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一章 折冲千里寻常事,论道经邦正要渠 第一章 折冲千里寻常事,论道经邦正要渠(4)

天边的月 收藏 0 9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一章 折冲千里寻常事,论道经邦正要渠 第一章 折冲千里寻常事,论道经邦正要渠(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4

古代通讯落后,从襄阳到临安有大约二十天的路程要走,军中与朝廷对于战况的交流严重迟缓。所以当岳家军回军鄂州整顿军伍之时,临安城的皇宫大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高宗赵构在朝会之后又召集全体宰执面对。被召见的臣子分别是宰相朱胜非、签知政事赵鼎、新任签知枢密院事胡松年。


三位大臣以为皇帝单独留见必然有军国大事相商议,不料赵构出口却是:“诸位卿家俱是饱学之士,此次独留卿等,不为国事,只为与卿等商讨古今,不须拘礼。”


朱胜非、赵鼎、胡松年三人一时之间面面相觑不知皇帝用意。这位少年天子,自即位以来,哪一日罢了朝参,不是急匆匆的赶回后宫戏耍。胡松年对此便颇为愤愤,曾在独对时质问高宗:“但不知陛下对后宫诸人如何?”把高宗问的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三人之中,毕竟朱胜非担任宰执时间最久,多少了解赵构的秉性,斟酌着回答:“陛下聪敏智慧,素习读书用功又勤,臣下虽然是胡子一大把,书倒未必有陛下读的多。只是陛下相问,臣子们也不敢不尽其愚。”


赵构淡淡一笑:“说起读书来,朕读司马文忠公的《资治通鉴》,常常通宵不寐。朕自知资质鲁钝,也不求通晓万事,唯愿能学得古今圣贤一二治国之道,以重振大宋祖宗之基业。”


三人于是齐呼万岁圣明。


赵构摆摆手,续道:“此正任重而道远,故此朕素习留心于国事,直到近来观书,方晓得圣人不仅洞察人世,而且善观星象,所谓天文者,以纪吉凶之相,圣王所以参政也。此一道大有学问。”


绕了一大圈,赵构终于开始切入正题。朱胜非作为首辅先道:“卜以决疑,纵是圣人不语怪力乱神,然而亦详推八卦演周易。”一边说一边留神着高宗表情的变化。


赵构原本穿着淡黄袍满脸倦容懒洋洋的靠在龙椅上,听得朱胜非此言身子略略前倾,以表示对这个话题的兴趣:“这话是不错的,圣人也占卜以决疑惑呢。朕虽不敢以圣人自居,然而自略窥此道门径,便夜观天象,俯查国事。说来也怪,竟然如有神助一般,事皆应验。”


赵鼎对道:“这正是陛下天命所归的征兆,可喜可贺。臣也知《易》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故昔日唐尧专命火正,祭祀心宿。是以《传》曰,此古之道也。”赵鼎,字元镇,他是解州人(今属山西)。少年及第的进士,向来矜才自负,有匡扶天下之志。时任签知政事,离相位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不意赵卿对此竟是熟悉的紧。”


“惭愧的紧,微臣观书而已,未尝亲践。”


胡松年自那日问及宫闱之事后,便不为赵构所喜。他也懒得再做这种隐讳的谈话,索性直言道:“陛下近来可是观得星象有异上天示警?”


赵构不动声色,“不过是昨晚见西北方向太白星闪烁罢了,至于主何吉凶,是否上天示警,还要卿等详议。”


胡松年听了这话,又看着赵构微露惆怅犹疑之色,不禁顿起啼笑皆非之感。“据臣揣测,西北方向恐怕是指襄阳六郡?想是圣上忧心战事,故有此一问。只是微臣虽不明天道,却是略知人道。诚如朱相公举荐岳飞之时所说,岳飞智勇谋略一时无双,又有熟悉地理人情的牛皋董先二将相辅,克复襄汉可保无忧。况且金虏虽然曾经猖獗一时,只是今非昔比。如今诸将敢战,去年金虏已然在川陕败于吴家兄弟手下,伪齐刘豫更不待言,不过是金虏立的一个傀儡儿皇帝罢了。且依近日战报而言,已收复襄阳了当。区区星象,实不足为异。”


赵构道:“卿不知兵,兵家胜不足虑唯虑败罢了。昔日刘项相争,刘邦屡败,最终却凭垓下一战杀败项羽,便是明证。又川陕之胜乃是凭借地利,岳飞与金虏伪齐交锋之地乃是平原,这二者如何可比呢?”


胡松年被赵构教训一顿,心中郁闷不已,默然无语。


朱胜非道:“陛下得上天眷顾,而逆贼刘豫终究不过跳梁小丑罢了。既是上天不与陛下为难,陛下又何苦忧心忡忡呢,此也是一说。”


赵构依旧不置可否。


唯独赵鼎道:“金星在前,火星在后,这是王将克之的征兆。”


“哦?”


“此亦是太史公所言,想来是有几分道理的。陛下且放宽心,依天日算来,岳飞战报不久便至,到时自见分晓。”(注释1)


赵构虽然依旧将信将疑,却没有再做表示。胡松年一直默默的看着君臣这一番表演,散朝之后在宰执的议事厅内,却难免对朱胜非、赵鼎单独言道:“主上聪敏睿智,尤需二位相公尽力辅佐,以正道规劝。”而非妄言吉凶这句话胡松年没有说,已是给二人留足了面子。


朱胜非皱皱眉,指着胡松年的纱帽:“这帽子是谁给你的?”


“此乃圣上所赐。”


朱胜非又指着胡松年的官服:“这紫袍又是谁给你的?”


“还是圣上赏的。”


“照呀,既如此,若是圣上把他拿走,你可还剩下些什么?”


“剩下清风明月一襟朗照。”


“可你又如何再去规劝圣上?”朱胜非气急,“区区细事,又如何不能顺着圣上的意思说,非要谏个没完呢。”


“若是惯了,只恐朱相公眼中皆是细事。”


赵鼎怕两人吵起来,圆场道:“两位相公所言俱是有理,只是若遇缓急之际,自家们自当以死相谏。”


胡松年正色道:“这话我记住了。”拂袖而去。


朱胜非目送着胡松年远去的背影,拍拍赵鼎的肩膀:“老了,老了。”


“相公乃是有勤王大功之人,何出此言?”所谓勤王大功指的是统兵官苗、刘叛变,胁迫赵构退位,最终被朱胜非、张浚、韩世忠等人平息一事。


朱胜非哑然失笑:“太久了,我都快忘记了。”


赵构是在临安有名的灵隐寺知道岳飞大获全胜的消息的。他自那日夜观星象之后,虽经宰执大臣们开导,依然难以释怀,还是决定到佛寺进香求菩萨保佑。当然,用的是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二圣祈福。


香烟缭绕中,一众宰执看不清皇帝的表情,但还是感觉到赵构微微颤抖的语调与平日有所不同:“朕素闻岳飞行师有纪律,不意岳飞竟然能克复襄汉收此全功。”


胡松年接道:“正是岳飞素来有纪律,方能立此大功,不然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够立功呢。”


朱胜非笑道:“这也是上禀陛下妙算。不过,亦需重赏岳飞。”


“朕岂吝啬功赏之人。朕记得卿出兵之前曾许诺岳飞一个节度使(注2)的头衔,便依卿的意思,给他一个,具体名目卿等自行去议。”


三人自然没有异议,不过赵构接下来的话,却令三人目瞪口呆:“大宋与金议和之事,虽然早在去年就已经往返多次,却是纷纷而来,攘攘而归,一直未有定论,今后尤赖卿等仔细筹划。”


朱胜非虽然与赵构相处甚久,至此也大惑不解:“我大宋已经养兵二十万,况且近年连胜,陛下正应鼓舞士气整修军伍意图大举。何以还要遣使与金虏议和呢?”


胡松年愤怒的从蒲团上站起,慷慨陈词:“朱相公所言非虚,微臣方自虏中归来,金虏意怀诡诈,绝无休兵之诚。至于扶立伪齐用夷变夏,更是包藏祸心用意非浅。今日襄汉既复,陛下正宜思父兄漂泊羁旅之苦,陵寝荒废之罪,振天子之怒,以报仇雪耻号召四海声动群心。至于效仿汉高,着戎衣临行阵,亦是应有之义。如此,则国用不患不足,甲兵不患不多。然后再迁都鄂州,效仿虞亮经略中原之策,亲率大军北进,收复故土再上版图。臣愿陛下从今日起成就不世伟业,譬如再有金贼使节到来,只合一刀将他们杀了,以示不共戴天之仇。”(注释3)


赵鼎默然无语,专注的焚香祷告。


对胡松年的诤言,赵构心中只当作疯话,他也不想自贬身价和臣子争论:“遣使通和,一来乃兵家诡道,使敌莫测我之志向;二来朕唯愿天下息兵共享太平,若是议和能迎回二圣取还失地又有何不好,难道非要南北刀兵相见不成?何况此事早有定议,诸位卿家只需按朕吩咐去做即可。今日天气甚好,朕与诸卿同船共游西湖如何?”


胡松年无奈的叹口气,他心中一股郁闷之气无处发泄,就在迈出灵隐寺门槛的时候,低声谴责赵鼎:“士大夫辈但为身谋,不为国谋。”


赵鼎大度的一笑:“不为身谋,又焉能为社稷谋?”

------------------------

注释:

第4节

1、关于高宗喜夜观星象之事,见于《宋人轶事会编》。至于君臣之间具体对话内容,则是虚构的了。而其中胡松年所语及的宫闱之事,则是张九成在绍兴初年所云,事见《三朝北盟会编》。至于高宗喜读《资治通鉴》至三更事,亦见《宋史》。


2、节度使,正式武官名,加官名。节度使不必赴任,无职事,但为武官正任最高一阶。北宋元丰改制后为正三品,南宋绍兴后为从二品。总之,武官获得节度使是非常荣耀的事情


3、这是胡寅上的万言书,让胡松年说出来了,不要怪我呀。原文摘抄:金贼扶立僭伪,用夷变夏,……(赵构应下罪己诏)义不戴天,志思雪耻,父兄旅泊,陵寝荒废,罪乃在予,无所逃责,以此号召四海,声动群心,不敢爱身,决意讲武,然后选将练兵,戎衣临阵,巡行淮甸,按抚荆襄,拔其英豪,势以战伐天下。忠义之士必云和而景从,天下武勇之夫必响应而崛起。国用不足于此无患无财,甲兵不足于此无患无备。……定根本唯荆襄为胜,春秋之时,楚用是而抗衡上国,曹操闻孙权以荆州借刘备则失筷惊恐,虞亮欲经略中原则先分戍汉沔……今方城邓林,虽非天险,然汉水为池,上下不过千里,其要害易守,非如淮泗汗漫,平原旷野,四通五达,易入而难避也。诚能屯唐邓之田以养新兵,出广西舞陵洞丁以筑坚垒,列守汉上,阻以水军,防以正军,缭以攻守民兵,则攻守之势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