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韬光养晦,挺进大洋 第十七章 远洋舰队,永不褪色的蓝海之梦(三)

晓龙君 收藏 2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中国远洋舰队组建仅一个月,便迎来了第一个演习任务“舰队出击”!中央军委为检验一下“首航即可参战,参战必将凯旋”的训练结果,决定在东海举行多舰艇联合作战军事演习。同时也对宝岛分裂势力和M、F、J等国组成的“联合舰队”,作出无声而有力的回应。


白云飞抓住演习前的下舰机会,与柳丽香再见一面。酒店里的柳丽香取出一棕红色皮箱,打开,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电子设备,取出几个类似苍蝇的东西,放在掌心,端详着,突然一道凶诈的光闪过眼角。


接着,她又像发现了什么,取出一瓶药水,蓦然间,与白云飞的一幕一景,历历在于眼前,那矫健的身姿、透彻的双眼,敏捷的后悬踢……不知觉中,她脸上竟飞起少女般的羞色。


柳丽香估算着时间,将药水喷向房间的各个角落,弥漫的水雾就像眼前的柳丽香,婀娜舞动,飘渺不定,难以琢磨。


白云飞来到酒店时,大厅里几个妇人不知为何大大出手,听叫骂声像是因为“二奶”,一时间场面很乱,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白云飞没在此停留,连电梯都不愿等,一口气跑上四楼。他的时间并不多,与柳丽香见一面后,便要马上返回。他知道,范长城那句“开除军籍”的话,绝不是开玩笑。


白云飞进屋后,便闻到了一种奇特的香味,脚下像踩上了云彩,轻轻地飘飘而起。见柳丽香以一个优雅的动作拨了下头发,满脸媚态作出一副迷人姿态,痴痴地望着他:“我美吗?”白云飞像进入了一场甜蜜的梦幻,眼前的不再是柳丽香,而是他日想夜想的Adrianne,感到浑身在燃烧,难以控制的冲动,让他晕眩……


柳丽香走过来,火热的目光对视,白云飞猛地把“Adrianne”搂在怀里,疯狂地亲吻、抚摸,肢体支撑不住强烈的占有欲,倒在床上……激情过后,白云飞清醒了许多,发现躺在身边的不是Adrianne,而是柳丽香,顿觉好似吃了腥鱼一般,有一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难受。挣脱了柳丽香蛇般身体,下床穿衣服。


柳丽香像蜘蛛精一样又紧紧地缠住他:“今天,就不走了,好吗?”


“不行!今晚舰队就要启航。”白云飞不想再过多纠缠,再次挣脱了她。


“等一下!”柳丽香飞奔过来,又搂住了白云飞亲吻,而夹在手指间的“苍蝇”却留在了他的肩上。离开房间,白云飞没等电梯,匆匆跑下楼。柳丽香闭着眼躺在床上,享受着刚才如暴风雨般的快感,忽然,眼皮一抬,眼球机警地向左右扫视一下,听到了屋外莫名的脚步声。


果然,在该楼层出现了两个黑衣人。



这时,白云飞驾车一路飞奔,想不通为什么会控制不住自已,愈想就愈觉得自已对不起Adrianne,尽管她并不知道,可沉重的负罪感,却像是一张挥之不去的天网,笼罩着他。突见,前方又是红灯,心烦暴躁,连连大力按着喇叭:“嘀!嘀!嘀!”尖锐的声响就像人心的嘶叫。


军车在路上左穿右插,找寻可以快一秒钟抵达的捷径,终于在规定时间内,返回基地。


走近船舱,白云飞的情绪仍然很低迷,但肩上的“苍蝇”却不见了。在舱内管道交叉的阴暗处,几只“苍蝇”静静地停在那里,忽然,像收到了什么电磁信号,轻拍墨翼,飞了起来,长眼睛一般,飞向电子作战室。


对此,白云飞浑然不知。



入夜后,“龙城”号航空母舰带着月光上路了。


甲板上,两架歼十陆续进入弹射位。陈成通过无线电,讲道:“我可知道白云飞为什么不飞歼十!”


“为什么?”高鹏问。


“因为,‘飞豹’不用像我们这样,频繁巡航。”


“哈,这小子的确聪明!”


雷明听着他俩的牢骚,也笑了笑,抓起话机:“精神集中,别发牢骚!”


“明白。”


话音刚落,憋足了劲儿的歼十,便像出堂子弹一般射向夜空。很快,一闪一闪的夜航灯容进了广漠的星空,分不清哪个是灯,哪个是星。


此刻,电子作战室内。李健通过舰队内部网,下载了《红方演习报告》,输入范长城告诉他的密码,仔细阅读起来。远洋舰队各舰艇通过无线局域网,实现各舰之间的信息共享。“龙城”号航空母舰更做到“无纸化”办公,是名副其实的现代化、数子化战舰。


看了几章,李健发现报告中的标点不符合他的习惯,便动手改了起来。专注的他却没发现,身后埋伏在此的“苍蝇”也像发现目标似的,不断盘旋。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转眼到了午夜时分。雷明一推门进来了:“范司令果然没说错,你还在这里。”


李健转过头:“怎么有事吗?”


“范司令员让你早点休息。”


“我经常熬夜,没事的。”


“哎,你们这些科研人员怎么就不懂细水长流呢?把你累坏了,总装备部的那些首长我们可是惹不起啊!走走走……”雷明不容分说拉起李健就走。


李健没办法,连电脑都没关,就被拽走了。过了会儿,李健又跑了回来,把机器关上。出门时,忽然发现那几只“苍蝇”,下意识拍了两下,可都没打着,纳闷地自语:“真逗!航空母舰上还有苍蝇。”便又离开了。



凌晨一点整,中国国家安全局特工队突袭大酒店,他们从窗口、通气口、正门同时进入柳丽香的房间。特工人员动作干净、利落,没有造成其他旅客的不安。但进屋后,却发现房间里并无一人,柳丽香去向不明。


几名黑人在桌上发现了一张字条:你们在找我吗?


不温不火的话,恰似一根藤条儿鞭挞在特工队长的心上。握得“嘎嘎”响地拳头砸向了桌面,混蛋!难道她会地遁术不行?竟在我们的监控下,溜之大吉?


他们反复查看酒店的监控录像,才发现酒店内的监控点严重不足,除电梯和大堂,楼层间竟没有监控点。而且监控人员,在大堂发生打闹事件时,竟把镜头拉近,看热闹,而忽略了对全场的观察。千差万错,他们竟没发现白云飞的出入。


特工队长锋利的双眼,又仔细打量着纸条上的字迹,心中暗道:这不是一般的对手,可只要你还在中国的土地上,我就一定要抓到你!



在此同时,J国防务厅。


“我们刚收到‘孙猴子’发来‘龙城’号参加演习的报告。”助手的报告,令已感疲惫的山口上夫又来了精神,“在哪里,我看。”


“翻译过来的文档,已发到您的邮箱里。”助手毕恭毕敬。


山口上夫激活电脑,果然有一封新邮件,打开邮件,中国海军《岛屿争端,舰队出击》近百页演习报告,呈现在他眼前。山口上夫犹如得到一件稀世珍宝,亮起眼睛,一连喊了三声:“好!好!好!”


看了会儿,山口上夫转过头来,说:“派两架战机骚扰一下‘龙城’号,看看中国飞行员的水平如何。”


“是。”助手出去了。


山口上夫眼中带光地继续看报告,忽然,得意过头的他竟发出一串母鸡下蛋般的笑声:“嘿嘿嘿……”



两天后的香港。


时尚水吧的背景音乐轻松悠缓,适合谈话的好环境。柳丽香一脸温和平静,低头随意晃动着咖啡勺,坐在她对面是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由于香港迟迟没有通过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柳丽香可以在此为所欲为。


外国男子坐直了身子,从皮包里取出一张信用卡,滑给柳丽香,“这是十五万美金,这个价钱不算低了!我想你不用再找其他买主了,不然,再过两天你的情报就会变得一文不值了。”


柳丽香怀疑的目光正反打量着信用卡,斜视了他一眼。外国男子得到一个冷眼,咳嗽一下:“密码是936685,放心,我们这么大的报社是很讲信用的!”


柳丽香脸上不带任何表情,淡淡的眼神在信用卡上凝了1秒,然后收了起来,接着又取一张一寸大的光谍,放入PDA(掌上电脑),让他看。外国男子扫了一遍大概的内容,精神一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错!不错!物有所值!”


柳丽香一把拿回PDA,将光盘留来他,起身便走。


“等等。”外国男子笑吟吟地望着她,“希望我们能再次合作!”


柳丽香别过脸冷笑哼一声,走了。



演习的序幕还未拉开,我驻外情报人员便发回情报:军演内容部份泄露。接着,对演习极其关注的西方媒体更将《岛屿争端,舰队出击》报告全文全版刊登出来。令中国军方大为震惊!国家安全局全面搜寻泄密人员!军演暂停!范长城在“龙城”号航空母舰紧急召开特别安全会议,气氛是可以想像的紧张!


“这个范长城,有一点成绩就飘飘然,怎么担当重任?!”张司令员把“泄密报告”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恨铁不成钢。


闻风而来的香港媒体,铺天盖地指责中国军方保密措施太差,中国海军有负重望!



“龙城”号阅览室。


李健看着《纽约时报》关于军演的报导,一个劲纳闷,好端端地怎么会泄密呢?忽然眼前一亮,眉头随即皱紧……不管不顾地直接冲进了聚集舰队高级指挥官的会议室,把报纸摊在范长城面前,说:“这是《纽约时报》刊登的军演报道,和其他媒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什么特点?”范长城很急切。


李健心急火燎地咽了口唾沫:“泄露的内容都是红方演习方案,而且是非常细,蓝方则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说明什么?”


“你是说,红方泄密了?”雷明疑惑了。


“不可能,决不可能!红方军演报告是启航后才向舰队内部公开,就算有人想出卖情报!他也没有时间!”杨兴华一口否定。


“没什么不可能。”李健把问题指给大家看:“当时,我浏览报告时,发现有些标点错了,不,不是错了,是不符合我的习惯,所以,我就按我个人的习惯改了过来。但你们现在看,报导的中文全稿,就是按我的习惯点的标点,这,这,还有这,都是。”


果然,报纸上的确如此。范长城的脸色变得铁青:“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对我和电子作战室人员进行核查,还有对全舰进行电子扫描!”


范长城琢磨了一下,“好吧,就这么办。兴华你去通知国家安全局的同志,还有,不充许任何人员下舰。”


“是。”


当天下午,国家安全局特工人员来到“龙城”号。在李健的协助下,动用了各种先进侦察仪器,反复检查,但始终没发现对方的窃听、窃视器。当他们来到电子作战室时,电子测量仪蜂鸣器突然发出了“嘟嘟”报警,不过信号极不稳定,忽高忽低,而眼前只有几只乱飞的“苍蝇”。李健迅速围歼了这几只“苍蝇”,显微镜下,精密的电子设备、微型电台和摄像镜头暴露出来。


“纳米技术制造的高技术装备!”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之后,“纳米苍蝇”被特工人员带回研究,但对敌情碟报人员仍无线索,调查报告只能做出不确定的判断:“纳米苍蝇”可能是由飞机或某飞行器投掷。



舰队说明会上,李健给大家解释:“纳米技术,实现了武器系统超微型化、高智能化,昆虫般大小的机器虫,可以通过人工、飞机、火炮,甚至是飞擒投放到战场,大批‘纳米苍蝇’可在某地区形成高效侦察监视网,大大提高战场信息获取量。”


高鹏一脸晦气:“什么纳米苍蝇?真恶心!是哪国的?”


“看精细程度,不是M国,就是J国!”李健答。


陈成嘴里咕哝着:“没一个好东西!”


李健说:“目前来说,这确实是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武器。不过,要不是M、J急切想得到航母情报,我看他们还真舍不得用呢!”


“它们怎么会在电子作战室?”段宇问。


“全舰上下,电子作战室的电磁信号最强烈,‘苍蝇’可能有某种传感器,能智能搜索。”李健又答。


雷明露出一丝苦笑:“航空母舰算是一项巨型武器系统,可是遇到纳米武器,也无能为力,这也算是‘蚂蚁吃大象’了吧!”


李健介绍完,范长城主动承担了责任:“这次泄密事件,主要责任在我。你们都不要管,我去向军委检查!”


“不,主要责任在我,是我导制了最后的泄密!”李健起身讲道:“我参与过M军空军指挥系统的研发,窃取过M国卫星网的资料,破解过EP3的电子系统,总认为自已高高在上,放松了警惕性,最终酿成了今天的苦果!这个责任应该由我负。”


“事实上,我们都有一定责任,放松的警惕也不是李健一人,而是我们所有的人!航母计划一帆风顺,我们再也没有这么顺的时候了,但这也正是麻痹思想生养之时!”范长城目光深远地说:”战争中最大的敌人,不是对手,而是轻视敌人,麻痹自已。我想起霍去病的一句话:每次出征时,当寒风刺面,我将会迎来一个胜仗,而当暖风拂面时,那么败仗也就来临了!”


会后,似乎有所警觉的白云飞,想找范长城把自已和柳丽香的事情告诉他。可是在办公室前,他犹豫了,两只脚在地板上磨磨蹭蹭,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柳丽香真和这事有关吗?她怎么可能和这事有关呢?也许这是巧合吧!又想起范长城的话:对你而言,是开除军籍……


范长城走出办公室,见到白云飞,直视着他:“云飞有事吗?”


白云飞那茫然的目光立刻缩了回去:“哦,没事。”匆匆走了。


当晚,范长城和李健同乘直升机飞往北京,远洋舰队暂在海上待命。



晚上值勤回来,高鹏一脸郁闷:“这苍蝇太可恶了!你说,谁最可能干这儿事啊?”


陈成揣测道:“小鬼子可能性最大!还记得前两年‘J国驻华武官擅闯我军东海舰队基地’事件吗?小鬼子就是亡我之心不死!”


“小鬼子这帮王八蛋,要是落到我手里,把他们千刀万刮、五马分尸、杀他全家,株他九族!”高鹏气得咬牙切齿。


“不过,李健的勇气实在让人钦佩。”接着,陈成又惋惜地说:“就怕这个罪名不小啊!”


是啊!高鹏回想起李健在会上勇担责任的情景,心中是敬佩有佳,很难想像一届书生,竟有这么大勇气的承担责任,如果换成自已,不想个三天两夜很难做出决断。觉得李健太可爱了,觉得自已没交错朋友,心中默默为他祝福,希望军委能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望着阴沉的夜空,看不透里面蕴藏的是福,还是祸?



第二天,天空持续阴沉。


高鹏和冯海亮升空不久,便接到“预警一号:驱逐不明飞机,不得率先开火”的指令。原来,X空域出现两架不明身份的飞机,并正向舰队危险区域靠近。


高鹏十分清楚,X空域正东便是在历史上伤害中国最深、从未有过真正反省、这次“泄密事件”的最大嫌疑人:J国。从那里来得飞机,不是M军的,便是小鬼子的!今天,竟敢来骚扰舰队,老鼠舔猫鼻子--胆子不小!好,不是扬言要重演甲午海战,30分钟内全歼中国海军吗?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中国海军航空兵的厉害。想到此,高鹏命令:“二号,开加力!”


“明白。”冯海亮打开加力。


就在这时,高鹏突听“轰!”地一声,往旁观瞧,只见“天光二号”尾部冒出了黑烟,冯海亮随即脱离编队,同时传来急促地报告:“一号,一号,飞机失去动力!失去动力!”


“二号,跳伞!”高鹏又呼叫道:“预警一号,天光二号飞机故障,弃机跳伞。速派飞机过来。”


“明白。”预警指挥官放下话机,看着雷达屏幕上消失的“天光二号”,摇了摇头叹了一句:“真是:屋漏又遭连阴雨,祸不单行啊。”


“老兄,祝你好运。”高鹏看了一眼空中的伞花,带上了氧气面罩,歼十尾部喷出火焰,像流星刹那划过天际,一眨眼便不见了。


此刻,X空域。两架采用单发、单垂尾、腹部进气,红白相间的战斗机,出现在碧空之中。它们便是有着“东瀛之翼”美誉,集J、M两国科学技术力量,以M国F16战斗机为基础,共同研制开发的“混血战斗机”--F2。


F2外形貌似F16战机,几何寸尺也差别不大,可机上却集中了代表J国电子技术精华的各种高技术装备,具有较好的近距格斗性能和超视距作战能力。因此,它的造价也高达120亿J元,是当今世界上最贵的战斗机之一。


两名J国飞行员,关闭对空雷达,保持编队飞行。突见,正前方,一架歼十似一股势不可挡的旋风,呼啸着从两机间横滚而过。J国飞行员面露惊色,慌忙带杆,双机编队就像一棵朽木被雷电击中,一劈为二。


歼十与F2、歼十与“F16”的较量开始了。


高鹏急速转弯,咬住一架惊魂未定的F2,视平显示器随即出现“空战跟踪”画面,攻击圆环紧追目标符号。F2虽左右闪躲,可终摆脱不了如影随行的歼十,终于,攻击圆环套住了目标。歼十与F2同时发出了警报……


另一架F2,仿佛被歼十那股疯牛怒虎般的气势弄蒙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敌。



这边,直升机救起了冯海亮,返回“龙城”号。陈成和岳征也紧急升空,由预警机引导,前来支援高鹏。可飞至一半,竟发现高鹏已驾机返航。三架战鹰并肩而行,陈成问:“胜负如何?”


“破城不费吹灰力,三军高唱凯歌旋。”高鹏得意十分。


“是哪国的飞机?”岳征也问。


高鹏意犹未尽地说:“小鬼子的F2,不够打,不过瘾!”


三机返航的途中,一直阴霾密布的天空,终于袒露出一丝阳光,强烈对比下,显得格外温暖而明亮。



晚上,飞行员会议室内挤满了人。大家观看着今天高鹏对战两架F2的情景。两架F2一共被锁定五次(一架3次,一架2次),而歼十却一次也没有被锁定。如果这是一场空战,那么一位新的王牌飞行员便诞生了。


每当画面上锁定一次敌机,全室就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雷明坐在他们中间,冷静地分析:“我看,他们是被你给弄蒙了,小鬼子飞行员的素质应该是不差的!”


“雷参谋长别‘长人士气,灭已威风’啊!”高鹏不满了。


雷明又说:“不能小瞧了他们,像M国、英国、德国、俄罗斯,都有王牌飞行员的血统,小鬼子也有。”


陈成一拍雷明肩膀,“你忘了,高志航可是高鹏的二叔啊!”此话一出,全场寂静,各自不同的目光均投向高鹏,三秒钟后,笑声冲天。一句玩笑话,逗笑了大家,同时表达出中国人也有王牌飞行员的血统,不输别人。


白云飞却撇了一眼高鹏,独自离去。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晚上,几乎每个人都做了同一个梦,梦见那段属于中国飞行员的历史:在杭州古城“中国需要天空”的呐喊声中,高志航亲率四大队,以6比0的战绩给了猖狂一时的倭寇,当头棒吓;武汉上空,李挂丹率“志航”大队,12分钟歼敌12架;为庆贺胜利,武汉三镇的鞭炮声三日不绝;是中国空军那舒心痛气的猛攻,把倭寇称霸中国天空的梦想打个稀碎!


他们梦见,新中国飞行员喊着“只要我起飞,空中就没有王牌”的豪言壮语,在朝鲜战场上,让费席尔、麦克康奈尔、戴维斯……这些M国空军一个又一个的王牌,黯然失色!


然而梦醒后,他们也清楚地知道,“空中拼刺刀”时代正在逐渐离他们远去,昔日那刺刀见红的近距空战,正被高科技为核心的超视距战所代替,米格15也改换成SU33、歼五也改换成了歼十、还有那句“只要我起飞,空中就没有王牌!”的豪言壮语也变了:“只要我起飞,天空当然要有王牌,因为我就是王牌!”


如今,时代变了、战机变了、战术变了、豪言壮语变了,可那股“敢于敌人刺刀见红”的精神没有变!飞翔在中国天空上的依旧是坚盾利箭……



深夜,J国防务厅内。


不服气的山口上夫在众多档案中重新圈定了人选,第一空勤大队的最优秀飞行员。看着他们卓越的飞行成绩,不禁把他们的名字读了出来:“石原慎太郎,枫木润一。好,很好。”


两个听起来普通的名字,却在暗夜里布下了团团疑雾:谁是真正的王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