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她是一个好女兵



八月的海南,台风频频,同大陆一样,天气变化较大。就在这个时候,一张调令将我从西北的塞外搬到了号称鹿城的武警三亚某健康保健医院,不要误会,当然是我花了近千元的公费,乘坐了汽车、火车、轮船和三亚当地有名的三角毛摩的才算艰辛达到。


以前听过台风的凶猛,真是冤家路窄,刚来的第二天就和台风遭遇激情,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我所在的保障组就是保障此次全国高级干部读书班的食宿和生活用品,当然包括日常需求。


这次台风是历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代号“达维”,名字越听像一个老外的名字,还有点男人的味道,果不然持续了三天。这三天里实现了首长的最高指示,无伤亡,无事故。


同我轮换班的是一个海南籍姑娘,名字叫阿绣,内地人一定听见这个称呼比较暧昧,呵呵,不要误会,作为士兵,我知道不能乱拉乱扯关系的,我后来才知道海南在称呼前总爱加个阿什么的,例如阿婆之类的,来本院才一天,所以对各个称呼不了解,至于她的身份是军是民,不是很清楚,除了任务,其他的不敢多问,就定为战友关系吧! 她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肤色较黑,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加之平时比较能干,在全院影响很不错,在各项评比中老是拿个先进、优秀什么的,支持率一度保持在高倍率。这次的台风来袭,她家也未能幸免,这是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告诉我的。我们主要负责北楼三四五楼与会人员,我们要不时地巡查楼上的情况,有异常情况必须及时汇报总指挥所。


有一次交接班,我从楼上眺望到对面的海平面,台风把海浪掀起十多米,我惊奇的说,多么刺激阿,有个相机多好阿!没有想到这么好的赏海雅兴被她的冷语打得一点没了,她说,这里的渔民很辛苦,他们经常面对这样的惊涛骇浪。我看见她忧伤的望着大海出神,使现场的气氛被带着咸咸味味道的海风打湿。本来我想很有男子汉的安慰她,可是我不经意的说是啊,中国有很多农民在冒险中生活着阿! 因为这个时候我想起了祖祖辈辈是农民的老家。没有想到这句话让她更加的伤感。


我们的谈话不光现场的氛围不好,更不可理喻的是,台风吹得我们听不见。她说,今天晚上台风要经过此地,也就是风最大的时候,你刚来不知道,这个时候最危险,你千万不要在椰子树下走,那样走很危险,我感到很烦,婆婆妈妈的,那像个兵啊! 晕了!


值班到六点多,她怎么还没有来! 我有点生气,什么老兵,好像什么都懂,却已经晚接我班,一定是睡懒觉去了,我愤愤地站在值班室门口。等了一刻钟,还没有她的影子,此时,我想起了她说的话,台风要经过此地,很多树被连根拔起,路灯也飞出很远。一种不祥的预感朝我袭来。


我急忙奔下楼,朝她来接班必须经过的路线驰去。我来回寻找,没有看见她,我这次有点放心,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也许这几天她太累,老提前接班。当我往值班室走时,我借着微弱的手电光看见,她倒在椰子树下,我跑过去,我看见她头上全是血,她用微弱的气息给我说,我不行了! 对不起,我没有及按时接班,你去值班吧! 说完她昏晕了过去,我全身的疲倦没有了,抱着她直奔医疗楼。


我在外面焦急的等待,一天的战友情谊让我感到有亲人受难的痛感,结果出来了:经过抢救,她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不过也许将来她神智上会有后遗症。


后来才知道,阿绣出身在祖辈是渔民的家庭,父亲和哥哥在一次出海打鱼中遇险,是边防海警救他哥哥一命。自那以后,她就一直想当兵,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实现。一次在招工启示中,看见部队的一家康复保健医院招聘员工,她就成了部队员工编制的一员。


我被深深的感染了,她真是一个好兵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