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四十二章.红红的西班牙草莓 第四十二章.红红的西班牙草莓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36 13746
导读:海上有群男子汉 第四十二章.红红的西班牙草莓 第四十二章.红红的西班牙草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7/


西班牙,那个欧洲封建时代最强盛的国家,那个凭着海盗,冒险取得了大于自己本土多少倍殖民地的国家,那个衰落了的国家,那个现在在欧洲依然不算富裕的国家,那个有巴斯克分裂主义的国家,那个有迷人舞蹈的国家,那个姑娘风骚而多姿的国家。

我去过西班牙,领略过西班牙风情。我不讲我的见闻,把我的一个水手在西班牙的故事讲给大家。


我们船靠上西班牙大西洋岸边的一个港口时,港口的码头工人正在罢工,这使我们很高兴也很惋惜,高兴的是可以有几天不忙着装货而靠在码头上,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进城玩去了。惋惜的是由于上一个港口离这只有不到24小时航程,为了在靠码头前洗完大舱,我们已经不停地干了20多个小时,困,累得一塌糊涂。好不容易把工作赶完了却没用上,早知道我们该睡觉睡觉也不受这个罪呀。


说起罢工,那是资本主义国家工人争取自己权力和福利的一个经常使用的手段,各个发达国家的工人都有工会,这个工会可和咱中国的工会不一样,是专门在工人,老板和政府之间搅和的,美国最大的工会劳联-产联势力相当大,连政府都要让其三分。日本每年春季都有个“春祭”,就是罢工的季节,到“春祭”时各工会都会根据不同的情况组织工会会员罢工争取这一年的福利或权力。

人家罢工也讲罢工的规矩,有一次我到澳大利亚,这天下午正装着货,忽然装货机停了,是装卸工开始四个小时的罢工,装卸工人们纷纷开上自己的轿车走了。却有两个工人扛着工具上来干活,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罢工?不是工会会员还是工贼?他们说自己是机修工会的会员,机修工会不安排在装卸工会罢工的时候罢工,因为装卸工罢工的时候正是检修机器的好时间。

哈哈,真是有趣,他们罢工并不只是以老板会受到损失为威胁,而是一种抗议的手段。


停靠在码头的头几天因为西班牙人罢工了,白天我们干完了必须干的活就没事了,这天晚饭后,我和三副一起去城里逛逛。


这个港口位于城外,离城市还有20多公里的距离,去城里只有坐公共汽车,咱们不是罗锅子爬山---钱紧么,所以我们只能在港口附近逛逛。


出了港区不远就是一片农田,那农田既不是平地也不是山地,是起伏不大的丘陵地,一望无边,地里一行一行地整齐排列着垄沟,土堆得十几公分高的垄背上的绿色叶子中夹杂着红色,走近一看,是草莓。在我的家乡也有人种草莓,这个季节正是草莓成熟的季节,不过我家乡的草莓没有这么多,也很贵,就是到这个收获的季节人们也舍不得多吃。草莓熟了很快就会烂,所以,收草莓是个要抓紧的活。


我们漫步走在草莓地中间的土路上,这是一条被车压实了的土路,也许是农民们开的工作路。路两旁的鲜艳的的草莓吸引着我们的目光,西班牙的草莓和我的家乡引进的品种都差不多,颜色都是那种红中带点粉的,个头最大的有几钱重,水分不多,这样就可以在储存和运输中不容易烂。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我不敢冒然弯腰摘几个尝尝,这两年在国外的经历使我最怕叫外国人看不起我们,说我们穷。


三副弯腰摘了几个草莓递给我,自己也往嘴里塞。

我问他:“能吃么?别叫人家说咱们。”

“没事,又不多吃,就算是人家看见了我给钱就是了,咱们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人家也许还有拥军优属政策呢。”三副满不在乎地说。


三副是大学生会英语,很多事和外国人交流没障碍,而且他胆子大,主意也多,每次下地我都跟着他走,总能碰上点好事。


几个草莓入口我知道了这里的草莓和我家乡的一样,最好吃的不是甜得发腻的那种,那种甜的是用来做草莓果酱和果汁的,放到商店里给人们吃的草莓是甜中有点酸的,这样甜中带酸的草莓吃着不腻人,越吃越想吃。


我俩一边走一边看,不时地吃几个草莓,因为吃过晚饭了,吃了十几个草莓就吃够了。忽然前面迎面驶来了一辆小皮卡车,车后面的卡斗里装满了一个个装满草莓的木箱,看样子不是这草莓地的主人就是来这里拉草莓去城里的人。那车开到我们面前不远放慢了速度,车窗摇下来露出一位上了点岁数的男人笑容满面的脸。

他用英语和我们打着招呼,三副也用英语回答他,我的英语不行,只能说简单的问候,聊天根本不行。可那男人和三副说了没几句我就明白了,敢情他的英语也不行。这下我来劲了,要是用手势比画我可解决过很多语言不通的难事。


那男人是这片草莓地的主人,刚摘完草莓要回家去,他看见我们俩个陌生人在他的地里就停下来看看我们是谁,现在他已经明白了我们是中国海员,是在这散步。他热情地做着手势让我们自己摘草莓吃,我把手伸平放在自己的脖子下巴下面,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吃够了,吃到嗓子眼了。不想这人一看我的比划大惊,连连摇头说:No!No!

三副乐啦:“你不明白,他们把伸平的手放在脖子上横着晃是表明死拉死拉的意思。他以为你是说这草莓上有农药,吃了会死的意思。“

我也乐了,看来用手势就是不如用嘴说,搞不好会误会。

三副连说带比划终于让那男人明白了我不是说草莓不能吃而是说我们已经吃够了,再吃就要塞住嗓子眼了。


那男人大笑,他接着比划着说他叫卡洛斯,他家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家里还有夫人和一个小女儿,两个儿子已经在别的地方成家自己过日子了。他的女儿英语好,请咱们到他家去作客。这可是好事,能够到一个西班牙农民家里去看看,看看人家的农民过得什么日子。

不过三副说现在时间已经快到人家吃饭的时候了,我们已经吃过饭而且不好去人家那吃饭,所以对卡洛斯说改天再去他家作客。

在中国有时邀请人家到家里作客是一句客套话,可卡洛斯可是个认真的人,他说请我们明天下午3点钟到他家,还问我们要不要呀去船边接我们。

如果卡洛斯真到船边接我们,船上的弟兄们一定会都想去,咱们中国人有个好习惯,如果没人挑头做一件事,没几个人做,但如果有一个人做了,而且有做得意思或得到了好处,大家就会蜂拥而上,如果少了谁还会引起不愉快。所以三副说不用卡洛斯接,我们自己去。

卡洛斯很高兴地和我们握手道别,开着车走了。


第二天下午,三副和我与夜班的伙计换了班,吃完午饭后我们就下地,一路溜溜垯垯向卡洛斯家走去。


很快,位于大片农田中的卡洛斯家到了,这是一个没有围墙的农家院,院子正中是一座白色二层的小楼,白墙白窗白门混体全是白色的。院子很大,铺满了细石子。小楼前面一块块花圃里开放着各种颜色的鲜花。


我们刚走到离卡洛斯家不远,两条身体粗壮的牧羊犬就向我们叫起来,它们很聪明,虽然它们并没有被拴着但它们并不向我们咆哮或冲过来,仅仅是叫,大概是告诉主人有人来了。

这时,从小楼里走出了一位中年妇女,她穿着一件大花棉布的连衣裙,外罩着一件白围裙,看样子是在厨房里忙着什么,她迎着我们过来,卡洛斯也从小白楼旁边的一个高顶木板房中走出来迎接我们。我们与卡洛斯互相握手,卡洛斯向我们介绍他的太太。两支牧羊犬也跟在主人身后跑了过来,它们不叫了而是围着我们嗅嗅,这种体型巨大的牧羊犬那时在国内还不多,而且我们知道在外国家庭往往把狗当做很重要的成员,所以我们蹲下身好奇而友好地地摸着它们。


卡洛斯太太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她不会英语但看得出她很高兴我们俩个中国人的到来。三副迎上去和卡洛斯太太拥抱,而后我也学着三副的样子和卡洛斯太太拥抱。


我以前刚出海到国外时,看见外国人见了面很多时候都拥抱,有的还亲吻脸,觉得很奇怪,他们怎么拥抱和咱们握手一样那么随便,什么时候,什么人可以拥抱呢,如果说只是男女之间拥抱可有时同性之间也拥抱。后来我问三副这事时我才从三副那知道了怎么回事。

原来人家一般见面是关系一般的不拥抱只是握手,只有表示很友好时男人和男人才拥抱,一般的只是浅浅地抱一下,表示很友好时会互相碰碰脸,次序是先左脸后右脸。碰上女人一定要看人家有没有要和你拥抱的表示才能抱,有些场合还只是轻轻地亲一下人家的脸。三副说越是上了岁数的女人你越应该主动亲人家才表示尊重人家。如果是年轻女人一定要先说一下才能亲得重。三副说了很多,我也搞不明白到底什么情况才能怎么做,反正我经常跟着三副,他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因为经常跟着三副我倒是学会了每次出门前一定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索,还用点香水,如果碰上和人家拥抱亲吻的事咱一身拉遢再有怪味岂不是叫人家倒胃口。

有些国家的人们如果邀请你到他家作客,一般都先带着你转转看看他的家,这是向你展示他的幸福生活并表示他的家对你是敞开的,不过,有些地方是不给你看的,比如卧室。我们先随着卡洛斯俩口子在院子里转了转,看来人家农民和咱们农民过日子差不多,不过是比我们农民富裕而已。院子里四处打扫得干干净净,除了花香也有牛,鸡的味道。

在小白楼旁边有两座用木板建的高屋顶的房子,一座是牛棚,一座是库房,库房里面放着些农具还停了一辆拖拉机,牛棚里堆着些干草,两头黑白花斑的奶牛正在悠闲地嚼着碎草,一群鸡自由地在牛棚里慢步。我们看见一些装满了草莓的木箱整齐地堆放在墙边,卡洛斯说昨天摘的草莓今天早上已经送到超市去了。这是今天他找了几个打工的大学生帮着摘的,明天一早还送到城里的超市去,再过两天就是集中摘草莓的时候了,那时会有很多打工的大学生来帮他,摘下的草莓都送到一个加工厂去。

我们本想问问种草莓收入怎么样,卡洛斯是不是就靠种草莓赚钱等等,因为卡洛斯的英语不是很好,我们还是只能连说带比划地交流。

如果他那位英语好的女儿要在就好了。

正在此时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从远处传来。卡洛斯夫妇笑了起来:“我们的公主来了。”


一辆大马力的红色摩托车呼啸而来,车上骑着位一身红皮夹克,红头盔,红靴子的骑手,她的脸上一副大黑墨镜罩住了半个脸。摩托车吱的一声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墨镜一摘一张年青漂亮的脸露了出来,她跳下车,把头盔摘下来甩了甩长长的黑发。满脸阳光地和我们打招呼。

卡洛斯夫妇先热烈地拥抱了女儿,而后用西班牙语介绍我们。

姑娘伸出手用流利的英语说:“嗨!中国人你们好!我是丽丝,欢迎你们到我家来作客。“

我们和丽丝握手并自我介绍,因为中国名字对人家来说很拗口,所以我们一般对外国人都强调我们的姓。好在我和三副不是当家子,人家不至于把我们叫混。


卡洛斯邀请我们进屋,走进白色小楼,一进门就是客厅,右手边是一个楼梯通楼上,左边是厨房,人家的厨房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们的厨房就是做饭的地方,人家的厨房不仅仅是做饭还是吃饭的地方。

如果主人邀请你到他家吃饭,往往会在厨房里吃。不过,今天人家肯定是招待我们喝咖啡。


果然,我们坐下不一会,卡洛斯太太就从厨房里端出了香喷喷的咖啡和几盘点心。丽丝已经到楼上换下了她那一身红骑手装,穿了件棉布的连衣裙从楼上走了下来,有她在我们和卡洛斯一家的交谈就轻松多了,三副再不用应语加杂着手势了,他和丽丝很方便地说喝话,不过是丽丝经常要给爸爸妈妈讲讲她和三副正在说什么。


咖啡很香,卡洛斯太太自己做的点心也很好吃,不过,我在一边还是有些无聊,因为三副才不像丽丝一样把他们的谈话都解释给我,因为他也搞不明白我到底能听懂多少他们的谈话。我只好把目光转向四周的墙上,看看挂在墙上的画什么的。


在我的家乡的农民家里,墙上一般都会挂上一些镜框,里面镶着一些家庭成员的照片,这是因为人们往往没有把像片放到像册里的习惯,把照片挂在那就是为了常看看。而卡洛斯家的墙上都是些画,大的小的都有,有些画一看就能明白画的是什么,人像呀花什么的。有些就不明白了,一堆色彩涂在那,搞不明白画画的人是想表现什么。


我对这些画不感兴趣,只是对挂在墙上的一把吉他琴有兴趣,我会弹吉他,以前上学时曾经向一个老师学过弹吉他琴。每次上船我都带着琴,琴伴着我消磨掉很多海上的时光。我看着这把吉他琴,心里盘算着能不能拿下来弹几下。


卡洛斯太太看出了我对琴的注视,她叫丽丝问我会不会弹琴。我点点头,丽丝走过去把琴从墙上取下来交给我,我掏出手绢把琴擦了擦试了一下音,看来这琴很久没人弹了。丽丝告诉我这琴是她哥哥的,哥哥结婚离开家后这琴就挂在墙上成了摆设。她希望我能弹个曲子。我点头同意,卡洛斯夫妇鼓起掌来,这一下我倒不好意思了,觉得该用心弹几个好曲子,我想了想先弹了个“马刀”。


最后一个音符一完,大家的鼓掌使我信心大增,我想了想西班牙歌曲“卡门”的旋律,就开始弹起了这首世界名曲。也许是因为这曲子是西班牙曲子,我一开始弹,卡洛斯一家就兴奋了,他们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激动,丽丝的脚甚至随着节拍在地上敲打。


一曲终了,我也兴奋了,我提出给大家来几首中国乐曲,我先弹了首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打虎上山”。我弹完了丽丝好像问三副这曲子的来历,三副给他们讲了讲。而后三副告诉我:他们说中国的乐曲很好听,没听到三副的解释时他们就听出了这是一首鼓舞人心的乐曲,他们问我能不能弹几首中国的爱情乐曲。这还不是小菜一碟么。我弹起了“梁祝”。


爱情,这个世界艺术的第一主题,所有人都会接受,不过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而已。当凄惋的“梁祝”回旋爱这西班牙农家的客厅里时,我感觉到所有人都被音乐叙说的爱情故事感动了。


乐曲的余音冉冉地飘散后,卡洛斯夫妇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俩口子继而拥抱起来。丽丝低声对三副说了些什么,三副告诉我:历丝说她们以前从没有接触过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她没想到中国有这么好的爱情乐曲,也没想到你是一个非常棒的琴手。


这曲子太扯人心了,我想改改气氛,我想起好像有一首西班牙曲西班牙骑士。但我记不全了。我哼着还记得的部分,却不想卡洛斯听出来了,他大声地唱起来,随着他的引唱我也跟着伴了上去。这一下大家都开心起来。


西班牙骑士,守卫在战壕里,用六弦琴弹奏歌曲,歌声多甜蜜,他反复弹奏,寄托着对祖国和你的情谊。


啊!心爱的人,当我离开你,你有时会把我想起,假如我牺牲,不能团聚,请你到战场去找我的尸体。。。。。。


大家唱完了很开心。丽丝对我做了个上楼的手势。我有点不太明白,三副说:“她请你去楼上看看。”


哦,看来我这一通弹琴使丽丝真把我当好朋友了,让我上楼参观了,我放下琴跟着她往楼上走,不过,我觉得目送我们上楼的卡洛斯夫妇笑得有点那样,我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笑,因为在我前面上楼的丽丝那扭动的臀部已经吸引了我。


丽丝个子不高,西班牙人的个子在欧洲人中普遍算矮的,西班牙人大多是黑头发黑眼睛,这些长像使我感觉比那些金发绿眼的欧洲人少了一份隔阂感。丽丝的身材很好,白皮肤,很健壮但不是粗壮。她在我前面上楼,那裹在花布裙摆中的圆臀一扭一扭,混身散发出来女孩子的香味让我觉得有点燥动。


那年我24岁了,虽然不是童男了但还没结婚,和女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现在这样和一个西班牙女孩走进窄窄的空间还是第一次。我感觉好象要去体验一种我从来都没碰见过的事。


楼上有四个房间,丽丝推来一个房门,示意我进去。进了房间我明白了,这是丽丝的闺房。房间不大,四周粉红色的墙纸把整个房间的气氛衬托得很温馨。丽丝的卧床是一张上面吊着闱幔的西式木榻。房间里有桌子和一些女孩子喜欢的小摆设。在我四处看着屋里的一切时,丽丝走到了我身前,她抬头看着我,眼睛闪闪发亮,我一下不知所措,我知道丽丝把我带到她房间里要做什么了,虽然我混身发热,心头乱跳,但我还是不感动作。


丽丝把手伸到背后,不知道她怎么一拉,她的连衣裙从肩上落了下去,她再一下,胸衣落了下来,两个丰满,富有弹性的乳房蹦了出来。


天哪!那乳房真美,白嫩圆润,圆翘翘地挺立着,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就像两颗甜甜的草莓镶嵌在奶油上。我低下头去品尝那美妙的西班牙草莓。。。。。。


当我和丽丝手拉手走下楼来到客厅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暗了,卡洛斯夫妇和三副笑呵呵地看着我们走下来。卡洛斯太太还把女儿拉到一边低声问了些什么。丽丝很得意对她妈妈笑着回答。


我猜不出她们母女说什么,但我想一定和我有关,还是三副问了丽丝后告诉我:“丽丝说,中国男孩子很棒!她很享受。”


在卡洛斯夫妇的开心大笑,三副的坏笑,丽丝得意的微笑中,我不知道该怎么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