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十面埋伏(一)

酒盏花枝 收藏 5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新闻链接:昨日,据内部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美军在伊拉克沙巴卡的军事行动中遭遇流沙,所幸并无人员伤亡。

斯特劳少将拿着从福克斯中将手中递过来的纸条忿忿地说道:“这帮伊拉克人太猖狂了,竟然把传单做到汉堡里,还送到美军司令部,我饶不了他们!对了中将,你刚才说韩晋等人正在前往萨勒曼的途中,你怎么这么肯定?”

福克斯中将微微一笑,颇为自得地说道:“有时候,一千只训练有素的猎犬也比不上一只会通风报信的鼹鼠。”

斯特劳少将会意地笑了笑。

福克斯中将继续说道:“在你派出情报部队之前,我就已经在韩晋等人的内部安置了一只鼹鼠,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已经全部在我的掌握之中。”福克斯中将说完得意地笑了笑。

斯特劳少将佩服地点了点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早知道中将已经对一切了然于胸,我就不该花那么多精力去找各部门借这么多的精英情报队员,为了这两千人的情报人员,我是好话也说烂了嘴,狠话也说烂了嘴,想不到到最后只是一场瞎忙活。”

“不会是瞎忙活!”福克斯中将安慰道:“这韩晋是何许人?他对中国兵法的领悟理解能力十个你我也不及。韩晋等人的随从本身就不多,我是花了好大代价才打进一个间谍,如果你的情报搜查工作稍有松懈,韩晋势必会料到我们可能有别的企图。你只有侦查得越细,那么韩晋才越会相信自己的处境是安全的,并没有暴露。而实际上,韩晋等人离开布赛耶以后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使用间谍的最高境界就是,有间似无间,无间似有间。做到了这十个字,才可以算得上是用间之最者,即最间之人!”福克斯中将说完得意地闭上了眼睛。

斯特劳少将佩服之极:“深谋远虑,中将果然是最间之人。我虽为少将,但论‘间’却赶不上中将十分之一。”

“多和这样的敌人打几回交道,你也会变成最间之人的!”福克斯中将对斯特劳少将鼓励道。

“既然中将对敌人的行踪已了如指掌,想必中将早已有所布署。这次韩晋等人当真要插翅难飞了。”

福克斯中将在桌上摊开一张地图,用手指在一个地方划了一个圈说道:“你看,这里是舍勒曼,周围是希贾纳沙漠。沙漠地带是我们驻军最少的地方,也是最不利于我军战斗的地方。中国历史上,韩信曾经给对方总司令摆过‘十面埋伏’,这一次,我也要对这个中国人实施十面埋伏,看究竟是他厉害,还是项羽厉害。我已经安排了两百名陆军士兵分别埋伏在舍勒曼城外的十条出口处。只要韩晋等人进了城,这两百名陆军士兵便会进入城内,包围这帮混蛋。用两百名美军士兵包围一支不到二十人的游击队伍,除非真主显灵,否则这回就该轮到他们要么选择纱布,要么选择裹尸布了。”福克斯中将得意地笑了笑。

“等抓了这帮抵抗分子我请您喝香槟。”斯特劳少将已经开始提前准备庆祝了。

福克斯中将眉头突然一皱,脸色一板:“少将,请记住,当结果没有被你亲眼见到的话,千万不要安排结果以后的事。”

斯特劳少将尴尬地点了点头。

福克斯中将盯住地图看了好一会,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对斯特劳少将命令道:“舍勒曼的西北有一座城叫舍拜凯,它与舍勒曼之间只有一条公路,你迅速命令三支空降部队,将重装部队投放到舍勒曼城,其它两支部队在舍勒曼与舍拜凯之间的公路上设两道关卡。韩晋等人如果真的意外从舍勒曼突围,他必然向舍拜凯逃窜,如果路上的两道关卡还拦不住他的话,我们还可以在舍拜凯再次将其包围。”

斯特劳少将苦笑一声道:“福克斯中将,我想质疑这个命令有没有必要。中将刚才说了,在舍勒曼城,韩晋等十多人想从两百名美军士兵中间活着突围出去,都除非真主显灵,他们又怎么能够突围之后还连闯我们两道关卡,还能活着进入舍拜凯?中将未免太小看我们美军士兵的战斗力了吧。”

“如果是硬碰硬,两三名美军士兵就可以收拾他们,但他们会和我们硬碰硬吗?我们美军士兵的战斗力体现在装备上,是冰冷的,是死板的,而对方的战斗力体现在思维上,是滚烫的,是活跃的。我也想不出他们如何能从舍勒曼的包围中突围,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一旦失去这个一网打尽的机会,我们所安插的间谍肯定要暴露,那么就再很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我们宁可把这支部队当神,当做天使,但即使这支部队是神,是天使,我们也要百分之百千分之千万分之万地把他们彻底消灭掉。”福克斯中将说这话的时候眼中一阵阵闪烁着凶光。

“明白!”斯特劳少将拿出笔在作战命令本上记下了这几个命令。

“还有,”福克斯中将突然想起了什么,补充说道:“你还必须命令,以舍拜凯为半径五百公里以内,所有美军运输机、装甲车一律进入一级待命状态,如果,如果连舍拜凯的守军也挡不住韩晋等人的话,那么,那么方圆五百公里以内的美军全部进攻舍拜凯。”福克斯中将满头大汗地说道。

斯特劳少将边记命令边同情地望了福克斯中将一眼,他做梦也想不到,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加上十几个武装分子,竟让堂堂一员美军中将如此惊惶失措。

福克斯中将似乎察觉到了斯特劳少将的眼光,说道:“你不要认为我是小题大作,在狡猾的中国人面前,你必须要比他想得更远,计算得更周全。在与中国人的争斗中,再强大的对手,稍有不甚,中国人就会让你摔得很惨。韩晋第一次在电视上露面的时候,国防部还讥笑智慧不能杀死大象,可现在看看,我们被智慧所杀死的,何止是一头头大象,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历史上,韩信曾经是十面埋伏,我这次至少是二十面埋伏,如果还让他们跑了,那,那,那……”

斯特劳少将对福克斯中将宽慰道:“放心吧,如果韩晋真的有能耐从舍拜凯突围,我将亲自带一个小队空降到他们前方进行拦截。”

福克斯中将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通往萨勒曼的路上。

亚提尔等人骑着骆驼快速行进着,因为这一带居民少,美军也少,这条路因此并没有怎么被破坏。这里是沙漠地带,地面温度高达六七十度,并不缺少风,只是风也是干热干热的,还夹杂着尖利的砂子。韩晋心想难怪沙漠地区瘦子多,全都是在风中打磨出来的,跟铁棒磨成针是一样的道理。身着阿拉伯服饰的韩晋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用一块白布将自己的脸包好,只露一双眼睛,因为他也知道,仅管自己已经热得浑身湿透,但决不能让自己的皮肤放在中东沙漠的阳光之下,有布包着的地方只能叫水煮,没有布包着的地方,那就只能叫烧烤了。韩晋是宁愿水煮,也不愿意被烧烤。

亚提尔指着前方的一条灰蒙蒙的线说道:“快看,萨勒曼城快到了。到了萨勒曼城我们个个都要好好洗个澡,狠狠睡上四个小时。”

众人一听亚提尔说“到了”,顿时精神抖擞,行动的速度也不知不觉快了许多,却不知一张大网,已悄然在自己的身边撒开。

进入萨勒曼城,这座沙漠小城的反美氛围并不因为远离繁华而淡化,一样的也是所有墙壁上都涂写着标语,地上到处是传单,一阵风过,传单在空中翩翩起舞,像一个个无主的幽灵。

韩晋等人骑着骆驼走在萨勒曼的小道上,发现四周的行人越来越少了,韩晋心头一紧。韩晋加快速度追上亚提尔,对亚提尔小声说道:“气氛有点不对,我们要迅速离开萨勒曼城。”

亚提尔也低着声音回答道:“我也发现不对劲了,此地不宜久留,先出城再做打算。”亚提尔对众人打了一个手势,众人将自己胯下的骆驼两腿用力一夹,骆驼便飞奔起来。

行至萨勒曼城出城口,众人心中一惊,出城处竟立着一队全副武装的美国大兵,还有一辆布雷得利装甲车。

亚提尔掉转方向疾呼一声:“掉头!”

众人缰绳一扯,也迅速掉转方向,跟随着亚提尔一个拐弯钻进了一条窄窄的小巷。这样美军即使来追,他的布雷得利装甲车也进不来了。但刚穿出小巷的出口,只听得亚提尔又大叫一声:“掉头!”众人便惊慌地跟随着亚提尔又钻入了另一条窄窄的小巷。

半天过后,所有人身上都已衣服全部湿透,亚提尔带着众人钻过了所有的小巷,但小巷的尽头全部都有美国大兵守着,还有一辆军车,不是布雷得利装甲车就是悍马吉普。

亚提尔站在萨勒曼的城中,满头大汗对韩晋说道:“没出路了,所有的路都让美军堵了。”

正说话间,四面八方涌入一两百个荷枪实弹美国大兵,在距离亚提尔等人一百多米的地方将他们团团围住。紧接着一阵轰鸣过后,二十辆布雷得利装甲车和悍马吉普也从大道上开了过来,挤到美军人群之中。

亚提尔的人立刻有的拔出手枪,有的从骆驼上取出AK47,背朝内围成一个圆和美军对峙着。

从美军中走出一个长官,他走到美军最前面,拿着一个话筒对亚提尔等人喊话:“萨乌先生,谢罗特先生,我是马丁少校,我们又见面了。”

亚提尔问谢罗特道:“你认识他吗?”

谢罗特反复拉着枪栓咬牙切齿地说道:“当然认识,化成灰我都认识,我现在真后悔当初在巴士拉的石油汤里没放一把火烧死这个混蛋!”

马丁少校又继续说道:“萨乌先生,我知道你的枪法出神入化,但我奉劝你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这里至少有一百五枝枪管对准你们,还有六门坦克炮,只要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我就可以让你们和真主团聚。”

萨乌把枪一挥,冲上前对马丁少校吼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和我一对一单挑。”萨乌其实是想只要马丁少校敢上前应战,就趁机劫持他做为人质,让亚提尔等人脱身。

但萨乌的激将法显然对马丁少校不起作用,马丁少校依旧用话筒喊道:“对不起了,萨乌先生,我不仅是一个男人,我还是一个军人,真正的军人是不会惩匹夫之勇的。亚提尔先生,韩晋先生,虽然你们发动了多起针对美军的恐怖袭击,但如果你们愿意投降,我们还是会对你们进行宽大处理的。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候来考虑。”

亚提尔满头大汗但依然镇定地问韩晋道:“韩先生,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还能突围吗?”

韩晋苦笑着摇了摇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的处境,除非你们真主真的显灵,才有可能突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