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0.2收获2

zyzhy678 收藏 7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善后工作委员会已经在4月30日正式解散日本现内阁并成立三岛自治委员会,分别委任川崎南记、武义则和民主党党首祈朴佑二为本州、四国及九州的自治委员会主席。

按照协议,赋予各级自治委员会的定义就是具有临时地方政府和临时地方议会常设委员会两种性质的权力机构,组建时按照从上到下的顺序进行设置,恢复自由选举时按照相反的方向进行替换。协议赋予自治委员会地方治理全权,既是临时行政机构又是临时议会,既是立法机构也是权力执行机关。同时规定,三年后的自由选举将从最低一级的市开始,选举出正式市级机构后再选举县议会议员,等县级政府和议会成立以后再依据人口状况由普选产生全日本的200名制宪委员会正式委员,四岛制宪委员合并后与10%的军官代表共同开会以一年的时间来拟定新日本宪法草案。经各县提出修改草案和在国内征集选民的修改意见并成为最终文本,将在两年内完成全民公决,第7年年底或者第8年恢复组建日本的立法和行政机构,收回国家治理权力。

也就是说,三岛自治委员会将至少存在8年时间左右,不管以后自由选举的情况,反正这个委员会中的地位在8年内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按照约定,每个自治委员会各有正式委员11人,除主席和警察总监属于当然委员外,主席所在政党派遣委员5人,另一在野党指定4人,也就保证在每一个委员会中都有10%的军官代表和40%的反对党代表。这种设置符合日本现有党派的实力分配,基本上也都能够让三方面满意,因为在本州和四国地区自民党牢固占据了6席,就是不算军官代表也能够确保自己的想法得以顺利推行。反过来,民主党也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什么过分的意见,自己在九州也是执政党,也同样占据了6席,自然就可以大肆推行自己“治理国家的政策”。

占领当局任命前日军总参谋长江户邗佐海军上将、陆军参谋长高桥欣武上将、空军参谋长岩井仓上将分任三岛内卫警察部队总监,另委海军副参谋长丰岛池代中将为新日本海上警备总司令,统率由3个“十二、十二”舰队组成的守备舰队,成为相对独立的海上警备力量,主要作用就是警戒、反恐和缉私。

另外4个“十二、十二”舰队混编成的远征舰队将享有外籍军团的名义与待遇(其实,这个做法也挺黑的,说起来法国外籍军团再怎么也是由法国人出钱出炮武装的,而日本的外籍军团连军舰都是自己出的),24艘制海攻击舰8艘美制防空系统指挥舰,16艘反潜/攻击舰及大量扫雷及辅助舰艇和4艘两栖攻击舰、15艘“静冈”级常规潜艇组成的日本远征舰队是绝对的精华所在。为便于管理中方将其分成两部分,太平洋舰队所属部分归原第3特混舰队司令海军中将渡边圭二率领,准备嗣后随同太平洋舰队参加阿留申战役。印度洋舰队所属部分归原第2特混舰队司令海军中将武藤太郎指挥并立即进行演练,预备1个月内将在太平洋舰队的“帮助”下正式归建威慑美第77特混舰队。

从5月初开始,华军正式开始接收县级政权,善后工作委员会派遣27名大校以上级别的高级军官分别奔赴各县接管当地军队,按照自治委员会提交的名单组建县级自治委员会,这个工作从5月5日一直到7月才正式完成。接下来就是接管市级政权和具体的中小型军事基地,这个工作最杂,毕竟市太多了,华军一直到年底才最后接管完毕,再下来就是按照居民自治的原则选举最低一级“区”级政权,这也得有善后工作委员会来作,400多个市级政权就拖住了12000接收人员的手脚。

按照占领当局和三岛自治委员会共同发布的临时管制令,日本原法律及法律体系除与“新日华亲善原则”相冲突的以外基本都暂时留用,等新日本国会正式成立以外再自行修订。而最艰难的就是法律系统的接收,受到的阻力颇大,不少日籍法官明里暗里都在执行不合作态度。5月中旬,在陈克山的强力压制下,三岛自治委员会被迫发布《法律从业人员甄别令》,明确要求各级法院系统人员必须坚持岗位不得消息怠工,确实因各种原因需要请假的须在3个月前提出申请,经各级自治委员会同意后且必须推荐一个日籍法律工作者来接替,否则一律不准请假。

这就引发了日本法官系统的强烈抗议,没有办法,法官这个系统和其他的情况不一样,外籍军团至少在理论上还是可有可无的建制,而法官也就不能直接就让华军系统的法律人员来代替。最后在7月,善后工作委员会和临时自治委员会共同发布了《关于明确日本法院体系及从业人员晋升及待遇的通令》才基本让日籍法官们停止了抗议。通令规定,日本法院系统最终将建立为4级体制。最高级的宪法法院和最高法院将在全国统一选举后成立,目前将在三岛正式成立临时终审法院,暂时代行最高法院职权,从上到下管理本岛各级法院,而在临时终审法院成员的组成上也将按照协议为主席所在政党提名3人,在野党提名2人组成。县级成立高级法院,市级成立初级法院,区级则由初等法院派遣轻罪及巡回法庭,改原来3审终审制为2审终审制,而3年以下的轻罪就改为简易2审终审程序,县级法院即为终审机构。重罪和涉占领军的刑事案件直接由县级法院进行初审,三岛临时终审法院为最后审判机构。

县及县以下法院均不属当地自治委员会管辖,这也是占领当局设置的暗桩,即便今后全国统一的最高法院建立时被自民党控制也不怕,按照今后给日本设置的地方自治原则,至少九州将是民主党的绝对基地。

按照胜利者的传统做法,现在需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修改日本的教科书。这是一个历史工程,所以由善后工作委员会从国内和韩新等国召集来的400多名历史学者和日本本地学者一起对日本的历史教科书进行逐条甄别,凡是近代史和现代史几乎都被大改,会议形成最后认同以后定版,并且由自治委员会统一颁布命令采用新教科书,今后县级以下机构无权编篡或者指示辖区内的学校使用非制式教科书,即便是私立学校也不得使用未经文教机构审核同意的教科书。

同样,在强制推动日本学校学习汉语的问题上就有了一定的阻力,不是因为日本人不学汉语,说实话吧,很多的日本学校一直都在要求日本学生学习汉语,可任何事情要是强迫命令的话肯定就要遭到反弹,甚至连原本就愿意学的学生或者教师都将出现逆反心理。

这就很不好做,毕竟日本多年来的第一外语是英语,但是汉语教育肯定是关系到华夏今后在日利益和根基的关键问题,怎么办呢?

那就用双轨制来解决。

自治委员会规定,今后日本公务员系列包括法官、律师、军人与行政机构在内,如果能够流利使用一门外语以上的一律加薪5%。在晋升、晋级考核时,同等条件下采用“绝对一票制”优先给与考虑。

想想看,我到是没有规定你要选汉语还是英语,甚至是德法语言,但是作为日本人学习汉语必定要比学其他语言要快,熟练掌握的速度可比欧洲语言要容易得多,这就在实际上逼迫希望最终进入公务员系统的人去学汉语。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政策明显出现了汉语人才过多的情况,7年后进行全国统一大选时,日本人附带做了一个统计,要求选民投票选择日本应该以什么语言为第一外语,结果全部选民中选汉语的竟然占了45%,选择英语的不到30%,其他大约25%的人选择了德法两种语言。当然,这种情况还是因为欧洲联盟毕竟还是当时最强大的国家联盟,经济上的优势也逼迫不少企业门世界地找欧洲语种的人才。

这也让不少日本的教育学者开始惊呼,“不过才7年日本就已经实际上成为汉语的第二大使用国”,并表示严重的忧虑呼吁统一后的政府应该适当扶持非英欧洲语言的教育。

不过,此时的日本特别是年轻人开始向往的是成为一个外籍军团士兵,因为他们的收入比国内已经待遇很高的公务员都还要高12%。这是大型企业远远不敢去比的,毕竟企业是自己拿钱给职工增加工资,而军队(外籍军团有30%的费用日本政府出的)是。。。国库给钱的。因此,日本的公务员队伍在享受高级薪水和非常好的福利待遇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华族代言人,因为他们记得的是,统一后的历届日本政府曾经试图3次以行政手段来大幅度降低他们的工资,虽然后来在全国大约1900万吃“财政饭”的抵制下没有成功,但这个更加坚定了他们记忆中“被占领7年的美好时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