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7/


“名取”号轻巡洋舰舰长松隆古看见雾岛、高雄、五十铃三舰沉没后,依照规定接管了监视舰队的指挥权,他根据中国海军空袭力度判断:此次中国海军定是倾巢而出,从空袭的力量判断,至少有2艘航空母舰参与,因此空袭结束后中国海军的大部队定然会前来收拾残局,而他手上只有1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他知道靠这点力量绝对不是即将出现的中国海军的对手。摆在他眼前的好象只有撤退这一条路走,老成的松隆古闭上了双眼,“迅速击败我们的中国海军下一步要干什么?要知道,这次他们可是全体出动,而我们却只是一只小型舰队,如果他们要消灭我们也犯不着把仅有的2艘航空母舰都拿出来拼命呀,‘杀鸡焉用牛刀’,毕竟一旦他们被我拖住等到联合舰队一赶上来,就他们现有的力量,也只及我联合舰队的四分之一呀,他们这不是送死吗?”

松隆古紧锁眉头,眼睛紧紧的盯着地图看着这几天中日两军的战场形势,一个又一个假设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个假设被推翻又出现一个新的,接着新出现的又被推翻,突然他想起了曾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伊东佑亨曾说“中国与日本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终究是一个大陆国家,因此日本要想征服中国除了要有一只强大的海军还要有一只强大的陆军,因为最后还是要在陆地上决定胜负”,再看看地图所显示的中国陆军情况,“目前,36万中国陆军被我大日本陆军包围在群山附近,我大日本军队群山大捷指日可待,如果中国没有了这几十万大军,那么我们就可以顺利进入东北,届时我海军再把渤海湾一封锁,那么华北就垂手可得,而中国没有了这几十万陆军,他们现在所残存的海军定然无处藏身,因此他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帮助陆军撤退,这不可为不是一条可行的办法,既然他们要掩护陆军撤退就肯定不敢轻易撤离战场,加上他们所带给养有限,他们必不敢把仅有的资源都耗在我们身上,因此,我们只要牵制住对方,等待联合舰队大部队到来就行了”

主意打定,松隆古命令,全体高速撤退

“司令官,我们还有好多士兵还在水里,是不是再等等”作战参谋建议到

“不等了,我不能为了救5个人而牺牲10个人,大日本帝国军人本来就应有随时赴死的准备,命令全体撤退”松隆古,闭着眼一脸平静的说到



“报告司令,敌人残余舰只已脱离我方打击范围向东南方向高速交替掩护撤退,我们是否追击?”作战参谋向周蜀华报告

“敌人不愧是一只训练有素的海军,在被我舰载机突然压倒性打击后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迅速组织起防御并将剩余舰艇迅速编队,掩护撤退,换成是中国海军,那现在可能还做不到,看来这仗今后还很难打”周蜀华心中不禁暗暗着急。

“敌人难道连落在水中的同伴也不顾?”龙飞问到

“是的,他们并没等打捞落水士兵的工作完成就撤退了”作战参谋回答到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原因可以解释,一敌人已经惊慌失措,二敌人训练有素并且还铁石心肠,从目前的情况看敌人应该是第二种,蜀华呀,咱们的仗难打罗”刘华清分析到

“司令,现在怎么办,你要赶快拿个主意,现在可耽误不得”龙飞催促到

“现在已经是骑虎之势,我们的目的是掩护陆军撤退,只要陆军能够依计划发起攻击,我们就可以按照原计划进攻釜山,联合舰队必然会救援釜山,以保证釜山陆军的给养和撤退路线,届时我们就在济州海峡拖住联合舰队为陆军海运回国争取时间,不过,敌人这一撤打乱了我的部署,我们有可能要面临两面受敌的危险。如今,就看陆军的了,如果我们都能按计划行事,那敌人的联合舰队及这只残余舰队仍会向釜山靠拢,届时即便我两面受敌也要拖住敌军,为陆军海撤争取时间”周蜀华理清思路后说到,“李参谋,有没有陆军的消息?”

“司令,紧急军情”,李参谋拿着刚收到的由海军司令部转发过来的紧急电文走进指挥室

“乱弹琴,他们这么做不是要置陆军几十万大军于死地,他们还有人性没有!”周蜀华看过电报,勃然大怒,将电文一扔,拍着桌子说到“这就是我们的好议会,人民议员干出来的龌龊事”

刘华清参谋长赶紧捡起落在地上的电报看到“经国家议会商量后决定取消原订方案,改由20舰队切断敌人由海上继续增援仁川的道路,同时命令在朝鲜陆军由群山迅速集结并向仁川攻击前进,务必打通仁川,并由陆路回国,20舰队在我陆军通过仁川后可立即撤回至渤海湾”,“这……这完全是乱弹琴!”

龙飞插话到“他们拟订的是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且不说,在朝我军在人员、装备上的劣势,光是要他们以疲惫之躯主动攻击已在仁川以逸待劳的敌军就是痴人说梦,搞得不好还没等这几十万大军走到仁川他们就已经累死在路上了,另外按照这个计划,我们20舰队可是要死在海上了,还没等陆军打下仁川,我们就被联合舰队包了饺子。本来按照原计划,我们只是坚守几天等陆军海运完就撤退,现在要先等陆军走到仁川,再打下仁川,我们才能撤,这对我们来说根本不可能完成,参谋长,国家怎么能够允许他们这样瞎指挥,这可是要误国的呀”

刘华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总统他们愿意吗,咱门国家的实情就是政权掌握在议会手里,没有他们的点头,别说这么大的战役,就是一个小小的战斗都不可能执行,前几天,因为上海港事件激起了太大的民怨,他们才暂时让步,现在,他们是更不可能退让了”

“退让?”龙飞不解的望着刘华清

“是的,按照我最先的设想,要完成好这个计划关键有两点,一是我们要把联合舰队拖住足够长的时间,二是国家要在这有限的时间内动员所有的力量将陆军撤回,你是知道的仅依靠我海军的运输力量是无法完成撤运任务的,这就需要动员民间的运输力量,而我国的海上运输力量主要掌握在容家、陈家、白家这些海运大亨的手里,你想他们能够同意让自己的船放着生意不做去冒着被击沉的危险接运陆军吗?更何况,现在是打仗,国家别说付运费,就是支付被打坏打沉的船的赔金都困难”,“前几天,一批主战派代替了资本家支持的主和派已经让这些人大为不快,现在,要直接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怎么会答应?哎,当初我最担心的问题就是这个,原来我还幻想这些资本家在国难当头之际能够做出点牺牲,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幼稚了”,周蜀华泄气的说到

周蜀华并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现在已经呈现出剑拔弩张之势,他更不知道自己将陷入一场更大的旋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