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汽车团司训队学开车的难忘经历

前一篇我写了我当兵时曾经当过军械员,过了很多打靶的瘾,详情请见链接:

http://bbs.tiexue.net/post_1862614_1.html

这篇就写写,我当兵时曾经当过运煤工和煤炭装卸工。

说起来朋友们可能觉得奇怪,我军历史上应该没有煤矿兵啊,不过我还真有过一个朋友曾在在山东招远那边当过金矿兵,现在武警就有黄金总队,就是专门挖金矿的。

前面文章说过了,我们部队是专业汽车团,在汽车团当兵很少有当了几年兵没学开车的。1979年我在教导队当了两年文书和军械员后,也一样从团直属队调到团司训队学开车了。

到了司训队(连级编制)我被编入十班,我们整个司训队总共有12个班,每个班8个学员加一个教员班长。学员大部分都是新兵,我这时已经是当兵的第三个年头了,司训队里有几个班长都是我新兵连时的战友甚至有我当兵前同学校同学,我自然就算老兵了。

我们到司训队时,赶上了我们团建团以来最苦的一期司训队,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当时全军很多部队都再慢慢从文革中缓过劲来,开始不以抓政治为主了,军事技术业务练兵抓的越来越紧,这也就带动我们全团在各个方面都在逐步改变精神面貌。我就从我们在司训队做的三件事说起,就知道我们是怎么改善精神面貌的了。

这几个工程主要是:一、挖菜窖。

二、修教练场。

三、给驻地全县的企事业单位拉煤。

在我们这期司训队以前,我们团学开车都是在山西的公路和农村的土路上或者干涸的河滩里练开车,班长带着开就是了,练钻杆时,可以由班长带着本班学员随便找块地,在里插两竹竿就开练。

到我们这期,开始按照军区文革后下发的最新的《训练大纲》进行正规化训练,我们学习课程分为:理论学习三个月,轻车驾驶训练三个月,载重驾驶训练和复杂道路、战场自救训练三个月。

理论训练时,我们除课本知识和汽车发动机工作原理和汽车电工知识以外,就是整天把解放汽车恨不得所有零部件都拆散了,然后再一件一件的组装起来,那时整天弄的油脂麻花的,就跟汽车修理工一样,对汽车的各个零件之间的关系搞的了如指掌。可不象现在的司机似的,车一坏,自己连个起码的故障判断能力都没有。

在轻车驾驶训练阶段:每天班长带四个学员开着空车上路练(我们学习轻车驾驶时还没开始修教练场),还练一些如百米加减档之类的科目。总之一切练习还算轻松,但那期间留在家里的四个学员可就不轻松了,我们司训队为搞好连队正规化建设,挖了一个特别大的地窖,专门用来存储全司训队一个冬季里100多号人吃饭的蔬菜。当时正值夏天,太阳火热当头照着,大家光着脊梁只穿一个大绿军裤衩轮拨挖地窖,我们的地窖实际上就是先挖一个大坑,然后最后封顶,再回填土,。隔了一段时间,好多学员就故意一轮到挖地窖时就泡病号,一到能上路开车病就好了,当然,这样干的就是我这样的老兵了,新兵是不敢这样干的。需要说明的是,我虽然是城市兵,又是部队干部子弟,但当时我可是一直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因为我当时正在积极争取入党转正。所以丝毫不马虎的拼命干活,哈哈,话说回来,当时要没这个压力,我也泡病号去了,当时确实累的不得了。

到载重驾驶这个科目练习时,我们更累的大活就来了,那就是修教练场和拉煤,结果这两活干了整整三个多月。那时我们还是每天有半个连到山区采石场拉石头,半个连在驻地附近一个河滩地修教练场,出去的学员在路上是轮流下驾驶楼里练开车,路上车熄火了,都是在车箱上坐着的学员跳下来用摇把摇车,班长看谁不顺眼了,谁摇车的时候干脆就不给打开点火钥匙,累你个半死才打开,到了采石场学员负责搬石头把石料装上车,拉着一车石头载重跑回修教练场的地方把石头卸下来,留在家那半个连的个学员就都在教练场那里挖沟填壑、连刨带铲带堆砌的修建汽车教练场,那时泡病号的人有就没法挑拣了,反正两活都不轻,因为天天搬石料结果我们这期学员的衣服都磨的破破烂烂的,为此,我们这批学员后来团里专门向上申请增发了两套军服,当然这是后话。

由于我们团部驻地在太谷县城,跟县里的关系搞的很好,因为快到冬季了,全县的企事业单位都要拉冬天用煤,结果也不知道团里怎么想的,就把这个拉煤任务变成了我们司训队的训练科目,名目为长途载重驾驶训练,实际就是完成这项爱民任务,据说这样县里也不用出汽油费和劳务费用了,就这样我们一个连的兵就成了最廉价的劳动力,给全县城的单位拉了一个月的煤,就连点伙食补助都没见到。

这次最累的就是每天来回要跑2百多公里到平遥和介休的山区煤矿去拉煤。路上还是学员轮流下到驾驶楼里开车,但到了煤矿,装煤的是我们学员,那时煤矿也没啥机械化设备,都是我们用铁锹装或者抱着大煤块往车上扔,等装完车,我们也就成一脸黑了,然后再轮流开着往回走,到了县城各个单位,我们又要负责卸煤,从早晨5点多出发,卸完煤回到营房也就快十点了,那时我们整个人从上到下除了牙和白眼球是白的,浑身都跟矿工一样了,大家累的叮了当啷的,回到宿舍往大通铺上一倒就睡了,好在我们是隔一天去一次,第二天就是别的学员去了,我们还能休息一下。但军装的换洗就成了大问题了,每拉一次煤就洗一次根本没办法弄,只好把一身衣服穿到不能穿为止。

拉煤时,由于是长途载重训练,劳动强度又很大,学员又饿又累,造成了一次翻车事故,也成了我们团历史上历届司训队训练中唯一出事故的一次。

当时我们班的车是跟在12班的车后面,12班的班长是我同一个部队大院的同学,他们从平遥山里下来时,在路上遇到有老百姓在路上打麦子,躲避时又赶上和对面车辆会车,结果一下就从路基滑下去了,当时我们跟在后面,眼见随着车往路边沟里翻的时候,车大箱上的人就从大箱(没盖棚布,都坐在煤堆上呢)里面飞出来了,车翻下沟后,打了个滚又四轮朝下立沟里了,煤也全都自卸成一堆在沟下面了。我们班赶上来,赶紧停车下沟救人,一看被甩出来的2个学员,一个啥事也没有,另一个是飞出来时腿撞树上骨折了,到驾驶楼一看,我那个同学和学员都傻了,呆坐在车里不动唤,一呼喊他们才醒过神来,但啥伤也没有,我们死活找不到还有一个学员,过了几分钟我们看煤堆拱来拱去,赶紧上前去拿手刨煤,结果这个学员爬了出来,满头是血,我们一看伤也不大,就是一大块煤砸了个小口子。那个骨折学员赶紧就近找医院固定了一下,回到太谷就住在270医院了,三个多月才好,只好后来又参加补训。后来我那个同学背由于教练处理措施不当,背了一个警告处分。

那期间我们那个太谷县也不知道给没给部队钱,反正当时我们伙食天天还是那套,就是到了煤矿吃午饭时,都是由副连长安排在马路边的一排专门供矿工吃饭的食堂吃刀削面,当时不干不净的吃的还特别香,毕竟刀削面比我们连队伙食好多了。哈哈,不知不觉又说到吃上来了,没办法,在部队那几年伙食简直太差了,有时真不象人吃的东西啊。

本人驾龄到2009年就整三十年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开车训练9个月给我打下了良好的司机素质,前些年我和朋友去张家口坝上草原深处(朱日河方向)去玩,赶上雪后泥泞陷车,我就用在部队学的自救知识,一根缆绳子加一根木头就把自己解救出来了,当时朋友们也称赞问我怎么想得出这个办法,我就说是当兵时学的,确实很实用的。呵呵,有想学习的朋友回头我另行讲哦,另外我们那时还练习过走钢轨桥的科目,当然是在教练场上搭的,两根并一起,离地20公分高,必须压在上面走,掉下来就算牺牲了,因为,我前面文章提到的衡副团长,在越南就走过钢轨桥,并因此立过功。所以这也就成了我们司训队的特殊修炼科目。

好在在这个汽车团那三年,我算熬过来了并且入了党,但还未熬到提干就调到了北京军区一个专门搞雷达维修的部队。回到了北京当兵。

下一篇我就想写写在这个雷达修理单位当兵的事了,说来也赶巧的很,这个部队里的老兵和干部也都参加过抗美援越,故事依然也很精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