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六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六十二章


不知不觉,暮色已降临群山,警戒战士还认为没过上瘾,还沉醉于隆隆炮声中。

天空中下起小雨来,江海洋命令搭帐篷,战士们都躲进帐篷好一阵,群指挥所才传来命令:“今天实弹射击完毕,各警戒组提高警惕,站好岗,确保明天的实弹射击。注意,每隔一小时联络一次。”

“拐洞拐明白!”

“拐洞幺明白!”

“拐洞八明白!”

“……”

七部电台依此回答完毕,就剩一部电台还没回答,一下让王参谋和其他无线兵都紧张起来。

“拐洞沟,拐洞沟,两两妖呼叫,听到请回答。”

二十来秒钟后才听到“拐洞沟”含混不清的答复:“两两妖,拐洞沟一切明白。刚才有一点特殊情况,已处理完毕。请放心,完毕!”

耳机里还传来:“关副班长你还吃块腿子肉……”的彝族人声音。

“吃你个头哇,关山岳!今天有军区首长在这里,我放你一马,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王参谋咬牙切齿的对“拐洞沟”低声训斥道:“我警告你,不要酣吃哈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王天棒”一针见血的戳穿了他的鬼把戏,说完关闭送话器。

“关羽,关羽,张飞呼叫,听到请回答。”江海洋在听完王参谋训斥关山岳后,马上开始呼叫关山岳。

“张飞,我是关羽。三弟有话请讲。”关山岳在电台另一端回答说。

“有福同享,不要一个人吃独食。”

“不得不得,关羽心中时刻想着大哥和三弟,就是不晓得啷个拿给你们。真是鞭长莫及,爱莫能助,隔靴搔痒哟,嘻嘻。”

“少讨好卖乖,油腔滑调的,打完这一仗,西昌城里请客。”

“关羽明白!”

他们是在集训队结拜的好兄弟,加之又是一起当兵的老乡。关山岳是二营六连指挥排无线班副班长,还有一个就是一营部无线班长常忠勇。三人是集训队的专业技术的前三名,是全团无线兵的骄娇者,号称“三剑客”,深得“王天棒”的宠爱。三个人是战友加兄弟,又都是干部子弟,好得不得了。虽然在一个团队,却不能经常见面。因此七一年年底集训完后,在分手时,尊常忠勇的提议,来了个“桃园三结义”,按年龄大小顺序,分别取了一个代号,为的是在网络上见面通话方便。

江海洋摘下耳机交给王武山值班,这才发现矮个子彝族民兵不知啥时不见了,心里有点气,更担心出事,就问高个子民兵:“阿达!阿扎到那里去了?这小子,啷个仗还没打起来就开溜了呢?简直目无军纪,乱弹琴!”

阿达正要解释,孔令意突然叫道:“班长,你看阿扎回来了!”

江海洋转身一看,只见阿扎抗着一袋东西正冒雨在山腰上爬行。他对有线班两名战士说:“你们去接应一下。”

只一支烟功夫,阿扎一身是泥的回到路卡哨所,解开“察尔瓦”埋怨道:“天都被你们大军打漏了,回来的路上真不好走。”

“好兄弟,你带的啥宝贝玩意?”孔令意好奇的问,居然还跟他称兄道弟。

“打开看看就晓得了。”阿扎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回答道。

阿达解开口袋索子,从里拿出一大块带血又带毛的猪肉,让大伙看了都咽了咽口水。

自从进驻大凉山十几天,别说吃猪肉,就连猪毛都没看见过一根,部队隔三差五的只能吃顿羊肉,那炊事班的几个“大爷”,又不会弄羊肉不说,还他妈的不虚心,人还没到战地野外食堂,老远就能闻到一股羊骚味,倒人胃口。

“这个啷吃哟,既无锅又无灶还没得水,真是‘巧男难为无锅之炊’哟,我看还是只有啃干粮算了。”川兵马凌翔自以为是的说道,还自作聪明的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改为“巧男难为无锅之炊”。

“真是聪明一时,糊涂一世,孤陋寡闻。你以为彝族兄弟是傻儿唆?这明摆着的是烤着吃噻。”江海洋点化道,“去,你几个都去,找点干一点树枝来,等哈儿我们吃彝式烧烤。”

晚饭到还弄得象模象样,有菜包子和馒头及两听水果罐筒,外加在篝火上烧烤着的猪肉,散发出阵阵香味,让人垂涎不已。战士们用阿达阿扎随身携带的短剑,把猪肉切成小片放在火上烤熟后抹上盐,就着用树枝串起烤热了馒头包子大口的吃起来。

阿达阿扎烤肉与战士们不一样,他俩把肉切得很大一块,用短剑刺在肉的中间,在火里翻滚几下,还是半生不熟的就放进嘴里,一口咬去一半,把嘴唇都染红了,如饮血怪兽,让战士们看了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江海洋则在心里说:“这个有自己文字的古老民族,生活还是那么原始古朴。”

雨还是下得不大也不小,四周起伏的群山犹如古代妇女划眉的黑黛一般的与天相接。

江海洋安排好岗哨值班顺序,战士们便裹着大衣挤在一块梦周公去了。彝族同胞则不一样,他俩围着残余的篝火,坐在地上,用“察尔瓦”一围,把苏式冲锋枪往怀里一抱就进入了梦乡。

大凉山顶上的气温与山脚下号称“月亮城”的西昌市气温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完全可以用“山上穿棉,山下穿纱”来形容。

江海洋站头班岗,望着四周巍峨的群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耳听泣沥沥的小雨,倒也别有一番异域风韵。虽然身穿军大衣,小雨夹带着山风,还是让他感到有些寒冷,他来回的不停度步也难以抵御寒风的侵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