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三)

酒盏花枝 收藏 7 18
导读: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九章 人民战争(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美军士兵扑上前紧紧地将谢罗特抱住,口中不断地念唠着“Thankyou!Thankyou!”

谢罗特虽不大懂英语,但简单的对话还是学过几句,只得云里雾里地回答着:“That’sallright,that’sallright。”

美军士兵抱完了谢罗特又转身挨着一个个拥抱在场的每一个伊拉克人,当然,也包括韩晋。

谢罗特越看越糊涂,拉过幕萨里德轻声问道:“这美国佬是不是吃错药了。我打了他,他还跟我thankyou?”

幕萨里德忍住笑轻声说道:“这都是韩先生的神机妙算,他早料到这美军士兵会闹,因此让我告诉他,别的美军士兵受伤都是现场救治,因为伤得不重,而单独带走你是因为你受的内伤,相当严重。你谢罗特之前不是打他,而是救他。这是伊拉克传统的棍棒按摩术,但要消耗很大体力。这美军佬站起来蹦了两下,感觉了一会,直夸你的棍棒按摩术好。”

谢罗特笑道:“我懂了,这美国佬就是生得贱,欠揍!越揍得狠就越舒服。”

美军士兵已把所有在场的人抱了一圈,回过来拉着谢罗特的手满面春风地叽里呱啦着。谢罗特一句也没听懂,只得对方说什么自己都点头。

谢罗特对威尔玛问道:“这美国佬说什么?”

威尔玛笑着说道:“他在夸你的棍棒按摩术好,说感觉全身舒坦多了,脖子也不酸了。”

谢罗特笑道:“那当然,你翻译给他,我们这伊拉克传统的棍棒按摩术是我们伊拉克的民族传统文化精华,慢则十五年,快则二十年可修炼成。我每一棍下去都是蕴含毕生功力,专点身上三十六处筋脉交汇点,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专治各类跌打损伤、上吐下泄、失眠健忘、头风脑热、月经过多、阳萎早泄……”

“别说了!”幕萨里德右手一把摁住了谢罗特的嘴,他实在不能容忍谢罗特吹得语无伦次、天花乱坠、牛皮哄哄。“别说了,再说就把我们伊拉克的民族瑰宝全泄露给外人了!”

谢罗特也急忙打住,一把推开幕萨里德的手:“对,不说了不说了,这么深奥的东西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而且,我们伊拉克有规矩,这套棍棒按摩术只能说给我们伊拉克人听,也只能给伊拉克人进行治疗。我已经破例了,谁让我们心太软呢!唉,为了救你,我至少折寿五年!”说完两眼一闭,做出一幅痛苦的样子。

美军士兵听得感动得“哇哇”直叫,双手合十不停地给谢罗特作揖。

韩晋说道:“好了,别那么多废话了,带美军下去休息吧,等我们走后再由当地信得过的居民把他交给美军。”

威尔玛做便用英语对美军士兵说了几句,美军士兵这才依依不舍地再次拥抱了谢罗特好一会才松手。走的时候还对威尔玛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

威尔玛笑着对谢罗特说道:“他说他回国了要给他的女朋友试试伊拉克的棍棒按摩术。”

谢罗特急了,连忙对威尔玛说道:“你告诉他,他功力不够,不能用钢管,用木棍就行了!”

威尔玛带着被俘的美军士兵离开以后,众人又是放开喉咙大笑了好半天,人人都佩服谢罗特真会吹牛。谢罗特委屈地辩解着:“哪有吹牛了,我这不是在配合韩先生的工作嘛!”

亚提尔对谢罗特大声吼道:“去把你的脸洗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违抗命令的。”

谢罗特于是低头离开了大厅。

亚提尔对韩晋说道:“我们走的时候好像萨乌的妹妹伊丽莎给了你什么东西,是什么好东西?”

韩晋头一低,口中说“没有”,手却按向了自己胸前。

亚提尔紧咬不放:“还不承认,我们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她对你有意思吧!”

韩晋脸色突然一变,之前的羞涩荡然无存,满脸惊慌地说道:“真的,真的找不到了!”说完便将自己从头到脚拍打了一遍,又趴在地上到处寻找起来。

亚提尔一看韩晋这般模样,从地上拉起韩晋:“韩先生不要太紧张,我们从巴士拉突围后又没去过太多地方,东西掉了一定能找到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你说出来听听,我们这么多人帮你一起找,绝对找得到的。我们几个找不到,我还可以让布赛耶城的几个部落首领发动所有人帮你找。我就不信,我亚提尔乃吉卜利勒转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逃脱我的法眼的!”亚提尔说这些话的时候趾高气扬,仿佛自己真是吉卜利勒转世一样。

韩晋此时也是想不出任何方法,听亚提尔信心十足地这么一说,也就略微静下心来,找张椅子坐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伊丽莎只不过送了我一颗子弹,弹头上刻着一只很小的眼睛……”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打断了韩晋的话:“鹰眼子弹!”

韩晋注意到众人眼中的惊恐之色,仿佛一下子坠入蛇群之中一样。

韩晋知道出大事了,但依旧平静地问道:“什么是鹰眼子弹?有什么麻烦吗?”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一定会找到的!”亚提尔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惊慌,又对大厅内所有人说道:“马上开始找,我们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要仔细筛一遍。你们几个立刻通知布赛耶城的所有部落,一定要找到鹰眼子弹,万一不行,回巴士拉去找。”

立刻,幕萨里德和几个伊拉克随从冲刺似地向外奔去,还有几个就在房内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亚提尔则亲自趴在地上东张西望起来。

韩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既然亚提尔不说,自己肯定是问不出来的。正在这时,谢罗特在房内洗完脸出来了。韩晋一看到谢罗特,心下暗想,机会来了。

韩晋冲谢罗特勾了两下手指,谢罗特正在纳闷这屋里的怎么回事,是不是在找老鼠窝,正要问亚提尔,却看见韩晋在向自己勾指头,于是马上凑到韩晋跟前。

韩晋示意谢罗特把头伸过来,在谢罗特耳边轻声问道:“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什么是鹰眼子弹?”

谢罗特也轻声回答道:“哦,这鹰眼子弹嘛,是我们伊拉克伊里奇部落的专用子弹,就是萨乌那个部落的,他们部落的神枪手都在自己的子弹弹头上刻着一只鹰眼,以区别自己和别的部落。”

韩晋问道:“那送鹰眼子弹是什么意思?”

谢罗特轻声回答道:“这送鹰眼子弹是伊里奇部落的一个传统。这种子弹只送两种人,一是仇人,二是有情人。送给仇人就表示自己的子弹一定要在你的身上找到伤口,女子送给男子的话就代表订情信物,如果对方收了,就表示对方向女子承诺,要么我把子弹永远带在胸口,要么你把子弹打进我的胸口。”

韩晋自我陶醉地说道:“你说,伊丽莎是把我当仇人呢还是把我当有情人?”

谢罗特欣喜地说道:“伊丽莎送你鹰眼子弹了,韩先生艳福不浅啊!”

“不过,我把鹰眼子弹弄丢了!”

此话一出,谢罗特也大惊失色,他立刻也明白了亚提尔在地上找什么了。谢罗特把牙一咬:“我回巴士拉去找!”说完转身就走。

“回来!”韩晋急忙叫住谢罗特。“不用去巴士拉,我进布赛耶的时候子弹都还在。”其实韩晋对子弹根本就没有印象,只不过,他深知这谢罗特笨是笨了点,但做起事来绝对是一股莽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时,巴士拉已在美军的严密控制之下,谢罗特此时一回巴士拉,必是凶多吉少。

欺骗是欺骗,但韩晋心中充满了对谢罗特的感激之情,自己虽说是外人,不是伊拉克人,但这帮人都已将自己的安危看得比他们的生命还要重要。韩晋感觉,自己竟不知不觉离不开这群汉子了。

谢罗特不知从哪找出一把斧头,对准一张椅子“咔咔咔”三下两下就拆成了木棍和木板。

亚提尔不知道谢罗特在做什么,抬头冲谢罗特吼道:“谢罗特,你傻了,不帮忙还拆什么板凳!”

谢罗特用手在木棍和木板之中扒来扒去,像淘金似地极为仔细,他头也不抬回答道:“这椅子韩先生坐过,我看有没有掉在椅子缝里。”

亚提尔一听这话,觉得很有道理,想不到谢罗特有时思考问题还颇有创意。亚提尔站起身对周围的随从命令道:“听着,凡是韩先生坐过的椅子,躺过的床,靠过到墙壁,一律拆了,一定要找出那颗鹰眼子弹!”

韩晋对亚提尔的命令哭笑不得,这哪是在帮自己找东西,简直是把自己当麻疯病人来看待!

不一会儿,整个房内“哐啷哐啷”“咔嚓咔嚓”响个不停,然后只听“轰”地一声,一面墙倒了,烟尘四起。

这时,“嘭”的一声,大门倒了,只见幕萨里德右手AK47,左手手雷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

“亚提尔韩先生快走,我来挡住美军!”

亚提尔灰头土脸地吼道:“什么美军,你毛病了吧!”

幕萨里德扫视了众人一遍,大惑不解地问道:“不是美军,怎么弄成这幅样子了?我还以为美军打来了。”说完就收起了自己的AK47和手雷。

亚提尔用手背擦了一把脸上泥水:“这不在彻底查找吗!”

幕萨里德笑道:“我要是早来一点你们就不会这么麻烦了,我已经知道鹰眼子弹在什么地方了!”

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