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二节 汉灵帝的木偶生涯

阿元250 收藏 0 62
导读: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二节 汉灵帝的木偶生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扯到这儿已经够远的了,但阿元还得接着扯,要不大家伙儿还是不咋清楚,为啥东汉的政治会那么腐败,逼得老百姓命都不要了,一个劲地起来造反。

咱前边说了,这汉桓帝刘志信任宦官,对百姓来说是种灾难,但这种灾难还不算完。


汉桓帝刘志刚把权力整到手,仅仅是短短的八年就OVER,也去见老祖宗刘邦了。他死了之后,接替他的,是中国最差劲的皇帝之一,灵帝刘宏。这刘宏当时只有十二岁,还是个小孩子。有一天正到邻居家偷苹果呢,天上掉馅饼了,有人来接他去当皇帝了。为啥呢?汉桓帝刘志没孩子啊,年轻的窦皇后和他老爸窦武,就把汉桓帝的亲堂侄,刘宏给想起来了。为啥又整个孩子呢,和梁冀的想法是一样的,孩子小听话,好管啊。


咱说灵帝刘宏小时候,贼机灵,虽然窦太后、窦武啥的,驴性霸道的劲儿,一点也不比那梁冀差,但人家刘宏可不说什么拨扈将军啥的屁话。刘宏使的是暗劲。当时的小孩子,那时候小孩儿的小辫儿也挺讲究的:留在脑门儿的叫“刘海儿”,在后脑勺的叫“坠根儿”,在左右两边的叫“歪毛儿”,天灵盖上的叫“木梳背儿”。刘宏呢,梳的是“冲天杵”。也是根小辫儿,也留在天灵盖上,不过不是月牙形的,是滴溜儿圆的,用红头绳一扎,冲天立着。窦太后她爹窦武啥的,没把刘宏这皇帝当回事啊,见着刘宏,也不管是上朝还是在宫里,上前就把他的小辫儿一揪:“他妈的,叫爷爷,不叫就不撒手!”这拽头发往上薅多疼啊,刘宏给整得三天两头是眼泪巴嚓的。刘宏就琢磨了,咋整呢?想到一招,找个宫女,要了四根绣花针。捋吧捋吧,把针都放小辫儿里啦!只露出半拉小米粒儿那么大的尖儿,猛一瞧,还真看不出来。收拾好了,就又上朝去了。窦武一看他来了,话到手到,“小子!叫……爷……哎哟,你这小辫儿咋还长蝎子啦?”再一看窦武的手,可就血乎拉的了。这时窦太后不知道咋回事啊,也想揪一下刘宏的小辫,刚要伸手,窦武赶紧说:“闺女,别整了,这小子扎手!”从那以后,人家就管这刘宏叫小扎手。


过了几天,窦太后她爹窦武又给汉灵帝刘宏上课来了,就是教训刘宏,你这皇帝位子咋来的知道不?那是窦太后给你的知道不?你要感恩戴德知道不?反正是车轱辘话一火车,翻来覆去地没完没了。刘宏哪受得了这个啊,小孩子天性喜欢玩啊,是特别的不爱听,但又不敢不听,就又琢磨着祸害祸害这老头子。他知道窦武岁数大了,眼神不好,那个时候也没个老花镜啥的,只能是这么将就着看东西。于是等窦武窦老爷子,白乎的口干舌噪,要喝茶的时候,对小太监们一摆手说:“你们别动,这老爷子德高望重的,我得亲自来啊。”说完就把点着一大把香的香炉给端过去了。窦老爷子闻着有点不对劲,这茶咋还呛鼻子呢?但人家是大儒,知道规距,皇帝赐,不敢辞啊。端着就往嘴里送,忽拉一下,胡子都给点着了。整整一个来月没敢出门见人。


为啥呢,人家是大儒,懂规距。这身体发肤,父母所赐,不敢伤也。这伤了不就是不孝了吗?不孝还敢出来见人吗?这段不是埋汰儒家文化,而是到了汉代,这儒家文化叫一帮子混蛋给整岔劈了,都下道了。什么仁者爱人啦,天下非一个人的天下咋的不说了,整天琢磨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要不就吵吵三从四德,再不就整个克已复礼啥的,把个人给整得死死的,啥也不能干,社会也得不到真正的大发展。


这把窦太后她爹窦武窦老爷子整家装病去了,汉灵帝刘宏又琢磨起窦太后来了。为啥呢,他特别恨这窦太后。他不是窦太后的孩子啊,但窦太后非逼着他管她叫妈,所以他心里老不得劲了。有一天,刘宏就跟窦太后说了:“妈,你有几个名字?”窦太后不明白啊,就说:“我只有一个名字呀!”刘宏说:“你咋这么能骗人呢?你不还叫淘气吗?”窦太后很生气:“你这孩子咋瞎掰呢?谁说我叫淘气了?谁说的?啊?”刘宏就说了:“我窦姥爷,也就是你爸,咋老说我是淘气的孩子呢?”


就这么着,窦太后还有她爹窦武啥的,觉得刘宏这孩子不咋地儿。这才多大点玩意啊,就这么能祸害人了,这要是长大了,自个儿掌权了,还能有自个儿的好啊?就寻思着要把刘宏也给整死,再换个笨了喀痴的,当这个皇帝。但还没等他们动手呢,有人向他们先下手了。


咱前边说过,汉桓帝刘志,对那些太监是贼拉的好,又是封候,又是给官的。但刘志一死,窦太后掌权之后,就没这些太监们啥事了。


窦太后得向着家里人啊,封老爹窦武为闻喜侯,还有啥啥各种亲戚,也都这候那官的,把这权力都给捞过来了。太监们不服啊,就在宫里象窦太后献殷勤,把个窦太后伺候的舒服的,于是又有了抬头的可能。这时窦太后的老爹窦武不高兴了,这刚刚手握大权没几天,咋又得听太监的了?就和陈番商量,要用武力把宦官集团一网打尽。但这事还没开始干呢,就叫太监们知道了。这太监多狠啊,唱着“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就开始闯皇宫了。


这些太监先把汉灵帝刘宏整来,拿着宝剑给他们开道。然后又假传圣旨,要把窦武一帮子人都逮起来。窦武他们也不干啊,说这是假传圣旨,是胡说八道,也整了几千兵马,跑到了一个叫都亭的地方,准备造反。这里头最没用的是陈蕃,要不咋说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呢?还有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呢?他一听说宫廷政变了,也不寻思寻思,领着八十多个社科院博士(太学生)啥的,拿着兵器就冲宫里去了。结果叫太监的军队打了个啥也不是,陈蕃也被逮起来了,当天就在监狱里给折磨死了。


第二天,太监(宦官)带领的宫廷禁卫军(虎贲羽林军),包围了窦太后的老爹窦武等窦家亲属,全部砍头。还把窦太后整到南宫去了,把老窦家的门生、旧属,一律免官,永不录用。


太监(宦官)集团取得了宫廷政变的胜利,也就等于取得了朝廷的权力。汉灵帝刘宏呢,还是个木偶,不过这回牵线的人从外戚变成了宦官。刘宏还是个孩子呢,这一年(公元168年)不过才十三岁,除听喝还能有啥呢?要是象质帝刘缵那样,骂什么拨扈将军啥,气儿是出了,但有啥用呢?还不得叫人给喂毒药啊?所以灵帝刘宏也只有乖乖的听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