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二卷 血溅赤壁(56)

辛十三郎 收藏 0 4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二卷 血溅赤壁(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丫环们见状,立即把手伸向罗伊,很快就脱下他的头盔、靴子,解下他的皮衣、皮裤。当一个姑娘把手伸向他的内裤时,他推开了她,双手蒙住下面,迫不急待地跳进水中。

也许,这几个丫环从来没有遇到罗伊这样正经和害羞的男子,看着罗伊的窘态,她们在水池边发出哧哧地笑声。

罗伊下了水后,背对着几个丫环,用手捧起水,浇洗着沾满油汗的身体。突然,他听见水池上响起悉悉率率的声音。他回身一看,几个丫环在动手脱自己的衣服。罗伊吓了一跳,赶快用手蒙住眼睛。可是,透过没有合拢的手指缝,他还是看见姑娘们脱去衣服后,露出的洁白玉体。罗伊脸红了,心跳也加快了,他闭上眼睛,一再告戒自己不能看,这是不道德的!然而,少男对异性的无知,和渴求、了解的心情,使他再次睁开眼睛。这次,他看见少女们解开了胸衣,胸前露出像尖尖小荷的乳房。

罗伊惊呆了,作为少男,这是他第一次零距离看到少女裸露的身体。

几个丫环褪去身上的衣物后,静静地进入水中,捧着丝巾,茶水,向罗伊走来。

罗伊毕竟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他害怕了。他慌乱地坐在水池中向后退缩,扬起无数的水花。

忽然,小路上响起嗖嗖的风声与奔跑声,路边的花草,被风卷得纷纷向两边倒伏。

波尼远远看见几个赤身露体的女子,在向水中的罗伊靠近,它突然狂吼一声,后腿一收缩,从地上腾空而起,跃入水中,扑倒三个少女。它正要张嘴咬人,罗伊制止了它。

“波尼,不要伤害她们,放她们走!”

波尼极不情愿地合上嘴。

三个丫环从水中挣扎着爬起来,她们被突然出现的波尼吓坏了,失魂落魄地呆呆站在水里.波尼看她们还不走,它张牙舞爪地向她们发出更为猛烈地吼声。

丫环们这才拼命爬上去,抓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逃之夭夭。

波尼平时从不喊叫,他今天是怎么啦?罗伊不安地看着波尼,波尼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连它的躯体,都在微微颤抖……


玛雅非常满意波尼的所作所为,她向荧光屏上愤怒中的波尼,竖起了大拇指。


入夜,罗伊在花素的服侍下,进入卧室。由于有了在温泉中的经历,两人似乎己不在意身体的接触。花素替罗伊脱衣服时,不时抚摸到罗伊光光的胸与背,罗伊感觉她的手暖暖的,触及到他的皮肤,很是舒服。花素在脱罗伊的衣袖时,罗伊光着的手臂,碰到了她隆起的胸脯,他的心跳加快了。罗伊个子比花素高出半个多头,她够不着,就把胸贴在罗伊身上,往上拉罗伊的袖子。罗伊不敢动,他也不想动,任凭她丰满的胸脯在他的手臂上摩挲。花素脱下罗伊紧身的衣服,嘘了一口气,扶着罗伊在卧榻上睡下。她轻轻放下帐幔,俯下身子对罗伊说:“我就睡在外面,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花素穿着薄薄的纱衣,宽大的衣领下垂,露出滚圆的大半个乳房,罗伊贸然身上一阵燥热。花素倒退着往外走,罗伊忍不住叫了一声:“花素!”

“将军!”花素似乎早就在等待罗伊的这一声呼叫,她兴奋的叫了一声,急步走上前来,拉开帷幔,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发出光彩,直直地望着罗伊:“你叫我?”

“我、我……”罗伊面红耳赤,他想干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他躲开花素火热的眼睛:“我想喝水……”

花素眼里的火熄灭了,她静静地走到圆桌旁,端起茶壶,给罗伊倒了一杯茶水,捧到他的面前。

罗伊喝了一口茶水,心里略为平静了一些:“波尼在哪儿?”

“我在大厅给它做了个窝,它已经睡了。”

罗伊在此时突然想起大乔,仿佛大乔圆睁着晶亮的眼睛在看着他,她的神情似乎很惊讶。罗伊控制住自己,淡淡地对花素说:“我没事了,你去睡吧!”

花素悻悻地退下,吹灭室内的灯,走出罗伊的卧室。

罗伊钻进柔软的锦被,几天来的征战杀伐,使他疲惫不堪,痛痛快快的洗了温泉,疲惫倒是消除了,他的眼睛却再也睁不开了。朦朦胧胧之中,他觉得他怀里抱着的不是柔软的被子,而是花素光滑、温暖的身体。孟宇突然来到他面前:“将军,我说过让你知道什么是女子,今天就先让你亲近一下花素,她可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你要善待……”

罗伊一伸手,摸到温暖的肌肤,光滑的肌肤就像柔软的绸缎,摸着非常舒服。他顺着往上,触及到细细的脖子,脖子后一缕缕散发出幽香的青丝。他感到一支手把他的手往前拉,他贸然触及到两个圆圆的、坚挺的肉团。他的心猛然一跳,血液在此刻停止了流动。他意识到他的手碰到了什么,他感到他的躯体突然胀痛,痛得就像要裂开一般。他如同疯了一样,想发泄,想将聚集在他体内那股储存己久的力量释放出来,他想喊叫,喊出他心里的郁闷。罗伊挣扎着,扭曲着,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心火的燃烧,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大吼一声。

罗伊被自己的吼声惊醒,他坐了起来,卧榻上只有他一人,哪有花素!他感到身体一片冰凉,十七岁的少年罗伊,第一次梦遗……


罗伊一觉睡醒,天己大亮。花素前来为他穿衣起床。花素低着头,脸上泛出红晕,不敢看罗伊的眼睛。看着花素的羞涩之状,罗伊糊涂了,昨天夜里……那一切是真的,还是做的梦?如果是真的,他惊醒时花素为何不在身边?要是做的梦,花素羞涩之情又是为何!花素给罗伊穿戴好,轻声告诉他,丞相已经两次派人来打探他起床没有,并送来许多穿戴的衣物,放在外面。罗伊赶快下床,随丫环去到下房漱口洗脸。连日行军作战,都是风餐露宿,罗伊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过脸了。丫环用铜盆打来热水,端来一个盛着水的小圆盅。在野外行军打仗,洗漱方面就顾不上了,不要说洗澡,有时连喝的水都没有。环境变了,该讲究还是要讲究。罗伊一到洗漱的地方,自然而然地想到先要漱口。他在洗漱台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就开口问丫环“牙膏、牙刷呢?”

丫环听不懂:“将军,你说什么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