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拳头4万元

当朋友打来电话说事情已经了结,最终在村委会与派出所的调解

下,赔偿受害者4万人民币(含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双方

都在调解书上签了名。耳边朋友还在发着牢骚,我的心里松了一口

气,事情总算有个结果了。从开始我作为“中间人”到撇开不管,

整件事情搞得我非常疲惫,因为双方都是我的朋友。


事情的起因在于竞争土方运输。这几年因为家乡开发建设,一些

工程项目让村里人看着眼红,每个人都想趁此机会赚上一把,这本

无可厚非。但也滋生出一些利益不均或是以大吃小的问题,而我的

朋友(胖子)恰恰是那种相信拳头硬就可以摆平一切。确实在农村

也有这种普遍的心理,“角落”大往往说话语气就“粗”一点,这

是因为家族人多的关系。


受伤者的弟弟和我关系很好,也正因为这层关系,起初的土方纠纷

我也参与调解,最后因为他们双方各自的价格谈不拢而做罢。刚开始

谈价格的时候我也是很愤怒,丫的摆明了就是一种耍无赖的心态。

作为中间人,我也只是起到一个把双方都聚在一起协商的作用。从

利益的分配比例到运输事宜谈了好久,当事情快要顺利解决的时候

,受害者一方反悔了。

“得,不用再谈了,那我就叫他们小组的人出来自己运输”胖子愤

愤的跟我说。因为胖子是我们同一家族的,之前他所运输的土方也

是在我的帮助下才赚到的,而且在运输的过程中,我们也理顺了自

己的内部矛盾(那也是差一点打成群架)。胖子这样一说,我就知

道他又要硬着来了。


出事的那天,再一次经过电话最后协调,价格还是谈不成,十多个

人就上了工地。因为顾虑着与受害者弟弟的关系不错,我没跟着到

工地,只在远远的一个朋友家里泡茶。刚好我车子停下的时候遇到

了受害者的弟弟,我跟他说了句“别上工地了来这儿喝茶”。他说

“不了,去工地上看一看,听说你们那儿去了人”。我一下子都不

知道要说什么,只唠了句你还是进来喝茶吧。或许他听出了我的口

气里的意味,摩托车一发动就走了。

一会儿,远远的就看见了工地上扭打了起来夹杂着喊叫声,有两三

分钟的时间便停了下来。这时候当然我就得上去看看了。一上去两

边的人都走了过来有一句没一句跟我说。TMD,我做中间人协调的

时候你们怎么就不给个面子,要动手动脚的才甘愿。村委会来人了,

警车也响着尖利刺耳的声音来了,现场看完问完登记完走了,等派

出所的通知。


对方被送到医院,“泪线”(医学名词不知道叫什么,反正就是管

眼睛流眼泪的)被打断,经过手术还要等三个月才知道有没有完全

复原。这“泪线”断了,如果手术不好,它就有事没事流眼泪。警察

经过询问验伤,确定“泪线”是被拳头击伤。定为轻微伤。

在经过三个月后,从对方开出的6万元一直谈到最后敲定的4万元签

字了结。

后来我才知道,受害者是最后一个上工地就开始破口大骂。然后被这

边的一个人看着不爽,冲上去就是一拳。那一拳头一下子就打出了4万

元,值还是不值呢?


还是老话有理啊,“以和为贵”“和气生财”。

------------------------------------------------------

无聊,闲着没事回忆一下去年的事。

总不能天天盖楼开楼吧。

----------------------------------------------------

我是看了生活客栈版面的(南京公布“打架成本核算清单” 一拳一脚2000元 ),才有感而写的。写的不好!你们不要乱砸砖头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