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十一节

一木人 收藏 3 114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在体育场后台里,李岩搂着赵宁,仔细地看着她。“宁宁,你瘦了,晚上让我好好陪陪你。”男人的手温柔多情地搭上了女人的肩,抚摸着女人那头乌黑亮丽柔顺的长发。男人喜欢长发的女人,因为长发的女人一般更加的温柔体贴,小鸟依人。有女人味的女人才能真正让男人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才能真正满足男人渴望统治渴望占有的心灵。女人看着男人,美眸里全是男人的身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完整,越来越清晰。

“用你陪,瞧我们这儿的小伙子,那个不比你年轻、漂亮,”赵宁指着演员逗李岩。

“好哇,宁儿也学坏了。真应了那句话,坏不坏三十开外,看到时我怎么收拾你,”李岩也装成怒目而视地盯着赵宁,然后亲了她一下,边上经过的演员都捂住嘴乐。

“死李岩,你成心让我在孩子们面前出丑。”赵宁推开李岩,然后招呼站在不远处的舞台监督问了些情况,就又回到李岩身边,“老公,晚上你是在省一号还是在办公室?”

“宁儿喜欢住哪儿?”李岩搂着赵宁轻声问道。

“完了再说吧,”赵宁好象忽然想起了什么,郁闷地走向舞台上口,李岩只好回到贵宾席上。

原定二个半小时的演出,由于观众的强烈要求不得不临时加了一些节目,三个小时还没办法结束。没办法,赵宁落落大方地走上舞台,向全场观众介绍了她们的情况,因为明天开始她们将赴春城市、宁都市及草原的兄弟盟分别演出四场,所以演员必须得到充分的休息、因此请大家谅解,最后赵宁提意全场齐唱《歌唱祖国》,于是演出在十万人齐唱《《歌唱祖国》的歌声中结束了。

赵宁安排完所有事情后,同李岩手拉手漫步在大街上,俩人是有说有笑,蹦蹦跳跳活像是两个大孩子。“喂,新婚夫妇不累呀,都快十二点了。”李岩和赵宁一听有人说话,忙回头一看:“华北姐,你怎么在这儿呀?”因为李岩和赵宁从经开体育场出来,都能走出五六里路了。

“从会场我就跟着一个坏蛋,看他准备将我妹妹拐到那去,”王华北一本正经地说道。

“谢谢姐对我的关心,李岩说这荒郊野外的你准备带我上哪儿去?”赵宁跑到王华北身边后问李岩。

“听说前面有个煤矿,他们娶不起媳妇,想把你卖了换点酒喝,正好华北姐来了,估计能还能换点菜,”李岩也假装一本正经地回答到。“你找死呀,”于是两个女人向他扑来……

回到办公室附近的地方,李岩让出租车司机给找一家正营业的饭店,然后三人走了进去一看是一家粥铺,24小时营业,于是三人坐下点了吃的,李岩刚要喝粥,王华北从皮包里拿出一个不锈钢小扁酒壶,“给你的”。

李岩接过来打开一闻,然后扬脖就喝了一口。赵宁一看一把就给抢了过去,“半夜三更的喝什么酒呀”,还要再往下说,就觉得腥味难忍,胃里反酸,忙转过身去开始呕吐起来,李岩和王华北吓了一跳,赶忙过来捶背抹胸。

“怎么了宁宁?是胃不得劲吗?要不咱们上医院吧?”李岩蹲下问赵宁。

“不用了,没事,吃饭吧。”赵宁振作起来,勉强又喝了半碗粥,李岩来了速度,风差残云把东西全吃掉了,然后和王华北一起陪着赵宁走回了办公室。

李岩小心翼翼地伺候赵宁洗漱完毕,让她上床休息。“宁儿你的脸色不太好,我还是陪你上医院吧。”

“不用了,我没有病,李岩,我告诉你,我可能怀孕了,”赵宁一脸严肃地说道。

李岩先是一愣,马上欢喜起来。“宁儿这太好了,可我还设有爰够你呢。”赵宁小声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大战一场,”李岩乍唬的要行动。“笨呀,三个月之内你不能动我,懂吗。”赵宁警告道,“那、那”李岩在地上直转磨磨。

“去把华北姐叫来,”李岩一听赵宁让他去找王华北,忙又穿好穿衣服来到王华北的办公室门口。“华北姐,宁儿找你,”李岩在门外说道。王华北穿着睡裙开门问:“是要上医院吗?”“不是,她说可能是怀孕了。”“死丫头,可能什么,回去给她穿衣服,马上去医院,”王华北说着也回屋穿衣服去了。

挂号,交钱,李岩履行着一系列程序。钱,现在真是金钱社会,没有钱真是什么也不行,就连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也是以经济利益为主,李岩实在是不知道现在有什么是不用钱的。

在医院室等到二点多,结果出来了,确实是怀孕了。李岩高兴地把赵宁抱了起来转了几圈,按说妊娠反应不应该这么快,可能是赵宁的体质与人不同吧。

“请问谁是病人家属?”一个穿向大褂的男大夫问,“我是、我是,”李岩连忙答应道,并很他进了诊室。“你是病人家属,你爰人怀孕你已经知道了,我让你来是提请你注意一些事情,你爰人属于高龄产妇,所以不能做剧烈运动,禁止性生活,注意营养,适当活动,后期建议全休,另外每十天检查一次,剩下的保健手册上全有。”

从大夫那里出来,李岩就象变了个人,简直是更加小心翼翼地照顾赵宁,并且一口一个大夫说的,看得王华北直羡慕,赵宁直别扭,说失去了自由。

李岩迷迷糊糊地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猛地就醒了,手一摸赵宁那边是空的,忙爬起来一看没在屋,卫生间里也没有,一看表七点半了,赶忙穿衣洗漱出来到王华北的办公室,敲了半天门没人开,就又回到自己办公室,一看班台上有张纸忙拿起来:“老公,宁儿得走了。宁儿有公事,宁儿得带队去演出,宁儿想你。听华北姐的话,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吻你。”上面一个唇印,好象还有几滴泪水,李岩的泪水止不住流了出来,他对李淑芬从来就没有这科牵肠挂肚的思念。

“小弟别哭了,看你还像个男子汉吗?”王华北过来从他手里拿走了信,看完后说道:“宁儿是我送走的,姐都安排完了,让肖翔派两名大夫跟去了,你放心,姐向你保证不会有事的。”

李岩这一天都觉得脑子里是乱糟糟的,心不在焉,就连原定的招聘考试都被迫取消了。王华北一看没办法,她主事吧。于是定下了王华北在诸事都找王华北,王华北不在诸事找李岩的规矩。

王华北以为李岩和赵宁都是第一次经历这事,太兴奋又没经验,所以才会有这种状态,其不知李岩想得大多了,连他自己有时都被自己古怪的念头吓一跳。

到了晚上下班李岩还是那样,王华北只好借口有些工作要同李岩研究,谢绝了松江各级干部的宴请,让殷治家告诉小食堂给自己和楼下值班的武警准备些吃的,然后和自己秘书又处理了一些经计委的事,看到殷治家把饭菜跟人端来了,就让秘书和殷治家去吃饭了,然后就来到了李岩的办公室。

“小弟,你这样可不行呀,宁儿怀孕是件好事,这不是你们俩口子一直盼望的吗?”王华北劝李岩,“可是我却不能在她身边。”“傻弟弟,你在她身边是能替她难受?还是能替她呕吐?真是的,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呢?走吧,饭菜端来了,姐陪你喝点酒。”说着王华北就把李岩拽到小会客室,然后把饭菜端出来,摆好,然后又把那个不锈钢扁酒壶拿了出来,“喝点吧”。

李岩抓过酒壶扬脖一下子就喝了半壶,吓得王华北一把抢下酒壶。“你是这干什么?弟弟,你能不能振作起来呀,宁儿要是看见你这个样子会生气的,那样会流产的。”

王华北的话吓了李岩一跳,他知道气大伤身,但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所以只有乖乖吃饭,使劲喝酒。扁壶里的酒没了,他就瞅着王华北,看得王华北心里直发毛,没着只好回办公室又给他拿来一壶,两个人就这样闷闷地吃,就这么闷闷地喝,直到李岩将后拿的这一壶酒又喝没了,李岩才晃晃悠悠地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王华北一看忙上前搀扶将李岩扶到卧室,“小弟,你这样姐心里难受,你知道吗,姐和宁儿一样疼你。”“我知道,可是我想她。”“我知道,小弟,宁儿不是让你听姐的吗,那好吧,虽然姐不如宁儿,但姐要求你把姐当成宁儿吧,行吗?”说着王华北脱去了衣服。

李岩点点了头,他心里有些恨王华北,不帮他把赵宁留下。虽然派了医生,但心里还是不得劲,于是就将对赵宁的思念和对王华北的恨加在一块,连他都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猛地将王华北扑到在床上。

刚伏上去时,他的胸口像擂鼓一样怦怦跳。缩着身,弓着腰,将脸埋在王华北两个肥大奶子中间,在王华北的引导下,李岩带着满心的郁闷使劲工作起来,而且是愈来愈猛,愈来愈狠、、

面对李岩的疯狂劲,王华北有些害怕和后悔,怕李岩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对她造成伤害,后悔自己给他喝了太多的火龙液,造成他狂猛地对待自己。

原来王老家的那坛花雕,是王老当初解放苗家山塞时,狱中一位老者教给他的。但是谁也受不了这股腥味,所以大家都浅尝即止,并不知其中之妙用,但王华北知道那是龙药虎用,因为那天晚上她就知道了李岩的厉害,所以特意从家中灌了不少他爹秘制的火龙液。

有过三位男人经历的王华北,当然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并从中取得快乐了,她一面曲意承欢,一面刻意回避李岩的猛攻,但她知道这辈子再也找不到象李岩这样的男人了。所以她才倍加珍惜与爰护,随着李岩闷哼二声,将能耐用尽,终于结束了这一场无法形容的战斗。

李岩已经没有了君子风度,边上一歪,借着酒劲就呼呼地睡着了,王华北此刻已是精疲力竭,不愿再动半分,但她知道这样的话明天很可能起不来,如果穿帮了,那事可就大了。于是强咬牙找到皮包拿出二瓶体能补充液,然后先给李岩灌了一瓶,后自己又喝了一瓶,然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也不管身上的汗水和污秽了。

当李岩口渴从梦中醒来时,喝完水回来看到床上的王华北,心里充满着内疚。王华北对自己可以说是有知遇之恩,对宁儿更是备加爰护,可自己对她呢,于是走进卫生间用温水洗了一下毛巾,然后轻轻地给王华北擦拭起身体来。

睡梦中王华北觉得有一温暖的物体正在身上游走,身上有着说不清的舒坦,于是享受着这梦中的一切,但她觉得有人好象正抚摸着她的奶子,忙睁眼一看是李岩,正在给她擦拭身体呢。

“弟弟,谢谢你。”王华北柔情地看着李岩,“华北姐是我不好,又一次伤害了你。”李岩感到很愧疚,“没有呀,你让姐真正尝着了做女人的好处。再者姐是自愿替宁儿照顾你,这事就不能怨你了,来,睡觉吧。今天公务员考试不能拖了,你知道吗?题我已经让杨阳小春和杜红娟印完了,在武警指挥学校考。”原来王华北一看李岩当时的情况,就告诉省人事局扬帆贴出通知,将考试推迟一天,地点定在省武警指挥学校,然后又把杨阳小春和杜红娟找来让她俩负责出题和审卷,并同国家人事部、政务院编制办打了招呼,委托松江省人事厅协办。

“姐,我是不是很没用?”李岩一听王华北把该安排的事都替自己安排好了。“弟弟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和当司长不一样。你是自己主政一方,要做到象阿庆嫂说的那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胆大心细、遇事不慌。你现在是这儿的责任人,你要是乱了别人怎么办?这周是磨合,下周就要开始正式工作了,你要振作精神。宁儿有姐照顾,你放心,这儿我也不能总来,一个月来几天是一大关了,知道吗?”王华北语重心肠地对李岩讲着道理。

“我知道了,姐,谢谢你,”说着李岩搂着王华北又睡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