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橘子红了(3)

自从橘子离开后,我就辞去了工作,专心的照看着那家小小的饰品店。我一直期待着有一天橘子能够回来,回来看看她的小店,看看我。我曾经千方百计的去寻找关于她的线索,只是犹如在茫茫大海中捞针,一无所获。不知不觉间,又快到春节了。又是一样的漫天飘雪,又是一样的喜庆遍地。我站在雪中望着小店,想起了一年前遇见橘子时的情景。那可爱的毛毛耳朵,那美丽的透着灵气的大眼睛,还有那甜甜的笑容以及生气时撅起的嘴巴。过去在一起时的场景如同电影般从脑海中浮现。想起那一幕幕往事,温暖一阵阵的掠过心底。在那短暂的温暖过后,是无法遏制的心痛。

临近新年的前几天,一个过去的同事来店里给他的女朋友买礼物。一起聊天中,他告诉我最近病房里有一个奇怪的女病人。她是今年秋天的时候被车撞了,当时伤势很重。直接送我们医院抢救了,那时我已经离开医院了。当时是那个司机把她送医院的,一块去的还有她的哥哥。司机人还行,当时钱全是他垫付的。由于那女的伤势过重,一直在五天后才醒过来。醒来后就意识不清,连她的哥哥都不认了。后来检查发现由于大脑受到高强度的撞击,可能造成部分脑组织的损伤。生活无法自理,丧失语言能力,比个植物人好不到那里去。奇怪的是每当一个医生经过她身边时,她总是长时间的注视,尤其是男医生过去时。她似乎在找什么人,真的很奇怪。只是后来人家给的钱快用完了,她的哥哥看到治不好了,就带着剩下的钱跑了。唉,现在医院已经决定放弃对她的治疗了。只是联系不到她的家人了,病历上的地址都是假的。她那个哥哥真是个混蛋啊!医院决定把她送到救济站去了。反正她这种情况光靠药物治疗也白搭,主要还得有个人对她进行细心的照料帮她恢复。

同事说完这些后,才发现时间不早了,该回去值班了。临走前,他问我哪里有卖橘子的。他说她喜欢吃橘子。反正她要走了,给她带些回去。他无心的话却触动了我心底那最敏感的部分,一种早已浸入骨髓的东西慢慢的泛了上来。

我跟你一块去看看吧。我对他说。

于是,我便跟同事一块到了医院。一路上,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她早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怎么可能是她呢。她那样美丽,那样善良,老天怎么忍心那样对她呢。她一定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健康的生活着,可能她还会想起我这个医生。但愿她好好的,虽然我见不到她了。怎么可能就是她呢?可为什么心里有那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她呢?她可以忘记我,难道她能不要这个小店吗?她说过,这就是她的希望啊。

在踏进那个病房前心里是复杂的,怕那个躺在那里的真的是她,又盼望是她,是那个朝思暮想的橘子。在病房门口,我停住了。突然就迈不动步了,头上开始冒汗。同事好奇的看着我,问我怎么了?他以为我身体不舒服。一路上也一直在问我为什么要去看她。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既然都到这里了能不进去吗?说不定里面那个真的就是自己苦苦想念的人呢。她正需要人帮助呢。如果不进去,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我终于推开了病房的门,洁白的墙壁下是三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床。

人呢?奇怪。同事嘟囔着。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病床发愣。有种解脱,期待和着急却更加强烈。

小陈回来了啊。护士长从背后打了声招呼,把我拉回了现实。

护士长啊,小陈今天怎么不正常啊?同事嚷嚷道。

我没事,别听他瞎说。我说完话后,便看到了护士长推着的那个人了。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双眼,低着头,身体消瘦。

陈默,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女人。同事告诉我。

是她吗?我问自己。我走到她跟前,想看看她的脸。

忽然,她一把抓住了我手里的橘子。那是以前经常给橘子买的家乡的橘子。

慢慢的她抬起了头,那几秒种对我来说如同几个世纪般漫长。苍白的脸上流下了两道清痕,无神的眼睛里突然出现了亮光。时间仿佛凝滞,世界上所有的声音似乎都消失,静静的。一个似乎缥缈的声音叫出了两个字:陈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