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人 II 能活叩苍天·文革异数 II 能活叩苍天· 文革异数

xuenan369 收藏 0 88
导读:黄埔人 II 能活叩苍天·文革异数 II 能活叩苍天· 文革异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8/





二十二 文革异数



失之东隅熬罹难 得之桑榆展绿荫


上天终是给予了他另一种补偿,一个自强有望的女儿。

荟南的到来,多少给他破碎干涸的心灵,修补润养了些许平衡与欣慰。

然而,他还是他,现实还现实。他依然图纸满床,砂浆满身。

除了偶闻“文革”只言片语,完全不知“外面”的世界已“混沌”。


文革失文


新中国建国以后,不少号称马克思信徒的学者,没有认真阅读马克思的书,往往片面地认为凡是造反、凡是农民起义,就应该肯定。

大陆史学界的主流,一直坚持研究中国近代史必须以“三大革命”(太平天国、义和团和辛亥革命)为纲。

1966年,大陆中国,爆发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1966年8月8日,毛泽东主持的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

毛泽东提出“四个存在”的理论,即认为: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

于是,共和国又开启了——简称“文化大革命”或“文革”的国内重大政治运动。

文革的浪潮立即猛卷全国,巨浪冲开所有堤岸,汹涌澎湃……

国内——“顶峰”阶级斗争,肃除党内反对派思想,个人崇拜狂热登峰造极,树立毛泽东的权威经济观,坚持毛泽东的社会主义观,反对头号“走资派”的“三自一包”……

国际——批判赫鲁晓夫的“调整制度”,争取成为共产国际的“代言人”。

文革——主要表现形式——文革不文,造反有理!

文革——最明显的现象——“大字报”满天飞。

文革——全国“红卫兵”狂热于运动,如火如荼。

文革——全国人民分两派,派名地域性五花八门,派性愈演愈烈。

文革——“五七干校”,亦称“牛棚”的——圈禁性劳动改造——成了被造反者的去处。

文革——“知青”上山下乡鳞次栉比。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使亿万知青,象建国初年响应国家号召,援疆的生产建设兵团老兵一样——

挥洒着——青春无悔的汗水。

留存着——感人肺腑的故事。

抒发着——整整一代人“激情燃烧的岁月”之——“血色浪漫”。

……

文革——首先是野蛮性和残酷性的“文化清扫”!

大造反——“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学术权威、文学艺术……

学校停课,师生大串联,有些甚至号召把课本烧了,停课闹革命。

摈弃都市文化,清砸各处宗祠及古代大人物的神道碑等——“破四旧”,大量价值连城的文化古迹被砸被毁。

意图彻底破除封建的、迷信的……

人民的文化生活极端单调贫瘠。只有被钦定的样板戏等,可以公演。

1968年10月,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对“文革”的理论和实践作了完全的肯定。

1973年7月,毛泽东提倡批林批孔,以维护“文革”。

1974年1月初,江青、王洪文借题发挥,提出大力开展“批林批孔”运动获准——文革运动中的运动。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国人清楚,“批林批孔”矛头之主要指向。

文革期间,周恩来总理,在忙于对国内外大事的操劳处理,夜以继日,日以继夜中,想方设法保护、缓解了一些能保护缓解的人与事。

正如其所言:

“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只有八个字:‘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

文化大革命,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了严重的灾难。

单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布的,关于广西问题的《七.三布告》:

“强令两派停止武斗,保证铁路运输畅通,交回抢夺的援越物资和枪支弹药,外地人员立即返回单位,惩办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可略见一斑。

文革中,几近“疯狂”的人们,生产了多少“疯狂”的事。

直至文革“尾声”,多少“眼睛冒着血丝”的,疯狂的人们,还意犹未尽……


文革进狱


共和国的监狱,自然是共和国的“所有”与“范围”。

渐渐地,白沙监狱,政治学习增多,检举揭发空前。

劳改农场场部,头儿们成了“走资派”。

福建“红委会”、“遵义公社”两大派系,派生的“造反派”,轮番进场捣鼓,更有“红卫兵”天不怕地不怕。

最后,竟然发动在押政治犯、刑事犯,检举批斗……

他们不都是“政治犯”中难得的君子,不少政治犯应有的品质,早已被“磨难”异化了。

他们中大多刑事犯,确犯应惩之罪,有的甚至罪大恶极。

一句“好好表现,戴罪立功,可以减刑。”

就把他们发动得犹一群呲牙裂嘴的虎豹豺狼。

要“文斗”,不要“武斗”!“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激昂的口号,每每划破云霄。

幸好还有“口号”,幸好还有监警。

一张张大字报,一场场批斗会,一摞摞检举材料……

纷纷扬扬。

面对这一切,留队人员薛剑湘,冷观静思,不为所动,一任沸腾,似与之无关。

“现在外面特乱,正在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什么名堂、花样都有。因而父亲,你以后要更加小心谨慎才好。最好凡事能不说的不说,能不做的不做。”

女儿小南探监时说的话,言犹在耳!

女儿荟南尚知吩咐“谨言慎行”,他岂能不如一个孩童!

每一次要求检举发言,他推说忙于工地,不曾也无暇留意顾及。

每一次必到的批斗会,他挑选个极不易被发现的角落闭目养神。

然而——厄运似乎不愿与他小有分离,任何时候都能与之“亲密”。

“你为什么不积极参与伟大运动?”

“我参加了,每一次都没落下。”

“你没有挺身而出检举揭发!”

“原因我之前不止一次地汇报过了。”

“不对!这都是关于你的检举材料。披露你曾经屡次遭受过走资派们的非法折磨虐待,严刑拷打,难道你不恨他们嘛?”

“那也许是他们以前的工作吧,再说我只是个接受改造的对象。”

“你必须有所行动,揭露他们的蔑视法律、狠毒残暴!”

“人们通常只是去谴责犹大,而放过了残暴的总督。其实,不管犹大是否告密,总督迟早也会对耶稣下手的。”

“谁是犹大,谁是总督?”

“哦,我只是打个比方,意思是说……”——自知失言!

就算当下未悟,过后自会探究,赶紧又接着自圆其说。

……

就这样,以一对群地对抗了一个多小时,结论是:

“所以,我没什么可以检举揭发的!”

“看来你确实还没有改造好,那就让你与走资派们一起接受革命的洗礼吧!”


文革洗礼


“剃头”,他无头可剃。他本秃顶,只剩后脑一圈。

“抄家”,他无家可抄。

集体宿舍的床头、床面,唯洗刷睡觉用品和自己制作的一个存放衣服的木头箱子……

一个曾经为它受过刑的箱子——未经批准,跟着一位会木工的留队人员学做的硬木箱子……

然而,劳改农场基建队干事,与郭队长同姓的郭某人,成了造反派的小头目,自告奋勇,又一次对他进行连续几天几夜的严刑酷打。

他们凭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最后,扒光他的衣服,只剩裤衩……在他头上扎块红帕子……把几块破麻袋片子两角往腰上一扎……卸下手铐……几十斤的脚镣依然……双手被一上一下往后一拽,用粗链把双手一锁……

施以酷刑——“背宝剑”

把人当猴耍……直至,两只胳膊都折断……无人能够为他仗剑解厄……狱方无人救治他的重伤……双臂折断于刑,百般痛苦加身……(注:该情节在《刑刑趔趄》章已述 )

伤势刚好一些,以为……

然而,厚实沉重44斤的“杜木”大牌(杜树,即棠梨树,阔叶乔木,其硬可作砧板),

又挂上了他的脖颈……

上书“国民党潜伏特务——薛剑湘”。

大红粗笔 “×”上了他的名字。人与牌,日晒汗雨,风吹雨打。

刚开始,他还拍拍杜牌:“久违了,老伙计!”

“走资派们”一见与他并排站,纷纷站到对面,以示不与为伍。

他付之一笑,乘机可以揶揄地好好端详着——

这些换向对面,并排站在一起于大门口,与他一起“示众”的各位,曾几何时还是不可一世的“头”们……

如今,还真“头”不是“头”了……

有“飞机头”,剃成前宽后收的机翼刑。

有“左撇头”、“右摆头”,就是各剃光一边。

有“月亮头”,就是头顶剃光一个圆。

据说这些“天才创意”,还各有寓意——分别寓指“升迁超快、立场不定、圆滑透顶”等等。

……

他很想开怀大笑,可是他却笑不出来。

这世道是怎么了???

他忧思深深——

知道他与他们都为什么被那么多“犯人”检举揭发。

对于一个囚犯来说——“贪生”,“渴望自由”!

可能是最强烈的感情与心理。

而狱政管理的许多做法,和这次运动的诱惑性发动,正是利用了这种心理与情感。

建阳狱灾,五年监禁,刑满留队的大墙生涯,使他对这一方天地,这一拨群体之种种,体会认识深刻。

“告密”——自古有之——也算个“职业”了。

这是由国家机器派生出来的。

国家越是专制,密告的数量也就越多,质量也越高。

自古,人们向来害怕“告密”的纸张,超过害怕刀剑枪弹。

这些“告密”的纸张,就象屠夫的大铁锤那样,往往能稳稳当当地砸碎牛头般……

“改造”,也是艰难的。人,几乎是难以改造,甚至是不可改造的。

真正的罪犯,充其量只能做到遏制犯罪本质。

坏人就坏人!一个人若变坏了,可以再坏,更坏,坏之无底。

当然,也有说是被改造好的。

然其本质,不是因改造而好,而是原本应是不坏,甚至有的属于高素质、优品德。

只因某个时间,某种环境,某个因素,某种氛围,某种心态,某个“触媒”下,而失控丧智不计后果。

有些甚至是无意识之刹那间,形成恶果。

大凡基于此,才可堪“改造”。因为天性不坏,因为良心未泯。

然而,毕竟是大墙之内、专政之地,如此乱成一锅粥,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监警尚不乱,还有放有收,亦放亦收。

而整个狱政管理,已基本瘫痪……


文革军管


“ — ——二——三——四,一、二、三——四!……”

嘹亮威慑的号子划破沉闷!

整齐划一的步子震撼高墙!

看到军人,他就有亲切感……

解放军开进了一个团,森森然从他身边经过……

大墙被“军管”了!

“他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除了走资派,就他一个异类?”

走在最后的团长不解,稍带湖南口音发问。

“X团长,是这样的……”

迎接他们的人,把这位团长拉到一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

“乱弹琴!是特务还不早杀了。既是留队人员,就有一定的公民权。赶快把人放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他被当场释牌,知道了自己也有公民权。

这个意外莅临的团长,对他来说不啻是“腾空突临的程咬金”。

他真该恩叩上苍,恩叩解放军!


文革获释


幸而“大乱”时间不长,“军管”后,除“走资派”暂不管事外,一切恢复之前。

他又继续上他的建筑工地,年轮亦进入“1970”过半。

某日,他被军管办“请”了去。

几位解放军军官与他座谈。

他应要求如实简述了自己被拘、被判、服刑、留队十几年的全过程。

末了,这位团长总结说:

“我们根据方方面面对你的情况反映,了解了你的表现与贡献,也调阅了你的全部档案资料。

“我们认为,你无非是‘史实不清’而长期留队。

“虽然狱方也曾经几经核查,还是依然如故。

“按你的档案看,你只是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兵而已。

……

“所以 ,没有再‘扣留’的必要。如果放你出去,还能为社会主义建设,更好地贡献你的专业与才智。

“因此,经研究决定:“立即解扣释放!”

“你,即可办理离队手续。

真是喜出望外!

情不自禁地向在座的一一深鞠拜谢!

办完一应手续,打点简单行李,告别其中知己。

出得大铁门,回首最后望一眼。

这个深拘他长达13年的铁桶高墙。

心似脱笼之鸟,飞向那朝思暮想的亲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