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日映血 第一章 风华少年 第六节 计划

江鸿一撇 收藏 1 10
导读:虹日映血 第一章 风华少年 第六节 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877/


过了几日,看看混不过去,丁勉只好去上学。进了学堂,因年纪大些,坐在后排,几个表弟妹围到近前嚷着要看死人活过来是什么样的,这个掐一掐,那个摇一摇很是乱了一阵。上课坐定,先生在前面讲起来,不一会,丁勉见书上说的无非是让读书人要忠君爱国,勤勉做人的道理,先生像唱戏一样,摇头晃脑的读着。丁勉本来对古文的兴趣就不大,加之书上繁体字似懂非懂,不由厌烦起来,闭上眼睛开始打盹,突然“乓”的一声,丁勉感到头上一阵疼痛,一看,先生手拿戒尺一脸怒气的站在面前,他让丁勉把刚才学的书再读一遍,丁勉无奈只有按自己的理解读起来,结果很多字读音不对,有些不认识的字,甚至整段的也不能连贯起来,呜呜嘟嘟糊弄了过去,加之没了先生读书时那摇头晃脑的调调,惹的弟弟、妹妹们哈哈大笑。先生铁青着脸让丁勉伸出左手来,拿起戒尺“乒、乒、……。”的打了二十下,丁勉的手当时就红肿起来,打完已后已没了知觉,过了一阵子才钻心的疼了起来。

先生一打,屋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从没见过先生对丁勉发火,这次丁勉挨打,学童们都吓的不敢出声。接下来写字时,丁勉忍着痛慢慢腾腾的写出几个字来,实在不像样子,先生又将他呵斥一顿。


丁勉心里觉得十分难受,好不容易下了学,丁勉忍着痛回到自己屋里。表妹跟来安慰,嘴里说着先生的不是,还拿着丁勉红肿的手直问痛的怎样。丁勉推说身体不适,午后让她给先生告假,另将自己失忆一并转告,以前学的书都已不记得,连字也不会写了,望先生见谅,说完就忙把她打发走了。


丁勉静下心来开始思考:自己来到这个时代要通过科举考八股取功名看来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从哪里入手呢?首先排除政界,自己没根基,没经验,风险大。也不能像后世的书上说的后人到古代去造反,这难度太大,自己年纪太小,这些事情驾驭不来,再者当前在康熙年间,人心思定,在自己心目中康熙皇帝还是不错的,能不造反就不造反。还是从自己能做的开始,工、农、商、学、兵各行业中,工业说不上,农、商、学都可以发展,农业大有可为,商业更不错,至于学嘛……,哎,对了以前上学时做过好多实验,父母又是开药厂的,我看能否搞出些现在没有的又能解决大问题的药品来,有了些基础,有了钱,有了经验,再干别的。想到这里不由的激动起来,又一想觉得困难很大,没有实验仪器,没有实验用品,难啊!


正想着,青儿进来道:“大小姐来了。”说着,雯芳表姐进了屋。


丁勉起身迎住,雯芳问道:“勉兄弟,今日在学里可好?听说先生打了你,所为何事?快让我看看伤的如何?”


丁勉把手伸出来对表姐轻声道:“以前读的书都忘了,字也不会写了,先生责罚的是!”


雯芳看着丁勉红肿的手掌急切道:“这老先生也是,他可从没这样责罚过你呢!真是把书都忘了?过一段时间是否可回想的来?”


丁勉道:“这可不知道。表姐,想来我一时也记不起来,这学里是否不去了?”


雯芳闻言,脸色马上变了,厉声道:“不去学里,你干些啥?你怎会如此的没出息!”


丁勉看她杏眼圆睁,秀面含霜,心想这大小姐也太功利了,真是没劲!想起青儿的话,觉得还是先应付过去才是,轻声道:“表姐,我去就是了。”说完即决心不再答话。


雯芳又数落起来,见他不答话,心中生怒,转身带着丫鬟走了。


丁勉见表姐太过于追求名利,自己的想法怕要与之相悖,看起来来这里大泡美女的想法过于简单了。要想尽快取得成功就得赶快换个环境,找个有实验条件而又少有干扰的地方,这私塾是不能再上了。


丁勉又到学里应付两天,真是度日如年呀!回来后就借口身体不适不再去了,然后让青儿传过话说不想读书了。表姐又叫去训斥一通,看丁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心就冷了,对他不理不睬的。表妹见丁勉心意已定也不勉强,不时还来陪着说话。


一天丁勉问表妹家里还有什么生财之道,表妹说可能有些田产,其他就不知道了。


丁勉看不是办法,借着家里不大管着,瞅机会到外面闹市里去了。到了街上,丁勉东瞧西看很是新鲜,走到一家叫“仁济堂”的药店前,看看这药店有一般商铺的五倍大小,气势很大,进到店里看到正面对着长长一排药盒柜,侧面放有几排条凳,三三两两坐着几个病人,两个大夫模样的人正在给他们诊治。


见丁勉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先生过来问道:“这位少爷,有什么可帮忙的吗?”老先生又仔细端详一番道:“哎,这不是陈大人家的表少爷吗!”


丁勉一听,忙施礼答道:“先生,您认得我吗?。”


老先生道:“少爷死而复活,命大的很呀!前些天是我给你诊治的。少爷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不是身体不适?来、来、来,我给看看。”说着拿起丁勉的手腕把起脉来。


丁勉道:“谢先生救命之恩,我现已大好了,今日闲来无事,出来走走。走到这里觉得有趣就进来看看。”


老先生道:“少爷定是有福之人,这脉象平稳,中气充盈,看是好了。只是少爷刚好,还是不要到处走动,赶快回去,免得老爷、太太挂念。”说完叫了个伙计陪着丁勉回去。


回到家里,丁勉左思右想,觉得这老先生那里应是一条出路,就问青儿:“青儿姐姐,街里“仁济堂”的东家姓什么?我的病是不是由他诊治?”


青儿道:“少爷的病是由“仁济堂”的叶老先生给看的,叶先生是京城里的名医,与这府上极是近的,家里人有病都是由他诊治。少爷你问这些做什么?”


丁勉道:“青儿姐姐,你看我将以前读的书都忘了个干净,再去读我也没有那心思,想想学些治病行医的方法,悬壶济世也是不错的。这叶先生是名医,我想去求他受我为徒,早日学了本领,也算不枉过了。”


青儿看着他,眼圈又红了,一会儿带着哭声道:“少爷你要走吗?你走了我怎么办,二小姐的心思你也知道,她会让你走吗?”


丁勉安慰道:“我不正是要与你们商议吗!,别哭了,你去把二小姐叫来,我们一起议定如何?”


雯玉过来,丁勉将自己的想法说了,这二小姐也是一阵难过,丁勉解释后,方为释然。


后晌,丁勉再次来到“仁济堂”见到叶老先生,丁勉将自己的情况和想法说过后,叶先生道:“少爷这些安排可说与陈老爷知道?”


丁勉道:“尚未告诉舅舅。可我实在是不想去求什么功名,到这里来,先前既有愿望,经此一变,更是向往。早日有些生计手段,想必舅舅也不会阻拦。万望先生收下我。”


叶先生道:“少爷你先回去,容老夫再斟酌几日如何?”丁勉听完只得离去。


过了两天,丁勉再次找到叶老先生,叶老先生问他能不能吃苦,丁勉说早有从医的愿望,若能以叶先生为师,吃什么苦心里都是甜的。叶老先生让丁勉回去与家里商量,家里老爷若是同意明日即可过来。丁勉闻言,忙给老先生磕头施礼后,急忙回家。


晚上丁勉将自己的打算告诉舅舅,原以为舅舅会有些意见,谁知舅舅竟一口答应了,丁勉心中高兴,谢过以后到外祖母处,说明情况后外祖母又伤心一阵,丁勉安慰了一会儿就回到自己屋里开始准备行装。


一进门见青儿和表妹在屋里等着,丁勉将舅舅同意自己去学医告诉了她们。


表妹凄然道:“表哥你真要走吗?你走了还回来吗?你走了我们怎么办?”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青儿泣声道:“少爷你年纪还小,你去跟老爷说说过两年再去。”


丁勉安慰道:“你们都别伤心了,早去学些本事,以后在世上也好立足。学的越早,成才越早,说不好我还能成为举世闻名的人物呢!好了,好了,以后我经常回来看你们好吧。快别哭了,别哭了。我还要做些准备,你们帮着来吧。”


三人开始忙碌起来,本来丁勉衣物就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刚忙完,只见大表姐从门外进来,见三人正在收拾,雯芳不由一阵心酸:表弟心里果然没有我了,他们三个在这里收拾,看来明天是径直要走了。


雯芳也是刚听到消息表弟要走了,心中咯噔一下,总觉得这几天要有事,看来该来的还是来了。雯芳自小和表弟在一起,两人的脾气爱好,生活习惯互相知根知底,年纪大些看看表弟日益出众,心中自是喜欢,表弟出事以后,雯芳十分伤心,那几天是茶饭不思,日日想念。可表弟醒来以后的表现让她感到有些异常,先是一醒来看自己的眼色就觉得不像以前那样崇敬、温顺,眼光乱扫,面有喜色,后来竟是有些轻薄之相。再后来的言谈话语中更不像以前那样看着表姐眼色说话,而是说的直些,竟似有了一些主见,到自己的院子也少了许多。前两天数落他几句,竟然给自己来了个不理不睬,原想给他沤些气来,要在以前,巴巴的马上就来陪不是,这可好几天不照面。刚听到母亲屋里丫鬟说表弟要离开了,心中着急,带上丫鬟前来问罪,一进来看见这三人已收拾好了,再看表弟面含欣喜,好象没有一丝离去的悲凄之情。见如此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


几人相对一会儿,雯芳道:“真要走吗?”


丁勉道:“表姐,我着实不想再去读那些书了,看到叶老先生悬壶济世,普救众生,我心中很是向往。叶先生答应受我为徒,我想早日学些生计手段,也好不虚度了。”


雯芳凄然道:“读书是虚度了?勉兄弟,但愿你能好好学,也不枉了老太太对你的挂念。记住爱惜自己的身子,少什么用项回来拿,经常回家来看看。”


雯玉接口道:“是的,记住经常回来的,不要让我们都想着.三五天、就三五天回来一次啊,记住了。”


丁勉道:“表妹,这不好讲,也不知叶先生那里有些什么规矩,不好说走就走的。我尽量多回来吧。”


雯芳看看收拾的行李,又递给丁勉些银子,叮嘱道:“兄弟,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到了外面凡事多忍让,遇到难事给家里说,多想着我们。”说着眼圈就红了。


丁勉看她们如此用情,心想这些人对我还不是一般的好,但都是对原来的丁勉的。而我是后世的人,要闯出一番新天地,现在不能讲太多的儿女私情,等自己有了些成就再来好好报答她们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