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五章 情人之泪

sjw39890 收藏 0 8
导读: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五章 情人之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睁开眼,天已经透亮。凌辕从床上爬了起来,阮芳已经不在了。餐桌上摆好了早餐,有法国面包,荷包蛋和一杯热牛奶。凌辕觉得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匆忙进卫生间梳洗了一下回到餐桌吃了起来。


昨晚阮芳非要凌辕睡在床上,而自己睡沙发。两人为此争执了半天,最后还是以凌辕妥协作为了结。从这一点来看越南女人与中国女人还是有着不同,如果在国内,这问题根本没有争议的价值,一定是男孩子睡沙发了。难怪这几年在东南亚越南新娘那么受欢迎。


吃完早餐凌辕一个人在阮芳家里等她回来。一直等到下午5点阮芳才带着阿华回来。看见阿华凌辕觉得十分意外,忙问阿华什么时候回来的。阿华说上午十点半到的西贡,回到公司才几分钟警方就找上门来,问了阿华许多问题,而且明确告诉阿华现在证据确凿,足以认定汉唐地产总经理“陈元”就是中国的通缉要犯凌辕。要阿华配合警方追捕。阿华当然是一概装憨,对这个消息感觉比谁都惊讶。等警方走后叫来黎斌了解了情况,阿华明白凌辕已经知道了危险,可是却想不出他会去什么地方,手机是无法联系上凌辕的,这一点阿华早就料到,因为在这种时候手机只会带来麻烦。事实上凌辕在见到阮芳之前就已经把手机卡取出来扔掉了。


正在冥思苦想之时却接到了阮芳的电话,阮芳在电话里说的很模糊,知道到阿华已经回到西贡后没有直接告诉阿华任何情况,只说有个生意上的事情要和阿华谈一下,约阿华在河岸见面。阿华很快明白过来,于是叫了个保安进来拿了他的手机从新拨通阮芳的电话,和阮芳约定了新的时间地点。然后让黎斌找了个身材与自己相似的员工穿上自己的衣服开自己的车去河岸“赴约”。而阿华本人则化装成一个修理工人,让黎斌把楼上单位的农夫工具车借来,自己驾驶按时在重新约定的地点接到了阮芳,这才见到凌辕。


凌辕听他这么一说,知道阿华这一次暗度陈仓还算成功,至少摆脱了警察的盯梢。这才稍微放心一些。本来今天就是托阮芳帮自己联系阿华,为防万一凌辕特意交待阮芳去自动售卡机上重新买一张不记名的手机卡,换上后在与阿华联系。主要想告诉他两个事,一是料到阿华已经知道了这次“冰点行动”,以他的个性肯定是着急回来找自己。但警方行动开始后阿华肯定是重点监控的对象,回来会使警方更加敏感,于是让阮芳转告阿华,让他在泰国多留几日;二是让阿华帮忙联系可靠的人安排自己尽快离开越南,因为多呆一天危险就多一分,自己的照片可是上过报纸的,现在出门的话肯定是自投罗网。可没想到阿华已经跑了回来。


本来这段时间阿华在泰国过的很开心,周凯芹每天都让他陪着四处去玩。阿华也没在泰国玩过,这次与其说是陪周凯芹玩倒不如说是周凯芹带着阿华玩,有个美女做免费导游阿华自然玩的十分惬意。可是昨天泰国警方也与其他五国同时展开了行动,中午的时候阿华正和周凯芹打算去看水幕电影却接到周凯鹏的电话说有急事让他们马上回家商量。刚进门周凯鹏就拿了一张报纸过来,不用说,内容和凌辕昨天看的那张大同小异。


阿华一看马上傻了眼,跟周家做了解释就急着要赶回来。但周家父子将信将疑,甚至一度要与警方联系,还好一直没开口的周凯芹站出来帮凌辕说话周家父子才勉强同意不在过问。本来周凯芹也要过来,但周凯鹏坚决不同意她现在来越南,于是只能作罢。阿华订了今天一早的飞机赶了回来,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听阿华说完,凌辕心中感慨不已,周凯芹真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在这种时候不但没有幸灾乐祸,反而还帮了自己。其实自己遇到的女人那个不好呢?从彤、秦秦到程玥、Angela、阮芳。。。。。可是自己带给她们的除了伤痛就只有麻烦。


二、


“大哥,现在阮小姐这里也不是很安全,我想警方迟早会怀疑到阮小姐。”看了阮芳一眼又接着说,“我昨天在泰国就给西贡的蛇头通过电话了,但是现在风声很紧,只能坐小艇到公海然后上大船偷渡出去。至于目的地现在还不知道。一有消息我在通知阮小姐。”阿华对这些事果然经验老到想得周密,在道上混过就是不一样,这就好像凌辕在商业方面的经验阿华始终赶不上的道理一样。


凌辕点点头说:“阿华,你以后不要再亲自过来了。这次警方上了一次当肯定不会在有第二次了。你有消息通知我就行。”怔了一下又说:“这次我们可能有段时间不能见面了,以后大哥不在你自己得把担子挑起来。还有我从缅甸带来的朱雄坟上的土放在我房间,你帮我收好了。将来有机会送回国内。”


阿华使劲点头,一行热泪流了下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阿华也是闯过枪林弹雨的人,就是克伦营地一战也没见他掉过眼泪,可见他现在是真的伤心,凌辕在他的心目中实在是无人可以替代,没有这位大哥自己就算没死也只能继续在丛林里过着亡命的生活。


凌辕见阿华这样,自己也有些忍不住眼泪,但他还是控制住感情,重重把手拍在阿华肩膀上大声说:“把头抬起来,大哥又不是去送死,过几年还要回来看你的。到时候你小子得给我找个弟媳妇了啊。”


阮芳也是一直在极力控制着自己,到现在却在也控制不住跑进了洗手间。阿华忍了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过几年咱们兄弟在见吧,大哥也要给我重新找个嫂子了。凌辕笑笑说好了,你也该回去了。阿华嗯了一声刚起身要走又坐了下来,从包里取出一叠美金和一张信用卡拿给凌辕说以后不知道会有什么事,让凌辕带在身上用。凌辕想想也对,没有客气接了过来放在桌上。阿华说现在公司里的财务监督是达古的人,所以拿不到现金,自己只凑到这1万美金的现金,那张卡是上飞机前周凯芹给的,密码写在背面了。当时自己也没想起来问,里面有多少钱现在也不知道。她说昨晚听见哥哥给越南公司的财务监督打电话要求在最近控制现金支出,她知道这是针对凌辕的,哥哥和父亲在内心里还是没有原谅凌辕。凌辕把信用卡翻过来一看,背面贴了个精致的小纸条,上面写着密码,仔细看还有一行小字:David谢谢你,多保重。落款Angela。


“大哥,咱们在越南的投资要是没有你。。。可现在我却只能拿出这么点钱。”阿华显得十分内疚。凌辕微笑着拍拍他“傻小子,大哥现在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现在这些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了呢,有钱等将来回来花也不迟啊。”


三、


时间在焦躁的等待中如蜗牛爬行,凌辕已经这样呆了3天时间,而阿华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虽然只是三天,但对于度日如年的凌辕来讲这几乎要把他给憋疯了。


阮芳本来打算在这几天都不去“现代启示录”在家陪着凌辕,但凌辕考虑到这样很容易引起警察的怀疑,所以还是让阮芳照常去唱歌。只是晚上一个人呆着对情绪都有点抓狂的凌辕来讲就更难熬一些了。


阮芳本来不大做饭,多数出去吃。但现在情况特殊也只好在家做饭,还好她也有着越南妇女的贤惠天性,做起饭来让人无法想起舞台上的她。这让凌辕咂咂称奇,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凌辕闲着无聊,第二天开始主动要求负责做饭,开始阮芳还以为他开玩笑,最后看他说真的自然不会答应。但凌辕死乞白赖搞得阮芳只好答应让他一试。在阮芳看来这不过是凌辕一时兴起,等他知道做饭不那么简单自然就知难而退了。


越南曾长年经受战争的蹂躏导致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最高时曾达到令人乍舌的1:7虽然经过很长时间的恢复但依然没有达到平衡,这似乎也成为越南妇女社会地位相对低下的一个潜在因素。就连阮芳这样的越南现代女性也仍然觉得男人在家做家务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妇女权益确实要好很多。


不过这次阮芳是彻底想错了,凌辕不止把饭做了出来,而且味道居然不错。她哪里知道凌辕以前在国内有时间的时候烹饪也属于他的爱好之一。


看看时间已经快23点了,阮芳应该就快回来了。凌辕把做好的宵夜端了出来,辣子鸡丁配白米饭作为宵夜有点不伦不类,但凌辕无法出门,这也是他现在所能做的了。做饭当然是为了打发时间,但在潜意识里凌辕也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阮芳的感激。


阮芳拿出钥匙开门进来,看见凌辕系个围裙从厨房里拿了碗出来,桌上已经摆好了宵夜。一阵暖流从心底涌起,但又迅即被一种忧伤掩盖。这两天的日子是阮芳从来没有想过的,如果不是会想到凌辕现在的处境她甚至觉得这是上天怜悯,给她一次完美的幸福。


“你傻站着干什么?快来趁热吃啊。”看阮芳愣愣的站着,凌辕赶紧招呼着她。


“哦,什么好吃的?”阮芳回过神来,边问边在餐桌边坐了下来。


凌辕给她盛好饭拿给她,对她笑了笑也没说话,然后取下围裙就去卫生间洗澡了。阮芳手里端着饭,却无法下咽,她实在是太激动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分别躺下。除了阮芳进门的时候说了几句话,他们就再也没有语言交流。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相处方式,于无声处却已明了一切。


四、


正睡得朦朦胧胧,突然一阵激烈的敲门声传来。阮芳和凌辕同时惊醒过来,接着听到门口有人喊道:“警察例行检查,请开门。”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让两人都惊呆了,最后还是阮芳先反应过来,一边说谁啊,一边示意凌辕进小房间里。凌辕赶紧爬了起来。


“警察,请开门配合我们。”门外的人叫到。


“哦,什么事啊,等我穿上衣服啊。”阮芳边应付边让凌辕躲到衣柜里,把小房间的门拉上,然后把沙发上的被子枕头放到床上。接着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把门打开。


门口站着3个警察,为首的一个是越南人里少见的胖子,一个圆滚滚的肚腩配着油光满面的横肉看上去就不像好人。


“同志,有事吗?检查什么也不用半夜三更啊。”阮芳装作不耐烦的说道。


“哦,阮小姐,你见过这个人吗?”胖子拿出一张凌辕的通缉照片在阮芳面前晃动着。


“认识啊,在酒吧里。不过没讲过话,很久没有联系了。”


“那我们也得检查一下,例行公事,请阮小姐配合一下。”胖子说着拿出了搜查令。眼睛却色迷迷的在阮芳的身上打转,似乎要吃了她似的。想象着她吊带睡衣下若隐若现的胴体,胖子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阮芳强忍着恶心说:“警察大哥,我这小屋子能有什么人?这么晚了搜查也不方便吧?”胖子嘿嘿一笑“我们也不愿意啊,不过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还是请你配合。”阮芳见混不过去,心都快跳了出来,半天没说话。


胖子想了一下,对两个手下说你们下楼等我,我和阮小姐谈谈。两个警察已经跟了胖子十几年,自然明白胖子想做什么,于是知趣的走了。看两人已经下楼,胖子才一收笑脸说我们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抓一个逃犯,而且我们很清楚阮小姐和这个中国通缉犯的关系不一般。阮小姐是不是该请我进去坐坐?


说完就闯了进来,阮芳连忙跟了进去,见胖子东张西望,赶紧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坐下来点了只烟。胖子看着她修长的双腿,露出了一丝淫笑。也往沙发上一坐,然后指着床上的被子说阮小姐这么热的天盖两个被子?阮芳一愣,笑笑说,不过是前两天拿出来洗,懒得收回去了,有什么问题吗?胖子好像胸有成竹的一笑:“是吗?那我是有点怀疑,不是枕头也拿出来洗了吧?”稍一停顿,又说:“阮小姐不会不知道现在是’海啸行动’ 期间,那我可得好好搜一下了。”说着站起来向小房间走去。


阮芳急了,也站了起来,咬了咬嘴唇,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警察大哥,你信不过我吗?其实这个被子是为别人准备的可是那个没良心的居然没来。”


胖警察转过身来色迷迷的看着阮芳说:“这样啊,是报纸上说的那个陈老板吗?要不要我帮你找他来啊。”


“不是他,那个怪人我早忘了,本来是打算敲他一笔的,可是他只知道喝酒,我们连话也没怎么说过结果还被那些臭记者乱写一通,真是亏了。”说着向胖子抛了个媚眼。“不过还好,谁知道那家伙还是个通缉犯啊,还好没上他的当。”


“阮小姐和他没关系最好了,为了那混蛋我们现在也是被上头三天两头的教训,真是害人啊。”说着伸手就要去开小房间的门。


“唉,大家都不好过啊。今天那个小白脸正好没来,不过大哥你正好来了就陪陪我吧。”阮芳走上去牵住了胖警察。


胖子本就心怀不轨,这一片正好是他的辖区,上司早就要他对阮芳实施监控。今天接到负责监视的警员的汇报,说一连三天阮芳去酒吧后似乎家里都还有人。胖子早就对阮芳垂涎欲滴,得到这个消息认为机会来了,于是选择半夜三更来找麻烦,想起可以抱着那个西贡酒吧皇后,胖子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而对于能不能抓到凌辕他倒不在乎,按通报的情况这个中国通缉犯可是个十足的持枪危险分子,在说怎么也不值得为了个中国人去拼命吧。


现在一看阮芳的态度胖子已经断定就算她和凌辕没有关系,但也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不正是天助我也?这会阮芳牵住他的手,身体有意无意的靠了他一下,薄薄睡衣下的肉体若即若离,搞得他心猿意马,腿都软了,转身就想抱住阮芳。


阮芳轻轻一挡说你急什么,先得完成任务啊,说着顺手把门打开:“怎么样,看清楚了吧,这间屋子不过是我的更衣室和化妆间,所以一般都关着门。”


“宝贝,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只不过职责所在,不得不例行公事嘛。阮小姐,不,宝贝,我其实喜欢你好久了。。。。。。”说着抱住阮芳,连拉带拽的把她拉到床上。阮芳看了一眼小房间,把眼一闭任胖子把她的睡衣撕掉。


凌辕在柜子里把外面的一切听得清清楚楚。他想要冲出去,但想起一切会因此而前功尽弃,他又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外面传来女人的呻吟,甚而有轻佻的调笑,然而一切却溶于痛苦的背景。像一朵妖艳的恶之花在魔鬼的罪恶中绽放着诡异的凄美。


凌辕的手紧紧地捏着,指甲已经掐破了皮肤,血流了下来。这一刻他是自私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