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23.

y492545690 收藏 18 133
导读: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先头开辟探路的渗透小组人马翻上山垭口时,下面是斜坡,由于雾大,根本看不到下面和前方的情况。斜坡上没有路径,全是厚密得不透风的飞机草,草上结满了圆润的露珠。

刚才洒落一阵的小雨此时又下起来,眼前除了白雾和向下延伸到二十米左右的斜坡,什么也看不清。该向哪个方向走,直接下坡还是斜行向左右两边?只怕敌人去而复返,重新巡逻回来,要是引起了他们怀疑,跟踪着来的话,那就不好了。这样下去要摆脱敌人很困难,别说任务的完成,能不被他们追踪合围消灭就不错了。

拖延下去,保不定河内的那高官已经到了,他们却因不能按时到达预定地域而没法下手。左前方模模糊糊地应该是一个延伸向东方的山岭,右边不是他们的选择方向,那样包抄的话距离太远了。向前进想在这里等等,等营长来时看他的决定。

向前进想直接走东边方向,顺着山岭,树林子比较多,容易甩脱敌人。但是距离近,很冒险。下坡走南边方向的话,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但要是敌人的巡逻队追踪过来,很容易找到他们。

几个人散开来,向着不同的方向警戒。营长带着后续人马很快赶来了,看到他们还在这里等,就问怎么回事。向前进看着指北针,参照着脑海里的地形图,抬起头来看着营长,不说话。营长四处望了望,然后指着东边,又迅速而有力地连指了两下,叫向前进打头赶快带着渗透组的人过去。

向前进手一招,渗透组的人过来了,大家哗啦哗啦地向着东边的山岭快速奔过去。营长带着捕俘一组和控制组的人走在中间,捕俘二组的成员断后。因为刚才的敌情,他们几乎是散开来倒着走。

东边的这个山岭并不险峻,很大程度上是缓坡,北边的山坡树林较为稀疏,南边的则要茂密得多。岭脊上是散乱的巨石,灌木和草丛都有,还有一些不大的树。

大家小心翼翼地走在岭上,在浓雾中快速地往东南方前进。到一个马鞍形地点,打头的渗透组人马正走上斜坡,后面的控制组和捕俘一组还在下坡,突然从北边的树林里惊飞起来一只巨大的鸟,噗哧着展开巨大的翅膀飞上来。刚开始时前面的几人听到噗哧的响动,被吓了一大跳,当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扑过来时,立时间全都将手中枪指向空中。

那只大鸟从大家头上飞过,带动起一阵风。其展开的翅膀足有一米多宽。很多人不知道这是巨型猫头鹰还是什么东西,但是向前进知道这东西在西南的山区很常见,一些地方的人叫它飞蝠,这东西比猫头鹰大上好几倍,平日很难看到,一般都在夜间活动。怎么大白天的,又是较冷的雨雾天气,它还飞出来呢?

有情况!这是向前进第一时间的反应。等那东西飞过头顶后,急忙用手势指挥大家停住脚步,展开来慢慢地向前搜索前进。左边两人,右边两人,枪口指着树林,侧身斜行,一边不停地往上看。

那巨型大鸟飞过头顶时,后面的所有人也都吓了一大跳。营长看到前面一点的渗透组在向前进的指挥下已经戒备起来向前展开搜索了,心里很满意。由于还不知道那鸟是被哪边的树林中动静惊飞起来的,他只得也用手势叫大家分开成两队,往左右两边散开,各自侧身面对两面斜坡的树林,警戒着慢慢地往岭脊下移动。

北边的树林里此时悄然行动着一队兵,往上来了。

向前进端着枪,弓着腰,尽量地往前伸着脖子,向下看着北边的树林缝隙。他们侧着身,在岭脊上上行得很快。

突然一转头间,看到右上方岭脊上出现了一个人,正在摸索下来,向前进雨衣发出呼一声响动,飞快地掉过枪口,指着他。那人同时也举起了枪来,对准着他。

两人都紧张到了极点!

距离太近了,只有十米不到。而且都是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彼此出现得太突然。向前进旁边一步不到的距离有一块巨石矗立着,巨石高约有两米,半截被草丛掩藏盖住。要是他早一秒发现对方,抢先开火的话,那么一切都解决了,或者他早一秒移动到这块巨石边便不会被敌人发现。

有那么两秒钟,两人都呆住了,没有任何反应。

向前进突然向着那人咧齿一笑,脸上紧张的表情还没有散开,笑容不知道有多难看。向他瞄准着的那人似乎也松了口气,但还没有完全放心。这时向前进已首先调开枪口,直起了腰来。

他看到那人是那个久违了的特种兵,曾经在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后来又在侦察兵训练营地里看见过他,再后来就一直没有见过他身影,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在异国丛林里再一次看见了他。

见特种兵还是很狐疑的样子,向前进又展开嘴角,笑了一下。这一次,那个特种兵彻底确认了眼前这个脸上涂着黑黄泥的家伙是个自己人,而且还辨认出了他的相貌,知道是向前进了。

他将枪收了起来,而后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鸟叫,走了下来。警戒解除了,大家全都松了口气,直起了腰身。下面的人上来了,呼啦啦一下子出现了二十多人,散开成一线奔上了岭脊的马鞍部,后面也有人,拉开成包饺子状。要是岭脊上的人是越军的话,很可能会被他们全歼。

营长下到马鞍部,跟那个特种兵和他们这队人马的另外两个负责人见了面。特种兵还记得他,打了招呼后问道:“三连长,怎么你也来了?凑热闹么?”营长回头看了看,骂道:“他妈的,你们心太黑!要不是暴露了,老子们怎么也发现不了有情况。”特种兵是这队人马的二号人物,看着营长笑。

他们的头号人物有点奇怪,问营长:“我们够小心的了,怎么会暴露的呢?”营长说:“你们惊动到树林中的鸟了,好大一只,你们不知道?他妈的,在丛林中,士兵往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然这么说丛林是士兵的噩梦?我说该是坟墓才对。不扯谈了,老子们这次要去捉一个河内来的大军官,不晓得这老小子肯不肯跟老子们走。我们赶时间,你们呢?”

营长这个人说话相当幽默,对方的很多人都笑了起来,看着他。特种兵说:“嗯,我们也是来配合捉他的,三连长,你们的人是凶手?”

向前进说:“我们连长刚升了营长,不再是连长了,连长是我们排长接替,他你还记得不,这次他没有来。我们营长亲自带队,捉拿个当官的,有那么多人帮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特种兵听说三连长已经高升,倒是不忙着走,笑着说道:“向班长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真的?那可要恭喜了,回去后营长大人可得要请客,我来撮你一顿。”

营长说:“腰得山,请就请,就是他妈的工资少点,请不起大鱼大肉!”

特种兵说:“跟大家一起吃食堂就好了,你加几个菜。向班长,作证啊!别到时候你们营长说话不算数。”

营长说:“老子讲话不算数?到时你们只管来,我们悄悄地喝他几杯。不跟你们瞎扯谈了,我们赶时间。不晓得前面情况怎么样,你们来这多久了?有什么可以提供的没有?向前进,带路!我们走。”2514

特种兵说:“营长大人你忙什么?从79年打到现在,你还是这个心急火燎的脾气,那家伙要明天才来这里,有的是时间,大家既然碰了面,就来交换一下情报。”

营长吃了一惊,说道:“明天才到达?我们怎么不知道?他妈的,这情报怎么搞的?我们是第一捕俘分队的,没理由你们知道的我们不知道啊?”

特种兵听了这话有点眩惑,说道:“什么你们是第一捕俘分队的?我听说有好几个捕捉点,我们这是第二站的。第一梯队的人好像失手了,因为敌情估计不充分,力量悬殊,没能展开行动,不过他们会加强到我们这一次的捕获行动中来。我们的情报很准,这不会错。”

营长说:“他妈的,可把我搞得有点晕头了。你说的我一点都不知道,那个目标人物的抵达时间我们的电台也一直都没有接收到消息。还好遇上你们,要不然忙中出错,带来不必要的损失也未可知。”

他们的最高指挥官是个中尉,这时候说道:“你还是按照你们的计划吧,也不知道这情报谁的准,谁的不准。我们要向西南方去,打包围迂回到预定点。你们的路线好像是要往南边?我们刚从那边搜索过来的,有几处敌情要注意。”说着他叫展开地图。营长急忙分派人手拉开距离站好哨,那队侦察兵也散开来,加强警戒。几个首要人物在巨石旁半蹲下来,交换情报。

对方的负责指挥官在地图上指点了几处方位,说道:“这是河内高官下来的视察路线上的几个重要关口,我们必须要避开的,只能在敌防守力量相对不集中且较为僻静的地方下手,所以我们选择在这里下手。这是我们来时经过的路线上敌人的驻兵点,回撤时不能通过这些地方,如果是得手后往西南边撤,可不能走这条路线。还有,看你们的方向是往这里去,这几个地方要注意。”

营长看了他们地图后说道:“怎么你们的跟我们不一样呢?我们这里没有山,这边的敌人防御力量情况也没有标明。你们的地图是哪里来的?”向前进看着那指挥官的讲解头也有点晕。

那特种兵说:“这都是我们实地侦查得来的。怎么你们的跟我们的不一样?就怕你们的不一样,跟昨天遇到的一样情况。你们的拿来我看看,等等,三。。。。。。营长,79年的时候你是从哪里打过来的?”

两份地图摆在了一起,差异很大。

特种兵说:“你们的东西太老化,估计是六十年代我们援越的时候绘制的,一直都没有改动过。七九年的时候我们连用的就是那时的地图,吃了很大的亏,怎么你们还用这东西?”

营长说:“这是上头给的,我们有什么办法。他妈的几十年的老黄历了,难怪我们途中有一些不对劲。”特种兵呵呵着说:“算你们运气好,没有钻进敌人的防御圈或营房中去。你们在这里,要到南边去,应该顺着这个方向走。”特种兵用手指点着地图,接着又说:“这样吧,你们的不要用了,我们匀一份给你们。”

营长搓着手说:“那当然好!对了,这里确实有敌人的驻兵点,我们刚才在这个岭上还听到了鸡叫声。估计是他们喂来报晓的。听到鸡叫时,我们还当是有村子在附近。看来我们用的东西真得要丢弃了,把你们的这一份给我们就好了,你们是不是跟我们一个方向?得跟着你们就好了,不用自己到处瞎撞。他妈的这鬼天气,雾气又大,稍微远一点就什么也看不清楚。”

上尉和那特种兵都笑了起来,将地图给了他们以后,在这里呆的时间过长,他们也得要走了,离开这里继续往他们的原定路线行动。

这些人在这一带活动频繁,周围的环境已相当地熟悉了。临走时又告诉给了他们好几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看着他们离去时,营长头脑里一直都在犯糊涂:“怎么还拿几十年前的地图给他们用?”幸运的是今天巧遇到了这些人,现在有了这些人给的最新的和他们实地侦查得来的一大部分情报,胜算又多了一层。

向前进挥动的手还没有放下来,转过身去的特种兵瞬间消失在岭脊右边的斜坡树林里,近三十人的队伍,呼啦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