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五节:火烧国会大厦(2)

醉长生 收藏 1 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五节:火烧国会大厦(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中午方过,才吃过几块干粮,大门响起“咚~咚咚~咚”的两短一长敲门声。熊无疾等人迅捷的纷纷操起步枪对准门口。宫琳小声说道:“不用紧张,是组长来了。”轻步踱到门上的猫眼一看,打开了门。



进来的是一个斯斯文文,清瘦的中年人,衣履光鲜,象是个成功商人。



熊无疾迎上前去伸出右手,“海军陆战队7旅23团新编7连,少校连长熊无疾,奉命前来配合你们的行动。”



中年人手握住熊无疾的手用力的摇了摇,“廷卫军东南亚谍报处驻新加坡情报组,中校组长沈归回,感谢你们的援助!”



任务重要,当下几人不再寒暄,把昨天遇伏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后,抓紧时间对现在新的情况做了一个了解。沈归回说道:“从日军内线处得到消息,知道宫琳已经和你们逃脱了,我就去圣玛莉医院把日军的布防重新侦察了一次,所以来得有点晚。”



熊无疾大是佩服,才得知宫琳的消息,二话不说就知道应该去圣玛莉医院侦察新的布防了,看来这些廷卫军的间谍,虽然和自己不是在同样的战壕里作战,但他们的专业技能和反应,决不比自己差。



沈归回接过宫琳递过来的昨天那张地形布防图,迅速用红铅笔在上面圈圈点点,不多时就完成了更改,“你们看,现在在医院里日本宪兵的人数倒是没有增加,还是150到160人,但是警卫是明显严密多了。三只巡逻队,每五人一队,沿医院外围巡逻,别说进去医院,一般人连想靠近都是不行的。大门口又多架设了一挺机枪,现在是一轻一重两挺机枪,任何人想强行冲进去,马上就会被打成筛子。最高的门诊部大楼上顶层上除了一挺机枪外又多了一个狙击手,整个医院都在其监视范围内。最大的麻烦是,新增加了一辆装甲车,就停在医院靠近关押谢南国小楼的院墙外,里面除了驾驶成员外,还有几个全副武装的宪兵。按原本的计划,就算是我们将谢南国弄上了救护车,也无法逃过装甲车的追击。而且周围几个街道的巡逻部队也明显增加了,现在怕是不少于一个城防守备部的陆军大队级编制。倒是关押谢南国的小楼没有加强,日本人应该是想,警卫力量达到如此严密,哪怕是一支正规军队也难以冲进医院去,根本就不需要在谢南国的面前放太多人了。”把笔一丢,靠在沙发长叹一声,无精打采,“我想,是不是到了应该放弃行动的时候了。”



宫琳想了想,“按照日本人的新布防来看,我们的行动目的已经暴露了,是吗。”



沈归回道:“这也说不准,不过,就算日本人吃不准我们是不是来营救谢南国的,但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现在在鬼冢总督眼里,没什么比谢南国和狮林公园园游会更重要的事了。”



“如果,我们变动一下计划,转移一下日军的视线,可能会让他们的防卫有所松懈。我们也许还有机会执行完成任务。”



“哦?你先说说怎么样转移。”沈归回的精神回归了。



“等等,我想说一句。”熊无疾突然站起来说道:“宫琳中尉,我想告诉你的是,原定的任务本来就已经很艰巨,我们已经是很难有成功的把握,那还只是在日本人不防备的情况下,现在日本人已经有所防备,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150多个日本兵守在医院里,外面还有一个营,我们这几个人能做什么?现在又多了机枪、装甲车、狙击手,任何一样我们都无法应付!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我接到命令时的情况了。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那么我要上呈海军陆战队军部,请求撤消对我的命令!”



宫琳坐在沙发抬头上看着他,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着疑惑,久久才说道:“熊少校,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但是,虽然你我隶属不同的军种,隶属不同的战场,但你我都是军人。如果害怕任务太艰巨完成不了,害怕失败了而白白牺牲,那我们对得起我们身上的这身军装么?艰巨,熊少校,你知道什么叫艰巨吗?我知道你在黑龙江那边的战功,你是个英雄,但你那才战斗了多长时间?几个小时?一天?”这时她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彷徨和恐惧,“7年前,我就用假身份到了新加坡就读医科,那时我才15岁,但那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使命是什么。7年来,我努力的做好每一件工作,不敢有半点懈怠。因为我不象你,是在明刀明枪的战场上战斗的战士,可以豪情搏命,可以热血抗敌,至不济就算是犯了错误也可以引刀一快。我却不能,我只要犯了那怕是一丁点的错误也不行,等待我的就是监牢、死刑,甚至是无休无止的酷刑。那时我才15岁啊,难道我没害怕过吗?我不知道恐惧是什么吗?晚上听见窗外路过的警笛一响我就再也无法睡着,每一个从我门前走过的陌生脚步声都能让我紧张得一天吃不下饭。这样的日子,7年了,我从15岁到现在,整整7年了,熊少校,你现在明白什么是艰巨了吗?”



几句话震得熊无疾无地自容,自以为是最悍不畏死,最至生死于不顾的军人,可那是多长时间?一天而已!打红了眼咬着牙大吼一声‘我操你祖宗!’抱着炸药包冲上去就是英雄了,一时的血性罢了,这谁都可以做到。可是要他这样过上7年呢?她一个女孩子都在这看不见的战线上熬过了7年,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的熬了7年,那是什么样的日子?谁能想象得到?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已经不可能再做潜伏的间谍了,这不是她的错,她可以堂而皇之的随自己一起坐上潜艇回到国内,结束这种恐惧的生活,但是她没有,还在尽力找寻可以完成任务的机会!和她比,和她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相比,自己又算什么呢。



在帝国的历史上,却没有任何一枚帝国英雄的勋章和爱国者勋章是颁给这些,为帝国做出了巨大贡献却默默无闻的人,因为他们的身份永远不能曝光,他们和自己一样,也是帝国的荣誉,他们是地下的英雄!



看不见的战线上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



“熊少校,这是你吗?这是昨天晚上宁置生死不顾也不肯向野口雄夫开枪的你吗?”宫琳垂下长长的睫毛,看着茶几上医院里日军新的布防图,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是同一个人,你应该后悔昨天的决定,因为我不会放弃。”



“你们还需要人手吧?”熊无疾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



宫琳抬眼望着他,过了良久,笑了,笑魇如花。



熊无疾也笑了,露出一嘴白白的牙,“动手干这杀人放火加绑票的事,我们这些大头兵才是专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