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六道 少年意气 第二节 精灵古怪 娇憨小儿女

365653454 收藏 0 60
导读:梵天六道 少年意气 第二节 精灵古怪 娇憨小儿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4/


纪长风一眼便看到了神色激动的老铁,也看到了慌忙起立敬礼,局促不安的岑云,还有一旁众人望着自己真诚的笑脸,那目光中有信任.尊敬.和真诚的关怀。他笑着向众人点了点头,走过岑云身边的时候还伸出一只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老铁,听说你媳妇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你大喜啦!”纪长风望着老铁,微微笑道

一提到孩子老铁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托您的鸿福,我家那娃生的很壮实,一看就知道将来肯定有一身好力气。”

“那给孩子取名字了没?”纪长风关切地问道。

“还没定下来呢,我跟孩子他妈琢摸了半天想好了一个名字就叫铁牛来着,我们也不求孩子将来有多大出息,只要长得结实,有一身好力气就成。”

纪长风不由 微微皱眉道:“孩子还没长大呢,你怎么知道将来就成不了大气?岂不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没有人是天生贫贱的,不怕别人看不起,就怕自己看贬低自己。 再说了那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孩子长大了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


众人听了都点头称是,确实没有谁愿意生来就比别人低下,更别说甘愿贫贱一辈子。即使本身由于种种原因穷困潦倒,也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这便是天下父母对孩子的殷切希望。


“您说的道理我明白了,我当然希望孩子长大了有出息,可我没读过书,不识字,要不,请您代劳给俺娃取一个名字吧?”老铁的话里透着探寻的意味,还隐含着殷切的期盼。


纪长风不忍拂了他的一番希望,便痛快地答应了。他低头沉思了良久,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腰间的长剑上,心中一动便有了主意,于是朗声笑道:“三尺长剑,一身正气,铮铮铁骨,大好男儿!就叫铁剑南如何?”


在场众人齐声叫好,岑云对老铁笑道:“铮铮铁骨,男儿本色!老铁,将军对你那孩子期望很高呢,你可别让将军失望啊,等孩子长大了告诉她一定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如此才不负了将军的一番美意啊!”


老铁忙说:“那是那是,等俺家那娃长大了就让他跟着大将军去打仗!让他去杀敌立功。”对于铁剑南这个名字老铁十分满意,就这样定了下来。


取名字的事情告一段落,纪长风便离开重任,打道回府了。



纪府中,纪长风背靠着椅子斜躺着,妻子若兰一双灵巧的手或轻或重的在他的肩膀上揉捏着,他双眼微闭,享受着这番难得的温柔,感觉很是惬意。军营里烦乱的事务让他的精神总是处于高度的紧张,几天下来,身心很是疲惫,也只有回到家里,才能感觉到真正的放松。


他正全身放松,微微出神的时候,妻子在耳边说道:“长风,你这几天不在家,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当姨丈了呢!我妹妹眼看就要生孩子了,大夫说就在这两天,你看方程在你身边做事那么多年,你这个既当上司又当姐夫的还不应该去看看啊!”语气中已经有些责怪的意味。


纪长风赶紧赔笑道:“你瞧我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当然要去看看,吃过午饭就去,怎么能不去呢/ ......说什么也得去不是!”妻子虽然一向温柔,但生气起来也不是开玩笑的,纪长风赶紧赔不是。


“这还差不多,看你态度还算诚恳,这次就原谅你了!”若兰娇嗔道,一张小嘴有人地向上翘起。


“方程为人忠厚耿直,这些年来的确帮了我不少忙。只不过也太憨直了点,倒是若曦那丫头精灵古怪,鬼主意层出不穷。你说当初若曦怎么会看上方程这傻小子的呢?他们两个的性格差的太远了,偏生小两口还挺恩爱,这个我当初可没想到,本来看方程那么老实还以为成亲以后得被你妹妹欺负呢。”


“呸,”若兰用香葱一般的玉指点在丈夫的脑门上笑骂道:“羞也不羞?还说人家,你自己才傻里傻气的呢,当初一门心思就知道练武打仗,一点也不懂得揣摩女孩子的心事,整个一不解风情的笨牛!我倒觉得人家方程比你强多了,不仅忠诚可靠,而且对若曦温柔体贴,关怀备至,尤其是那份细心照料,连我都没看出来这么一个粗声粗气的大老爷们,还有这么心细如发的一面。唉,嫁了你之后才发现,你除了会打仗好像没什么优点嘛”说着,颇为不满的扫了丈夫一眼


纪长风狂汗,敢情这是对自己有意见了。赶紧献上最灿烂的笑脸,心中苦笑‘我有那么差吗?’脸上却是一副讨好的表情:“是我不好,我又错了。以后一定加倍补过,........”(以下内容过于肉麻和低声下气,有损及大将军颜面,予以保留,笑话!堂堂纪大将军受万人敬仰,竟然 惧内!)


正在这时,管家老杨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大老远的就听见他们争吵不休的声音。


若兰苦笑着对丈夫道:“瞧,咱家那俩小祖宗回来了,看样子又不得清静了!”


两个孩子:姐姐纪敏,四岁,弟弟纪凡,三岁未满。纪敏生的粉装玉琢,娇憨可爱;纪凡则是浓眉大眼,强壮结实,颇有乃父之风。俩孩子平常就喜欢打打闹闹,几乎没片刻安静,纪敏总是喜欢摆出一副小大人的姿态向弟弟发号施令,竭力维持身为姐姐的威严,可是随着弟弟身体日趋强壮,当他发现自己的力气远远大过姐姐的时候,便不甘心再继续受人摆布,于是两姐弟经常争得面红耳赤,最终结果往往是找大人评理,一回, 两回,......最终,所有的人都不胜其烦,最终发展到见了俩人争吵便避之唯恐不及,只有母亲若兰才能震得住他们,可最近,连她也有点受不了了。


历数两个孩子平日里‘胡作非为’,调皮捣蛋的行径,以及那些个令人头疼无比的千奇百怪的问题。若兰最后两手一摊道 :“这两小鬼头交给你了,也许只有你才能对付得了他们,怎么着你也是为人父的不是也该履行一下管教孩子的义务了。”说完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两个孩子几天没有见到父亲了,相见之下亲昵无比,一声声‘爹爹’叫得他心花怒放。纪长风张开双臂,一手一个,抱在怀里,一顿猛亲,满脸胡子茬扎在两张稚嫩的小脸上,惹得他们‘咯咯’笑个不停。


纪长风心情大好,“来,跟爹爹说说,到哪里去玩了,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争吵?”


“爹爹,我和姐姐在姨丈家看见姨娘的小肚子鼓的那么高,我以为她生病了,可姨娘说那是因为肚子里面有了小孩子,小孩子怎么会在姨娘的肚子里呢?那他怎么出来啊”小纪凡一边用小手揪着父亲脸上的胡子茬,一边仰起小脸认真地问道。


“当然是从姨娘的肚子里钻出来的啊!”纪敏在一旁插嘴道


“才不是呢,肚子又没有洞,小孩子怎么可能从里面钻出来?应该是从屁股里生出来才对,就像母鸡下蛋一样!”


谁说肚子里没有洞?不是有肚脐眼吗?小孩子是从肚脐眼里出来的!”纪敏说这甚至掀起自己的上衣,指着自己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以示证据确凿。


“从屁股里出来的!” “从肚脐眼出来的!”


屁股!”“肚脐眼!”...........


爹爹你说,小孩子是从哪里出来的?”


“对,让爹爹说!”于是,两个孩子都望着父亲,等待他的答案。


这...”纪长风总算听明白了争吵的缘由,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他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似乎也问过类似的问题,当时父母是怎么回答自己的来?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可那时候自己好像并没像这俩孩子一样追根究底啊,天哪!应该怎么回答呢?撒个谎,看着俩小鬼那副较真劲儿好像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实话实说,这好像有点儿童不宜吧,而且也难以启齿啊。他不由得望向妻子,似乎在求援,现在他终于理解妻子为什么抱怨了,这两个小鬼真不是一般的难缠。


若兰故意装作没有看到丈夫飘过来的求救的眼神,“现在也该换你领教一下这俩活宝的‘可爱 ’之处了”想到两个小鬼问的问题,心中不由暗道侥幸,这个问题可真不好回答啊,上次自己怎么回答的来者?似乎是像庄稼一样从地里长出来的吧,记得当时还带着两个孩子去看花园里的花儿,直到他们亲眼看到种子发了芽从地里长出来之后才将信将疑的糊弄过去。本来还庆幸自己编了个美丽的谎言呢,看现在这情形,这美丽的谎言也不攻自破了。还好,现在将问题抛给了丈夫,看着他一副不知所措,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好笑不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