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十一章

霍刚 收藏 1 19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十一章

7月26日晚,霍刚坐火车离开贵阳,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行动。他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情况,霍刚很得意,以后他还会再接再厉。霍刚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抢的钱累积到五百万就收手。因为他买了这么多彩票都没中到五百万,他想用另一种途径弥补这一缺憾。这种途径的缺点是危险系数很高,搞不好就要掉脑袋;优点是他可以通过自己的本事去得到钱而不是单凭运气,再有就是中了五百万要交一百万的税,这种途径却是挣净钱,不需要交一分钱的税。巧合的是,他在赌场打了一段时间牌,有输有赢,最后算下来总共赢了差不多三千六百元,正好是抢的钱的百分之一。

霍刚回到重庆,直接到了海棠溪的家中,家人问他怎么去了那么久,他又编了一大通故事,说他到玉溪、大理、曲靖去开辟新销售渠道,遇到一些不顺利的事。曲靖还挺好说话,玉溪和大理那边的人提的一些条件对他们很不利,谈起来很艰难,几经周折,各退了一步,才勉强达成一致,将来是否能合作愉快还拿不准。本来他以为一个月就应该回来了,结果又多用了一个月时间。不管怎么说,此行还是有较大收获,这次太累了回来没带什么东西给家里,晚上请家人到外面吃顿好的,团聚一下,也算自己给自己接风洗尘。

霍刚现在虽有了点钱,却不表露出来。晚上,他请家人到南山吃泉水鸡,也只花了不到一百元,他还表示两个月之内肯定能把借的三万元钱还给家里。看着霍宗华和赵丽高兴的样子,霍刚心里直发笑。

三十多万,按理说够霍刚潇洒一阵子了。但霍刚生活水平只是有所提高,绝不过份张扬。看看他衣食住行玩,几大消费:以前他买衣服最常去的地方是朝天门批发市场,现在他爱去解放碑的大商场,但绝对不买名牌;吃饭还是到小餐馆,比以往稍微吃得好些;还是住在弹子石那间出租屋内,只是新购置了一台窗式空调;出行倒是改善了不少,经常打的了;他也很少出去玩,更没有到远的地方去旅游过。旧的诺基亚手机淘汰了,换成了价值两千元的摩托罗拉。他认为现在还不是真正该他享受的时候,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等到他功成身退之时,他也不会在重庆露富,他将另觅个好的栖身之地。

话分两头,2003年7月25日早上,贵阳市公安局接到报案电话,说是修文县境内有个开奔驰车的人被枪杀了,报案的人语焉不详,说不清具体是在哪个地方出的事,也没有说自己是谁,只是说路过看到的,经办人员想问清楚,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听对方口音,是贵阳口音,经察,这个电话是从贵阳市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打来的,在修文县出的事怎么有人在贵阳报警,警方也感到疑惑。贵阳市公安局就此事询问了修文县公安局,修文县那边并未接到报案。情况不明,警方没有马上采取行动。不久,修文县公安局接到报案说有个开奔驰的人被杀了,并说了具体方位。修文县警方立马赶赴现场。

警方赶到现场时,已有两辆车停在奔驰车旁,三个人站在那里,都是路过的,其中一个人说是他报的警。警察仔细勘察了现场,并将这三个人带回公安局作了笔录。因为死者系贵阳的一个老板,修文县警方初步分析了案情后将案子移交到了贵阳市公安局。

贵阳市刑警队做了一番调查后开会讨论这起案子。

警员吴辉指着投影仪上的照片介绍案情:“死者张万春,男,现年48岁,是贵阳远达建筑安装公司的老板,2003年7月25日早上被人发现死于修文县西南部的一条小路上,他被枪杀在他自己驾驶的奔驰车内。头部中了三枪,均是近距离射击,导致被害人当场死亡,经尸检,死亡时间大约是在24日晚九点到十点之间。25日晨六点四十分我们就接到报案,但报案人并未说清事发的具体位置,后来又有人向修文县公安局报了案。经调查,向修文那边报案的人只是开车路过,与本案无关。”

刑警队长刘龙道:“说说现场的情况。”

吴辉道:“张万春的车有明显的刹车痕迹,而且在他的车前有另一辆车的刹车痕迹,从痕迹上看,是前面那辆车从道路内侧突然拐向外侧,迫使张万春停车。凶手下车后在奔驰车窗边向张万春开枪,一枪命中额头,弹头遗留在死者头部,另两枪均是打的太阳穴,弹头穿过死者头部射进了副座,这两枪应该是为确保打死张万春而补的。凶手事先应该经过周密策划,作案时间、地点可能都预定好了,手段干净利落,相当老练,因为地处偏僻而且时间较晚,事发时没有任何目击者,现场也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有价值的线索。估计凶手作案用的时间很短,张万春也许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杀了。”

刘龙问:“附近有没有居民听到刹车声和枪声?”

吴辉道:“那地方太偏僻,我们走访了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几户居民,其实他们离得都很远了,他们说隐隐约约听到响声,也没注意。”

刘龙沉默了一下,问:“被害人的性格、家庭社会背景如何?”

吴辉道:“被害人张万春经营建筑公司多年,公司一直运营得很好,张万春发了财。张万春为人随和,不爱与人争斗,结交的朋友不少,在生意场上虽有竞争,但没有听说有什么非要致他于死地的仇人。两年前张万春离了婚,现在与他的情妇于梦住在一起。于梦,安顺人,现年27岁,人长得很漂亮,本来是张万春公司一名员工,后来被张万春长期包养。据说张万春与他妻子离婚与于梦有关。张万春的前妻叫李丹丹,与张万春离婚时张万春隐瞒财产,只给了她三十万,她现在没有工作,呆在家里。他们的孩子张路不愿意跟张万春,跟了李丹丹。张路今年也22岁了,刚刚大家毕业,在一家医药公司搞销售。当我们告诉于梦张万春出事了,她表现得很惊讶。李丹丹和张路没有太大的反应,李丹丹还说张万春活该。”

刘龙道:“张万春为什么这么晚了跑到那里去?”

吴辉道:“我们从于梦那里了解到,张万春好赌,这段时间经常到修文县一家赌场去,一去就是一夜,张万春应该是被人盯上了,凶手在作案前肯定跟踪过他一段时间,并选择了在去赌场的偏僻路段动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