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一)

酒盏花枝 收藏 7 20
导读:决战伊拉克 第八章 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新闻链接:美军在对巴士拉的武装分子进行围剿时遭受重大伤亡。

韩晋从没见过亚提尔如此忧虑过,他从威尔玛和亚提尔的表情上看出,又有大事要发生了。

“这是什么?”韩晋对亚提尔问道。

“一封请柬。”

“什么请柬?”

亚提尔把请柬摊开递到韩晋面前,说道:“这是伊拉克长老会首领之子巴哈德以伊斯兰长老会的名义发出的请柬,邀请我们到巴士拉参加伊拉克抵抗联盟大会。”

韩晋道:“这是一桩好事,怎么你们都好像忧心忡忡的?”

亚提尔摇了摇头道:“联合抗击美军,肯定是一桩好事,但是,和巴哈德合作那就风险太大了。这巴哈德是伊拉克伊斯兰长老会首领的儿子,他的父亲叫苏利尔,苏利尔虽然一直反对萨达姆的暴政,但也不能容忍美军对伊拉克的入侵,在美国向伊拉克宣战后,他号召全体伊拉克人民对美军发动圣战,将侵略者赶出伊拉克。后来,在美军的一次斩首行动中,苏利尔被美军导弹炸死,巴哈德就暂代伊斯兰长老会首领的位置。巴哈德一直扬言要为父亲报仇,我们也一直都很尊重他。只是他反抗的方式与他的父亲截然相反,苏利尔是号召全体伊拉克人民拿起武器反抗美国军队,而巴哈德却喜欢绑架外国记者斩首,利用阿拉伯人青少年对美军进行自杀式袭击,使我们伊拉克人即使在阿拉伯国家中的形象也受到了损害。有几个部落酋长对巴哈德的做法提出了批评,但都在回家的途中遭到暗杀。所有人都认为是巴哈德干的。长老会首领是在每年古尔邦节时从十大长老中选举产生的,现在巴哈德要求提前选举,肯定有不对的地方。此外,十大长老对巴哈德的做法也一真颇有微词,只是出于对他父亲苏利尔的尊重才一忍再忍,但这分请柬上居然有十大长老的联合签名。与其说这是请柬,还不如说这就是巴哈德的命令。如果我们不去,则是违抗长老会的命令,会受到宗教审判;如果我们去了,又担心事出变故。韩先生,你说说看,我们该如何去做?”

韩晋从桌上翻出一张巴士拉的城区地图,看了一眼,对亚提尔回答道:“你考虑得太复杂了,这件事实际上只要弄清楚三个问题就可以判断去还是不去了。”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盯住了韩晋,原来所有人都在思考这道难题,只是都像亚提尔一样不知所措。

韩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牛奶,笑着对亚提尔问道:“第一个问题,我们从这里到巴士拉有两百多公里,车费谁出?”

亚提尔被韩晋的问话一愣,结结巴巴地回答道:“这个,车费,租骆驼,都是由组织方出的,到了他们付钱。”

韩晋点头说道:“很好。吃饭住宿谁出钱?”

“还是他们!”

“第三个问题,住宿条件怎么样?”

“我们这个级别去开会肯定是包下了当地最好的旅店酒店。不过,韩先生,这和我们去不去有关吗?”亚提尔被韩晋问摸头不知脑,屋内众人也都越听越糊涂。

韩晋咪了一口牛奶笑道:“当然有关系。有吃有喝有玩有住还不花钱,天底下哪找这好的事。这在我们国家,起码正局级干部才有这种待遇。不去的话真是脑袋短路了。准备准备,明日起程!”韩晋说完就回房休息去了。”

韩晋一离开大厅,亚提尔便一招手,众人都围了过来。亚提尔低声说道:“既然韩先生下定决心要去,肯定心中早有妙计。但此去凶险非凡,到了巴士拉我们一定要保证韩先生的安全,寸步不离韩先生左右。即使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把韩先生活着带出巴士拉。”

众人把右手按在胸前,低声起誓:“以真主的名义发誓,我们一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们的恩人!”

第二天清晨,韩晋被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吵醒,起身穿好衣裤出门一看,只见众人都正在忙碌地准备枪支弹药,每个人身上都挂满了式种各样的武器。一见韩晋出来,幕萨里德和谢罗特快步走到韩晋身边,幕萨里德拿出一套阿拉伯民族服装,谢罗特手中抱着一件硬梆梆的防弹衣。

幕萨里德对韩晋说道:“这次会议是我们伊拉克宗教会议,到会者都必须着民族服装,委屈韩先生了。”

谢罗特也说道:“请韩先生在衣内穿上这件防弹衣。”

韩晋一看是美国的凯夫拉防弹背心,皱着眉头说:“我不穿这个。”

幕萨里德说道:“不行,韩先生必须穿上这个,这是为您的安全着想。”

韩晋摇摇头道:“我不是说不穿防弹衣,这凯夫拉的也太差了吧,还不如用中国的护神!”

谢罗特的脸一阵通红,说道:“这个,我也只能弄到这个。”

幕萨里德说道:“韩先生还是穿上吧,有总比没有强。亚提尔刚才下了命令,如果韩先生不穿防弹衣,我们宁可把韩先生留在此地,也不敢让韩先生去承受风险。”

韩晋被这群汉子的纯朴感动了,其实他心中早料到,这所有的武器还有自己的防弹衣根本就带不进会场,现在不管准备多充足,一旦到了人家的地盘终究是一无所有。韩晋没有点破他们的激情,对幕萨里德和谢罗特点了点头。

换完衣服,韩晋照了照镜子,镜中已是一个陌生的阿拉伯青年男子。只是衣内穿上防弹衣后,上身显得臃肿了很多,站在那里远看就像一个倒立的啤酒瓶。

众人看了韩晋一眼后都低着脑袋不住地窃笑。

韩晋被笑得一阵尴尬,对亚提尔说道:“还是不穿这东西吧!”

亚提尔一摆手,道:“任何人都可以不穿,韩先生必须穿。”

这时,门开了,一个阿拉伯男子走了进来,对众人说道:“请的骆驼到了。”

亚提尔便在房中一声令下:“出发。”

“慢!”韩晋大叫一声,众人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亚提尔问韩晋道:“韩先生有何吩咐?”

韩晋费力地从衣内一大一小两张纸条,对众人说道:“我有三件事要说。第一,威尔玛过来,给你一张纸条,等到了巴士拉就打开,按纸上的要求去做,看完后纸条销毁。切记,一定要销毁。”说完将小纸条递给了威尔玛。

威尔玛从韩晋手中接过纸条,说道:“一定按韩先生的要求去做。”接过纸条后塞入了自己的怀中。

韩晋又对幕萨里德说道:“幕萨里德,你过来,这张纸条给你,现在就看,不能让其他人看到,看完后纸条销毁。明白吗?”

幕萨里德对自己能接受韩晋的神秘任务欣喜异常,一边从韩晋手中接过纸条一边颇为炫耀地说道:“保证完成韩先生的任务。”接过纸条后幕萨里德神气十足地跑到墙角打开纸条。

“啊!”只听幕萨里德在墙角像被蝎子蜇了似地惨叫一声。威尔玛的脸色也吓白了。众人紧张地循声望去,只见幕萨里德在墙角浑身发抖摇摇晃晃,脸色铁青,用一种近乎绝望的表情看着韩晋,半天,才吐出一句话:“韩先生,您,您换别人吧。这太难了!”

亚提尔一听这话火了,冲幕萨里德骂道:“你这懦夫,阿拉伯人的脸让你丢尽了。你当初加入我们是怎么向真主发誓的?即使是韩先生让你去死,你也得服从!”

威尔玛小心翼翼地对亚提尔轻声说道:“要不,我和幕萨里德把任务换换,我一定能完成韩先生的任务。”

幕萨里德急忙冲威尔玛一摆手:“不,还是我来!”

幕萨里德在墙角盯着纸条看了好一会,嘴唇一动一动了,额上的冷汗刷刷直淌。

终于,幕萨里德将纸条“嚓嚓嚓”撕成碎片,塞入了自己的嘴中,嚼了嚼,艰难地吞了下去。

韩晋对幕萨里德笑道:“让你销毁,也不用吃下去吧!”

幕萨里德也淡淡地笑道:“这样,效果好一点,记得牢。”

威尔玛拉住幕萨里德的手,眼含泪花关切地说道:“完成韩先生的任务时,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等着你活着回来,我等着……”说着就两行泪就淌了下来。

韩晋似乎幸灾乐祸地取笑道:“哟哟哟,不必这么酸吧,又不是生离死别。放心吧,幕萨里德不会有事的。幕萨里德,你自己告诉威尔玛,你的任务有生命危险吗?”

幕萨里德用一双大手擦去威尔玛脸上的泪水,对威尔玛笑道:“你放心,韩先生交给我的任务没有一丝危险,只是难度太大。我幕萨里德自加入伊拉克铁骑师来,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是这次韩先生交给我的任务,比让我死还要让我难受。”

威尔玛狠狠地在幕萨里德手上掐了一下:“不许你说死的事。”

韩晋又对谢罗特说道:“谢罗特,你过来。”

谢罗特正在心想幕萨里德和威尔玛都有了任务,肯定要轮到自己了,一听韩晋叫自己,便飞快地跑了过来。

韩晋对谢罗特说道:“第三件事。我今天的牛奶呢?!”

谢罗特脸一红,说道:“我,我昨天晚上光顾着到城内搜集武器去了。牛奶,忘了!”

亚提尔生气地指责道:“你真没脑子,韩先生交待的事也敢忘!赶快去买!”

韩晋摆摆手说道:“不必了,我们在去巴士拉的路上看到了再买。谢罗特,你别怪我这个嘴叼,我到你们这儿喝你们的茶水太不习惯了,老是在翻胃。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水土不服吧。只有天天喝牛奶才好一点。再买牛奶的时候,最好买中国的牛奶,蒙牛伊利都行,有家乡的味道。”

亚提尔感叹道:“离家愈远,乡思越浓啊,人之常情。等到伊拉克局势一但稳定,我们一定立即送韩先生回国。”

当然,亚提尔不会想到,韩晋再也无法回国了。这是后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