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三章 抉择 第六十八节 列车上夜话

想家的日子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二人等到晚上才有火车,由于没有更多的玻璃,又因为是夏日的夜晚,火车一行走,就有一阵风吹得人十分凉爽。张余突然想起了北方,问到:

“你说买的那里不是很冷吗?”

“冷,那是人们的感觉,那里与芬兰,挪威在同一纬度上,其中心比今天沙俄的首都圣彼得堡还南不少,只不过那里没有人居住,觉得冷清罢了。虽然比不上我们的呼伦贝尔,但也是河网密布的平原与丘陵。”杨星说:

“呼伦贝尔,我常听仁仁唱起”张余说:

“是的,那是一首歌,是歌颂那儿风光的。”杨星说:

“很好听的一首歌。”张余说:

“呼伦贝尔确实美与富饶,面积相当于二个半四川,八个腾格里,矿藏丰富,土地肥沃,四川虽好可到处是山,而那里却是沃野千里的大平原。有了那儿与东北,再加上购买一片沙俄的土地,让我裂土而治我都干。”杨星说:

“现在不也是裂土而治吗?”张余说:

“现在虽说也是如此,可我们过的好难呀,秦岭不过六十公里,可铁路修成了一百五十公里,地形和地质极其复杂,山高壁陡、河谷深切的地貌,岩溶、顺层、滑坡、断层破碎带和崩塌等主要不良地质现象分布广泛,占整个线路的70%以上。比修四川内的道路不知难多少,而从兰坪到密支那也才二百公里地,这路我说了快二年,也只听修路声不见火车跑。四条大江上要建四座高桥,目前只能采取蚂蚁啃骨头的方法,就是通了,大理到攀枝花,如何过长江我连想都不敢想,宜宾那儿有一个渡口,这里行吗?想去想来唯有走昆明,经东川这条道了,但我们的建设中心又是在攀枝花,就是将来这条铁路通了,一号基地的货到大理也要经攀枝花,西昌,到四川,绕宜宾,昆明,密支那这样一个大圈,那里有东北与呼伦贝尔那里好呀,我宁愿在那里修一百公里铁路也不愿在这儿架一座桥。而兰密线就是桥连桥。”杨星说:

“也是够难的了。西北是不是好一点”张余说:

“西北是好一点,可那里没有水,要改造过来不是一天二天能完成的,国家的希望与未来是在那里,可我们现在的任务只是保卫那里,那里太干旱,承受不起大规模的建设,而呼伦贝尔则不同,现在就可直接进行建设,不用二年那里就会变成第二个四川。”杨星说:

“阿西与山南不是正要向外移民吗?”张余说:

“可阿西及山南的人去那儿耐不住寒,只能从秦岭以北移民的,那个死回回,到现在还不与我们见面,说实话我很想让他们全族移过去。也不知怎么回事,他们与汉族关系老搞不好,而与蒙古人倒关系不错,要知道这二个民族都是火药味较浓的民族,而汉族确是比较温柔敦厚的。”杨星说:

“阿西与山南的移民完成没有?”张余说:

“基本上完成了,阿西是吴塞耶的家乡,基本上没有多少移民,只有山南,移了三百万人,但多是故土难离,移走的多为年青女子,阿西与山南,气候炎热,男子由于要承担较重的体力劳动,一般寿命都在四十不到,而女子则可活到五十岁以上,所以男女比例失调,妇女在那里地位十分低下,才有人愿意向内地走,虽说这样有利于民族溶合,可我仍然耽心今后会有很多的遗留问题,为此我们不但这次的安家费高出了一倍,还有女方没有工作不许结婚,结婚了也要继续工作,希望以此提高这些孩子们在家庭中的地位。也许她们现在不理解,相信过上十多年后她们能明白我们的苦心。”杨星说:

“都移向那里了呢?”张余说:

“我们在西北不是有二三十万军队退伍了吗,光安排他们的土地还不行,正好我们提前进行了黄河入腾格里的工作,将十万人转业在腾格里,那里现在一下子安排了近三十万人还有四川四地一地安排了近三十万人,仁仁这里安排了四十万人,命大那里去了十万人,西康安置了四十万人,加上阿西移民,阿北安排了近百万人。哎,大家都苦点过,熬过这阵子就好了。”杨星说:

“熬,你真会说话,现在日子是熬吗?那我们那时候的日子叫怎么过。别看仁仁这里安排了这么多,可这些人的生活比当地的越南人好多了,而越南人现在的生活又比以前不知好那里去了。”张余说:

“但现在国库却空空如也了,我听赵立开说,现在又开始快没多少钱了。”杨星说:

“他那不过是一个数字,真正有很多钱放在那儿就说明国家建设不正常。钱只有拿出来用才能变得更快。你看我们几家,包括陈三哥们,分了点钱不拿出来,现在还是那几个钱,而你们平常没见钱,可那时的一个钱现在滚雪球般的滚出了七八倍。所以这次我劝他们跟我一起投资。”张余说:

“集资了多少,要不要我帮一点,芳姐很会经营的,不知道怎么,他在那边并没有要多少钱就把事搞定了。”杨星说:

“那个小婆娘才能干,最会精打细算,听说她全买的沼泽地,用一亩的价买了十多亩的地,在那儿买了三百九十多万亩沼泽,然后请人开渠,抽干了水变成良田后又低价卖出去近二百多万亩,一下子赚了个满赢。还修成了一条能行船的河道。”张余说:

“是谁卖给她的,合不合法?”杨星说:

“有什么不合法,价是早就定了的,在她买之前也有人买过不少,我们都有买过一点,那一片沼泽,为纳西争取到了近二千七八百万的建设资金。再说她疏河又用了近百万。她也不是一个人去那儿买的,纳西原居民差不多每个人都去那儿买过,现在大家都因她才赚了点钱,要不是她我们那点钱怎么敢拿出来投资呀。要不是她那近百万及我们的近三百万亩土地,还有边上疏河后而变成良田的近千亩土地,二地可能还要向外移上几十万人。”张余说:

“这样呀,翠竹好象只给了他不过九百万的呀?怎么可能买下近四百万亩地。”杨星说:

“当时沼泽标价是一亩三两,可能你们家族内集了不少资,纳西大伙儿的钱都是交给她一起办的,一共二千七百八十万,买了九百万亩沼泽,四个半月后,河道开好,减去开河道占用的一百二十万亩土地后得到好土地七百八十万亩,亩价二十四两卖出去五百八十多万亩,大家看都没去看一下,也只我这个无事干去看了一下,资金就长了六倍多。要不然谁有钱投资呀。纳西人现在只有六万身家的很少了。”张余说:

“难怪她说没用多少钱,不过这事还是不合理,应该由国家开挖河道后再作价的。这事可一不可再二,这次就当是今年的分红,以后不许这般了。”杨星说:

“就你会说,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去开河,现在有好多事个人看到了而国家没有算到的,那就不许人家赚钱,再说近三千万亩的沼泽,因为我们开河而变成了良田,国家可是按良田卖出去的,二千多万亩呀,收回六个亿的资金,加上我们的二千五百万,国家不是一个子儿没花的得了大头吗?二千四百万亩土地,安置人口近百万。国家有了资金,余下的近三千万亩土地也如此办理。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张余说:

“算了,我不说什么了,你们以后有这事别找我。当时我让她去买沼泽只是想地价便宜点,没想她却这么着。”杨星说:

“为大家服务,自己也赚一点是允许的,应该大大提倡。这有什么好说的。”张余说:

“难怪那么快就还给翠竹五百万的,我还以为是铁路修不成,暂时不用钱了。原来自己赚足了开公司的钱呀。这个姐姐真是大材小用了,应该让她出来帮立开的。”杨星说:

“不光这点,她还买二艘汽轮,十多条船,在二条江里跑运输,顺便拖矿石,带煤炭,也只用三个月的时间就开了一个炉子。那可是你们家独资的,现在可是钢铁紧张的时候,可有了钢铁,她又用来换设备,换铁轨。估计这时高哈蒂到那里的铁路都通车了。”张余说:

“那边都是平原,修路当然容易呀,矿山多的是废碎石,用来修路不正是废物利用。不过我们好像要不了二百万亩地的。”杨星说:

张余说:“也许是的,她好象说,修铁路一公里要六十亩地,三百九十公里铁路就要用掉二万五千亩,还有她留下不少下游的土地,虽说是按二十多两银子计算的,可那儿却因为地势太低,水仍然没排开净,还有与人交换矿山与来去的道路后,上游真正能用的地大约只有一二万亩左右,一百多万亩现在全是不太好卖的土地。我说不应该按七百八十万亩好地算,她说,别看这里低洼,将来我们企业发展了,把那些浮土运去那儿填起来,把那里建成一座如仙儿所说的东方的威什么水上之城,那时那近一百五十万亩土地说不定能增值十倍百倍。只不过我们现在吃了点亏,这次没有大家的钱,我们也难买到这么多的土地。也无法进行这种改造。这些反正是赚下的,大家就什么也别说了。”

杨星说:“这又是她想错了,那段铁路我们只承包修建,但铁路的所有权及使用权是国家,土地应该是国家开支,哪用我们拿土地出来呀,只有从矿山到钢铁厂这段铁路才该我们自己修,公私一定要分明。”

“洪仙早告诉过她,可她说这就算是回馈国家的,包括这条路,只是今后我们自己的车走不要钱就是了”。杨星说:

杨星说:“那不行,要限制她的车数,最多四个车免费,要不然她发展几十上百的列车,那有别人走的份,也只能在那段路上免费,但这帐不好算,可采用一年返多少给她们,多少年后不再返还的方式。”张余说:

“她绝对不会让人国家吃亏的,早知道你的这德性,只会让你吃亏的。比如这次本来你们共有资金一千二百七十万,按说应该就是一千二百七十万股,可她还了你的五百万后按七百七十万股计算,并准备将如下的股都退掉。”张余说:

“那修铁路与以后的建设呢?”杨星说:

“你不是很会算吗?我说了多次,她卖了一百三十多万亩土地,收入有三千一百多万,就是还了这一千二百七十万后还有一千八百万。”张余说:

“股权分配我早告诉过她,我让他将我们的投入按实计算,其它人的按五倍计算股份,我最懒管这些事了,那天赵立开说没有钱,可让我伤了心,他说你不每次都问一问还有多少钱吗?你也不问问我们有多少家底了。我说,那不是我管的事。我现在只管那里要花钱。”杨星说:

“大数应该谁都能推算出来,人头税一千二百万人三千六百万,中甸大理及四川土地分八年付清每年有近七千万,如果加上成都王爷的五分之三后明年要过一个亿,若尔盖及兴海吐谷浑的土地也有九百万左右,商业税利大约每月一千万左右,卖枪大约有一千二百万。卖船大约有五千万。黄金收入每天二百五十公斤,大约一千八百万,总收入合计大约四亿一千万左右吧。张余说:

“怎么,才开始卖了那么几天就有一千二了?还有卖船也会有五千万。”杨星说:

“我们在那里挂了一个价,这边曼谷,越南,缅甸,南掌等国,都利用与我们的关系找上门来,要我们按原来的价格供应武器给他们,洪仙把我们部队换下来的全按六到八成价卖给了他们,结果差不多被他们拿到那里卖了。船吗,到现在为止已经生产船用锅炉等三十二座,洪仙把价又调低到了一百二十五万,比以前少了二十五万,于是订货已有一百五十多座了,你们的钢铁厂有产出后,丽丽又在那边建了一个锅炉厂,这样一个月可以生产五十多座。洪仙说,这些暴利的东西要抓紧时间赚钱,并不断的调整价格。要不然,外国人也能生产了就不值钱了。所以他让仁仁这里也建一座造船厂,先造船,只等铁路一通就在海边建一个锅炉厂。”张余说:

“你不是没管事吗,怎么知道的比我还清楚?”杨星说:

“仁仁还太小了,我不帮她怎么行呀。”张余说:

“赵立开也是的,这么多钱还说不够用。”杨星说:

“不够用他没有说错,国家股就用去了近二个亿,教育用了六千万,各地投资五千万,科研用了四千万,军队也要用上四千万,西北安置用了四千万,你与兰清她们带去了近八百万。”

“还有那次战争赚的一个多亿及这次命大送回的一千万你都没算?还有我们的特种物资出口你没算。”

“不是没算,那些钱全部用在安置阿西阿南与山南的人员安置,多出一些都是物资,全部在当地储存着。特种物资出口是什么东西?收入了多少?”张余说:

“战争收入做安置费用是不够了。没有四下张扬是因为特种物资的特种性,我们卖了近四吨的矽钢,一百五六十万两银子,大帮小贴一下而已。”

“当然不够,可真正用到钱安置的并不多,我带着仁仁到丽丽那过了十多天,她告诉我,北上的一个人平均开支六两,一般是到当地后由当地补齐到规定的数目,主要用钱是对当地地主的土地按人平三十亩留下后,其它的全按三十两收购,发给无地之人每人十亩地后他们还可另外购买二十亩,这另买的土地可以分成二年到八年付清。由于当地有不少荒芜的土地,再加上如果一家有一个兵员可以计算二个人的土地量。一下子印度的大户挤破了募兵处的大们。而我们给他们的钱大多又用我们的货物换了回来。才有今年商业利润一个多亿。”

看来把钱给人民并不是坏事,只有国家与人民都富裕起来了,这个国家才能叫做真正的富足。


本书在铁血的VIP已有六十多章节了,以后每上传一VIP章节就解一节,大约为一周二节,解到第三章完。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从我身边做起,凡有选择的物品,尽量对日货说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