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第七章 奇袭兵营 奇袭兵营(三)

酒盏花枝 收藏 11 4
导读:决战伊拉克 第七章 奇袭兵营 奇袭兵营(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谢罗特从腰间抽出手枪,枪栓一拉,说道:“但愿还能拼掉几个美国鬼子。”

幕萨里德苦笑一声:“亏你也知道是但愿。美军士兵都配备了防弹背心防弹钢盔,你能伤几个就够本了。韩先生让我们快战快退,其实是想让我们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保存自己的实力,只可惜,我们没有下一战了!”

谢罗特一言不发,只是大口大口地抽烟。

幕萨里德从怀里摸出两枚手雷,一枚自己握在手中,一枚递给谢罗特,说道:“拿着。我们这连续几次的大规模袭击,美军不可能猜不到有人组织,这次他们包围我们而不冲进来,肯定是想抓活口。待会美军冲进来的时候,肯定会先扔眩光弹或是眩晕弹,我们可能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幕萨里德掂了掂手中的手雷,继续说道:“这,才是我们最好的武器,我们天堂再见吧。”

谢罗特推开幕萨里德的手,说道:“留着你自己用吧,我不需要。”说完便解开自己的上衣。

只见谢罗特腰前竹简一样绑了一圈炸药,外衣里子上也缀满了炸药。幕萨里德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原来竟是一座高危物品。

谢罗特深情地对幕萨里德说道:“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把我的英雄事迹告诉亚提尔,我谢罗特没给他丢脸。”

幕萨里德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这炸药一爆炸50米之内哪还会有活口?”

谢罗特听了幕萨里德的话,凄然地说道:“那,那我岂不死得一点名气也没有了?”

谢罗特自怜自伤了好一会,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我真后悔,后悔,后悔没有痛痛快快地吃一顿巴沙尔的特色烧烤羊肉串。”

幕萨里德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把烟头在地上重重摁熄:“我现在也后悔,后悔没听韩先生的话。韩先生早就猜到你会玩花样,特地命令我在你违反规则时强制将你带回去,甚至,可以打晕你扛回去。我一时手软才害了我们两个。”

谢罗特呵呵一笑:“我不愧疚了,闹了半天弄得我们两个命丧于此的真正凶手,是你这个不服从命令的混蛋。你这个杀人凶手,要想我不到亚提尔那里告状的话,嘿嘿,拿烟来!”

幕萨里德从怀里摸出一包香烟,自己叼了一支,剩下的全塞给了谢罗特:“给你,抽死你!”

谢罗特点着一支烟,抽了一口,吐出一串串烟圈:“嗯,真是好烟,还不花钱,抽死都情愿!”然后又猛吸几口,说道:“一定要这包烟抽完,不然就亏大了。”

门外开始有人用阿拉伯语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我们美军不伤害俘虏!”

幕萨里德把手雷上的防爆钉一拔,站起身背贴在墙上大声喊道:“我知道你们不伤害俘虏,只是虐囚!”说完手一扬,一枚手雷便飞了出去。

门外轰地一声巨响,幕萨里德对谢罗特喊道:“趴下!”

两人前胸刚贴地,就听得“嗒嗒嗒”一阵连续不断的枪声,幕萨里德和谢罗特感觉到自己的头上掠过一阵凉风。

枪声停息,幕萨里德和谢罗特翻身贴墙坐起,几乎同时问道:“你没事吧!”

幕萨里德拍了拍头上的石灰水泥道:“没事,就耳朵擦了一块皮。这帮鬼子的枪法可比萨乌差多了。”

萨乌是伊拉克伊里奇部落的首领,这个部落人口不多,但个个枪法如神。相传萨乌可以做到一枪说打一只蚊子左腿就绝对不碰右腿一块皮。但这个部落生性好战,每次选首领选代表都是以决斗方式进行。因此这个部落人丁稀少,又因为长期在山区逐水而居,不与外人接触,因而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枪法。

谢罗特盯着幕萨里德湛血的耳朵笑着说道:“哈哈,你还老说你的耳朵是一个富贵相,原来是一个挨枪子的相在,瞧我命多好,一点伤都没有。”说罢哈哈笑个不停。

正当谢罗特笑得起劲的时候,他的头顶上方簌簌落下一些石灰粉末。谢罗特在脸上摸了一把,把头一抬,面目可怖地“啊”地惨叫了一声。

幕萨里德也抬头向上一望,大叫一声:“小心!”

但一切已经为时过晚,只见一个黑色的小箱子从上坠落,正好砸在谢罗特的额头上。

幕萨里德飞快地一脚将箱子踢开,一侧身就将谢罗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一分钟后,箱子还没有任何动静,幕萨里德这才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还好,不会爆炸了。”

谢罗特在幕,萨里德身子下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没,没炸死,也,也让你压死……”

幕萨里德脸一红,急忙从谢罗特身上翻身坐起,就在幕萨里德起身的一刹那,谢罗特痛苦地惨叫了一声。

幕萨里德关切地问道:“谢,你没事吧?”

谢罗特脸色苍白地回答道:“没事,没事,我练过葵花宝典,没事,可能,就断了两根,肋骨罢了。”

谢罗特说话的时候眼睛就盯着那掉下来的箱子。箱子是从房内一个隐藏的隔楼掉下来的,隔楼的站是白色的,跟墙壁一样的颜色。可能是开炮以后将门给震开了,刚才美军的一阵乱枪又把箱子震了出来。

谢罗特眼神突然一亮,手对右边的墙一指,用命令地语气对幕萨里德说道:“你去看看那堵墙,三尺高的地方有没有夹层。”

幕萨里德将信将疑地爬到墙边,用手枪枪柄在墙上敲来敲去。突然,幕萨里德惊异地喊道:“有夹层。”

谢罗特用不容置疑地语气命令道:“砸开它。”

幕萨里德从旁边捡起一块砖头,“啪啪”在墙上凿着,不一会,墙缝中露出一根黑乎乎的钢管。

谢罗特眼圈一红,飞快地爬到墙边,也顾不得地上的尖石碎砾割伤了自己,伸着脖子盯着钢管看。

幕萨里德三下两下就在墙上砸开了一条一米多长的口子,从里面取出了那根黑乎乎的钢管。

原来这是一管相貌平常的火箭筒,筒身还有几个地方脱了漆生了锈。

谢罗特一把从幕萨里德手中夺过火箭筒,眼含泪光的轻轻抚摸着,像抚摸着天使的手臂。

幕萨里德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怎么让你如此激动?”

谢罗特用颤抖得发哑的声音说道:“是的,是的,果然是传说中国红箭。”

幕萨里德问道:“什么是中国红箭?”

谢罗特没有理会幕萨里德,用手往另一面墙一指,对幕萨里德命令道:“那边墙里还应该有几枚火箭弹,你去取出来,注意,不要弄炸了。”

幕萨里德爬到墙边,用手在墙上敲了几下,从腰间抽出一把军用刺刀,在墙上“嚓嚓嚓”砍开一个口子,然后用刀尖一点一点地将口子挑大。墙壁里又出现一个小箱子。

幕萨里德小心翼翼地从墙壁中取出箱子,打开,里面的海绵上并排躺着四枚略带锈迹的火箭弹。幕萨里德又爬到谢罗特身边,将箱子递给谢罗特。

谢罗特轻轻地爱抚四枚火箭弹,激动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这一辈子能看一眼这种火箭,死了也值!”说着谢罗特就抓起一枚火箭弹,熟练地上膛启动扳机,颤巍巍地站起身,将火箭筒扛在肩上,咬牙切齿地叫道:“Comeon,美国崽子,尝尝你谢大爹的厉害!”

幕萨里德已经明白这种武器的厉害,手中一阵阵发痒,一见谢罗特扛起了火箭筒,也站起身一把从谢罗特手中夺过火箭筒:“你省省吧,头昏眼花的,坦克打不打得中还都是个问题。我来!”

谢罗特愤怒地吼道:“谁,谁谁说我头昏眼花了,我能行!”也一把从幕萨里德手中夺过火箭筒。

“那好,你说这是几?”幕萨里德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在谢罗特眼前晃了晃。

谢罗特瞪圆了眼,死死盯住两个手指好一会,才用极度肯定的语气说道:“二,这是,这是二,两个指头。”说着一把抓住了幕萨里德的手指。

幕萨里德狡诈地一笑:“恭喜你,答错了!”

谢罗特也脸色苍白,身子也一阵摇晃。自己的的确确只抓住了幕萨里德的一个手指。

原来幕萨里德早就料到谢罗特会伸手抓他的手指,就在谢罗特出手的一瞬间,幕萨里德已将中指迅速缩回。

幕萨里德冲谢罗特伸出右手,诡异地笑道:“来吧,还是让我来吧。”

谢罗特这才极不情愿地用双手将火箭筒托举到幕萨里德面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