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九章

霍刚 收藏 1 11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九章

2003年7月22日晚上十点,霍刚穿着一身黑衣服,提着一个黑色的包,打的到了贵阳南郊的某处。这一带人烟稀少,经过的车辆也少,而且霍刚注意到时间晚了以后经过这条路的车辆上坐的人一般都很少,往往只有一个驾驶员,这为他动手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为了不引起的士司机怀疑,霍刚在一个路边有一条泥巴人行小道的地方下了车,然后再往前步行了七百米左右,到达了他认为最合适的地方。这一小段路两边都是山坡,挡住了周围的视线,附近的农舍都离得较远,其实就算没有山坡遮挡在晚上也不可能看清这段路上发生的事,但霍刚还是要尽可能降低风险。

霍刚爬到山坡上,从包里拿出一副望远镜,这可以让他看到很远的地方,他时刻监视着不多的来往车辆。约过了二十分钟,霍刚见到从远处有一辆轿车往市区开来,他又观察了一会儿,这辆车离霍刚守候的位置比较近了,这时公路的两个方向都没有车开过来,机不可失,他决定行动了。

霍刚冲下山坡,站在马路上,他从包里取出一个黑色头套罩住脑袋,从裤袋里掏出一双黑手套戴上,并从包里取出手枪,左手拿着藏在身后。那辆车速度不快,开到离霍刚几十米的地方,霍刚挥手示意停车。司机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只见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挡住去路,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在霍刚跟前刹住了车。司机借着车灯看清了,原来是个蒙面人,司机顿时感到了危险。霍刚一看,车是风神蓝鸟,不错,车上只有司机一个人,他感到非常满意。霍刚面无表情地亮出手枪,指着司机,冷喝道:“下车!”司机呆了一下,霍刚走到车门口,再次喝道:“听到没有,给老子下车!”

司机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不敢吭声,乖乖下了车。霍刚是不会耽误时间的,右手一记勾拳猛击司机下巴,司机应声倒地,人已昏了过去。霍刚收起枪,上前左手抱住司机肩膀,右手环抱住司机脑袋,用力一扭,扭断了司机的脖子。这是霍刚第一次杀人,后来警察问他当时是什么感受,他说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就像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

霍刚取下司机皮带上别的手机,拆下电池(光是关机不保险,说不定手机设了闹钟,霍刚要彻底杜绝这个手机发出声音的可能性),全部放进自己的包里,然后打开车的后备厢,将尸体放了进去,再检查了一遍现场,确信没有遗留任何东西后,上了车,取下头套,调转车头,朝着远离市区的方向迅速驶离现场。虽是夏天,但霍刚并没有摘下手套,他不希望在车上留下自己的指纹。凡是以后要接触到这辆车的时候,他都戴着手套。

约二十分钟后,霍刚将车开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这个时候一般不会有车开来。这个地点也是他事先就选定的。霍刚下了车,从包里取出两块前些天去买的假车牌,将两块真车牌拆下,装进包里,把假的弄了上去,然后驾车驶往市区。霍刚并没有将车停在自己家门口,而是停在贵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附近,这里离他住的地方还比较远,霍刚再打的回到家中,他不想让家周围的人看到自己开过这辆车。

第二天晚上,霍刚带了一个更大的包,先打的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再驾车到了市西郊的一个偏僻地点。霍刚停下车,从包里拿出一把可伸缩的塑料铲子,来到一个杂草丛中,开始挖起坑来。这里土质比较松软,霍刚没费多大劲就挖了一个坑。坑挖好了,霍刚将司机的尸体从后备厢中抱出来,拖到坑边。下葬前,霍刚搜了司机的裤袋和胸包,只搜出了二百多元钱,霍刚暗骂一声穷鬼,将钱揣入囊中。霍刚翻了一下这人的驾驶证,但没记住这冤死鬼叫什么名字。霍刚将司机的翻盖波导手机撇成了两半,再把手机卡也撇成了两半,连同电池一起扔进了坑里,作为陪葬。霍刚是不会蠢到把司机的手机拿来自己用的。霍刚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有的小贼甚至直接用偷来的手机打电话连卡都不换,真是比猪还要笨,而他不是猪,他是聪明的狼。

盖上土,最后霍刚把铲子也埋了进去,再铺上草,一切处理完毕,这个埋人的地方已看不出什么问题,除非有颗陨石恰好砸在这里,否则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应该没人会发现它。事实也正是如此,这具尸体的发现还是霍刚被捕后主动交待才找到的。

霍刚当晚将车停在六盘水宾馆附近,这里离张万春的公司所在地成黔大厦不远,然后霍刚又打的回家。

一切都进展得非常顺利,枪有了,车有了,万事俱备,马上就可以转入正题了,想到这,霍刚心情甚佳,晚上回去后在楼下吃烧烤,喝啤酒。霍刚洗完澡,躺在床上,把明天的行动再推敲了一遍,关灯睡觉。

霍刚直睡到中午才起床,吃完饭后在家里看电视。下午,霍刚打的到了六盘水宾馆,再开车到成黔大厦路边停着。张万春至少要六点以后才会离开公司,可能回家也可能去赴饭局,霍刚五点五十五到成黔大厦等他,霍刚不愿去得太早在那里过多停留。霍刚不知道张万春今晚去不去赌场,要碰运气,就算今晚他不去也没关系,以他的赌瘾,最迟不超过后天他一定会去。今晚他去的话当然最好,免得浪费精力。

六点二十分,霍刚见张万春开车出来了,霍刚保持一定距离跟着。张万春到了中山西路一家名为“德胜楼”的高档酒楼,停车进去了,看来是有应酬。张万春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霍刚把车停在附近,下车也去吃点东西。德胜楼对面是一家肯德基,霍刚进去点了些吃的,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慢悠悠地品尝着。德胜楼里有人进出,他都能看得见。

过了约一个半小时,张万春才和几个人一起从德胜楼里有说有笑走出来,看他们红光满面的样子,肯定是喝了酒。霍刚一口吸干杯中残余的可乐,离开肯德基上了车。看他要往哪里开,霍刚心想,是回家还是去赌场,如果去赌场,霍刚今晚就准备动手了。想到自己很快就会拥有几十万,霍刚不禁一阵激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