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二十三节 为啥说腐败是种特权

阿元250 收藏 1 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回过头来,咱再说蹇硕。人家记性好着呢,可没忘了曹操把他叔叔打死了这事。倒不是说蹇硕和他叔叔关系有多么好,或者说这蹇硕是啥孝顺孩子,而是栽不起这个面儿啊。你曹操把人给打死了,倒是名也有了,说好话的也多了,但蹇硕的面子可给整没了。所以呢,这蹇硕对着曹操是相当的关注。曹操刚刚到顿丘的那功夫,县里的治安是大大的好转,蹇硕也下不了手。等半年过去,顿丘县叫曹操给整得,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快泡酒缸里了,蹇硕琢磨着,机会来了。

瞅了个空,蹇硕可就在皇帝的耳边嘀咕上了:“皇上,这曹操可忒不象话了。那家伙把顿丘县整得,所有的官全成大酒包了,这不是给您老人家脸上抹黑吗?”其实不用曹操抹,这皇帝(桓帝)的脸上早就叫他自个儿抹得黑漆燎光的了。咱前边说过,那个时候,不象现在,政治清明。那个时候又是买官又是捞钱的,上上下下早都腐败透了,相比之下,曹操光是用公款吃吃喝喝啥的,算是最好的了。那点错根本不算啥事。但在皇帝(桓帝)看起来,可就不是那么一回子是了。这买官卖官啥的,是皇帝的买卖;那些当官的捞钱,是为了能买更大的官,这对皇帝的生意是相当的有利,所以皇帝不把这当回事儿。但你用公款吃喝哪行呢?这不是败坏我的钱吗?得查。


当时就下了圣旨,让全国监察部部长(司徒)派人去查这曹操。曹操也不啥善茬子,朝里有人啊。这边的监察部特派员(御史)还没出洛阳城呢,他假爷爷就把这信给他送到了。曹操倒也不太担心,一来是他假爷爷(曹腾)已经给这监察部特派员(御史)打过招呼了,肯定会手下留情。再一个,那个个猫不吃腥呢?反正家里有的是钱,到时候整一大包好东西一递,他不就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了吗?


这种腐败的现象,在《汉书》里有这么一段记载。汉安帝时,派了一大堆的监察部特派员(御史),到各地去按巡,也就是查查那些官都咋样。其中有个张纲的,刚刚出了洛阳城,就把车给拆了,把车轮给埋了。说啥呢?“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意思是朝廷里都没啥好东西了,大家伙都腐败了,下去抓几个狐狸,整点景有啥用呢?所以干脆不去了,老子不陪你玩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监察部特派员(御史)都象张纲这样,人家被派出去的时候,都是乐不滋儿的。他们高兴可不是因为可以去抓狐狸去了,可以让吏制清廉一点啥的,而是因为到下边去,下边是小烟供着,小酒上着,小妞陪着,等你走的时候,还得大包小裹地拿着,多滋儿啊!这么不比在上边只拿那点死工资强多了?


话是这么说,表面的功夫还得做,得让这监察部特派员(御史)说得过去啊。所以曹操就发布命令,全县的大小官员,即日起,一律不许公款吃喝,一律不许喝酒。有违反者,乱棍打死。


但曹操这规定是给下边人定的,他自个儿可不管自个儿。这告示刚贴出去,糨糊还没干呢,曹操就又到天下第一楼喝酒去了。这县里的干部本来都让曹操给带出酒瘾来了,对曹操的禁酒令是相当生气。,再一看这曹操还不起个表率带头作用,光是不让别人喝,自个儿还喝起个没完,所以差一点儿就要造反了。但又不敢,这曹操出手太黑了,蹇硕他都不惯着,就别说自个儿这些芝麻绿豆点儿大的官了。


明的整不敢啊,就整暗的。那天,趁曹操又去饭店大吃二喝的时候,拿照相机把曹操在酒楼喝酒的样子给照下来了。可能有人说阿元太能扯了,东汉那时候,哪有照相机啊!但阿元这《爆炒三国》本来就是瞎扯蛋,扯出个照相机又有啥呢?


照完了之后,这人把这曹操喝酒的照片整得贼老大,有三米来高吧,就挂到县长办公室(县衙)的大门口了。为了让大家伙儿明白是咋回事,还画了一个箭头,指着曹操端酒杯的手。下边写着:“请看他在喝酒!”


曹操喝好了,回来一看,是哈哈大笑。拿起笔来,把箭头延长,指着照片里自个的帽子,也写了一行字:“请看他的官帽!”


意思是啥的,我官大,所以嘴也大,当然说啥是啥,想干啥就干啥。如果你也想这么干,先把你的官帽换成大的再说吧。


这一段曹操在顿丘喝大酒的经历,也不完全是瞎编,也是有典故的。在现在的河南省顿丘县,还有关于曹操爱喝酒的传说,还有“打开窖酒一百坛,醉倒曹操三千兵”这样的传说。而且曹操自个儿也说了,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说曹操当个顿丘,等于是降半格使用,他能不郁闷吗?郁闷了,能不喝酒吗?


曹操用公款吃吃喝喝这事,是叫他给整平乎了。但监察部特派员(御史)走了之后,因为喝酒,新的烦恼又出来了,家里的丁夫人不干了。想想也是,你说老公整天醉么哈的,家里的活是啥啥不管,啥啥不干的,换哪个媳妇也不能干哪。所以丁夫人是见天的跟着曹操闹,三天两头的吵吵。一整还又抓又挠的,曹操是旧伤未去,新伤又来。别人看曹操脸上东一道子,西一溜子的指甲印,都好奇,老问这是咋整啊。曹操先是说是家里养猫了,后来又说是家里的萄葡架倒了。


但这猫老挠人,萄葡架老倒也不是个事啊,曹操就跟一个最知心的朋友请教,“咋整呢?夫人也不让我喝大酒,我又忍不住。这老给挠得跟花脸猫似的,丢人不说,它也疼啊。”这朋友就说了,“你回家不会不说喝酒去了?你就说你读书去了。再嚼点茶叶,嘴里就没啥酒味了,她不就不知道了?”


嚼茶叶这招不是阿元瞎编的,确实好使,不信大家伙可以试巴试巴。


曹操一听对啊,于是当天晚上回家之前,先嚼了二斤茶叶。为啥嚼这么多呢?他喝得多啊,嚼少了盖不住。回到家里,丁夫人挺高兴,寻思,今儿个曹操长出息了啊,没喝酒。就问:“今天干啥去了,没喝酒咋还这么晚回来呢?”曹操说了:“我今天读书去了,先读了一斗,觉得不过瘾,就又读了一斗。等付了书钱,正想回家的时候,碰上李四了。李四道儿都走不直溜了,我就知道,他的书,读得太多了。”


曹操还在那白乎呢,一看丁夫人眼神不对了,两个手也举起来了,心话说不好,今天这萄葡架子,又要倒了。


也是因为家里的母老虎太凶,萄葡架子老倒,所以曹操干脆不回家了。但饭店酒楼啥的半夜就关门啊,咋整呢?有个喜欢拍曹操马屁的人就给他出了个主意,你可以到妓院喝酒啊。喝完了就住那,不是酒色双收吗?曹操一想对啊,那里的小姐多温柔啊,长得也比家里的母老虎强多了,就这么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