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失三宝(下)

丁老大 收藏 16 1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请示大队长汪廉清,汪廉清又请示支队长刘庭勋,刘庭勋交待说,可以帮老百姓打野猪,但要先通知附近的友军,晚上响枪是帮群众打野猪,不然,友军以为是鬼子来了。还要注意安全,打野猪千万不能被野猪把人咬了。

汪廉清回来对韩文德也这样交代,韩文德说,没事。


韩文德回来,组织了一个十人的队伍,都是精壮的小伙子,带着三挺机枪,让一个懂得野猪活动的老乡领着,当天晚上守在一溜短墙后面。第一天晚上不见野猪下山,第二晚上也没有下来,韩文德问那老乡,是不是野猪知道有人打它们,不敢下来了?那老乡说,野猪没有那么聪明。

果然,第三晚上野猪下山了,这天晚上月亮很亮,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大大小小一溜一串,共有一百多只以上。给他们带路的老乡说,野猪急了比老虎还恶,伤人哩。韩文德说,不信野猪比日本鬼子还恶,就是这么多日本鬼子来了也不怕。

他们趴在山半坡房前的两堵围墙上,枪全部架好,等待野猪走近。

只见那些野猪很聪明,走走停停,竖起耳朵听,见没有危险,才开始吃,过一会儿又抬起头来听,听的时候好像有号令一般,都抬起头来,一片寂静。然后又开始大吃,嘴一伸就是好几棵稻子,眼看到了射击圈内,韩文德让大家做好准备,再过了一会儿,连野猪的丑恶模样都看清了。韩文德喊声打,顿时机枪步枪齐发,只见中枪的野猪大声吼叫,不中枪的野猪被突然的枪声打急了,不顾命的吼叫着向响枪的方向冲,冲过来的都死在枪口下,后面没死的见不是路,这才向山上逃去。

过了一会无声息了,那些在高庵子上看的群众这才下来,和韩文德他们一块点着竹把子火找死猪,共抬回来七个。韩文德他们要了两个,其余的都给了群众。他们十个人把两头打野猪抬回队上,把死野猪剥皮,剁碎,给那姑娘和姑娘的父亲十多斤,然后把其余的煮了吃,大家都喊香。尤其肉汤更香。

第二天天明又找,他们找了三个,群众找了十一个,群众要再给们两个。他们说,不要了,够了。因为天热,怕吃不完坏了,还给大队和支队送了好些。

打野猪后不几天,韩文德中队就随大队移住枣核山西村,途中,他们收留了一个小孩,名字叫余秃子,这个于秃子是武宁罗坪人,给鬼子当苦力,十三岁,秃头斜眼,经常光着脚不穿鞋,韩文德让他跟着伙夫干活,

支队还派下来一位副官,这个副官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这次到韩文德中队是锻炼。那个副官长得眉清目秀,据说是个大学生。他到附近村里去转,带回来一个年轻媳妇。这个媳妇人长得很漂亮。据说是那个副官到村里转的时候,那年轻妇女请他进屋内喝水。两人就好上了。引回来后就住在营房上面的一个小阁楼。

不几天,韩文德中队由一位老百姓带队,去山南寻机袭击敌人碉堡。到达以后,韩文德和中队的战士躲在离碉堡约半里路的山脚,命来班长和罗大运前去打探敌情,来班长和罗大运去不大工夫,带回来一个日军哨兵,罗大运说,他和来班长割破铁丝网,潜到碉堡跟前,见这个鬼子端着枪在碉堡周围转悠,他们不敢动,怕惊动鬼子,只见这个鬼子转着转着,忽然来到他们潜伏的草丛前,把枪挎在肩上,把裤带解开,朝他们潜伏的地方尿尿,罗大云闻得一阵臊气扑鼻,就忍不住了,暗骂这鬼子可恶,竟往他身上尿,呼的一下跃起身,没等那突然受惊的鬼子喊出声来,就用两个铁钳般的大手卡住了他的脖子,来班长也上来接住快落地的枪,掏出绳子把鬼子的手捆起来,给嘴里塞了一个早准备好的臭袜子,然后两个人半拖半拉的把鬼子弄出铁丝网,押到这里。

韩文德正想审问鬼子,看碉堡里有多少鬼子和火力配备,趁鬼子不防把碉堡端了,忽然见面前的敌碉堡里一片混乱,灯火通明,紧接着一队队鬼子端着枪出来到处转悠,搜寻,知道他们抓这个鬼子被发现了,就向鬼子的地方打了一阵乱枪,然后赶紧带队后撤,后半夜回到住地。没想到看到的是驻地营房一片狼藉,营房留守的人都不见了。

正愣着,于秃子和一个伙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站到他面前。韩文德气急败坏的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于秃子长得不怎么样,但是伶牙俐齿,他向韩文德报告了当夜发生的事。

原来,韩文德他们去偷鬼子的营,鬼子不知道怎么也知道了他们的行踪,来偷他们的营。余秃子因为到群众的菜地里偷菜,发现有鬼子上来了,连忙撒腿往回跑,到营房叫喊,鬼子来了,快跑。

屋里留的都是病号,也都是北方人,不大听得懂于秃子的话,不知道于秃子喊的什么,有一个还骂,他妈的,半夜三更的,喊什么,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于秃子也听不懂他们的话,又知道鬼子快到跟前了,急忙拉着伙夫出后门躲在半山的草丛中。卧倒未动。他们听见屋子里传来阵阵惨叫声,眼看着日本人带走了五个伤兵和那个年轻妇女。

那个伙夫也补充说,他妈的日本鬼子真残忍,他们把五个伤兵的手腕用刺刀捅个窟窿,用铁丝穿上拉着走。伤兵们疼得直叫唤。

韩文德满脸铁青的在屋子里转,自他当队长以来,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亏,没料想在这个枣核村里翻了船。支队里来锻炼的那个副官也不见了,如果也被日本人带走了,他怎么给支队交待。

正转着想着,忽然听见阁楼门响,抬头一看,却是那副官从楼上下来了。

韩文德知道副官和那妇女就住在阁楼,想不到日本人把那妇女带走了,怎么没有把副官带走?

那副官下来对他说,鬼子来的时候,我们都在下面,我腿脚麻利,赶快上到阁楼上把阁楼门关了。那个表妹和伤兵来不及上去,就被鬼子把她和伤兵一起带走了。

韩文德说,你倒好,紧要时候只顾自己。

那副官脸上就有点惭然。

韩文德见他也受了惊,就不再说,他检查自己被鬼子翻得很乱的行李,发现失去他的三宝。

前面已经说过了,韩文德的三宝一是爱国青年红旗一面。二是军人写信不求人书一本。三是女同学白晓燕给他做的一双鞋。这三件东西在韩文德来说都是宝贝,鬼子拿去一点也没用,不知鬼子咋就偏偏拿走了这三样东西。

韩文德想起那大旗那本书和那双鞋,就流了眼泪。

副官过来劝他说,韩队长别难过,以后咱再夺回来。那表妹被鬼子带走了,我也很难过。

韩文德用拳头捶了一下床铺,喊,去两个人把那个抓来的鬼子打一顿,拉到后边拿刺刀捅了。

副官又劝他说,不要捅,打死一个鬼子上面都有奖,捉个活鬼子奖更大,活鬼子比老虎还难捉,交给我代你上交,也是咱游击队的名声。

韩文德说,不行,非捅了他不可。喊罗大运,一班长,给我把那个鬼子狠狠打一顿,拿刺刀捅了。

杀了那个鬼子,韩文德依然怒气不息,心说,他妈的,去偷鬼子的营,倒被鬼子偷了营,这个人可丢大了。思前想后睡不着觉,第二天决定,一定要报这个仇。到了晚上,韩文德中队全体出动,到南昌公路旁埋地雷,袭击了敌人一辆汽车,打死了五个鬼子。第三晚又急行二十多里路,到一个小车站。车站里有鬼子也有伪军,他们偷偷溜进铁丝网,看好退路,先抢仓库,然后甩手榴弹,再以燃烧弹烧鬼子的营房,机枪步枪一齐开火,约一个小时才退回原地,部队无一伤亡,还得来鬼子的被子、蚊帐、罐头、纸烟等。鬼子车站的火也一直烧到天明。韩文德这才觉得稍稍出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