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三.借战备战. 70.宝岛回家.

7821144 收藏 2 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8.html


万众期盼中,2012年终于到了.只是,华国大陆人民对国家充满了信心,其它各国则想看到华国怎样惩治败类,至于岛独分子,除了很深得悔意之外,也在"期盼"着大陆政府怎样一个无人身伤害惩治.倒是没任何一方觉得华国需要使用暴力.

其实,岛独分子的日子挺难熬的,随着解放军横扫天下,曾经的偶像一个个垮台,他们的心情一天差似一天.但出于对大陆同胞为人处世上的信任,没有那种杀人要偿命般的恐惧感,只是免不了惊慌失措,越临近限定日期越是如此.那可是一年多啊,随着大陆政府和解放军想治谁就治谁,找不出一个敢蹦哒地,岛独分子们提心吊胆着,不知时间该快些好还是慢些好.

一月一日8:30的首都,华国政府接收宝岛的代表团公开出发,一艘中型公务飞船就停在天安门广场上,所以,广场上挤满了送行群众.

关于这个接收代表团,有很多故事可写,与解放军在欧洲和欠债国算帐一样,完全可以另写一本书出来,在此就只简单叙说一下吧!

代表团的正式组建是半个月前的事,但中央直属各部门,还有各省市,早在半年前就为了争到代表团名额而吵翻了天,搞的几位负责领导人都不敢接电话了,包括主席也常躲着某些特会磨人的下属.

中央对宝岛本身的基本意见是:2012年一月一日要回归祖国.没有一国两制,宝岛只能以一个普通省份级别回归.

绝不是共进党说话不算话,所谓一国两制,是以宝岛自觉回归祖国为基础.但是,伟人的理想和让步并不能感动败类们.即便是国兴党,虽说不支持独立,内心也更愿意不统不独,好关起门来当老大.正常情况下,宝岛几乎肯定需要武力才能回归,所以,一国两制仅仅是国家给宝岛统治者的一个可接受底限而已.不错,华国的伟大力量使祖国统一根本无需诉诸武力,只需要提出要求,愿意回归的宝岛人民也会把几个顽固分子碾碎.但这中间,已经发生了一场战争,而且是一场世界大战,岛独分子是代表着宝岛站在了祖国的对立面,那就对不起,只有成王败寇了.

因此,华国的宝岛接收代表团中的[接收]二字,仅是代表团的三分之一工作,只不过接收宝岛回家是排在第一位才叫[接收代表团]罢了.在接收了宝岛后,就是第二个三分之一工作,代表团将直接组成为TW省委省政府的核心领导班子.

那么,最后剩下的三分之一工作是什么呢?别急,容我慢慢道来,还没写到那儿呢!或许,很多读者已大致猜到了败类的下场了吧?

近年来,华国的官场风气有了极大好转.虽然,科技再先进也不可能改变人心,但各种严格合理得监督体制和选拔体制下,或者想占便宜的公务员是百之一二,但真正得害群之马就只有万之一二了,跑官要官之风已销声匿迹.

可是这次不同,对于将要回归的宝岛,各部门向上级[跑官要官]几已成风.嘿,这么说肯定不很恰当,那该怎么说呢?就是......就是都想到宝岛任职.不是说宝岛条件好,说直接点儿,在全世界大部分人心中,华国大陆已成为他们心里的天堂了,游离在祖国怀抱之外多年的宝岛不过是在天堂边儿上而已.要不是华国固有领土,华国人根本看不上.

最主要原因就在于,中央将TW定义为了一个普通省份.做为一个普通省份,TW省委书记连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资格都没有.许多人把TW的战略地位看地有多重,其实抛除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政治原因,TW除了代表国家几万平方公里国土外,它什么都不是.即便在军事上,也不是非它不可.如果华国还是从前的穷国,就算收回了TW又怎么样呢?仅仅是突破第一岛链,霉国倭国照样在第二岛链封锁华国.而且,在现代战争中,TW根本算不上个易守难攻之地,因为它没有战略纵深.像霉国这样没有领土野心的国家,很容易就把TW打个稀巴烂.

所以,各部门对中央最初要派某位副总理出任TW首任省委书记的打算提出了一致反对,并动员了一些老同志出面.某元老就当面想主席提出,既然准备将宝岛做为一个普通省份收回,就别派副总理去任职,从各部委或下面省里调个正职去就可以了.而中央在2011年下半年时,还没对TW进行确切定位,只是有这个打算,所以老同志的意见很容易就被中央接受了.因而,到了十一月时,中央决定从各部委和各省选拔一位正职出任TW省委书记时,各路诸侯争起来了.不是为了去TW趾高气扬,而是完全的国家主权的荣耀.

最后谁争赢了呢?

国土资源部争赢了.一个国家部委,自然人才鼎盛,国土资源部专门组建了竞选班子,理由只有一个:TW首任省委书记出在国土资源部,最能代表一块游子般国土的回归.而我们陈承宗部长绝对能胜任TW省委书记的职务.

当然,这次争[官]热潮在中央的默许中,各部各省都有高招儿,要不怎么能写成一本书呢!这里话题太多,就不多说,您只要知道,最后是国土资源部胜出就是了.

广场上,许多送行的群众奇怪了,绝大多数都是首都人,自然有不少知道陈部长,于是,有人问了:"哎,怎么是陈部长去TW啊?陈部长是国土资源部长啊,难道不和那边儿谈判?起码该是个副总理或是外交部长吧?"

有那不感到奇怪得反驳了回去:"切----,不懂别乱说.副总理倒说的过去,外交部长却决不能去岛上......"

"怎么不行?"这位脑袋可能缺根弦儿.

"嘿,找骂呢你?外交部长到咱华国自家的地儿上跟谁外交去啊?这不是自个儿寒谗自个儿吗!你再看看,这是[接收代表团],国土资源部去最合适了,比军队还合适.懂了没?"

"嘿嘿,嘿嘿,您说地在理儿.就是没军队保护着,是不是......"

"又傻了吧你!现在还有谁敢动咱华国人,找灭呢!"

在领导人和群众的欢送中,代表团的公务飞船终于腾空而起,区区几千公里路程不过半个小时即了,9:30左右,代表团降落在了桃园机场.

或者,这是华国最高权力机构的疏忽?不过,虽然由岛独分子把持的宝岛政权没有接到共进党中央的通知,也不敢派特务到大陆刺探消息,但一月一日是什么日子,他们记得比哪一天都清楚,何况,总是有TW人在大陆,几个电话回来就知道了.但是,可能要保留最后一丝面子吧,败类们派出了一个所谓[副外长]前来迎接,但没有任何一个接收代表团成员理会那个哈巴狗一般得[副外长],倒是有几位骂出声来:"妈的,不愧是倭货的崇拜者......靠!"

陈承宗部长用冷冷得眼光逼开岛独官员,只差从嘴里直接崩出个[滚]字,然后从底头缩颈的[副外长]身边走过,迎上了正在走来的国兴党主席,点头握手之后,陈部长在这非正式场合几乎是以半命令半商量的口气说出了他来此的目的之一:"中央政府希望您愿意出任TW省常务副省长,并给贵党留下了部分相应职位,请贵党考虑."

国兴党主席呆了,因为他以为自己能当个国家副主席.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事实上,他认为自己肯定要去大陆,所以极有自知之明了,觉得在强势至极得大陆不可能得到任何实权.而想象中要担任的副主席就是个虚职而已,似乎低一级的副总理,他想都没想过.可是,大陆政府却有意让他担任副省长,一个似乎很小却实在得职务.

陈部长感到国兴党主席好像有些难堪,于是开口说道:"......请您不要多心,祖国的变化用翻天覆地都不足以形容.恕我直言,TW太落后,所以......您暂时不适合担当更高得职务.当然,您要是感到受了轻视,可以去首都......"

"不不不,我承认,的确有些难堪,也请恕我直言,因为我们曾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可是,今天的我党的确落后太多了,所以,在难堪之后,贵党愿意让我担任实实在在得TW省常务副省长,完全令人没有想到.真得,这比让我担任仅有个名义的国家副主席要诚恳得多,虽说不大好听."

"哈哈,您是个政界人士,本来就无需什么好说好听.而我党前些年虽出了不少败类,但一惯宗旨确是诚恳求是.所以,只要主席先生不反对,您的任命马上就会到."

"是的,我愿意,至少是个重新学习的机会,不是吗?不过,我党目前第一要务是个大陆国兴党合并.到时,国兴党主席这个职务,我要立刻辞去,以便重新选举."

"不客气,更应该说是互相学习,共同进步.而贵党内务是贵党自己的事了."

"......那请问,跟民进党那帮猪的谈判时间约好了吗?"

"呵呵,您这是在骂我吧?跟猪约什么时间?"

"也是......"

所以,所谓得总统府,接收代表团是用闯的,在华国外交官眼里早已狗屁不是的国际惯例又破了一项.用陈部长的话说:"不管是不是政见不合,哪怕是仇敌,但我完全承认,这个地方,在蒋先生父子在时,都曾经是一个正经的权力机构所在地.但现在,却被一帮畜牲把持着,那么,这个权力机构我就不会承认了.既然不要祖国,他们凭什么在祖国的土地上行使权力?"

FACE是丢了,可岛独分子既不敢阻拦,更不敢有报复的想法,唯有以最快得速度布置好早有准备的谈判会场,将一切动乱当没看见,也算是保面子的最佳方式了.

刚坐上谈判桌,一向口快的陈部长却被对方堵住了嘴.可怜得岛独分子啊,在长时间的惶惶不安中改变了[政治策略],而且改变的相当彻底,唯一要为了面子,叙述中要绕绕圈子.但陈部长何许人也!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败类一次,让他说正题.然后,从对面的几句话中就听出了岛独分子的意思:俺愿意回归祖国了......

于是,话头第二次被打断,陈部长也回答了正题:对不起,现在认祖国啊?晚了......

"晚了?晚了?"

看着陈部长厌恶中夹着嘲讽的目光,败类喃喃着发傻,良久后才问出最重要得话,倒也现实,更可能是清楚大陆政府已不再跟谁啰里八嗦:"大陆想怎么样?"

"哼哼,此次的代表团的目的之一就是处理你们这帮......嘿!"

陈部长不知怎么形容岛独分子.骂轻了不解恨,骂重了有骂自己之嫌.因为,没法不承认这帮败类的确是华国血统,虽然其中有几个倭国种,比如叫灯灰的那个贱货.不过,陈部长的话还是让岛独分子吓的嘴唇发白.

"处理?大陆要处理我们?不是说......"

"我想,你的记忆力没有问题,华国政府不会对岛独分子进行什么人身打击,对此,你们完全可以放宽心.说实话,你们还没资格被欺骗,因为欺骗是为对付相当得对手.一帮认贼做父,出卖祖先的渣滓,哎,再怎么讨厌,杀之也会被人看笑话."

"可是......可是......民进党愿意放弃独立理念,促成祖国统一......"

"打住打住,祖国这两个字从你们嘴里出来让人听了别扭."

"那就请陈先生告之大陆的想法."

"想法?嘿嘿,民进党整个一帮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怎么啦?现在想要脸了?可惜啊,朝秦暮楚只是更不要脸的行为而已,再次对不起,这个脸吗,华国政府给了你们十几二十年,你们一直不要,现在大陆不想给了,你们爱独立就独立,关华国什么事?"

"不可能!......您......大陆准许我党独立?"

"废话,你们要独立,堪称自由,无需大陆政府准不准.但你们要明白所谓[独立]的两大要素,你知道是哪两大要素吗?"

"独立的要素不止两个,两大要素是什么,还请陈先生说出来."

"政权和领土啊,白痴!"

也许,岛独分子还没把尊严百分之百卖光,听到陈部长的怒骂,败类抬起了头,勉强仰望着对手反驳:"请您尊重谈判对手."

"切!出卖祖先,不愿做主人非要做孙子的人不值得尊重."

"你......这两个要素,我完全明白....."

"明白就好.那我告诉你们.仅就政权而言,你们想怎么组建就怎么组建,以为大陆很瞧得起你们么?以为掐住了国家命门了么?以为自己是个多强大得势力吗?其实,民进党什么都不是.但是,你们无权在华国领土上独立.所以,只要民进党离开宝岛,想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华国政府和人民根本懒得搭理你们.能有本事打个地盘下来,反倒很令人钦佩."

岛独分子一下就明白了大陆的意图,原来是将民进党赶出TW岛啊!因而,立刻叫嚣起来:"这不行,这是对弱小的迫害......"

"闭嘴!"陈部长大喝声中再次将败类的话堵回去:"迫害?别不要脸了.TW自古就是华国固有领土.不说现在,就是以前,国际社会也很少有谁不承认.因而,民进党毫无争议的是个判国组织,可华国政府只要判国者滚出华国,这算迫害吗?或者,你是希望解放军来,将你们全部枪毙?如果民进党有这个要求,大陆不反对."

败类代表似乎断了脊椎骨,一下软倒在椅上.他很清楚,像霉国倭国这样的国家,无需被打倒,只要华国显现足够得力量就不会为民进党说话.何况,这曾经的两大靠山已被解放军打成了灰孙子呢!而且,民进党真不知道自己是在叛国卖祖吗?那就太不把败类当人看了,民进党当然不会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以为可以和祖国叫板,以为可以卖祖宗而遗臭万年罢了.

"没有可挽回的余地了吗?"这个岛独首脑人物,终于彻底后悔了.

"或者有未来,但现在绝对没有回头路可走."

哎!处理,的确是处理,就像垃圾一样.岛独代表心里哀叹着问:"大陆......国家政府打算怎么......处理我们?"

"虽然,你们极其令人厌烦与憎恶,但终究是炎黄子孙,最多有一丝畜牲血统.所以,国家把你们赶出TW之后,也不至于完全不管.最终,这不过是个民族的耻辱,一个令祖国最最痛心的耻辱.说起来,全世界与华国为敌,又能算得了什么?土鸡瓦狗而已.

你们哪你们,万死不足以恕罪,可国家不可能杀一百多万人去让别人看笑话,但真要靠实力生存,你们除了会卖国,绝对没那本事.所以,国家给你们安排了个容身之地,在吕宋岛上划了一万平方公里,到那儿去吧!想自治就自治,想独立就独立,但国家更希望你们好好想想所作所为是怎样一种罪恶.至于你们在TW的正当不动产,国家将以一个合理得价格收购."

"一百多万?这就是那次全民公投中,国家要求选民必需实名投票的原因?"

"当然,要不怎么赶走想要赶走的人."

"可是,这一百多万人中有许多原住民,愿意独立也有一定......"

"不要再说了.国家不管谁有任何理由,都不可能允许任何人在固有领土上闹独立.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任何划区独立理由都要制止.原住民可以独立,那纯粹是无稽之谈.不管是谁,只要投了赞成独立票,就只有半年时间了.没什么可客气的,半年之内给我滚.说残忍一点儿,如果不服气,国家愿意接受派解放军来镇压一场小规模叛国动乱的结果."

"能不接受吗!谁让我们自做自受呢!只是,一百多万人在半年之内移民到吕宋,我们无能为力啊......"

"我说过,国家没有完全放弃,除非你们自己完全放弃自己.而移民并没你想象中那么麻烦.国家为TW准备了充分得管理与发展资金,自然也将早在计划中的赶走败类的资金准备好了.对于叛国者,国家没打算用什么民主手段,你们不配.但可以保证,对你们手中正当不动产的收构一定会公平合理.而将百万人从TW送到吕宋,对国家而言,只要做好准备工作,一天就够了."

"是是是,我们一定会好好反省罪恶."岛独代表也算聪明,不在无可挽回的决定上做无用功了.

"是该反省,但你们目前的悔恨仅仅是对力量的恐惧.但卖国卖时间久了,早忘了拥有华国血统的自豪.所以,这次反省,我看要一百年才够."

陈部长一语成真.确实如此,直到本书开头所述的二十二世纪初,彻底改过自新的TW遗民才得以回归祖国.这是一次百年惩罚,心灵上的惩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