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二章缘断情未了 九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上班号一响,分部机关的办公大楼内已是秩序井然,在此之前,公务员早已为各科室打好了开水,打扫过卫生。鲁兵在属于自己的那张桌子上坐下,才发现桌面上还存在着一些灰尘和墨迹。很显然,公务员并没有过来擦他的这张桌子。鲁兵想,或许是公务员太忙碌,忽略了这张桌子吧?其实他倒是真希望是这个原因。有几次鲁兵都发现,自己的这张桌子,公务员从来就没有擦过。擦个桌子多大的事?鲁兵找来抹布,亲自动手把自己的桌子擦了擦。公务员是个新转的志愿兵,在首长跟前呆得久了,多了几份骄气。鲁兵并不去计较,不就看我是个志愿兵才这样对我吗?无所谓,关键是自己要看得起自己。

宣传科长在隔壁喊道:“鲁兵!你过来一下!”

“报告!”

“来,进来。”科长冲鲁兵一招手,“你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我这儿有份材料,你先看看,我准备让你下去跑一趟,再深入采访一下,往深层次里挖掘一下。”

鲁兵接过来看了看,对科长说:“科长,这是李干事写的,我接手是不是……”

科长看出了鲁兵的顾虑,说道:“你不要多想,这事我就交给你了,我已对李干事说了,你大胆去做吧。干我们这行的,靠得是真才实学,笔杆子不硬可不行,呵呵。”

“嗯,好吧,我来试试。”

“不是试试,是要全力以赴。分部首长对这份材料很重视,要报军区的,你的担子可不轻啊!”

“嗯,我马上动身下去采访。”

“嗯,好。对了,鲁兵,我已与军务科打过招呼了,准备正式调你过来,你有没有意见呀?”科长放下茶杯,笑着问鲁兵道。

“科长,感谢您的厚爱。我已是快要转业的人了,其实调不调过来,没多大的区别了,呵呵 。不过科长放心,我在一天,就会干好一天。我喜欢从事文字工作,能学到东西。”

科长满意地笑了,然后认真说道:“好样的。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干部科说,今年分部有四个提干名额,其中准备提一个训练尖子,一个技术能手,一个司务长,还有一个名额没有定下来,我已向政治部主任提出来了,想提一个新闻干事,你是后选人之一,要努力争取呀。不过,这事也不是我说了算,但我会尽力推荐的,这点你放心。”

“谢谢科长!”鲁兵被科长任人唯贤的这种高尚品格所感动,恨不得与科长来个拥抱,激动地差一点跳起来,虽然科长不是找他正式谈话,但这番话足以振奋人心了。

鲁兵满怀喜悦地回到自己办公室,找出自己的采访本,把相机与录音机等设备放入背囊里。在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才忽然想起李克和小马还在部队等着自己,于是拨通了任柯宿舍的电话,没有人接。他估计此刻他们或许在司务处,于是又把电话打到晁显那儿,晁显告诉他,李克他们刚走没有多长时间,不用再回来了。鲁兵说,好吧,我的确也离不开,刚领受了一项任务,马上要下基层去受访,周日肯定回来参加李克与小马的婚礼。

“你一定要把这事告诉任柯,今晚我不回去住了。”鲁兵最后嘱咐晁显道。

“放心吧,老大。你在外也要保重身体,回来见。”说完晁显挂断了电话。

才走出分部机关的大门,就看到马路上围了一大圈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待走近前,才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那儿,车前倒着一辆面目全非的女式自行车,地上还淌着一摊血迹。原来这儿刚刚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伤者显然已被送进了医院抢救,几名交警正在进行现场勘探。鲁兵看到那辆自行车有点眼熟,特别是那挂在钥匙上的饰物,让鲁兵顿时感到心跳在加速。不会吧?难道是芦荻出了事?鲁兵不敢再想下去了。这种饰物也不难买到,但车型和颜色都像是芦荻的,难道有这样的巧合吗?

“这个女孩伤得不轻呢!”鲁兵听见那位胖妇女说道,“恐怕不死也得残!”

“是呀,就看她的造化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呀!人活在世上还是要想开点哟,黄泉路上可没有老少!”另一个老头感叹道。

“……”

众人七嘴八舌地谈论着刚才发生的这起车祸,鲁兵不想再听下去了。鲁兵很想找个目击者问一问,但由于急着去采访,不便过久地停留,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赶车次了。但愿不是芦荻,鲁兵在心里祈祷着。不是,绝对不是!

在路途上,鲁兵的思绪很乱,芦荻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晃来晃去,越来越清晰。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对芦荻的牵挂。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芦荻一直藏在自己的心里,而且还藏得这么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