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有一种缘分叫作一生一世

Amy.shi 收藏 2 39

2007年03月13日 07:14:57 来源:发展论坛


2002年 秋

夏秋交替的季节,总会有许多的出人意料。午后,斑驳的树荫筛碎了灿灿的阳光,暖暖的风撩过身体,让人误会这样的季节只与春有关。

工作之外报名了夜校,充实了我单调乏味的生活。那年,19岁。

那是一个怀春的年龄,一直害怕爱情会错过我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分。茫茫人世中,去哪里才可以找到与我分开数世载的另一半?

思考中……爱情,终于来了!

记忆中印象最深的那一天,天空很白,白到发灰,但依然清朗。

蚂蚁排成一路纵队搬家,正在纳闷的时候,天空散下了零星小雨。我加快脚步,跑到了教室。我们临座。透过窗户,望见顺着房檐下滑的雨水,心情开始游弋。雨天、安逸、自在、无奈、郁闷……总是觉得有复杂交错的感觉。

我问他,“你说一会下课了,这雨会停吗?”

他答我,“管它呢!”

“那完了,今天该成落汤鸡了。”

“我不怕,我有伞。”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他轻轻的笑,带着满足。

我心里想,难怪这小子不着急。我把嘴一撇,不再说话。

下课了,雨更加放肆。我小心地问他:“同学,你能把伞借给我吗?”

没想到他竟答应了。雨重重地打在伞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一种喜悦浮上心头。夜幕的颜色涂满了眼前这座城市,霓虹灯在雨的点缀下变得朦胧动人。我跟在他身后绕着路回家,那条黑得让人心寒的小巷子也因为那一夜变得温暖了。多么希望时间能永恒那一秒,留住那暧昧的瞬间。

我们一路沉默,直到他的咳嗽打破了那尴尬的静。

我先开了口“要不,咱们一块打伞吧。”说着我把伞往他的头顶挪了一下,他的身体很敏感的闪躲着,我有些失望,他却说,“伞太小了,我是男人身体好着呢,要是淋到了你,会感冒了,那我不是把伞白借给你了?”我没再强求。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上场,心脏被这淡淡的回答感动得一塌糊涂。

还伞的时候发现他感冒了。我有点自责,我们的对话从那天开始多了起来。我有意无意的关心他。不过,还是没有表白。

寒假如约而至,我没有丝毫兴奋的感觉。我很害怕这段还没来得及开始的恋爱,会被假期扼杀。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爱情,来了;幸福,要自己争取。

班里的聚会,那天我们很开心地在一起,喝酒、聊天、唱歌。直到凌晨才渐渐散场。湛蓝色的天空,犹如一双深邃的眸子。毛毛细雨,星星点点地打湿了地面。我打出租车回家,车驶出不远,我看见他的身影,便招呼他上车。没等他跟司机说目的地,我就借着酒意瘫软在他温暖的胸膛。我听着他乱了节奏的心跳,很想一直都枕在这个男人怀里,直到我们一起老去……

那天12月16日,我们恋爱了。一切都是注定的。当我撑起那把伞的时候,就等于他给了我撑起幸福的力量。


缘,妙不可言

圣诞节来临的时候,我拿了一半的工资给他买了一条漂亮的羊绒围巾。它不光有抵御风寒的作用,也预示着,我将永远套住这个男人。

20岁,一个让人有冲动的记念的岁月。似乎要与什么告别,不是青春也不是可爱,那只能是单身。恋爱,让我的生日没了许愿的欲望。他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愿望。盛满祝福与快乐的20岁,我们在众亲友的肯定下,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我们商量好了,在八月注册结婚。没有戒指与誓言,没有玫瑰与祝福,没有婚礼与礼服。有的,只是两颗紧紧联系在一起并相爱着的心。

好事多磨!他走了,因为工作的关系,去别的城市。我们被迫分开,我的爱情突然从希望变成了绝望。我知道分离之后的等待预示着故事的无疾而终。关于他的消息,越来越少。直到我在心底默许了失恋的事实。我挽回不了只能任他从我的生命中退场,只是,这样的谢幕一点也不完美。

十月,因为国庆,溢满了欢乐。而我的失落却与此格格不入。秋天占领了世界,秋风扫落叶的悲很符合我眼中的这一季,就连阳光在我的眼里也只是惨白。十月,与我无关。

当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像一个被施了魔法的玩偶一样,无法弹动。心脏在那个瞬间停止了跳动,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种中毒的征兆。我还没来得及去求证是天堂的快乐还是地狱的哀伤,突然眼前发黑,一阵眩晕。他紧紧地抱住我。

那久违的拥抱充满了力量,好像我马上就要嵌进他的身体。我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慢慢地睁开眼“是梦吗?”

“不是。”

“你掐我一下吧!”

他的手指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我眉头一皱“疼,真的不是梦了。”我伸出手,去触摸那张让我渴望的脸。

“就算是梦,也永远不会醒来了。”

堆积的泪终于夺眶而出,那是喜悦的泪水。他轻轻地为我拭擦。

我傻傻地问:“什么是爱情?”

他望着我:“比如我爱你!”

重庆的冬因为我们的纪念日变得温暖无比,12月16日,我们一周年的恋爱终于开花了。

那鲜红色泽的封面上镀着金色的大字“结婚证”,拿在手里感觉到它沉甸甸的重量,那里面记载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资料,也记载着过去一年的甜酸苦辣,更多的是对美好未来的展望。如果说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那么爱情,就在合法化的一刻被判上终生监禁。我心甘情愿弥足深陷。


幸福的家园

2004年春节,我不幸遭遇了车祸,那突如其来的灾难试图把我们分开。

我走在一片漆黑的道路上,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已经透支,却还是不听使唤地往前,只是那条路又深又远,看不见也摸不着。身后有个若有似无的声音在召唤着我,回头,来时的路已经点起了灯,模样慢慢清晰,我看见老公伸出双手不停地叫我。我在鬼门关前止住了脚步,飞身扑进老公的怀抱。

终于,我活了过来。

经历了生离死别的考验,让我们懂得了珍惜。

郁郁葱葱的绿,一片生机盎然的春,四处散发着活力与幸福。

我们一起筑建我们幸福的家园,生活一如常态,没有波澜起伏的壮阔,却平淡与真实。

初夏的六月,天高云淡。我们与太阳约好,不见不散。

清晨七点,我们就赶到了龙摄影设立在珊瑚公园内的摄影基地。

当我换上婚纱出现在老公面前的一刻,我体验到一个叫做“惊艳”的词语。婚纱照,纪念我们爱在年轻的时候。

婚礼订在9月11日举行。

我亲手为自己缝制了嫁衣,透过那一抹纯纯的白,朦胧的薄纱中,我看到了幸福对我说,它将一生伴在我左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