻烦也别在这里惹,出了门就跟老子无关了。’出于恭敬,微微欠腰,低头双手接过。平静的接到文件后,突然感觉到有点异样。稍稍抬眼向白少虎看去,原来白少虎的手松开文件袋后,居然还是保持着手臂伸直的姿势。再看白少虎脸上,表情没变,可是……眼睛里却精芒四射!

警卫心里狂叫一声:“不好!”双手一丢文件袋就摸向腰间的手枪,可是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