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失三宝(上)

丁老大 收藏 12 86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失三宝(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当天晚上,韩文德中队宿营在卧龙庄。卧龙庄的百姓感谢韩文德中队给他们赶跑了日本鬼子,抢回了不少被鬼子抢去的东西,都纷纷给队伍送来好吃的。队伍晚上又在村子里补充了给养。

第二天是个好晴天,太阳出来照得大地和山峦晃人的眼睛。部队没有接到出发的命令,韩文德在各个制高点都布置了哨兵,监视鬼子的行动。

桂英一大早起来,知道韩文德喜欢白天睡觉,难得今天没有事,就出去转,让韩文德睡个好觉。这个村子的人家住得很散乱,她昨天晚上听韩文德问一个老人,为什么这个村子叫卧龙庄,那老人说,因为这个村子就在山上,这座山南北横向,头在村南高高昂起,就像一条龙卧着一样。桂英就仔细观察,觉得这一道岭确实像一条龙,,龙头上的松树就是龙的羝角,龙口张得大大的像在仰天长啸,就要飞起来的样子。

桂英一个人正转着,就碰见芳芳从宿营的地方出来了,芳芳脸睡得红红的,好像还没有洗脸,在门外眯着眼睛看天,还在不断打着哈欠,揉着眼睛。

队伍在敌后与鬼子打游击,在山上宿营的时间多,在村子里能这样睡个安宁觉的时候少。所以,这天士兵们都睡得很香。芳芳也睡了个好觉。她起来后出门,就碰见了桂英。

桂英走到他跟前,问她,才睡起来?

芳芳说,这一觉睡得真香。如果没有日本鬼子,每天这样睡觉多好。

桂英说,不是日本鬼子,我们也到不了卧龙庄睡呀,你看这卧龙庄像不像一条龙?

芳芳大概看了看说,不像,就是一个长条山。

桂英拍打了她一下说,就知道睡觉,你看,那不是龙头,龙身子龙尾巴。芳芳说,龙能干啥,也不会起来把日本人吃了,省得我们打。

芳芳说着话,觉得身上痒痒,伸手进去搔,边搔边说,身上脏得很,就得去洗个澡。

桂英说,我身上也脏得很,今天没有鬼子,天气也好,咱两个悄悄叫上凤子,到小河边去洗个澡。

芳芳说,能行,吃了饭就去。

吃过早饭,三个女人就悄悄去了村外的小河边,她们都穿着普通老百姓的衣服,没有背枪。到河边后,见四面都没有人,她们就脱得光光的,把衣服放在草窝里,嘻嘻哈哈下了河。

河水不深,只到她们的腰上,清悠悠的,水里的小鱼儿游来游去,三个女人都会游泳,她们就像三条美人鱼一样在水里游来游去,并嘻嘻哈哈的打闹,小河的上空是一片欢乐的笑声。

令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小河的对岸竟出现了两个背着枪的日本鬼子。

这两个日本鬼子是被他们三个的笑语声引来的。也不知道这两个日本鬼子到山上干什么。他们站在河对岸,也嘻嘻哈哈指点着三个洗澡的女人笑。其中一个就喊,喂,花姑娘的,大大的好,过来的,我的金票大大的有。

三个女人发现岸上有日本鬼子,就吓得缩在水里,一动也不敢动,那个喊话的日本鬼子见三个女人吓得不敢动,也不吭声,色胆包天,就脱了鞋下河,要过河这边来。

三个女人见此情景,再也不顾什么,赶紧爬上岸去穿衣裳。那个鬼子边往河这边游边喊,花姑娘的不要跑,皇军金票大大的有。

他们刚把衣裳穿好,,那日本人已爬上岸,向她们走过来。凤子急中生智,迎上去与那鬼子对面,心里怦怦跳着,伸手对那鬼子说,金票的我的看看。

鬼子从兜里掏出一沓日元,数出几张递给凤子,凤子的手很白、很细,也很软。鬼子递金票到凤子手里的时候随着就握住了凤子的手。凤子心里跳得厉害,夺了一下没夺出手,就说,金票的太少,我的不行。鬼子腾出另一只手去掏钱,另一只手依然没有放松。

凤子见脱不开身,心想,反正昨天已失身给日本鬼子,现在如果能引诱得鬼子脱了衣裳,把枪放在一边,桂英和芳芳就有机会把鬼子刺死。想到这里,她脸上就换上了笑容,扭捏的比划着着对鬼子说,你的脱衣服。

鬼子裂着大嘴笑,说,我的先给你脱衣服的。说着话,就把凤子的上衣脱了下来,然后又把凤子抱着按倒,褪去凤子的裤子,站起来,把身上的枪也扔在一边,急急忙忙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他见凤子闭着眼睛,就说,你的睁开眼睛的。

凤子微微睁开眼睛,见了日本鬼子的丑态,急忙又闭上眼睛。日本鬼子俯下身,趴在凤子身上,什么也不顾了,就在这时候,觉得脊背上刺痛,一个凉凉的东西钻进他的肚子里,他啊的大叫一声,就要往起爬,这个东西又从他脖子里钻进去。他侧身倒下,瞪着两只牛蛋大的眼睛,见面前是两个女人,四只眼睛里都是仇恨,哀号一声,就像被戳了一刀子的猪一样,挣扎着咽气。

原来,桂英和芳芳见凤子和鬼子纠缠,就等待时机,见那鬼子已经丧失了警惕性,就把鬼子的枪拾起来,用鬼子的刺刀把鬼子刺死了。

对岸的另一个鬼子见过河的鬼子得了手,就也下了河,待看到那个鬼子被刺死,急忙端起枪向岸上射击,因为慌乱,又有水流的冲力,身子站不稳,枪就打不准。桂英把趴在凤子身上的鬼子刺死,又端起枪射击河里的鬼子,那鬼子更慌,拧身急忙向岸上爬,桂英开了三枪,有一枪就打在鬼子的脊背上,鬼子摇晃了几下,一头栽倒在水里,血冒出来,染红了河水。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凤子爬起来穿上衣裳,踢了那鬼子一脚,狠狠地说,狗日的鬼子,是野兽,畜牲。

三个人合力,用刺刀割下鬼子的头,刚要下河去割那个鬼子的头,中队的人就跑过来了。他们是听到枪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发现三个女队员不在,就顺着枪声的方向找过来了。

桂英高兴的向韩文德汇报杀两个鬼子的情况,韩文德沉着脸,一言不发,等桂英说完,然后才说,先往回走,回去再说。

到了村里,韩文德把桂英凤子和芳芳叫到他中队部里,问她们,谁让你们去小河边的?

桂英说,我们身上脏了,去洗个澡。

韩文德问,为什么不说一声?被鬼子打死了怎么办,

芳芳说,是我的主意,我让他们两个去的。

韩文德说,不管是谁的主意,你们走的时候应该请假,这是队伍上,又不是在家里,出了事哭都来不及了。以后不许这样。你们回去吧。

凤子和芳芳走了,只剩了他们两个人,桂英说,我们打死了两个鬼子,你不说好听的表扬话,也不奖励,还把我们训斥了一顿。

韩文德说,你们也太胆大了,多危险啊,如果被鬼子打死了,这时候就要埋你们了。

桂英说,打鬼子还有不死人的。死了就死了。

韩文德说,说的轻松,你死了我就没有媳妇了,再说,不该死的时候为啥要死,活的时间越长打死鬼子就越多。

下午,队伍就奉命出发,来到一个叫潘家沟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