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啊,小孩子,你们是弟兄两个吧?”

“呵,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弟兄俩呢?”

“孩子,不是我知道,而是你们的长相都一样,说话的声音也都差不多,所以呀,我就猜测你们是一家人,我说的对吧?”

“嘿嘿,还真叫你猜着了,我是老二,今年十六岁,叫猴更,他是老三,今年十四岁,叫猴宵。”“啊,那你说,你们猴棋村的人们都是姓猴的?”

“对,本来我们村庄就不大,总共有十几户人家,都是一个老祖坟,没有外姓人。”

“那你们这山坡上还有猴子吗?”

“有啊!就现在我伯父家还养着几只小猴子呢,我伯父把它们驯服的可听话了,叫它们干啥,就干啥,我伯父还经常带着几个猴子出门去演猴子爬竹竿,猴子翻跟头,还有猴子拉弦曲子,还有好多种,我也说不完,反正,我伯父每次回来的时候都挣不少铜钱。”

“哈哈,那你说,你伯父也是象古代那两个耍猴子的老头一样,是耍猴转钱的生意人呀……”“嗨,就要到俺们村庄路口了,你们来俺们村吗?”猴宵也天真地问着她们母女的去处……

猴更看着红红有些忧郁无主的神色,好半天也没有说话,便问道:“大婶子,你们是路过俺们村去外地的,还是专程来俺们村串亲戚的?”

红红苦笑了几声说:“我们母女是去外地路过这里的。”

“那,天这么黑,看是象下雨似的,你们可咋走啊!要不,你们就住在我们家里吧?”

正在沉思的红红看着诚实可爱的孩子渴望让回答的表情,她只是用双手亲昵地抚摩两下猴更的园脸蛋儿表示谢意,可并没有回答孩子的问话,因为她知道,母女来到陌生的地方露宿,住在哪里?尽管 过路的大姐说,山里人厚成,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可她们母女毕竟都是女人呀,"安全"二字是最关键的……

所以,高度警惕的红红站在村头的去口处时,停下了脚步,,犹豫不决地抬起头仰望着乌云密布,黑茫茫的天空长叹不已……

“唉,人不留,天留,云不愁,雨愁啊,这四月的天就是小孩子的脸,喜怒不定,阴晴难料,这白天还是热得井水冒火千万丈,晚上可就是雨洒楼台沉凄声啊……”

“孩子,那我们母女就决定在你们村暂住一夜,可我们住在哪里呢?你们家有几口人?你母亲在家吗?”

此时,诧异的猴更 被红红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就象是一盆冷水泼到了猴更的头顶上一样冷丁丁的,使渴望红红母女住到自己家的猴更的兴致表情黯然失色,……

他,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眼前的红红,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红红看猴更默不做声,只是在看着自己流着无穷的眼泪,便感觉到孩子肯定有难以启齿的心事要向自己诉说,红红就把猴更弟兄俩拉到自己身边,一同坐在寸口的石头上,头顶着雷电交加的轰鸣,怜悯地问:"孩子,你是怎么了?为什么我问到你母亲的时候,你流眼泪呢?能给大婶子说说原因吗?"

红红这么一问,猴更就哭出声来了,好长时间不说话,只是一味地摇头,表示不愿回答红红的问话……

"孩子,你要是不给大婶子说实话,那我可就不住在你们家了 ,我们再到前面的村庄里宿夜去."

"婶子,不是我不想给你说,而是说不得,我爷爷不让我们说出去,不过,我看得出.你们母女也都是好人,你也特象我娘的慈善面相,再说,你也是过路人,可不能遇到象我大哥那样的坏人!"小孩子说着话,闪着泪珠的眼睛里流露出憎恨的怒光.....

"啊!孩子,你瞎说啥?你大哥怎么是坏人?他做了什么坏事情?你那样恼恨他?"

"婶子,你们不住我们家也就算了,我们村里男光棍汉多,村里的名声很坏,前面还有一个村庄,离我们村只有二里路远, 那个村里老人和女人们多,你们住到那里也安全,你们还是赶快去吧,要不的话,天一下大雨,你们可就走不成了."

红红为了弄明白其中的原由,就进攻一句说:"猴更,那我们就不走了,今晚也就住在你们家好吗?"

猴更一听红红这么一说,就惊心悼胆,抓耳挠腮地不知所措, 用双手抱住红红的腰,摇晃了好几下,最后还是向红红坦白了实情:……

"婶子,你们还是赶快去到前村住宿吧,说实话,我想让你们住在我们家里,那是因为你很象我过世两年的亲娘……"

"怎么?你没有亲娘了?"

"嗯."

"那你娘怎么死的?"

"还不是让我那该死的大哥给打死的!"

红红紧皱眉头说:"为什么?为什么……?儿子怎么可能打死他自己的亲娘呢?"

"我们这穷山沟里除了石头就是山,这十几户人家的二十几个男人打光棍的就有十六个,方圆近邻村庄的女人谁都不嫁到俺们村来,过夏天的时候,男人们都穿着裤衩子都可以凑乎着过,可一到冬天,一家人挤到一个炕头上,盖一条被子过冬,你想想,谁家的闺女能嫁到俺们村来当媳妇受罪?"

"那也是的."红红点点头.

"在二年前六月的一天晚上,我二十六岁的大哥在地里干活回来的路上,把前村里的一个哑巴女孩骗到我们家里来说要让人家当他的媳妇过夜,我娘和我爹气得骂我大哥是个没有出息的畜生,败坏我们猴家祖宗的门风,在当天晚上,我爹就把这个哑巴女人又给送回家了."

"后来呢?"

"我大哥一看我爹娘不向着他的婚事,骂我爹娘是没有本事的昏君鬼,举起木棒就朝我娘的脑后勺上打去,我娘当场就倒在地上断气身亡,我爹一看我娘被我不孝顺的大哥给活活打死,就也和我的姐姐掂着木棒捻到三里以外的山沟旁边,打死我大哥后就顺势推到了山沟里,当我姐姐劝我爹回家的时候,我爹先让姐姐走后,他就也跳进几丈深的山沟里摔死了……

现在,我奶奶病逝以后,姐姐出嫁,就只剩下我爷爷和我弟兄俩相依为命地过着千年如一日的苦难日子,我们家的名声很坏,我们兄弟两个也没有指望今后成家的事情,就这样有个小命,晕着头过吧!"

红红听着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感到毛孔悚然,不寒而栗地拉着素素慢慢地挪动着脚步站惊惊地说:"猴更,你们都别说了,婶子都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你是个好心肠的孩子,来日,一定会得到老天爷好报的,."说着,母女来不及说声道别的话,就及匆匆地向前村走去……

"婶子,我们弟兄二人送送你吧!"

红红拉着素素伴着电闪雷鸣的护拥早已消失在夜幕之中,根本就没有听见猴更的话……

猴更弟兄站在原地望着漆黑的天空,任雨水打落着……

"素素,咱们赶快走,走到前面村子里去,这里不是咱们母女藏身的地方."

闪电的亮光做她们母女的手电筒照路,哗哗的雨水为她们母女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