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罗伊看到丫环被他问得莫明其妙,才想起现在是在东汉年间,发明牙膏的人还没有出生呢。那古人如何漱口呢?他向丫环比划着漱口的动作。丫环嫣然一笑,把小圆盅和一条小丝巾递给他,并向他示范如何使用这两样东西。罗伊照着她的样子,打开圆盅喝了一口水含在嘴里,将水在口腔里不住搅动,这么来回搅动几次,吐掉后再换几次水,最后用丝巾揩净牙齿。

圆盅里的水,散发出一股沁人肺腑的清香,含在嘴里冷冰冰的,吐出来的水变成一串串细小的泡沫。罗伊漱完口后,感到唇齿留香,口腔非常清爽,呼出来的气也很清新,与现代使用的药物牙膏,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洗好脸后,丫环打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她告诉罗伊,这是由西域波斯进贡来的润肤油,丞相吩咐专门给将军使用。罗伊用手指勾出一点儿油,闻了闻,那白白的油脂,透出淡淡的异香。这种香气,他从未闻过,味道非常好闻。他把油脂擦在脸上,油脂立即化了,原来紧崩崩的脸,一下觉得舒适了。

罗伊叫来波尼,用丝巾沾上水,给波尼洗了脸,他把圆盅的水倒进一个盘子,让波尼也学着漱口。波尼很聪明,教了一遍,它就会了。它似乎对漱口的水产生了兴趣,不停地用舌头舔水,在嘴里呼噜一阵,再吐出来。

罗伊漱洗完毕,丫环照料他吃完早饭,赶紧带他来到外厅。厅里的长桌上,一溜放着三个大托盘,每个托盘里放有一顶头盔,一副铠甲,一件战袍。第一个托盘里盛的是一顶金盔,一副黄金锁子甲,配以红色的丝绒战袍;第二个托盘里盛着一副闪着寒光的白色头盔,白钢打成的铠甲,黑色的丝绒战袍;第三个盘子里是一顶青铜头盔,一副黄色的皮甲,一件绿色的丝绒战袍。

曹操差来给罗伊送甲的人,是他的侍卫将军典韦。典韦是个粗鲁的武夫,上马会抡刀使枪,下马能徒手搏击格斗,仗着一身好武功,做了曹操的侍卫将军,统领着京城精锐的三万近卫军。典韦被曹操骄宠惯了,他眼里除了曹操,再没有别人。就连张辽、夏侯渊、徐晃这些威望很高的大将,遇事都让他三分。典韦在赤壁一战中,从江东掳回大乔,就被曹操差遣他护送大乔回到许昌。罗伊的事情,他道听途说知道了一些。曹操回到许昌,把罗伊安排在相府上书房居住,这在他的记忆中,还没有谁享受过如此恩宠。更使他气愤地是,还叫他在罗伊的院子外站了一夜岗,把他这个侍卫将军当作普通警卫使用;现在又叫他给罗伊送来三副铠甲,更使典韦气上加气。他为曹操出生入死,屡立战功,曹操从来没有赏赐给他铠甲。而这位小将罗伊,曹操一赏就是三副,并且是最珍贵的!罗伊的这种殊荣,是前所未有的。

典韦守护着曹操给罗伊的赏赐之物,看见罗伊进来,穿着睡衣睡袍的罗伊,分明是个年轻的娃娃,哪是什么在乱军之中力挫群雄,孤身力挽狂澜,救曹操于水火之中的英雄!他再一细看,此人竟然是在江东都督府阻碍他刺杀周瑜的那员小将,顿时心里火起,想去拔腰中的剑。贸然间,他记起罗伊是丞相尊贵的客人,碍于丞相的使命,典韦不得不耐着性子,向罗伊施礼。

“罗将军,我奉丞相之命,前来给将军送袍送甲!”

罗伊抱拳在胸,向典韦还了一礼:“谢过丞相,也谢过将军。请问将军尊姓大名?”

“我姓典名韦,官拜中郎将,丞相身边一侍卫也!”

罗伊从书中知道典韦其人,一个实足的武夫,看见他脸上流露出的傲慢,罗伊也不在意。比起名扬四海的关羽,典韦算不了什么,他的傲慢只能算是无知与浅薄。

“原来是典韦将军,小将罗伊没有远迎,让将军久等了,还请将军见谅!”

罗伊一番客气,典韦觉得心里好受一点儿:“好说好说!罗将军,这是丞相赐你的战袍、金甲,一共三副,我典韦送到了!”

罗伊指着金盔金甲:“这是?……”

“丞相今天要在铜雀台上大宴文武百官,他还要亲自登台拜将,特意嘱咐我,要将军戴上金盔,穿上金甲,披上红丝绒战袍,随他登上铜雀台!”

“敢问将军,为什么一定要我穿上金盔金甲?”眼前明明有三副铠甲,为什么曹操要特意指定,罗伊不知曹操用意何在。

典韦老实地回答:“我也不知……”

“请问将军,罗伊指着白盔白甲:“这又是?……”

“这是用上等精钢打制而成,原来为丞相所用……”

罗伊感动了,曹操对他真的是没说的,赠剑赐马,今又送甲,随他征战多年,一同出生入死,屡建战功的人,据罗伊所知,没有一个人能享受到如此殊荣,可见曹操对他寄予了厚望。

“丞相之恩,小将没齿难忘!”罗伊望着第三副甲,这副甲好象是用动物的皮做的。甲的前后,用一根根油黄发亮、细细的皮绳编成,中间有一个硕大的青铜护心镜。说心里话,罗伊真正看起的是这副铠甲:“将军,这第三副呢?”

典韦脸上现出羡慕、妒忌之情:“这是犀皮锁子甲……无论是实战还是珍贵,这犀皮锁子甲都高过金盔白甲,它坚韧无比,又轻巧如绵……这是西域大单于进贡给当今天子,献帝转赐给丞相,据前来朝觐的使臣说,是用十头犀牛皮精制而成……”

小小一件铠甲,用得了这么多的犀牛皮?罗伊问典韦:“十头犀牛?”

“将军有所不知,只有犀牛背上那一小块皮才能用。大单于为了做成此甲,用了五年时间,才找到适合做甲的十头犀牛。”

“原来如此……”

犀牛,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都是世间罕见之物。今天,犀牛更是为数不多的珍稀保护动物。做成这样一件铠甲,竟然用了十头犀牛!罗伊惊骇了:“将军,我就穿犀皮锁子甲!”

“不行,丞相吩咐过了,平常随你,今天只能戴金盔,穿金甲!”

罗伊无奈,只好在丫环的帮助下,脱下原来穿的黑色皮衣皮裤,蹬上双耳云纹将军靴,小腿上扎好青铜护腿,再戴上金盔,穿上金甲,披上红袍。

罗伊穿戴完毕,丫环情不自禁地赞道:“将军好威风!”

“是吗?”罗伊抚摸着身上的铠甲、战袍,打量着室内,想找镜子瞧瞧。丫环拿来一面小小的铜镜,罗伊看着镜子,几乎认不出自己,里面映出一个头戴金盔、英俊的武士。他觉得他脸上的轮廓分明,与过去相比,似乎长大了一些,成熟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