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呯呯。。。”拳头击打沙袋的声音不停的在搏击室里回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拳。直到自己全身再没有一丝力气,才软软的趴在地板上放声痛哭起来。那哭声就象一只重伤孤狼的哀号,在房间里回荡。

陈班长已经离开我两天了,这两天里我几乎是不吃不喝,行尸走肉一般度过的。在这两天里小芳,猴子包括我所有的战友都不时的开导我,可我什么都听不进。我只要一闭上眼就可以看见陈班长,看见我们曾经互相鼓励的日子,但更多的却是看见我向他开枪的镜头,

我好象能亲身体验当时弹丸穿透他身体时的痛苦。

我真的好恨自己,也是第一次这样强烈的厌恶我现在的职业。我在心里总是这样问自己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要让我去面对这样的痛苦经历!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这话没错,可为什么要让我落到亲手杀伤自己兄长的境地啊!老天爷,你这样对我太残忍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的爬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步走到了大操场。这才发现原来今天晚上的月亮是这样的圆,这样的亮。静静的坐了下来,仿佛此刻已经离开了这个让人烦恼不休的尘世。就这样过了好久好久。。。

也许是因为我年轻的缘故,也许是军人本身的职责,让我不得不从颓废中慢慢的走出来,可心理上产生的障碍却是显而易见的。队里的领导都看出了我的毛病,决定暂时停止我值战备的任务。

为此,唐队还特地找我谈了一次心。他对我说了许多许多,包括他自己的一些往事。但这一切对正处于心理煎熬的我好象作用不是很大。唐队看我情况还不是很好,便直接对我说:“如果你真的不能回到原来的状态,我可以给你两个建议。第一,我可以给你放一段时间的长假。让你可以四处走走,这样对缓解你的情绪有一定的好处。第二,如果你真的没有办法去面对这一切的话。那么,你可以考虑一下调离特勤队或者干脆离开部队。去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

话说到这里,唐队特地顿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说:“吴名,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也知道你现在对任何人说的东西都不感兴趣。也许在你的心里,对你以前所深信的东西都开始怀疑了。对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并不感到有什么不对或者反对的地方。可是作为你的一名战友,一个军龄长你很久的战友。有一句话我要对你说,军人是什么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我也不想用一些高调的东西对你进行说教。在这里我只想把我一个有着20多年军龄的老兵对军人的感受告诉你:军人就是牺牲!除了这个什么也没有!其他都是次要的。你不要认为这个世界上就你不幸,就你倒霉。像你这样的例子并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就曾经有过你这种经历!我所面对的远比你要痛苦的多!你的班长怎么样那也是他犯罪在先。可我的战友呢,他比起你的班长来说不知道要英勇要光荣到那里去了。他为了不给中国军人脸上抹黑,就那样面带笑容的大喊向我开枪!小娃娃你开枪打伤自己的班长就觉得很痛苦了,可我当时的痛,你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你打伤班长的时候,他的身份跟你是对立的。可我呢!我的战友却自始至终跟我是同一阵线的。只是因为我当时没有办法去救他,却又不能眼看着他落入敌人的手里遭受更大的痛苦,所以才这样去做的。你!”

说到这里唐队激动的用手指戳着我的胸口:“现在你来告诉我!我们俩到底谁更可恨!这一切的事情我们都不想它发生,可谁让我们要穿上这身军装!既然你我都穿上了军装,那就应该有随时随地牺牲的觉悟!好了,我的话也就说到这里,以后的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怎么去想了!不行就快下决心。我唐大炮永远不想手下里有逃兵跟懦夫!”说完,唐队大步的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望着他原离的背影,心里翻起怎么也压不下的巨大波动。从这一刻到第二天我都想了许多许多。。。

穿上崭新的军服,看着镜子里熟悉又稍显陌生的自己,我知道从这天开始我才真正的走上了成熟。带着这种感觉,我走进了唐队的办公室。因为我知道这貌似硬汉,内心却视我们如弟如子的唐队,也一定在等着我的回归。我也不想再让这在我心里如父如兄的汉子为我操太多的心。同时我还记得他说过可以给我一段时间的长假,这样我才能去完成陈班长对我最后的请求。

看着焕然一新的我,唐队很爽快的给了我20天的假。并交代我要用正确的方式去面对以后所有未知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上路了。按着班长临终的交代,我来到了位于四川的XS市,在那里的一个小型居民区的小屋里我找到了班长藏下的一大包东西。带回宾馆打开后,才发现里面除了一堆钱外还有一封信。信是写给我的,也正是这封遗书才打开了我心里许多的疑问。

陈班长的家境并不是很好,9岁丧父,从小就跟母亲和妹妹相依为命。又加上家处农村,打小就吃了不少的苦。好不容易陈班长参了军还转了士官,每个月有了一千多块的收入。这虽然不是很多,但对班长家来说可是很了不起了。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班长平时非常节俭,除了留下点必须的钱,其余的全都寄了回家。这家里也就慢慢的一天天好起来,家里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存款。班长的妹妹也很争气,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这样一来只要班长再苦上几年,日子也就真正的好了。

可贼老天就是喜欢捉弄人,让班长的母亲在这个节骨眼上得了尿毒症。众所周知这个病是个富贵病,要不停的用钱。这就让刚有点起色的家一下子就又从新陷入了困境。班长四处想办法,可是都不能供给医药费。最后只能和老乡一起走上了贩毒这条不归路。他知道自己总有那么一天会出事,于是平时除了留下一些治疗费和生活费外,把所有的钱都悄悄的藏在了这里。

看到这里,我恍然大悟,一下子心里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在S城班长告诉我那时自己没有办法逃了,我估计他也没有想过要逃,所以才会对S城警方谎称自己是分裂者,就是为了把我或者我的战友引过来。班长多少知道一些我们队的事情,所以他就把事情搞大,这样才让我能和他见最后一面。

看完信我难过了好久,同时也想了很多。整整一个晚上,我不停的在想陈班长的事情。陈班长怎么说都是罪有应得,死在我手里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但是我呢?如果有一天这样的命运落在我的身上我该怎么办!难道也像班长那样吗?这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那我怎么样做呢?想来想去,最后我觉得我自己最初选的路才是正确的,当然前提是我能在战场上活下来。



PS:大家好,我是薄冰的作者之一,我们的书发表到现在看的人是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什么评价。所以我想请看过的朋友给点意见和看法,不管是好的坏的,正面的或者是负面的。起码让我们知道各位的想法。谢谢我们建了一个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4244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