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保将军勇闯瑞昌受降(上)

丁老大 收藏 14 10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回到驻地,韩文德心里很高兴,终于把日本鬼子打得投降了,他的愿望也终于实现了,可以挺着胸脯、堂堂正正的回家见乡亲父老了。杨县长问他,他也可以说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桂英带回来一条毛毯,他带回来一件大衣,还穿了一双皮鞋。日本人的军用毛毯很厚,很暖和。晚上和桂英盖着毛毯,他就想起了他们那天晚上结婚时铺着的稻草,盖着的旧网套。以后露营时在山地上挖个坑、他们睡在坑里的情景。抗战胜利了,他从民国二十六年当兵,整整打了八年仗,该歇歇了,这天晚上是他们睡得最好的一觉,不用担心日本人会来,不用担心半夜接到命令立即出发,虽然放着岗哨,也不用再查哨了,日本人都投降了,还有谁会来偷他们的营。

临睡觉以前,韩文德到营房里去看,见牌九王和士兵们在赌钱,知道抗战胜利了,大家心松了,就叮咛一分队长、他的三哥周华银注意警戒,勤检查岗哨,然后回来,上了床,钻进被窝,对盖着新毯子、同样兴奋得睡不着觉的桂英说,抗战胜利了,你跟我回陕西,咱们生一群儿子和姑娘。

桂英捅它一下说,谁给你生一群儿子姑娘,又不是下猪娃。

韩文德说,老母猪能一次下一窝,有七八个的,也有十几个的,人为啥不行?

桂英说,人又不是老母猪,你要生跟老母猪生去。

说笑了一阵,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韩文德起床,到营房里看,牌九王和一伙班长士兵还正在玩牌九,一个个蓬头垢面,看样子一晚上没睡觉。

他们看见韩文德,牌九王问,韩队长,要不要来一把?

韩文德笑着摇摇头,说,你们一晚上不睡觉,如果有任务咋办?

牌九王说,日本鬼子都投降了,还能有啥任务,从今往后可以一天到晚玩牌了。

韩文德说,美的你,国家拿钱养这些兵就是为了打仗的,不打仗还要你们干啥,再说你能有多少钱,能一天到晚玩牌九,以前是抢鬼子的,以后就没有地方抢了,你还怎么赌钱?快收拾了,睡一会觉,说不定还有任务。

牌九王不以为然地说,能有啥任务。你让我们好好耍耍行不行?

韩文德说,就是没有任务,咱们也找点事干,吃了饭到公路上挡鬼子的汽车,再弄些军用物资,或者吃的喝的。

赌钱的人这才不情愿的散了。

韩文德看着他们睡下,然后出来到小河边去转,不打仗了,没有了硝烟,连空气都是新鲜的。

这时候桂英也过来了。韩文德见她走到跟前,问,你不睡觉,起这么早干啥?

桂英反问,你咋不睡觉?

韩文德说,也不知道咋的,过去打仗睡不好觉,现在能睡好觉,却睡不着。桂英说,我也睡不着。

两个人沿着河道慢慢走,听着水流声和鱼的扑腾声,潺潺的流水就像音乐一样,两旁的山上传来各种鸟叫,好听极了。

桂英说,简直像做梦一样,日本鬼子说败就败了。一点也没想到。

韩文德说,我也没想到,日本人还有那么多军队,忽然就投降了。

正在这时候,韩文德一抬头,忽然看见山路远处过来了三副滑竿,滑竿后面跟着一队背枪的兵。久经战阵,韩文德一点也没慌,他让桂英回去通知士兵们起床,他等着,看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走近一看,原来滑竿上坐着支队长刘挺勋,大队长汪廉清,和一个戴着少将军衔的胖子。后面跟着刘、汪的的警卫和一队二十多名士兵。

韩文德上前,先给支队长敬礼,再给汪队长敬礼。

汪大队长介绍那胖子说,这位是郝将军。

韩文德没见过这位郝将军,心说,我也不知道你是好将军坏将军,反正我的官小,给你敬礼就是。也后跟一磕,敬了个礼。

郝将军在滑竿上还了个礼,问汪廉清,这位是……

汪廉清说,这位就是一中队长小韩。

郝将军“噢“了一声说,这么年轻。

汪廉清说,别看年轻,这可是我们大队的一员猛将。

去营房的路上,汪大队长对韩文德说,这位郝将军带着四个翻译员要去瑞昌接受日本鬼子投降,支队长指定你带一中队前去保护。

到营房门口,士兵们早得到桂英的通知,提着枪从营房里跑出来,见是支队长和大队长,自动站成了队列。

韩文德对他们说,没事,你们解散,继续休息。

然后,他们四个人在韩文德的中队部仔细研究了去瑞昌接受日本鬼子投降可能出现的问题。

韩文德说,这是要大白天去,从这里到瑞昌七十里路,沿途有鬼子几十个碉堡,瑞昌城里也有五六百鬼子和皇协军,我们去不怕,要保护好郝将军就有些困难,如果鬼子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刘支队长说,鬼子他不敢。

汪队长说,鬼子已经投降了,你们拿着中国旗和日本旗。沿路有日军查问,你们就说日本已经投降,你们是先头部队,到瑞昌接受投降,叫沿路各碉堡的鬼子子伪军一律不准开枪,谁开枪就以破坏受降惩处。你们队兵少,我再给你调来二十名士兵,你们到了敌人窝里要机灵一点,见机行事,见了日军指挥部的将官,宣布我国政府的安置文件。这件事责任重大,不得有误。你们沿路要不断与日本驻军喊话,不要发生冲突。千万要小心。我们的大部队随后跟进。你们今天做好准备,明天早上五点出发,千万不要到天黑,天黑了就不好办。

刘支队长又交待,你们全队人身上的衣服都要穿得整整齐齐的,不要破破烂烂叫日军瞧不起。

韩文德说,我们的军服都烂了,这么长时间都穿的日本军服。

刘支队长说,你们今天就派人去司令部领新军服。

刘支队长和汪大队长交待完就走了。韩文德让那郝将军和四个翻译员在中队部歇息,他出去把三个分队长叫到跟前,给他们交待了任务,让一分队长带人到司令部取军服,其他两个分队趁今天没事洗澡洗衣服,做好一切准备,明天早上五点出发。

第二天天还没明,部队就起来了,洗过澡剃了头穿上新军装的一百多人就是不一样,看起来精神多了。韩文德的装束是一把短枪,腰里别着两把匕首,头上带着国民军的军官帽,既显得英俊,也显得精神。他先安排几个女同志和几名伤员留守营房,几个女同志都不愿意,拿眼睛瞪他。

桂英说,为什么要我们女同志留守,我们也要去瑞昌城,看鬼子投降。

韩文德说,路上危险,要与几十个碉堡的鬼子打交道,弄不好还有战斗,你们先留守,然后随大队一起进瑞昌城,能来得及看鬼子投降。

几个女同志不情愿地留下了。

他让郝将军讲话,郝将军不讲,队伍就出发了。

开始每个人都很紧张。他们与鬼子长时间打交道,知道鬼子不说理,野蛮,他们又不能开枪,就是能开枪,在大白天也逃不脱鬼子的毒手。

韩文德也知道危险,他让那个郝将军和四个翻译员走在队伍中间,他和罗大运孙大龙走在队伍前面,孙大龙日本话说得好。到时候能应付一阵子。

天明后走到第一座地碉堡跟前。山头上和碉堡外鬼子弓上弦刀出窍,一个鬼子高声喊,你们站住的说话。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