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一章斩翅行动(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鲁拜特南部,美军机场以北七公里的树丛中。

谢罗特、费杀尔和萨乌已经在这个地道出口处用高倍望远镜监视美军十几天了。

贾米尔的四星级旅游景点果然不是吹的,地道够深够长,一直从鲁拜特向南延伸了五六公里。通道也够宽,除距离出口处五十米内没有灯光照明外,整个地道内灯火通明。两边的墙壁下还挂满了挂图,详细介绍着美军的各式战机性能和击落方法,地道内每隔两百米左右还有一排可口可乐赞助的座椅以供休息。所说这些座椅本来是可口可乐公司赞助给鲁拜特城的可口可乐代理商的,因贾米尔和供应商关系特好,因此让美军多送了几十条,反正也不要钱的,不要白不要。入地道内的前两天,贾米尔还安排一位漂亮的导游小姐带领他们三个一路参观,一路讲解。

美军每天的出行巡逻规律已全部被谢罗特和萨乌掌握。出洞口观察之前,导游小姐向三人每人发了一张参观要求的宣传单,上面写明了美军每天巡逻的时间、方式以及遇到突发事件的处理方法等等。谢罗特刚开始还对贾米尔的情报不放心,可对照贾米尔的宣传单观察了一两天后,却发现美军的巡逻情况果真按贾米尔所描述的那样,准时准点,谢罗特三人都不得不佩服美军的敬业精神,毕竟,这年头,能准时准点上下班的人不多了。

每当过了美军的巡逻时间,谢罗特三人就一起走出洞口,隐蔽在树丛中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美军的动静。最近几天以来,美军每天出动飞往鲁拜特的战机明显频繁,但每次都只是出动不到五分钟就飞回。谢罗特三人都知道,这是赛布林领导的鲁拜特抵抗组织在按韩晋的要求袭扰美军,只要美军的空军一支援,赛布林的人员就消失在鲁拜特城中了。

离这个月的二十二日也就是总攻时间还有十天,贾米尔提供的八管107火箭也已藏在地道内了,随时可以拉出来轰美军个精彩纷呈。萨乌和费希尔还能坚持每天用望远镜观察美军的动静,谢罗特早待不住了,他恨不得反复把天上的太阳用力从西边按进去再从东边拉出来。没事做的谢罗特就一天到晚地在地道内原地打着转走来走去,不到两天就把地上走出了一个个同心圆的划痕。

萨乌小声对费希尔说:“我发现,谢罗特上辈子肯定是驴子,你看他的样子多像推磨。”

费希尔同意地点了点头。

有一天,日夜推磨的谢罗特突然不见了,当时萨乌和费希尔正在洞口观察美军有没有异常动静,一转身就没了谢罗特的踪影。

萨乌和费希尔的神经一下就绷紧了,两人回到地道内,往回跑了好远,边跑边喊着“谢罗特”,但没有人回答。

“会不会出事了?”费希尔神色慌张地对萨乌问道。

“不会,”萨乌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谢罗特被美军发现了,我们还能安安稳稳站在这里吗?”

“那你说谢罗特上哪去了?”费希尔松了一口气,一是为谢罗特的安危,二是为整个斩翅行动的实施。如果真的谢罗特出事,那他们也会暴露,整个斩翅行动也会暴露,韩晋精心设计的一场战役将化为泡影。

“既然,谢罗特没有出事,那他肯定会回来的。等他回来了我们再好好问他。”萨乌信心十足地对费希尔说道。

谢罗特后来果然春风满面地回来了,不过是在第二天的下午,脸上的表情像捡了金砖似的。

萨乌和费希尔一见谢罗特的这幅尊容,顿时火冒三丈,老子们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工作,还要为你提心吊胆,你倒好,自己一个人跑到外面逍遥自在去了,而且,回来了居然感激的话都不说一句。

“你这个浑蛋浑球,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没影了,你还是铁骑师的人吗?”萨乌几乎是指着谢罗特的鼻子骂着。

“仗还没打就溜了,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逃兵!”费希尔见萨乌先开火,自己也冲着谢罗特发了脾气。

哪知谢罗特不但不生气,反而嘿嘿一笑:“骂吧骂吧,你们再怎么骂我心里都痛快。真痛快!真痛快!”说完竟哈哈大笑起来。

望着谢罗特一副死猫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萨乌和费希尔没有再继续攻击谢罗特,只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词:贱相!

萨乌一推谢罗特:“说吧,你这一天都死到哪里去了!”

谢罗特得意地说道:“你们不觉得每天这样瞪大个眼睛盯着美军很没趣吗?所以,我昨天出去找了点乐子去了!”

“你去找皮褥子去了。”费希尔恶心地斜了谢罗特一眼。

皮褥子在伊拉克民间是指妓女的代称。

谢罗特反而鄙夷地横了费希尔一眼:“好好让真主洗涤一下你们灵魂吧,比美军的马桶还脏。我谢罗特是那种人吗?我可是有三个老婆的,我还会找皮褥子!”一提到自己的三个老婆,谢罗特的眼圈红了一下。

费希尔知道谢罗特想到了什么,忙岔开话题:“今天上午美军的行动比较反常,我和萨乌都担心你出了什么事。你要是出了事,我们的这次行动肯定要受到影响。”

谢罗特一听美军的行动反常,眼睛一亮,拉住费希尔就问怎么回事,脸上诡异地笑着。

“今天清早天还没亮,美军就在军营的一个小房子前排起了长队,据我和萨乌观察分析,那里应该是美军的军用厕所。排队现象一直到现在还在持续。”

“还有,”萨乌补充道,“今天美军的飞机一升空就马上降落,任何飞机滞空时间不会超过三十秒钟。”

萨乌的话还没说完,谢罗特就已经笑得躺在地上打起滚来。

萨乌和费希尔都明白了,美军的反常行为肯定和谢罗特有关系。

费希尔对谢罗特恐吓道:“你再只顾自己一个人乐,小心我回去了向亚提尔揭发你的擅自行动!”

“对,有什么好乐的,说出来大家一起乐!”萨乌也被谢罗特撩得心痒痒地。

“行行,我说,我说。”谢罗特坐在地上极力克制住自己的笑意,说道:“这贾米尔真是一个好商人。我在这几天的观察中发现,美军军营里有一座水塔,管道一直向南延伸,我就想,美军一定是从南边的恰伊耶井泉取水输往军营的。所以,我就回到鲁拜特,找贾米尔支了点中药巴豆粉,趁天黑美军巡逻的间隙,我就,我就找到美军的输水管道,钻了个小孔,倒了十几斤进去。”谢罗特说到这时已经笑得说不出话来了。

“中药巴豆是做什么的?”萨乌不明白谢罗特在笑什么,但他看得出,巴豆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巴豆嘛,是我刚到贾米尔那就看到的。巴豆,在中国是一种治疗便秘的特效药。贾米尔跟我说了,他卖的巴豆是最纯的,一勺粉末可以拉倒一头大象!”

“治疗便秘?”萨乌还是有点糊里糊涂的。

费希尔笑着解释道:“就是泻药!”

萨乌这才恍然大悟,忍不住狂笑起来:“十几斤,那美军不就……下次再有这等好事不叫上我们,我们非把你举报了不可。”萨乌见谢罗特如此有趣的事都没叫上自己,十分不满。

“行行行,”谢罗特一边敷衍着萨乌,一边抢着出洞口,“我来看看,我还没看到美军现在拉成什么样子。”谢罗特奔到洞口,端着望远镜望着美军军营的方向,“哈,真过瘾!还在排队,这下厕所都塞满了吧!你们看那架飞机,刚升空就降落,飞行员往厕所跑了,还插队,哟,打起来了!内讧了!唉,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想吃就吃想拉就拉!”谢罗特讲得眉飞色舞唾沫飞溅手手舞足蹈屁股四扭。

萨乌悄悄拉了费希尔一把,小声说道:“谢罗特没有什么癫痫病史吧?”

费希尔摇了摇头,一耸肩:“以前没有,不过,现在说不准了。”

谢罗特总算在望远镜前看得过瘾了,回头对萨乌和费希尔说道:“一天到晚傻瞪着美军,又枯燥又无聊,干脆我们三个人来个三班倒,每人每天监视美军八个小时,零到八点我来监视,八点到十六点萨乌监视,十六点到零点费希尔监视,这样每个人都可以休息十几个小时。我们一起轮监美军,你们看怎么样?”

萨乌和费希尔一拍手:“行,轮监美军,这方法好,既能够监视美军,我们也能得到必要的休息,不至于太累,就这么定了,轮监美军。”

(注:上述三人都以阿拉伯语交谈,而非中文,请各位在阅读的时候切勿用中文字音产生联想,影响本文语言的纯洁性。)



二十一日晚十一点五十分,美军司令部。

斯特劳少将和福克斯中将还没有休息,福克斯中将这天晚上一连喝了二十多杯浓咖啡,眼睛死死地盯着指挥桌上的伊拉克地图,仿佛要用目光穿透地图,挖出地图下的秘密。

福克斯中将了斯特劳少将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三天前,福克斯中将突然下命令,命令所有驻伊拉克军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司令部也是全员满负荷运转,任何岗位二十四小时不许断人。

斯特劳少将看得出,福克斯中将这三天来紧张到了极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