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二章 有情岁月

sjw39890 收藏 0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大哥,你想什么呢?说话啊。”阿华焦急的声音把凌辕从沉思中唤醒。

凌辕平静了一下心情,扬了扬手中的报纸说:“你相信这报纸上写的吗?”

阿华一愣,“我不是相信他们写的,但是大哥你不是答应我不去喝酒了吗?这样喝下去你身体受得了吗?”前段时间阿华发现凌辕每天都去喝酒,虽然没出什么事情,但凌辕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差,阿华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专门找凌辕推心置腹的聊了一次,凌辕知道阿华担心自己,不想给兄弟再添麻烦,所以也就暂时应付了过去。两人工作不在一个地方,平时除了通电话外,如果没有公事的话一个月可能也见不了一面,阿华自然也不大了解凌辕的生活。

“阿华,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相信大哥吗?在说你看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而且身体状况也比早前感觉好多了。”凌辕看着焦虑的阿华平静的说道。

阿华听他这么一说仔细看了看,好像大哥的气色真是比前段时间要好很多。一时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凌辕看阿华逐渐安静下来,又说:“我答应你不去烂醉如泥,但不是说要戒酒啊,有空我们哥俩还得好好喝几杯呢,你说是不是?”看阿华不出声,又接着说:“不过确实没想到越南的狗仔队这么厉害,这些无中生有的报道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以后我会注意的。”

阿华看了看凌辕,又看了看报纸上的照片,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在阿华心里他其实很想不通大哥与周凯芹是怎么回事,按他的想法,周凯芹又能干又漂亮,这么好的女孩子上哪里去找?嫂子去世也有些时间了,本来看着大哥和周凯芹走到一起他打心眼里开心。可是最后他们却搞得不欢而散,虽然不知道谁对谁错,但周凯芹的伤心却是感觉得到的。那天看见阮芳拿钱给凌辕,自己也觉得怪怪的,但却是决不相信大哥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周凯芹的事情,事后自己还找过周凯芹为凌辕辩解。可现在看见报纸上说的有鼻子有眼,弄得自己也迷糊了。

凌辕看出了阿华的心思,淡淡一笑说:“阿华,大哥心里除了你嫂子在也装不下别人了。我和这位阮小姐只是朋友,她也不是什么舞小姐,是个很好的女人。我们不过在一起喝过几次酒。”扔了支烟给阿华,自己也点上一支吸了一口又说:“如果我和阮小姐之间有什么关系的话不止对不起周小姐,更对不起你死去的嫂子,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阿华盯着凌辕看了一会,使劲的点点头“大哥,我当然相信你。可是你和周小姐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不都好好的吗?”

凌辕沉吟了一会,抬起头来说:“这事一时也说不清楚,以后在给你慢慢讲吧。她回泰国后有没有跟你联系过?她还好吧?”

“回去以后到现在还没有联系过,我打过电话,但都说她不在。看起来是不想接电话。”顿了一会,阿华又说:“不过达古总部就在泰国,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也许过段时间她想通了会回来找你的。”

凌辕对着阿华摇了摇手,心中苦笑了一下。自己这个兄弟人是很热心,可就是有时粗心了一点,特别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更是想得过于简单了。稍一沉思,抬起头来说:“这个事咱们暂时不说了。但我觉得你应该去泰国一趟,安慰周凯芹一下。”

阿华又吃了一惊,转而嘿嘿傻笑了一声,“大哥你要去就去嘛,干嘛拉上我啊。”说完一副恶作剧的表情看着凌辕。

凌辕一看阿华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在看他那副好像看穿阴谋诡计的样子不禁哭笑不得。想了想,把脸一板,严肃的说:“阿华,这不是小事,我和周凯芹的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现在我去不太合适,你作为越南投资的最高负责人由你过去一是安慰周凯芹,但最重要的还是拿出诚意,修复和达古的关系。。。。。。”

二、

阮芳唱完最后一曲走下台来,习惯性的看了看凌辕常坐的那个位子,两个男人和三个舞女坐在那里打情骂俏。一股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自从他们俩的照片上了报纸以后凌辕已经有一星期没有来“现代启示录”了。阮芳一边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情凌辕不来也很正常,毕竟这里已经成了西贡娱记关注的焦点,自己这几天就被那些记者缠得不厌其烦;但一边又觉得就因为这么点事就人间蒸发也太不像男人。其实更多的是她不愿意承认的,那就是她已经习惯了每天见到那个男人,就那么面对面的坐着,她会觉得特别的安静。现在他突然不见了,自己忽然觉得生活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一切似乎都不顺心了。

不过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他做什么?毕竟一直以来讲的话可能没超过三句。阮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出了“现代启示录”。

没有选择坐车,她打算一个人走走。走到拐角,一阵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拢了拢披肩,决定还是找辆车坐回家算了。刚抬头打算找车,“嘀——”的一声汽车的鸣笛传来,循声看去却发现对面昏暗的街灯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个男人斜靠在车身上,头微微歪着,正笑笑的看着自己。

阮芳一阵激动,眼睛马上湿润了。没错,那正是凌辕,正对着阮芳招手示意她过去。阮芳走了过去,站在凌辕的对面,“你来了?”声音有一丝颤抖。问出这三个字又觉得不妥,轻咳一声,又恢复了平常的冷傲矜持:“我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凌辕笑笑没有答话,伸手从车窗里拿出一瓶JACK DANIELS对着她晃了晃,然后示意她上车,自己也钻进了驾驶位。

汽车在公路上疾驶着。夜晚的西贡没有了白天如同过江之鲫的摩托车流,显得很是清静。车厢里The Moonlight优雅的曲调如泣如诉的弥漫在小小的空间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在表面的平静里心潮却是汹涌澎湃。

汽车直接开到了海滩边上停下,凌辕把酒拿了出来,又像变戏法似的从车里取出两个酒杯。然后示意阮芳下车走到海边找了个岩石坐了下来。倒好两杯酒,递了一杯给阮芳,轻轻碰了一下她手里的杯,然后一昂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阮芳看了看凌辕,也把酒喝了。

还是和在酒吧里一样,两人只是喝酒,没有说话。不一样的是在这里他们没有面对面,而是并排坐着,面向大海,各自想着心事。一样的沙滩,一样的月光,凌辕的思绪又飞到了当年,妻子是那样的美丽。。。。。。

而阮芳看着身边的男人却是另一番感慨。从小在西贡长大,当然熟悉这里的大海,只是从来没有发现原来这里是这样的美。生活的残酷使她许多年来不得不留连于声色犬马、鱼龙混杂的夜生活场所,见多了人性的阴暗,却忽略了人生的美好。而他,从相遇、误解直到现在见不到就会牵肠挂肚,少有语言交流,中间的历程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奇妙。此刻,更是他带她来领略了这人生最美的意境,令她沉醉,令她不愿醒来。

她确实有些醉了,酒不多,但梦幻般的纯美其实比酒精有着更大的威力。她甜甜的微笑着,情不自禁的缓缓将头靠在凌辕的肩上,如此安然,如此踏实,她太累了,几乎要沉沉的恬然睡去。

凌辕转过头,看着靠在肩上的女子。皎洁月光下,她的脸更显苍白,嘴角的笑意使她显露出以往从未有过的恬静安详,平时印象里那个有些沧桑,有些冷漠的女人在此刻已经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我见犹怜的柔弱女子。

凌辕轻叹一口气,小心的帮她理顺了被风拂起的一缕头发,静静的看着她幸福的样子。一阵海风吹来,清新的空气直冲脑门,驱散了那一丝迷幻。凌辕把阮芳扶正,自己站了起来,走到海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带着大海咸湿味道的空气。他没有看见身后坐着的阮芳脸上一丝失望和尴尬转瞬即逝,平时一贯的冷漠又回到了脸上。

美梦总是太短暂。

三、

泰国。清迈。

阿华来到这里已经3天了。那天听了凌辕的话阿华也觉得是有必要到泰国来一趟,于是花了几天时间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赶到了泰国。临走的时候凌辕又一次找到阿华让他一定要消除周家父子的误会,想到要是周凯芹能原谅自己那问题就很好解决,于是还写了一封信让阿华转交给周凯芹。虽然心里没底,但也聊胜于无。

可是阿华到清迈这几天都没能见到周凯鹏,到达古总部秘书小姐总是很客气的招呼自己,但周凯鹏不是开会就是谈判,总之就是没时间见自己。

没办法只好先去拜会了周老先生。周老先生依然精神矍铄,见到阿华就拉着他说个不停。原来老人在这两年里真的去了一次缅甸营地,见到了胡建强。二老多年不见,此番重逢自然激动得热泪盈眶,呆了一周时间还是说不完几十年的沧海桑田。周凯鹏担心父亲的安全,多次催促老人回泰国,最后亲自赶到缅甸将老人接了回来。

“你那胡伯伯还是没改他那倔脾气,说什么也不肯跟我来泰国。说是等你在越南搞好了他和大家一起出山。”周至文喝了口茶不无遗憾的说道。

看了看阿华又语重心长的说:“听说你们在越南做的还不错,阿华你要继续努力啊,百十号人都指望着你呐。”

阿华点点头说周伯伯你放心,不会让您老人家失望的,我会努力的。知道营地一切都很好,阿华的心也放了下来。离开缅甸的这段日子在心里他其实很想念以前尽管辛苦、危险但却自由自在的生活,兄弟们都很纯朴,绝没有外面的尔虞我诈。才不长时间阿华已经明白凌辕跟他说的商业社会的残酷并不亚于丛林里为了生存而进行的战斗了。

老少二人又聊了一会,阿华试探着问起周凯芹的情况。周老先生听他提到女儿,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没有回答阿华的问题反而问阿华你那个姓陈的朋友怎么没和你一起来?是心虚吧?阿华赶紧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当然重点是周凯芹对阮芳的误会。然后说大哥只是一时还放不下死去的妻子,过些时候可能会好的。周至文听完后没有出声,过了半晌才说真是这样的话那也还能理解,但“陈元”这么做就是不对,毕竟之前打过电话给他,他也答应的好好的。

阿华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坐了一会,老人又说:“不过这些事都是你们年青人自己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啊。”

阿华只能连连称是,表示回去会在好好劝劝大哥。周至文抬手打断阿华的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这事咱们就不说了。到是你小子这次来清迈不会就是为了看看我这老头子吧?”看阿华不知道怎么回答老人呵呵一笑又说:“是不是你那个大哥让你来这里探探风声?”

当面被周至文戳穿,阿华显得很是尴尬,挠着后脑勺结结巴巴的说:“周伯伯,我就是来看你的,我。。。。。。”

周至文笑笑说:“阿华,你小子还编不来谎话。你就放心好了,我还没老糊涂,就是为了你胡伯伯的愿望也不会因为一点儿女私情影响生意的。”

听周至文这么表态,阿华像吃了一颗定心丸,至少将来达古对公司的支持是不会有太大改变了。末了阿华提出还是想去看看周凯芹。老先生想了一会说:“小芹住在她哥哥家里,她可能还不知道你说的这些误会,你去劝劝她也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