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第一卷 一 缘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又是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还是F09号省际公路,依旧是他们相遇的地方。公路从两山的夹道间蜿蜒向远方的平川,向南是到海边的方向,向北是离开福建的方向。一年前蝶儿就是在这里和江若虚第一次见面,今天蝶儿又要在这里和她心爱的人告别。而再过两年的这个时候,就将是中国第一次主办奥运盛会的时候。


一辆风影牌国产越野车停在路边,车头向北,车尾向南,路旁的芳草一直到绵延天边。周遭山围水绕,这时是吃晚饭的时候,路上人车稀少,只有郁郁的林中偶尔传来啾啁鸟鸣,微风拂过四野,长草如浪起伏,被阳光映射着几乎透明的花瓣便在风中轻摇曼舞。这黄昏的郊外,远行的路边,四处景物显得格外清深幽静。站在车旁的男子便是江若虚,旁边一袭真丝白裙、婷婷而立的女子是前来送别的蝶儿,蝶儿以前并不叫蝶儿,这名字是他们俩刚见面时江若虚开玩笑叫她的,后来她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专属与他们两个的。


那时候,他们是多么的快乐啊,如今回首往事,追忆前尘,曾经如花的笑餍似水的柔情已尽化作了昨日尘烟,情比金坚爱如玉润的誓言也敌不过命运和现实的嘲弄,现在这对曾经相爱的恋人即将在这里分手。


当初他们在这里相遇,现在却要在这里离别。相遇的时候蝶儿也是穿着这件裙子,江若虚也是开着风影牌越野车。一瞬间他们都被自己的感觉迷离了,仿佛眼前不是离别,而是时光倒流到了一年前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时候。


“我们重新来过,好吗?”蝶儿蠕动的,打着淡淡口红的嘴唇和江若虚深情的凝视都表明了他们的内心渴望说出这句话。然而不能,他们不是不想说,而是时间已让他们没有再重新来过的机会。就在这即将分别的一刹那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懂了各自潜藏于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但这样的默契只会更让他们疼彻心扉,他们搞不懂为什么有情人却终将要劳燕分飞、参商相隔。


时间实在是一个最富有魔力的东西,短短的一年,已让他们心中的那份至真至爱的感情历了沧海桑田的变迁,临了却还记得一生相守的诺言。除了无情的时间之外现实和梦想的矛盾更是另一个富有魔力的东西,明明希望爱情恒久现实却偏偏使它短暂,明明希望一生相守却最终逃不掉分离的命运,经历了无数沉浮穷通的他们总算明白了造化弄人的道理,却依然为命运总是把痛苦相加在有情人的身上而愤愤不平。


江若虚捧着蝶儿的脸,这张曾经明艳动人的脸庞,现在却是眉头紧蹙布满了忧伤然而却依然显得凄婉雅丽。江若虚心疼的看着这张清瘦了许多的面孔,低下头在她光滑的额上印下轻轻一吻,蝶儿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如扇动的蝶翼,她感觉到了他冰凉的嘴唇。她不愿睁开眼睛,只希望时光就此停滞不前,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江若虚没有吻她的唇,她也没有想到要和他以接吻来作为分离的仪式,这样只会破坏他们彼此圣洁的感情。


看着江若虚已经上了越野车,蝶儿一刹那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泪早已顺着眼角飞扬在空中,飘飞的泪滴如同流萤在清凉如水夜空中划出的优美曲线。“再见”两个字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说不清是不愿说,还是悲痛堵塞了嗓子?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一件最宝贵的东西即将失去,巨大的悲疼使身体上也产生了反应,仿佛有一把刀子在心脏上来回切割,并把它掏出来抛向远方。蝶儿不由自主用手捂住剧烈起伏的丰满胸脯,但胸膛里依然还是揪心的痛,一瞬间仿佛天地已不复存在,仿佛生命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她知道她的心已经随着越野车中的那个人在一起了,她知道一生最爱的人依然是他。即使命运要让他们分离,即使老天要如此捉弄他们。她可以向现实低头,她可以向命运服输,但这世界上却没有任何力量能改变她的内心。蝶儿环顾四周,眼前的一切历历在目,一切是那么清晰真实、依然是那条路,依然是青葱翠叶的那座山,依然是掩映在绿树丛中当初两人曾经对着佛祖许过愿的小庙。然而那青冥中传来隐隐约约的梵唱是否是当初一语成谶的错失?诸蕴如幻缘起灭。若此有则彼有,若此生则彼生;若此无则彼无,若此灭则彼灭......


一切该来的来着,一切该去的去了,便恰似雁渡寒潭,雁过潭不留影,风入竹林,风去竹不闻声... 所有的海誓山盟在这一刻一如天上的流云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由自主握紧手心,所有想要停留的过往却依然无情的从指缝中溜走,一如山边的小溪日夜不停流向远方。曾经的恋人此时同时体验着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无奈,然而充盈了悲伤的内心却无法再重温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温馨。


他们不解,不解老天既然要让他们分开何必又要让他们相识;他们迷惑,迷惑自己创造了命运的开始,却无法把握命运的终结,痛苦对他们来说已经太深,从皮肤侵蚀到了骨髓,从骨髓侵蚀到心底,再从心底蔓延到全身,使神经麻木,思维错乱,万念俱灰,但残酷的是内心的最深处却依然保持着那份敏感,依然清晰无比的感觉到自己和对方的每一下痛苦。蝶儿知道江若虚更比自己不现实,往往受更深的伤害。说不定会就此消沉下去。但蝶儿相信老天不会这么残酷的对待他,因为她相信命运终究还是有公平的时候。


越野车即将消失在旷野的尽头,眼前是绵绵的远道和凄凄的芳草,林花都已谢了春红,空亭已无鸥影,在这夕阳西下的黄昏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爱情改变不了现实,纵然千缕青丝牵着离愁又能怎样呢?蝶儿也要回转了。


江若虚和蝶儿他们俩没留心这时候天上的白云是什么时候生出来,又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但他们都知道自己只是向着各自应该去的方向前行,蝶儿一面走着一面频频回过头去,想把眼前的一切融进双眼融进内心。因为天各一方虽然已经是他们注定的命运但她的心却在逆命运而行。能送走了爱人却送不走曾经经历的风风雨雨,能割断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却割不断心中缠绕纠结的思念。送别的人已经远了,然而深藏于心中的那份真情又开始刻骨铭心。


风中,蝶儿裙裾飘飞白衣胜雪,婀娜的倩影恰如风中翩翩起舞的蝴蝶,“远处看你的时候你就像一只青草上起舞的蝶儿”。空气中似乎还留着初次见面时江若虚的声音。这是当初她来到这里接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跳下车说的第一句话。这一生,也只有这样一个男人理解她的浪漫和纯真。虽然内心是被怎样的哀思与愁绪紧紧缠绕得喘不过气来,但晚霞中的蝶儿独自伫立路旁的情景却呈现出怎样的一种曼妙婉丽啊。可是这一切最后到了只剩她一个人欣赏的时候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们相遇是在春末夏初的时候,而一切又在另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结束,同时新的生活又将在这个时候开始。时间的行程走了个轮回,他们的人生从相识相知相爱到分手,仿佛也走了个轮回,然而生命却在这看似轮回的行程中已经让意识毫不知觉的开始螺旋式的上升了。对于经历了太多的他们来说,新的生活在等待着他们,他们虽然已不敢奢望命运对他们有一点点多余的眷顾。但他们内心深处还是相信明天永远是的新的一天,太阳永远是新的太阳。也正是这种信念,让他们还没有丧失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其实悲伤的蝶儿并不知道,除了她自己还有一个人在欣赏着她夕阳下的曼妙的身姿。那就是江若虚,他一直注视着她,直到蝶儿的白衣消失后视镜中。这时,失去了那曼妙身姿的后视镜中就只有山脉交界处的两座峰峦和空旷的一片蓝天了。江若虚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


至今想来,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偏偏就认识了蝶儿,又偏偏爱上了她,只能归咎于冥冥中的天意了。他们两个仿佛就是尘世中的两只蝴蝶,在无尽的沧海中不期而遇。佛经有云: 因缘具足,则万法生。 而现代物理学不对称理论也说,如果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一只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则有可能两周后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引起一场龙卷风。


一切都起源于未知,一切演变都是那么出人意表,一切又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不用刻意安排,当春风渐起便是蜂鸣蝶舞的时候。当秋风渐冷便是叶落入土渐成灰烬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自然而然。让你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回味,时间却已经把结束摆在了你的面前。在生命,在物质,在运动的后面到底有还有什么在左右着这个世界呢?在空间,在时间,在一切的过往背后到底是什么把这些协调得井然有序呢?人类生存的意义又到底是什么呢?一切都有始有终,但这有始有终的过程中确有无处不在的痛苦。当春天走过,夏日结束的时候,当南山下如珠玉般温润的菊花开始凋零的时候,那时候美丽一生的蝴蝶也随着秋风逝去在幽远的天际、枯萎在旷野和丛林,再也难觅那蝶翼翩翩的芳踪。


江若虚回头最后看了一眼,青草边早已不见那白色的倩影。他加快了车速,越野车箭一般穿行在公路上,尾流卷起的落叶在车后纷纷扬扬。山道上夕阳透射的斑驳光柱中飞驰的车影给空山带来了一阵回响,然而响声之后,确是更深的寂寥。


蝶儿也往回走了,飘飞的裙裾如扇动的蝶衣,仿佛是寂静山林中白色的精灵。山坡下就是日见繁华的滨海市,哪里,有她的家。此时,这沿海的都市已经次第亮起了街灯,在哪里,有属于蝶儿自己的生活在等待着她。


黄昏来临了,山间野道分外寂静,巨大的山谷挡住了蓝天的大半,一切都仿佛凝固了包括空气。但是飘落的银杏叶划破了这凝固的山水画面。飘飞于空中的片片银杏如画,散落在岩石灌木上还在微微颤动的叶子似玉如花,夕阳的光线在黄昏的树林穿越似网,显得特别明亮。银杏叶经这阳光的透视,呈现出碧绿的辉煌和凝重,如文艺复兴时期梵高笔下的印象派油画。难道这就是蝶儿用生命一个夏天凝结的颜色?难道这纷纷扬扬的银杏叶就是蝶儿短暂而美丽一生的灵魂。


路旁不知名的野花丛中,确有三两只白色粉色的蝴蝶在高低翩飞。这景象让江若虚迷惑,天地虽大,却到处都有这简单而渺小的生命。越野车出了山谷,路基的远方是翻卷着白色浪花的海岸线,归航的船只和海面的海燕竟翔,玲珑的岛屿在黛色中静静伫立,像是身着绿裙的仙子。


你是沧海中的一只蝴蝶,用了一生的时间却飞不过沧海。但蝶儿她不是蝴蝶,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女子,你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究竟谁是蝴蝶呢?江若虚自己也迷惘了,是蝶儿还是自己,亦或是隐藏在身后的命运?蝴蝶飞不过沧海,因为它带着沉重的爱,你经历了一个夏天的千难万险和曲曲折折,才明白平平淡淡是最真的道理。


你是沧海中哭泣的蝴蝶。你的禪变是如此出人意表,你的生命基因演变就象一本复杂的小说,但你的感情却是如此的简单和执著,当沧海张开深情胸怀的时候就注定了你永远飞不出沧海的命运,沧海也用它款款的深情容纳了你所有的柔情和美丽。没有沧海蝴蝶便找不到飞翔的空间,没有蝴蝶沧海便没有生命。蝴蝶飞不过沧海,爱情逃不过你的目光。柔柔的青草摇曳着同样柔柔的心情,飘浮在空气中的不知是野花的味道还是你身上残留的香水味。当春风如去年般舞动轻柔的短裙,再一次在江若虚脑海中凸显出蝶儿曼妙身姿的时候,天际竟又隐隐传来那首你最爱的歌:



你来的方向


寻觅


你去的影踪


蝶衣下轻轻扇动着


今生无尽迷蒙


前世的泪滴


已尽化作深邃的沧溟


不知何世缘起的情丝


依然守候沧海上那座绚丽的彩虹


痴迷的蝴蝶


一心想要飞渡这永世的劫波


无边的苍海


是否也敲响了你的心钟


穿过层层的雨幕


却穿不过前世那粒泪珠的迷梦


曾经的悲伤和欢乐


而今已应逝去如风。


夕阳艳丽的云霞里


月色粼粼的波光中


缠绵着蝴蝶与沧海永远的梦


江若虚心中突然一念闪过,其实沧海和蝴蝶也一如那大洋上那珍珠般的小岛和另一块曾经在一起的大陆。她们的命运难道又能逃出沧海的胸怀吗?江若虚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还会想到这些。远处一钩新月已挂在天边。便脱口轻轻的吟道:


皓皓明月无尽海


悠悠香水羽随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