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暖意入新春

luoshuzhi 收藏 2 39
导读:[原创]暖意入新春





岁末年初,从四面八方飘来了许多色彩缤纷的贺卡和祝福的书信。其中自有一些千篇一律的词语,可一一玩味,便又觉得并非寻常。




试想,寄卡发信的几乎全是昔日的老战友、老首长,且是一年一次,即使只签个姓名,也是在向我报说平安。难道战友之间还有比这更大更重要的信息么?




不过,对我来说总是喜欢蹈常袭故,喜欢以信复卡,以长笺回报短札。为此,整整地写了三天。




有一张贺卡来自广西南宁的一位年长我6岁的战友(原师政治部摄影干事),附言中说,夏天,他外甥在旅游时拾得龟化石一枚,特地摄下来,制成贺年卡,与我分享吉祥。好一个“分享”。那鲜红的底色上,一高一低呈现出万年老龟的一背一腹,还都伸着头,青灰色背壳上的花纹十分清晰,腹甲浅白中杂有嫩黄,惹人喜爱,称得上是一幅美好的文物彩照。看着看着,我便提笔写道:“昔日军营同手足,今朝共祝身心健。”




从信箱中取出一叠邮件时,瞥见一溜工整、端庄的钢笔字,便已知晓那是宁波军分区老政委,我的一位老上级、老首长寄来的。见字如见人。在我工作过的野战部队,老政委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被官兵誉之为军旅书法家。其实,老政委就是名副其实的书法家,他是全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当年,老政委不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千里拉练的野营途中,不论写宣传提纲、战斗动员令,或一纸短笺,也一定要横成列竖成行,绝无一字歪斜、潦草。后来,他调到宁波军分区工作后,曾多次来信鼓励我苦练书法、多写反映火热的军营生活的好文章。他说,字如其人,文如其行,能透出一个人的品性和修养,不可马虎。老政委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几十年过去,仍是这副“本性”,此中倒也蕴含着可靠的讯息:退休后的老政委手好眼好脑子好。正面是他给我的赠言:“创作有神,年年丰收。”




将老政委的明信片翻过来,不偏不倚,在其正中空白的位置上贴有一首从报刊上剪下的短诗《还有一点精神》。吟咏再三,味同橄榄,尤爱末尾的一节:“从年轻人的幸福里,/寻找我的过去;/年轻人的青春里,/有我的青春。”




由吟咏而背诵,忽然发现标示明信片右侧边歌边舞的卡通画“美妙歌声”,已被改作“心声”,那“声”字是利用原有的,以一个端正的“心”字代替了“美妙歌”。这使我有所领悟。他的诗以及他的这一改动,当然是他个人心情的抒发,但又何尝不是对我这个老部下的赠言呢?如他诗中所说:“如今年华虽逝,却还有一点精神。”




来自上海战友王芳的一纸短笺,从头到尾只叙述她每隔十天半月就去探望一位战友林虹的情景。林虹也是我的战友,而且还是皖东老乡,她转业后,随丈夫定居上海,不幸的是,几年前她身染绝症,长期卧床,偏又祸不单行,前不久丈夫车祸去世。王芳常去看望林虹,引她说话,扶她散步,逗她唱歌,“许多军旅歌曲她还能单独唱出来,乐呵呵的”。




她俩曾经是军中的姐妹花。王芳是师部宣传队指导员,林虹是宣传队的台柱子,两人都是非常出色的军营女歌手。作为军营一支笔的我曾给她俩写过许多军营歌曲,在连队、打靶场、驻训地、在节假日文娱晚会上她俩的歌声飞扬,战士们称她俩为军营里的百灵鸟。但歌声可以抚慰一颗孤寂、悲苦的心,歌声可以启开她不愿说话的嘴,歌声也能激起她战胜疾病的勇气,歌声延续着战友间绵绵情谊。




在众多的战友中,原师部炊事班老班长、淮北乡下的老战友黄光岭一家的生活总是起色不大。老黄已年逾花甲,老伴患眼疾,女儿已出嫁,唯一的儿子又分了家,真叫人放心不下。春节前,收到老黄的贺卡:“今年风调雨顺,人省力气,粮食收成好,政府免了农业税,吃穿不愁。”继而说到他自己的生活:“和儿子分了家,也只是另砌一个灶头,一家人反比从前和睦多了。儿子、儿媳到南方打工去了,孙子由我们照料着,家里杀了年猪。”老黄兄贺卡虽只有聊聊数语,却透示出乐观向上的精神,也使我为老兄晚年生计深深担忧的心平复了不少。春节放假,我准备携妻儿一道去看望黄老兄夫妇俩。




收起一片片贺卡,就像吸进了一缕缕新春的暖意,暖遍了全身,暖在了心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