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八

七夕214 收藏 16 17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这两个连队里,有一个就是廖老三的连队。廖老三原名叫廖满福,排行老三,骂人的时候常说:“你他娘的以为我是老三好欺负啊!”于是众人便叫他廖老三。

廖老三是个比较警觉的人,当年这个师的师长还是土匪的时候,有一天官兵偷袭,就是靠了廖老三半夜里一声叫唤,才跑得掉。自那以后,廖老三就步步高升,跟着头子被阎西山收编后,头子做了师长廖老三也曾一度做到了团长。可是廖老三平日里太狂,老摆救过师长的老资格,一不小心惹师长生了气,于是连降数级退到了连长。

降级了,廖老三也没失了警觉性,一听到好像不对,马上起来,连衣服都没穿跑到手下的大屋里把一众手下都轰了起来。由于他平日里过于嚣张,他的连队一般都是和别的连队有点距离,三间大屋颇有点自成一系,此刻他就把手下全都组织了起来,把墙挖穿了一排洞架起了枪。

当听到外面有人叫唤,廖老三就马上叫手下开枪,打了几排枪过后,手下有些惊慌,有些就说好像是共匪,听说南边有些地方共匪闹得挺凶的,现在共匪打了进来,情况有些不妙。

廖老三听了听,听到有些地方在叫人不要出屋,廖老三心里反而踏实了,对手下说道:“别怕,共匪人少,现在他们都不敢叫别的连的弟兄们出屋,我们只要坚持到天亮,别的连队的弟兄们看清楚共匪的人数,一闹起来就好了。”

有个兵还是有点怕,就问道:“连长,如果天没亮共匪就打进来了怎么办?”

廖老三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但依他一贯来嚣张的个性,哪里允许手下对自己提出置疑,当下立即训斥道:“你娘的,这么没有志气啊!就共匪那个穷样,能有什么装备,能拿我们怎么样,我们连不是有机枪吗,小六子,给我把机枪摆上,他娘的,你小子死那去了,还不快给我把机枪拿来!”

端来了机枪,廖老三胆子壮了壮,顿时觉得心中有了依仗,腰杆也挺得直了。这个时候,李锦江让战士押着该师的师长和那些连队的团长过去喊话。侦察连的战士把师长押了过来,喊话叫廖老三把枪抛出来。廖老三一看师长,气就不打一处来:“老子当年救过你的命,你是咋样对待老子的!当老子是老三好欺负啊!现在共匪人少,咱们一个师蹦一蹦就能把共匪收拾了,就你老小子来叫唤个啥!”

于是一排枪过去,那个师长当即脚软跑都跑不动。也幸好这个师的兵平时都缺乏训练,枪打得准头非常之差,师长捡回了一条命。而另一个连在他的喊话下,则停止了抵抗,很快的就将枪支抛了出来,人也出来蹲在地上。只剩下了廖老三这个连怎么喊都不肯投降,还在叫嚣着共匪上来啊!

其实,廖老三心里也是越来越没底,看着周围,那些连队里都没有了枪声,不用说,肯定是都投降了。现在师长、旅长、团长都被俘虏了,自己又能怎么办?看看周围自己的手下探询的目光,想到自己这里好歹也还是有百几十号人的,廖老三胆气又壮了起来,对着自己的手下吼道:“都看啥!当老子是老三好欺负啊!看外边去,有共匪上来打他娘的。”于是众人又一致对外。

过了一会,一个兵觉得实在有些怕,就开了一枪,旁边的人一惊吓,也跟着开了一枪。廖老三下了一跳,正要呵斥,却发现,开起枪来的确觉得胆子壮些,于是这个连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向外开枪。

这些如果能够转化过来,以后就是自己的兵。李锦江实在不愿一下就将他们全干掉了,可他们的地势非常之好:偏高又自成一系,离别的房屋明显有一段距离。要打,肯定能够轻而易举的拿下,可是,死伤就在所难免,要全部毫发无伤的俘虏,简直就是不可能。

无可奈何之下,李锦江让步兵战车开了过来,望那几间房舍的空地上开了几炮,那个连队才沉静下来,不再向外打枪了,可却也一点动静都没有了,红外仪倒是看到在里面有不少人剧烈扭动,又分不出他们在干什么。让李锦江好一阵不耐烦。

这个时候,正是廖老三的兵们窝里反的时候。当这些兵们看到外面开上来几个大家伙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么大,发着很沉的响声,上面好像还有门炮。这是干什么的?”这边的兵看到这边有,叫那边的兵过来看热闹,那边的也看到有,也叫这边的过来,于是都知道了四面都有一个奇怪的大东西“跑”过来了。一众兵都在议论纷纷,是什么东西。

“不对,有炮,那是炮车!”一个有些小聪明的兵叫了出来。可他脑门上当即就挨了廖老三一巴掌,廖老三骂道:“你是猪脑袋啊!共匪那么穷,能有炮吗!这肯定……”

话尤未尽,步兵战车接到李锦江的命令,开了几炮,震得一屋子兵耳朵都嗡嗡作响——为了加强震慑效果,步兵战车的车长用的高爆榴弹。于是一帮兵们都向廖老三看去,目光中都带着探询的信息。

廖老三刚才才说了共匪没有炮,现在共匪的炮就开火了,正感到颜面无光,见到手下的兵们都看自己,顿时一阵火起,骂道:“他娘的,当我是老三好欺负啊!老子说过了,不准投降!你们他娘的想造反啊!看什么看!”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去拔枪。这时候,旁边一个人忽然说了一句:“兄弟们,不投降就要被共军轰死了,连长这是要咱们死啊!他不给咱们活路,咱们把他绑了出去。”顿时,周围几个人扑了上来,廖老三才拔出枪就被几个扑倒在地,随即就被五花大绑了起来。这就是李锦江看到里面有人在剧烈扭动的情况。

过了一会屋子里的扭动停止了,忽然,一把枪扔了出来,接着又是一把,很快的,枪扔了一堆,人也一个个抱着头出来了,而且很明显的,还有绑着的人被推了出来。李锦江在临时指挥所里,通过显示器看到这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听到炮声,不少房舍的窗户悄悄的打开一条缝,看到外面那些一个个庞大的铁家伙,以及上面铮铮的炮口,粗大的机枪,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又悄悄的把外面的情况传给了别人,而别人又传别人……于是,在后来要求各个房舍把枪举在头上走出来的时候,再也没有一个人敢于反抗,很快的这个师就全部缴了械,全部兵员都抱着头被分成几块看押了起来。

李锦江看看表,整个行动仅用了两个多小时,战士们正在逐舍搜寻危险物品,给这些俘虏搜身。搜寻完毕后,要将这些俘虏打乱编制押上卡车,派出部分战士押着几个军官留守在这里,然后大部队将人和东西全部押回去。回去让张卫他们好好改造一下这些兵,争取将他们变成自己的战士。记得以前解放战争时,部队就是这样,不断将俘虏补充进部队,从而扩大了自己。

李锦江的打算,是将这里占用了,改为自己的部队营房。毕竟,这里离自己的驻地也就相差50多公里,部队以后肯定要发展过这里来的。而且,刚才审讯了这个师的军官,发现这里也没有多少粮食,也就勉强够这个师消耗一个月的,离自己的要求相差太远。而他们的补给从那里来的,送补给过来的后勤基地兵力部署情况等,这些军官们也说不出个究竟,只知道是军部派人送来的,有时是西边送来,有时是北边送来,没有个准。

派人留守在这里,等下一次补给到了后,可以将那些运送补给的全部俘虏了,问出补给基地的所在,就可以立即去全部夺取过来。于是,李锦江留下了侦察连的一部押着几个军官,要求他们照旧与外界联络,静候补给的到来。

押回了俘虏,李锦江把担子一交给张卫,然后回去倒头就睡。没睡几个小时,李锦江就被摇醒了,他睁眼一看,却是张卫。张卫没事绝对不会亲自来叫自己的!他连忙爬了起来。

张卫跟他说了俘虏的那个师目前的情况,交了一张名单给他,说道:“这是我们部队比较适合搞政工的人员名单。你看看,如果没有意见,赶快给我签了。我好公布出去,下一步工作马上要用到他们。”

李锦江拿过名单,回了回神,扫了几眼第一页,翻了翻。名单有8页,每页30个,算起来有200多个,上面还有简要描述,全都是一些平时比较喜欢舞文弄墨的笔杆子。李锦江有些纳闷的向张卫看了去,这些都是张卫负责的,按照两人以前整编时的惯例,张卫不必要先经过自己的啊。平时都是一边公布一边告诉自己一声就可以了。

张卫努努嘴,把自己的笔递给他,示意他先签了再说。待李锦江签完后,张卫从身后拿出一叠的名单递给他,道:“李师长同志,战斗打完了,你也清闲了。这里是全师上下电脑记录的有某一种或几种特长的人员的名单、我们将来需要的部门的名单,这个任务就是你的了。”

李锦江接过名单,厚厚的一叠,看起来少说也有一两百页。他赶紧想推辞,张卫不待他说话,就先说道:“你接过这个任务,我就轻松多了!”一边说一边走,“忘了说,将来需要成立的部门名单上面划了红线的,是现在必须立即成立的部门。另外,还缺些什么部门,各部门需要多少人员我不怎么清楚,你最好多和师部的参谋们商量一下……”

话尤未尽,张卫已经走出了李锦江的房间,帐篷卷帘放了下来,只听见张卫的脚步声迅速的远去。李锦江呆呆的捧着名单坐在床上,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时一贯严肃的张卫也会玩上这么一手,现在,手上的这么一份名单……似乎真的好多啊!

……

忙碌了一天,直到半夜已近十二点,李锦江还坐在指挥帐篷中,没有一点睡意。他在头痛。现在是16日了,可还有这么多问题,形势是有点估计不足啊!他心中默默的想到。

整编原来他和张卫都认为很简单,毕竟这是自己和张卫一手建立起来的部队,在长达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自己和张卫各个连队到处跑。熟悉部队、熟悉装备、了解战士的需要、整顿军纪……

就是在平时的训练当中,连张卫这个师政委都能够坚持到一线去和连长、中队长们一起练兵,自己就更没少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全师上下的士气、装备的熟悉程度、战斗力都非常的高。可以说,在全国新建的第七、八、九三个数字化师当中,自己的第九数字化师绝对是第一的!可是,现在……

李锦江叹了一口气。将第九数字化师分为南北两个集团,这点大家是没有意见的。可是,首先就是将后勤大队长江雨居提为后勤部长这点就有许多人不服。而这点,自己与张卫也有点责任。

一直以来,结合数字化师分布式指挥系统的需要,自己和张卫一直大力提倡,各级干部要有充分的自我决策能力,不要机械的等待上级的命令,要在熟悉战场情况的基础上,适应战场需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在自身的战术范围内要主动寻找或主动创造战机。

可是,现在自己和张卫要进行提拔,首先却提拔全师上下最惟命是从、最没有决策能力、最机械刻板的江雨居起来,将之凭空升了一级,提到了本来平级的众人头上,众人当然就会有不服了。

真是麻烦!是不是就不要提拔江雨居了?李锦江在心中生出了一点后悔,可他立即又否定了。

这些人,他们怎么就没有看到江雨居的后勤管理能力呢?是看不到还是看到了却在心中否认?以自己对他们的所知来看,这群猴精都应该是后者。这种现象,这种官僚作风、否定现实的现象,或许也该整顿整顿了。

其次,为了适应将来的空战要求,包括使用轰六进行战略轰炸、未来自我研制的战斗机的使用等,李锦江和张卫决定,调航空团中原飞过固定翼飞机的优秀飞行员组成飞行学院,其中就有师航空团团长韩伟。

由于飞行学院目前的器材、学员等奇缺,航空团团长调到飞行学院任院长就等于变相的降职。这个调动,虽然韩伟没有表示什么意见,但是,却引起了不少干部的不平,形成了一股小有规模的力量,这个问题不解决,就相当于埋了个隐患。

不说这团、大队以上干部的调动,就是现在调动下面干部、战士以组成革命政权,成立各个政府部门,也没有几个干部战士是愿意的。毕竟,现在在部队里面,用的是先进的武器,将来再回来,先进的武器消耗完了,用的可就不一定再有那么顺手了。

而且,大家都知道,按照过去的历史,现在到地方去,牺牲的可能要比在部队大多了!况且,乱世之中,新旧交替之时,首重军功,现在到地方去,将来共和国成立了,和以前的老战友比起来,自己的功劳可就要少了那么一大截……

粮食现在也成了问题,还在守株待兔的侦察连战士还没有消息传来,上次缴获的粮食,只够部队和那些俘虏的兵用上5天。自己已经下令将冷冻肉食的配给量降到了一半——省下来以后用来给部队的伤兵吃。但主食是绝对不能减的,再不找到一个解决办法,这些缴获就会全部消耗光了,又要开始用原来的存粮,用完存粮就是自己苦心想保留下来的压缩饼干了。这样苦等下去绝对不是办法!

怎么办呢?

李锦江正在思索间,张卫苦着张脸走了进来,李锦江知道,张卫这段时间也没少麻烦。从2012年一下到了1927年,这个变化也太大了,太令人匪夷所思了!现在很多战士都不能接受,有的甚至处在崩溃的边缘。

农村的,在想家、想父母、贫困地区结婚早的甚至在想家里小媳妇;城市的还好一点,不过也是相对而言,城市里家里做生意的那些兵,不少来的时候也就想干个几年锻炼一下自己,家里现在家大业大,一下全没了,他们几乎就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还好这些人不多。其他的,想家都是免不了的,也有些一下想不通的。要让他们接受现实统一口径,光是前面接受现实的思想工作就够张卫头痛了。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