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轮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宫本武藏


地之卷(学习剑法应有的心理架势)


偏於剑术之利,岂能窥剑术之秘乎? 喜兵法者鲜矣。治而不忘乱,国之本也。 武士务必文武皆精,始称合乎「武士之道」。 武士应视死如归,而後始称武士也。 兼具万事之用,始有剑法实际之用。 卖弄似懂非懂的剑技,无异自掘坟墓。 人之维生有四路:士、农、工、商。 剑法有如木匠之技艺,两者至为相似。 观其人而善於使用,则手腕尽展矣! 木匠之用具,务必恒保其利,时时磨快、擦亮为要。 既有双刀何不用双刀?武器尽出,胜算大矣。 以「二天一」剑法而言,敌一人与万人其理雷同。 所知至多,以此磨练、辟新境。 随身之武器,理应长处尽展。 诸般武艺皆有特定之拍节,不可违也。 习我剑法者, 一:邪恶之心不可有。 二:务必锻 其身,尽展能力。 叁:务必戒除修练之障碍。 四:务必体认千行百业之要谛。 五:务必认清物事之得失。 六:务必具有眼力、鉴别力。 七:务必敏察防范视界外之敌人。 八:莫做无谓、无用之事。


水之卷 (「二天一」流剑法秘技


握剑而起,心必如常,勿有起伏。 「我执」与「慢心」乃剑士之大忌。 能不受世人之骗,方为拔尖剑士。 剑法之姿势,应与日常化姿势合一。 目之所视,亦大亦广,始为得宜。 视远为近,视近为远,乃剑道之技也。 勿动眼珠而观双〔月 〕,至为重要。 慎於握剑站立之时。 固定不灵,是为僵手;反之,称为灵手。 脚法或有大小快速之别,唯以如同行路为要。 只脚而动,乃脚法中之大忌,勿犯为妙。 勿拘於比斗之架势,只许一意砍倒强敌。 挥劈之时,务必手肘尽展,强劲一击。 刀法有五,熟於此道,即能尽悉敌人之刀法。 架势因对象、场合而变,切勿拘於一型贻失胜利时机。 趁敌人尚在犹豫不决时,迅捷劈砍,一击取胜。 故装欲砍,趁敌人松懈时,速攻致胜。 万念俱空,是攻敌之一大秘诀。 举刀连打,痛击敌人任何部位,使其惨败。 出刀接架,必以刺敌双眼之势,反客为主。 以一敌众而求胜,谓之「多敌剑法」。 九层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火之卷 (拔刀相斗时的剑技)


手巧,雕虫小技也,岂能赖以搏命耶? 运用场所之利,以求最後之胜机。 抢人先机有叁要。交锋之时务必活用於先。 欲使敌人受挫,应予当头棒喝,使其无法抬头。 预知敌人之盛衰,至为重要。 不予敌人可乘之机,抢先踩踏而胜。 敌人清象已现时,务必乘机而入。 故作强攻状,亲其反应,察其意图。 使其恐惧而生畏念,乘机取利而获胜。 以纠缠之法取利,能从容致胜。 逼敌人於惑乱、惊惶之境,即可轻易获胜。 敌人之弱点务必洞悉,而後趁势彻底压垮。 敌人以为是山,实则是海;敌人以为是海,实则是山;此谓出人意表。 纠结难分时,务必改弦易辙,寻出新径取胜。 我为将领,敌为兵卒;如手使臂,囊中探物。 无刀不能胜敌,无须为手无剑而忧。 无可憾动如巨 ,则所向披靡。


风之卷 空之卷 (与其他剑派比较)


使用长剑并无不可,但是莫有喜用长剑的偏颇之心。 欲以短剑取利致胜,实非剑道之正理。 以心观敌,则胜券在握;以眼观敌,则迷疑而败。 求快之心,剑法所忌。悠悠然可也。 迷疑、惑扰一扫而空,乃为真实之空灵境界。



地之卷


偏于剑术之利,岂能窥剑术之秘乎? 喜兵法者鲜矣。治而不忘乱,国之本也。 武士务必文武皆精,始称合乎「武士之道」。 武士应视死如归,而后始称武士也。 兼具万事之用,始有剑法实际之用。 卖弄似懂非懂的剑技,无异自掘坟墓。 人之维生有四路:士、农、工、商。 剑法有如木匠之技艺,两者至为相似。 观其人而善于使用,则手腕尽展矣! 木匠之用具,务必恒保其利,时时磨快、擦亮之要。 既有双刀何不用双刀?武器尽出,胜算大矣。 以「二天一流」剑法而言,敌一人与万人其理雷同。 所知至多,以此磨练、辟新境。 随身之武器,理应长处尽展。 诸般武艺皆有特定之拍节,不可违也。

习我剑法者:


一,邪恶之心不可有。


二,务必锻其身,尽展能力。


三,务必戒除修练之障碍。


四,务必体认千行百业之要谛。


五,务必认清物事之得失。


六,务必具有眼力、鉴别力。


七,务必敏察防范视界外之敌人。


八,莫做无谓、无用之事。


水之卷


握剑而起,心必如常,勿有起伏。 「我执」与「慢心」乃剑士之大忌。 能不受世人之骗,方为拔尖剑士。 剑法之姿势,应与日常化姿势合一。 目之所视,亦大亦广,始为得宜。 视远为近,视近为远,乃剑道之技也。 勿动眼珠而观双〔月 〕,至为重要。 慎于握剑站立之时。 固定不灵,是为僵手;反之,称之灵手。 脚法或有大小快速之别,唯以如同行路。 只脚而动,乃脚法中之大忌,勿犯为妙。 勿拘于比斗之架势,只许一意砍倒强敌。 挥劈之时,务必手肘尽展,强劲一击。 刀法有五,熟于此道,即能尽悉敌人之刀法。 架势因对象、场合而变,切勿拘于一型贻失胜利时机。 趁敌人尚在犹豫不决时,迅捷劈砍,一击取胜。 故装欲砍,趁敌人松懈时,速攻致胜。 万念俱空,是攻敌之一大秘诀。 举刀连打,痛击敌人任何部位,使其惨败。 出刀接架,必以刺敌双眼之势,反客为主。 以一敌百而求胜,谓之「多敌剑法」。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火之卷


手巧,雕虫小技也,岂能赖以搏命耶? 运用场所之利,以求最后之胜机。 抢人先机有三要。交锋之时务必活用于先。 欲使敌人受挫,应予当头棒喝,使其无法回头。 预知敌人之盛衰,至关重要。 不予敌人可乘之机,抢先踩踏而胜。 敌人清象已现时,务必乘机而入。 故作强攻状,亲其反应,察其意图。 使其恐惧而生畏念,乘机取利而获胜。 以纠缠之法取利,能从容致胜。 逼敌人于惑乱、惊惶之境,即可轻易获胜。 敌人之弱点务必洞悉,而后趁势彻底压垮。 敌人以为是山,实则是海;敌人以为是海,实则是山;此谓出人意表。 纠结难分时,务必改弦易辙,寻出新径取胜。 我为将领,敌为兵卒;如手使臂,囊中探物。 无刀不能胜敌,无须为手无剑而忧。 无可憾动如巨 ,则所向披靡。


风之卷 空之卷


使用长剑并无不可,但是莫有喜用长剑的偏颇之心。 欲以短剑取利致胜,实非剑道之正理。 以心观敌,则胜券在握;以眼观敌,则迷疑而败。 求快之心,剑法所忌。悠悠然可也。 迷疑、惑扰一扫而空,乃为真实之空灵境界。


总序


我务于“二天一流”兵法之道十数年。而今觉得应该把这些心得录于纸上,这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次。在宽永二十二年十月份的头十天里,我登上了在肥后境内的岩户山,拜倒在佛陀的面前,向天致礼,向观音祈祷。我是熊本藩细川越中守忠利大人的一名武士,今年六十岁。


自从年轻时我就致力于兵法的研究。我第一次决斗是在十三岁那年,我击败了一名新当流的兵法家有马喜兵卫。当我十六岁那年我击败了另一名但马国秋山的怪力兵法高手。二十一岁时,我去了京都,在那里几乎跟所有的流派都交过手,未尝败绩。之后我周游各国,不断和全国各种流派的兵法名家决斗。自我十三岁那年到二十八岁,决斗凡六十次,从未败北过。


当我三十岁的时候,我回顾昔日的战绩,发现这些胜利并不意味着我已经达到兵法宗匠的境界。这也许是因为我欠缺兵法的才能吧,或者是天数如此,也有可能是其他流派的水准太差之故。于是我日以继夜地寻求着兵法的奥义,当我五十五岁的时候,我终于领悟到了所谓兵法的精髓所在。


于是我不再刻意寻找特定的修炼方式,而是触类旁通,带着揣摩兵法的心思去练习很多方面的才艺,全部都没有老师的教授。在写这本书时我没有引用佛经或者儒家的典籍,也没有参照旧的战史和兵法书。我是由着自己的想法去解释“二天一流”的真意的,即所谓的“自然之道”。十月十日深夜寅时作。

地之卷



兵法乃是武者的艺术。大将必须决策兵法,而部队则应该了解大将之意。今天已经没有能够真正理解兵法真意的武士了。


世间有无数种道。释道中有救赎之道;儒道中有学习之道;医者之道、徘人之道、茶道、弓术之道等无数才艺技巧。每一个人都挑选自己喜好的方面而行之。


据说武士之道兼具“笔”与“剑”两道之妙,身为武士应该在这两方面都颇具心得。即使一个人没有天赋异禀,只要坚持不懈地在这两方面努力,他也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武士。一般来说,武士之道是不屈不挠,决心向死的。虽然不独武士,僧侣、妇女、农夫和秽多们同样乐意为尽忠或者雪耻而死,但两者的意义其实是不一样的。武士学习兵法是基于超越人类的极限。从刀剑交错的个人决斗中,或者是大规模的合战中,我们可以为我们的主公获取力量和名望。这才是兵法的奥义之所在。


兵法之道


在中国和日本,道的鼻祖被称为“宗师”,武士必须了解这一点。


最近很多人都得到了兵法家的称号,但他们中大部分人只是击剑者而已。熊本藩的细川越中守忠利的家臣在梦中得到了神灵的指导,基于在各国云游教授和学习兵法的经验而创建了他的道场,这是兵法的新意。


在古代兵法中,一共有十种能力和七项技巧是属于合用的修炼。这对击剑当然是有益处的,但这还不够。局限于击剑的技巧是无法窥破剑法的精髓的。


当我们观察商人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商人们使用器具去卖他们的货物。比如果实和花,果实要比鲜花要少。因为商人的教授和学问都只注重鲜艳的色彩和炫耀自己的手段,尽全力去催促花尽快开放,他们关心利润。有人说“不成熟的策略乃是顿挫之源,”是的很有道理。


人生在世有四种活法,即所谓“士农工商”。


第一种是农夫之道,他使用农具,用眼睛去观察春秋的更替,季节的变化。


第二种是商人,酿酒师收集原料然后酿造成酒以维持生计。商人的生活风格就是无时不在谋取利益。这是商人之道。


第三种是贵族武士,他的生活之道就是挥舞武器。武士之道就在于主宰他手中武器的力量。


第四种是匠人。木匠之道是变成使用木工器具的达人,首先保证他的计划无误,然后按照计划行事,就这样度过他的一生。


这就是“士农工商”的生活之道。


评判木匠的作品是和房子联系到一起的。贵族的房子、武士的房子、四民的房子、房子的废墟、房子的重建、房子的风格、房子的习俗和房子的名字。木匠完全按照事先拟订的计划来建设。兵法也是一样,有一个战役的计划。如果你想去学习战争的艺术,就需仔细考量这卷书。教师就好比是一根针,而训练则是一根线,你必须不停地练习。


作为领导木匠们的工头,必须知道自然的规律、国家的法规、房屋的规格。这就是工头之道。


工头必须熟悉塔与庙宇的建筑理论,宫殿的建设计划,和如何雇佣劳力来建设房屋。工头之道其实和大将之道是一样的。


在建造房屋的过程中,木料的选择非常重要。笔直无节疤,且外形美观的木材用来做外殿的柱子;笔直但有一点点点瑕疵的木料用来做内殿的柱子;外表最美观的木料,即使硬度有一点点差也没关系,用来做门槛、横梁、门、拉门等等。坚固的木料即使存在木瘤和节疤也一样可以在建设中得到应用。那种品质差的木料则只能用来搭手脚架,然后拆掉做柴火。


工头根据各个不同的能力分配工作,比如地板的铺设、拉门的安装、横梁的吊装等。能力不够好的人去装托梁,更差一点的人去削楔子或者类似的杂活。如果工头部署得当,工作将会完成地更为出色。


工头应该经常深入到工人们之中,不提出无稽的要求。他应该了解他们中的道德准则和精神,在适当的时候鼓励他们。这和兵法的原则是一样的。


就象士兵一样,木匠会磨砺他自己的工具。他将工具放在他的工具箱中,在工头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他用斧子制作柱子和房梁,用刨子去制作地板和书架,对雕透细工精雕细琢,尽他能力所能达到的极限去完成工作。这就是木匠的艺术。当木匠技术日渐成熟之后他就会升迁为工头。



木匠的成就就在于他的作品完全忠于设计图纸,既没扭曲偏差,也没偷工减料。这对于木匠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如果你想学习此道,你就必须深刻地理解和思考这本书里所说的事情,做深入细致的研究。


二天一流


在这五卷书里会写到关于兵法的不同方面,它们是地之卷、水之卷、火之卷、风之卷和空之卷。


在地之卷里我将解释一下我的二天一流。很难相信击剑者会悟到真正的奥义。在这卷里需要了解最微不足道的事、最举足轻重的事、最肤浅的事和最深奥的事,就如同在苍茫大地上勾勒出清晰的路径一样,所以这卷书叫做地之卷。


第二卷是水之卷,水乃是人心之根本。人的精神要如同水一般,水可以随容器的形状改变自己,有时候象小溪般潺潺流动,有时候却象是怒吼的大海。在这卷书里,就要解释二天一流如水般清澈明净的这种特性。


如果你已经精通了剑法的精髓,当你随意攻击别人时,你就能击败这世上任何一个人。击败一个人的技法和击败十万人时没什么不同,兵法家可以小中见大,就如同按照一寸高的木俑可以雕刻出极大的佛像一样。我无法用文字来说明这具体是如何实现的。兵法的精髓就在于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在水之卷中我将讲解在二天一流中的这些意义。


第三卷是火之卷。这卷书是讲剑斗。火的特性就是凶猛,不管火焰是大是小,这非常适合于战斗时。你必须确保斗志能够随心所欲地能大能小。什么是大很容易察知,但什么是小就很难觉察了。简而言之,敌人数量越多位置就越难做大的改变,所以他们的行动可以轻易察觉。一个人可以轻易地改变他的心态,所以他的行动很难被知晓。你必须要知道这点。这卷书的精髓就是将诡谋的训练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为这卷书将描述在战场上的格斗技法。


第四卷是风之卷。这一卷将不只谈到我的二天一流,也会涉及到其他的各种流派。我的意思是风意味着古老的传统,当今的传统以及兵法的系统。因此我会很清楚地讲解世间的兵法。这是传统,如果你不了解其他流派,你将很难了解自己。所有的路都有岔路,如果你每天学习剑道,但你的精神却走向岔路,你也许会以为你还在正路上走着,但是实际上完全偏离了。如果你追随正道并且稍有偏差,这个偏差将会逐渐变大。你必须知道这些。这样的兵法家不过是一介击剑者,我这么说并不过份。我的二天一流的真意——虽然它也包括击剑——是基于与众不同的原则。我会在这卷书里解释其他流派对兵法的定义和理解。


第五卷是空之卷。“空”就是意味着无始无终。悟道即非悟道。兵法之道就是自然之道。当你重视自然的力量时,你就会体察到大自然的韵律,你就能够非常自然地击剑,打击敌人。在这卷书中,我打算说明怎样经由自然之道而追随剑术正道一途。


武士们,无论将军还是士兵,都在腰带里缚着两把刀。在古的时候把这叫做直刀与刀,如今则叫做刀与太刀。无论理由是什么,总之一个武士携带着两把刀才算是符合武士之道。


枪与剃刀是出门时才带的武器。


二天一流从一开始就应该训练双手握住刀与太刀。当你视死如归的时候,你必须充分利用你的武器,这就是真理。不这样做是错误的,即使牺牲时也不可以放开你的武器。


如果你双手握刀,很难左右运用自如,所以我的办法是一只手握刀。这对枪和剃刀等大型武器不是很适合,但刀与太刀却可以被一只手轻松运用。当你骑马在坎坷不平的路上、沼泽地里、泥泞的麦田中、崎岖的山路或者拥挤的人群中奔跑时,双手握刀会很令人烦扰。双手握刀并不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当你用右手拿着弓箭、长枪或者其他武器时,你就只剩下一只手来握着刀。然而很难用一只手握刀的力量去砍倒敌人,你必须用双手。其实想要一只手熟练地运用刀并不是很难,训练的方法是使用两把刀,每只手一把。看起来虽然一开始很难运用自如,但是事实上万事都是开头难。开始学时弓箭也不好射,长枪也不好握。当你逐渐熟练以后这些武器的控制就会变得很容易。当你习惯于运用刀,你就会得到刀中所蕴涵的力量,到时候自然运用太刀也就变的很简单。




在第二卷水之卷中,我会告诉你们运用刀的熟练技巧没有速成的途径。刀的运用讲究大开大阖,太刀的运用讲究严密审慎,这些都是首先应该了解的事。


运用二天一流,你可以用长兵器制胜,也可以用短兵器制胜。简而言之,二天一流之道就是必胜之道,无论用什么武器,无论武器的长短。


当面对群体敌人时,双刀要比单刀要占更多的优势,尤其是当你要抓一个活口时。


这些事没办法做更为细致详尽的说明。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当你真正领悟到兵法的精髓时,就没有一件事你不能明了。所以你必须用功才行。


兵法的特色


使用剑法的宗匠叫做兵法家。就象其他的军事艺术一样,运用弓箭的高手叫做弓之达人;运用枪的高手叫做枪之达人;运用火枪的高手叫做火枪之达人;但是我们不称呼善于使用刀的人为刀之达人,也不叫太刀之达人。因为弓箭、火枪、长枪和剃刀是所有武士装备的一部分。而为了发挥刀的优势,你必须更为深入地理解这个世界和你自己。因此刀是兵法的基础。“刀即使兵法”!如果一名武士能发挥出刀的真义,便可以以一当十,也就是说一百个这样的人可以击败一千人,而一千个这样的人可以击败一万人。在我的兵法里,一个人等同于一万人,所以这种兵法是彻底的武士的艺术。


武士之道并不包括其他的“道”,象儒教、释教、诗歌、舞蹈之类。虽然这些东西确是“道”的一部分,如果你了解得更为广博,你就会从任何事物中觉察到“道”的存在。人们必须使自己所行的道尽量完美。


兵法中武器的使用有其时地。在狭窄的地方或者近身格斗时使用太刀最为方便,刀则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有效地使用。


剃刀在战场上的实用性不如枪。用枪你可以制敌在先,先发制人。剃刀是防御性的武器。两个实力在伯仲之间的人对决,持枪者要比持剃刀者占优势。枪和剃刀都有其用处,但是都不适合在狭窄封闭的环境下使用。它们也不能用来抓活口。它们完全就是野战用的武器。


无论如何,如果你只是闷在屋子里,你就会思虑狭窄,忘却正道,在实战中就会处于劣势。


弓箭在战争一开始的时候具备优势,尤其是在沼泽地中,因为它可以从长枪兵之间快速射击。然而弓箭却无法满足攻城时的需要,当敌人和自己距离超过四十丈时也无法发挥其威力。因此到了今天已经没有几家弓术流派存在了,因为这种技巧如今没什么用处。


在城堡里,火枪和其他武器并不一样。这是一种至为重要的武器,但是近战时候则完全不是刀的对手。


弓箭的优势之一是你可以看见箭矢的飞行并据此修正你的瞄准,而火枪就无法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知道这些。


就如同一匹马必须耐力持久,武器也是一样;马必须奔跑有力,刀与太刀必须劈砍强劲。枪和剃刀必须承受得出强力的冲击,而弓箭和火枪则要强韧。武器的实用性应该凌驾武器的装饰之上。


你不应该有自己惯用的武器。过于注重一种武器和不了解其使用技巧一样是个缺点。你不应该模仿别人,要使用你所能精确掌握的武器。对大将和士兵来说,喜欢某样武器或者不喜欢某样武器的倾向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些事情你应该深刻地领悟。


做任何事情都有时机。不下苦工夫是不可能掌握好兵法的时机的。


时机在舞蹈和演奏乐曲时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必须掌握好时机才能表现出优美的韵律来。军事艺术中亦有时机和韵律的存在,例如射箭、开枪、骑马。所有的技艺和能力都包含时机。


空也是存在时机的。


武士的一生都存在着时机,无论是他成功时或者困顿时;无论是平静时还是暴走时。同样商人之道也有其时机,资本的盈亏就是一例。所有的事情都为时机所控制。你必须辩识出这些。兵法中有无数时机需要考虑。从开始时你就必须了解适当的时机和不适当的时机,从大小庞杂的事物中找到相关的时机。首先要观察距离和背景以确定时机,这是兵法的主要内容。背景时机尤其重要,否则你的兵法将变得无法确定。


想要在战场上获得胜利,就要巧妙地察知敌人的打算而且隐藏自己的打算,洞悉敌人最适当的时机而让敌人无法洞悉自己最适当的时机。


这五卷书主要就是讲解时机。你必须认真地去思考这些。



如果你日以继夜地练习二天一流,你的精神就会与自然步调相同。很多剑术流派是通过言传身教而流传在这世间上的。我的剑道理论却记录在这地、水、火、风、空五卷书里,这还是第一次,这可以让其他人来学习我的剑法。


第一,不得思虑不正。


第二,悟道之途在于修炼。


第三,涉猎广博的才艺。


第四,了解各种职业之道。


第五,辨别世间何为失何为得。


第六,修炼自己判断和理解每一件事的能力。


第七,洞悉不能以肉眼看到的事情。


第八,即使是琐事也要注意。


第九,不做无用之事。


在开始修炼时一定要将以上的原则铭记在心。如果你不能很好地理解它们,你将很难得到兵法的真传。如果你真正将兵法存于一心,那么你就能面对二十到三十个敌人而不败北。铭记这些原则并时刻不偏离正道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的,你就能靠你的眼神去制胜,自由无碍地控制你的身体以击败敌人。通过有效率的修炼你靠精神就能以一当十。当你达到这一境界的时候,你将是无敌的。


此外,在群体战斗中主将巧妙地统辖着很多的部曲,正确地行使责任、保护领地和培养士兵,给予他们足够的训练。如果这些事情始终贯穿着不败的精神,去协助自己和获取声望,那么这就是兵法之道。


正保二年五月十二日新免武蔵寺尾孙丞殿

水之卷



二天一流的精神就是水的精神。本卷书就是讲解二天一流的决胜之道,其精髓无法用言语进行深入细致的探讨,但仍旧可以通过练习得以直观地领悟。钻研这卷书!每一个字都要仔细地加以琢磨,如果你漫不经心就会误入歧途。


写在这里的兵法之道只是一系列个人之间的决斗,但是你的思维必须更加开阔,这样就可以通晓万人规模的战法,也就是所谓的军学。


兵法跟其他事情不同,你只要误解了哪怕是一小部分道理,都会令你困惑乃至走向歧途。


仅仅靠这卷书是无法悟得兵法奇妙之处。不要仅仅去读、去背、去效仿,只有将这卷书所写的东西吸纳入你的心中,如此方可使这卷书所传授的真意和你的身体融为一体。


兵法的姿势


你必须保持恒常之心。无论决斗时还是平常你都要冷静沉着,遇事不急不躁,这样你在判断事情时候就不会为自己的心所迷惑而有所偏差。即使精神平静,肉体也不可以放松;即使肉体松弛,精神也不可以懈怠。不要让你的身体影响你的精神,也不要让你的精神影响你的肉体。过分的懈怠或者过分的紧张皆非应有之态,都是属于意志薄弱的表现。


别让别人窥破你的心态!矮子的心态要象个壮汉,壮汉的心态要象个矮子。无论你的体形怎么样,都不要被它固有的反应所误导。要籍着你的心去观察事物,收放自如,从更高的角度去思考。你需要锤炼你的智慧和精神。为了变得更加睿智,你需要明辩是非,通晓大义,广涉才艺,当你不再会被人所欺骗的时候,你就达到了兵法中所说的“智”!


“智”不同于其他东西,你只有持之以恒地钻研兵法之道,才有可能具备坚毅之心。


头要直立平视,不要昂首也不要垂头,更不要左顾右盼。前额与双眼之间不能有皱纹,眼球也不能来回转动,频繁的眨眼也在被禁之列。但是要微眯眼睛,与鼻梁呈一条直线,鼻孔微张,后颈挺直。注意力要放在双目视线交汇处,同时双肩低垂,后臀收起,把力道集中在你的膝盖与脚趾之间的腿部,收腹。将你的剑插在腰带里顶住小腹,腰带就不会松垮,这就叫作“别入”。


在任何流派中,在日常生活里强调站姿都是非常必要的,你要每天保持着决斗时候的站姿,这务必要掌握。


视野要开阔长远,这里有两个层次的视野:感觉与视觉。感觉要比视觉更为精准。


在兵法中,要视远如近,视近如远。在兵法中要紧盯着对手的武器,不要被那些无关紧要的动作迷惑。这一点,无论是用之于兵法还是用之于军学都是一样的。


不用移动眼球就可以看到两边的情况,这种能力是很有用处的,你也许不能很快地掌握,所以要每天以如此方式观察事物,不要改变,无论眼前发生什么事情。


拇指与食指要保持能在剑柄上滑动的力度,中指轻捏,剩下两指紧握剑柄。用手玩剑是不好的习惯。


当你拔出剑来时,你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击倒敌人!当你攻击对手时,也要保持你的握法,手断不可发抖。当你去斩、去格时,你都要以这种握剑的方式致力于击败对手。


握剑的方式在生死决斗与试合中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所谓“斩人的握法”、“试合的握法”之分。


一般来说我不喜欢双手持固定的剑,固定就意味着僵化,一旦一只手负伤,就会变成死手。柔韧方是活手之道,你得牢记这一点。


脚尖轻浮,后踵紧踏,无论移动快慢,步履大小,你都得象平时一样走路。有三种方式我不喜欢:跳着走路,滑步以及一成不变的步伐。“阴阳步”才是重要且实用的。阴阳步就是不只着重于一条腿去走路,换言之当你斩击、收招、挡格时步伐要忽前忽后,欲前欲后,不应该总是先移动固定的一条腿,总之要让敌人完全掌握不到你的规律。


太刀位的构成


五位就是:上段、中段、下段、左翼、右翼。虽然攻击方位分为五种,但所有攻击的唯一目的就是打倒敌人。无论你采用哪种攻击方位,都不要有意识地去考虑,只去想一件事:击倒敌人!




要根据情况的不同来选择适当的方位与力度。上中下三段攻击应当果决坚定,左右攻击应该灵活巧妙。左右攻击方位适用于上方封闭,两侧宽阔的环境,究竟是选用左翼还是右翼取决于当时作战的环境。


五位的精髓是这样的:要想明白攻击方位,你就要先懂得中位攻击,中段乃是方位中的重点。如果将兵法比做合战,那么中段就是主将,其他四种方位都是围绕主将来进行的,你必须予以足够的重视。


明晓剑之道意味着我们可以运用两指去练习控制我们所常用的剑。如果我们通晓剑道,我们就更容易去运用它。任何企图很快掌握剑道的想法都会欲速而不达。想熟练地运用你的剑就必须保持恒常之心。如果你企图象掌握一把折扇或者一把太刀那样去掌握剑的话,那你就错了,用这种方式你不可能用剑去斩杀一个人。


当你持剑下劈的时候,要保持剑身笔直向下,当你在小巷子中斩击时,要循着巷子的走向以合适的手法收剑,肘弯的角度要大,挥舞剑要有力,这就是剑之道。


如果你学习五位很刻苦的话,对这一节的理解将很有裨益,你将可以对自己的武器掌握自如。所以要不间断地练习。


一向是中段。面对敌人时用你的剑去攻击他的脸部,当对手回击,将他的剑逼向右侧并且压制住,或者将他的剑向下压以偏转其攻势。让你的剑处在它该在的地方,当对手再度攻击时,向下斩他的手臂。


这就是第一种方式。五向就是这种东西,你得用长剑反复练习以便习得。当你熟知我的运剑方式,你就能随心所欲地压制敌人的任何攻击。我保证,除了这五向以外,二天一流再没别的招数了。


二向,从上段,也就是头顶斩击。当敌人躲闪时,让你的剑处在它该在的地方,接着向下攻击,当对手再度发动攻击,在这个方位连续斩击是可行的。


这种方式在时机和心态上有很多变化。通过二天一流的训练你就会知道,就可以长胜不败,所以要不断地练习。


三向,从下段。先于敌人,从下方攻击他。要是你这么做,他也许会试着将你的剑往下压,这时你要迅速横斩其上臂,也就是当他攻击时,你从下方瞬间出击。速度对于这一向非常重要。


这种情况你会经常遇到,无论是个初学者还是一代剑豪,你必须仔细学习。


四向,左击。当对手攻击时,向下方打击他的手腕,他会回身去挡格你的剑,这时你要抱持着必斩敌身之意,避开敌人的攻击路线,从比你肩膀略高的地方去斩击。


这就是剑之道,躲避敌人的攻击是重点,你得仔细学着。


五向,右击。当对手攻击时,从右侧向上架入其攻势,尔后循右上段的方向直击。


这种方式是理解剑道所必不可少的,如果你能了解,你就可以自如掌握沉重的剑了。


我无法再对五向做更详尽的描述。你得明了“调合之剑”的道理。学习军学中的时机,洞察对手的心态,习惯于在开始时就练习五向,这五向将会使你变成无敌之人,好好思考这一切。


最后是无位,无位就是指五位并非必要。即使如此,仍旧存在五种攻击方位的握剑方式,当你持剑时,一定是处于那五种方式之一,观察敌我的方位将可以更有力地打击敌人。


你的心告诉你应该采取中段,但你攻击时候可以从中段稍微抬高,变成上段式,也可以稍微放低而变成下段式。当情况突变时,根据局势,将剑从左边或者右边移到中间,就会变成中段或者下段攻击。


就是说不要拘泥于固定的方位,这个原则叫做“虚实变换”,你握着剑时该做的就是打倒敌人,无论你斩击、躲闪、跳跃或者突刺,你的行动都必须指向敌人的本体,这是大原则。如果你只是执著于斩击、躲闪、跳跃或者突刺,你不可能切实地伤害到他。将打击敌人的意志行动彻底贯彻入行动,方是致胜之道。要勤练不辍。


在大规模作战时,位就是指兵力的配置,这对于胜利置关重要,墨守陈规就是死路一条,要牢记。


适机打击敌人,适机就是说当你接近敌人时,要尽力且直接地打击他。在敌人尚未决定攻击还是防御时,当你发现他还是犹豫不决,不要改变自己的心态和攻势。这个时候就是适机。你得不断练习以达到准确判断的程度。




太刀的技法


当你进行攻击,敌人会很快地回应。当你看到他的紧张时,就进行徉攻以松懈其斗志,而后冲过去给予致命一击。这就是徉攻。


光靠看书是很难领悟这个技法的,但你先得有个初步的印象。


当敌人攻击时,你要用你的身体去攻击,用你的意志去攻击,全力施为,不留后路,这是狂攻。


这是非常重要的打击方式,经常会用到,你得学会他。


用于与敌人刀锋相对的近战时,当敌人攻击,你飞快地后撤,然后持剑跃起,舒展身体向敌人近处靠去,流水斩就如同流水般顺畅,可以斩击得异常切实。


火石斩意味着当敌我剑身相交时,以不抬高剑身为前提尽全力进行斩击,这要求手腕、身体以及腿部都要吃上劲,要斩击迅速。如果你学得好,你的打击力量将会更强。


红叶斩就是要打掉敌人的剑,必须将他的剑置于你的意志控制之下,当敌人在你面前拟定正眼,意图攻击时,你就要有力地使用火石斩或者狂攻。如果你着力于击落他的武器,那么他的武器将必然被击落。如果勤加练习,用这种方式击落敌人的剑是很容易的。


当身的技法


我们经常在攻击敌人的时候同时移动身体与剑。根据敌人的攻击方式,你可以先用身体躲闪,再伺机用剑攻击,如果他还处于防御不能的状态,你就可以先攻其剑,但一般来说先攻击其身更佳。这就是人剑合一,你要仔细领悟。


“斩”与“砍”是不同的。“斩”,无论形式为何,都是固定的,具有百折不挠的精神;而“砍”不过是碰触敌人的身体而已。即使你砍的很有力,即使敌人被杀,这也只是“砍”而已。当你斩时,你的精神必须坚毅,你得了解两者的差别所在。如果你先砍到了敌人的手或者腿,那么接下来就要斩的切实有力。“砍”的心态和“碰”的心态没什么区别。


缠战的涵义就是紧贴敌人,不让他拉开距离。当你接近敌人时,用你的头,你的身体和腿紧贴敌人的身体,人们往往很容易移动头和腿,但身体的移动总是滞后。你要如影相随,不让敌我身体之间有一丝空挡。你得好好学着。


当你接近敌人时,一定要毫不迟疑地与其争夺制高点的位置,伸展你的腿,你的膝盖,你的脖子,脸对脸地与之争夺,当你认为你胜利的时候,你总是处于最高处的。相信我,没错的。


当敌我以剑对攻时,你应该坚定不移地以剑挡格以吸收敌人攻势的力道。粘战之道不在于打击的多么有力,而在于使剑不易分开,尽可能不动声色地接近敌人运用这个战法。“粘”与“缠”的区别在于“粘”更为坚决。好好练习它。


肩冲的意思就是用肩膀去冲击敌人的防御空隙。其奥义为用你的身体去冲撞敌人,脸微侧,用右肩去撞他的胸,尽可能地用力,如果你与敌人距离足够近的话,这招可以让你将其撞出十到二十丈远,极有可能制其于死地。请务必好好练习。


战斗时候有三种防御方式。首先,将敌人的剑架偏到你的右边,向他的眼睛挤去。其次,怀着断其脖颈的意志,将他的剑向右眼回逼,乘隙用你的左拳去砸对方的脸。再次,当你有把短剑的时候,不要考虑对手的攻击,躲闪并接近他,用左手打他的脸。


较量的技法


当你面对敌人时,顺其刀锋所指,怀着刺其脸面的信念攻击,当你贯彻这一信念时,敌人的脸部和身体就会变得容易控制。如此,你就有很多机会去赢,你得集中精力于此。当与敌人对打时,对手的身体如果容易控制,那你就可以迅速获得胜利,所以你不应该忘记抱持刺面的信念,并在训练中寻求这信念的体验。


当作战环境上方或者两侧有东西妨碍行动时,无论多么难以斩击,都要勇猛地攻击对手,剑身要始终毫不颤动地刺向敌人的胸膛。当敌人感受到刀势的凌厉,而使得他的攻势有所停顿。当我们感到疲惫或者由于某种原因无法斩击时,这招很有用处。


呵斥,就是当敌人试图反击你的攻势时,使其停顿的一种方式。在你准备斩击的同时,大喝一声“喝!”,斩击时,也要大喝一声“喝!”,这个时机会一遍又一遍地出现在攻防交换时,呵斥的重点就在于举剑斩击的动作要同时进行。


当白兵战的时候,你会发现敌人的攻击有一定的规律,可以称其为“韵律”,随其韵律躲闪并且伺机攻击,就叫作“轻闪”。轻闪之意不在于“轻”,也不在于“闪”,而是循敌韵律去寻敌之隙。在轻闪中最重要的就是速度。明白这一点,就算很难在力道上压倒敌人,你的攻势也不会减弱。这需要你认真地去练习。


群敌意味着你面对数倍的敌人。向两侧平抬刀与太刀,摆出一个左右充分伸开的宽广站位。然后不断变换方位去打击敌人,即使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也一样。分清敌人的攻击口令,攻击第一个敢于攻击的敌人,扫荡眼前视野内的目标,左右不断斩击,迟疑就是死路一条。一定要一直尽快恢复自己的站位以控制两侧,击倒向前靠近的对手,迎着他们进行挤压。无论何时,牢记设法要让敌人排成直线,就象一条带鱼,之后用力将其各个击破,不给他们时间和地方以重整。


你能知道兵法的制胜之道,精妙处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只有练习才能体会得到它,有一句古谚说:“剑中方窥真意。”就是这个道理。



身授讲的是二天一流兵法如何传承。古谚有云:身授言教。这卷书说的只是二天一流的大纲,要学习如何取得胜利,首先要学好“五位”、“五向”,仔细体会位于你心中的自然之道,理解意念与时机,自然地持剑。你的身法要和心和谐一致,无论是跟一个人打还是跟几个人打,这些话都是很有价值的。


学习本卷,每一项都要抽时间仔细地思考,你就会缓步得其精髓。深思熟虑,平心静气,吸收优点,无论何时,你都要记得这些。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经年参悟此道,即为武士之道。今日超越昨日之我,明日即可超越旁人。另外,为了跟更强的人对决,要按照此卷书来修行,不可动摇意志。即使你杀了敌人,如不是按照你所学而为之,亦非正道。如你以此道获胜,你就可以以一当十。战斗时领悟的剑技,永远不会被你所遗忘。


正保二年五月十二日新免武蔵寺尾孙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