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罗娜来到了超市之中,徐烈钧直接领她来到丽人坊的专柜。据他听说这里有一切女士需要的物品。

罗娜很随意的挑了一套衣服,打算离开的时候,徐烈钧拦住了她。

“罗娜小姐,恐怕你在神州城还要呆很长时间,所以希望你把东西买全,我是指女人们用得那些东西。”

罗娜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这才定下心细细看起来。虽然人家没有说,她看得出来这里的东西,无论服饰还是其它的物件,全都属于名贵的那一类。尽管心中非常喜爱,不过她还是有节制的买了一些女士用品和另外一套衣服。

当罗娜再次上车的时候,身上已经完全是丽人坊的名牌,女性的魅力几乎一瞬间在她的身上凸现出来。

坐在车里的徐烈钧几乎一瞬间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不过他的黑脸之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当来到仁爱医院的时候,罗娜才真正感到了欧洲的愚昧和落后。这里所有的人都是那么善良、和蔼。

本着医者父母心的职业操守和守望相助的职业道德,所有被送到仁爱医院当中的伤员都会受到公平的妥善照顾,甚至那些受伤的荷兰人也不例外。

在这里罗娜见到了她得父亲,出人意料的是,一位中国医师和一位荷兰医师在共同为他进行治疗。唯一使她感到不满的是,这里军官和士兵完全住在没有任何分别的病房之中。

“您好,我是詹姆士医生,这位是这里的院长甘浩文医生。”

“您好,您父亲的伤势稳定,我想过不了多久就会痊愈,所以请您不必担心。”甘浩文现在已经有了一口流利的荷语。

詹姆士显然对于甘浩文的医术极为有信心,或者他看出了罗娜眼中的担心。

“放心吧,甘浩文医生拥有神奇的力量,你父亲不会有事的。”

乍一遇到自己的同胞,罗娜满心的疑问正打算开口问个明白。

“罗娜小姐,如果有什么问题,一会到可以到我们的办公室中谈。现在我和我们的院长先生必需完成其他人的观察和治疗,请您原谅。”

“父亲”看着昏迷未醒的父亲,虽然他的身体经过了仔细的清洗,甚至满头的银发也经过了仔细的梳理。他的身上穿着和所有病人一样宽松、舒适的衣服,呼吸平稳显然伤势已经得到有效控制。这使罗娜彻底放心。

突然,外面传来混乱的夹杂着女人们尖叫的声音,来来往往的人们慌乱的脚步声以及惊惶的说话声从走廊里传来。

“哗”徐烈钧想都不用多想,手一伸左轮来到手中,领头冲出病房。跟在身边的特种兵,三人几乎变魔术一样长枪来到手中,指向躺在病床的伤员们。其余人跟在徐烈钧身边一齐冲了出去。

相隔不远的病房之中,一名受到中度创伤荷兰海员,挣扎着抢过一把摄子,直直指在一位护士的眼睛之上。

嘴里大声嚷着,已经来到这里的甘浩文和詹姆士努力劝说着他。

其他的荷兰海员,能动的得都努力挣扎。

“出去,出去”他疯了一样的大声喊叫着。

徐烈钧手一挥,几个手下冲上去,拉开甘浩文和詹姆士。自己手中的左轮指着那个荷兰海员大声喊着。只是他的手中的枪却不敢轻易射击,生怕伤了那个被他挟持的女护士。

“双手抱头,蹲在地下,否则我们不保证你的安全。”

罗娜已经来到了徐烈钧的身后不远,看得出来那人是个荷兰海员,只不过全舰快一千人,她也没有全部都熟识,所以在她的想法之中这是个低级船员。人群之中,跟在徐烈钧身边的黑衣士兵,手中带着瞄准镜的步枪从人缝之中悄悄伸出。

罗娜大喊了一声,说着自己挤到那个已经士兵几乎要射击的枪口之前“让开、让开,让我来劝说他。”

“喂,我说你放松点……”罗娜试着慢慢向那个海员靠近。

“红发罗娜上尉你还活着!”海员嘴里喃喃道,眼神之中的戒备放松下来。

听了他的话罗娜眼睛之中也有一点点湿润“是的,我活着,我父亲也活着,他就在不远处的房间里。”

“可是,最后他们还是要杀掉我们,我们现在和死了没分别……”

“不,不!”罗娜眼看他的精神又紧张起来,“没事的,真的,没人会杀了我们的,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这样不但会害死你,同样也会害死别得兄弟。听我的话,放开她!”

“不,我不能放,放下他们会杀了我的。”那个海员继续吼着。

突然,罗娜发现徐烈钧趁着她说话的当儿,手指轻轻一动。手中左轮枪的枪机,极慢的张开。罗娜伸出手,用身体挡住徐烈钧的枪口。

“不!求求你,相信我,我可以劝服他的,不要动手!”

徐烈钧眼见自己偷袭的计划失败,只好点点头“你让他扔下手中的东西,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听我说,你不记得吗,就是她们,她们为给你治伤的,也是他们为你清洁了全身的血污,你就真得忍心伤害她们吗?她们是那么善良,她们救了你,你就这样报答他们吗,如果是这样,你就下手吧,但愿天主原谅你那邪恶的灵魂!”

那个海员听着,听着手中的竹摄子慢慢松驰了来,脸上的神色显得即是沮丧又是难堪。终于他彻底把手中的攝放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负责看守的连长在一旁皱着眉发出命令:“把他关到单人病房。”

几个士兵冲上去,将那个伤员的四枝用拷子紧紧固定在床的栏杆上,并把那床向屋外推去。而此时已经悔悟的伤员向着那个护士用荷语大声的叫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打算伤害你的,小姐原天主保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