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风子受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过了几天,队伍就奉命出发,到端昌山区与敌人打游击。

韩文德的带领一中队打前站开路,这天到了南山,正是中午时分,太阳照在身上热乎乎的。西边有一个村庄,韩文德早打听清楚叫卧龙川,有四十多户人家。但村里房屋零散,好大一片。

部队在山里已经转了十多天,昨天就断粮了,大家肚子都饿得咕咕叫,需要下山向老百姓补充点粮食,却不知道下面村里有鬼子没有?下山时路很窄,林丰草茂,眼睛都被遮挡住了,看不见村子。韩文德问,谁下去侦察一下,探探虚实。

凤子站起来,自告奋勇道,队长,让我去吧。

韩文德看看她,问,你准备咋去?

凤子说,我装扮成一个山区的穷老太婆,提个蓝蓝去看女,不容易引起注意,如果派男人去,目标太明显,容易引人注意。

韩文德想想也对,就说,你去装扮一下让我看。

韩文德想,南方的山水好,二十岁出头的凤子长得很甜,皮肤也很娇嫩。如果装扮成老太婆不像,我就另派人去。

凤子进那边树林里去换衣服装扮,桂英和芳芳都去帮着他。一会出来,真的成了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太婆,手拄拐杖,颤颤巍巍的,嘴里说,我去看我女儿,我女儿生孩子了。嘴一瘪一瘪的。韩文德一看还真像,就说,叫桂英也装扮一下,和你一起去。

凤子说,我一个人就行了,这么一点路,一会儿就打个来回。我探回来后你们再行动。

凤子前面出发,韩文德安排他三哥周华银分队长带队原地隐蔽,他带着二班长来书贤随后跟着,如果有事就打接应。

二班长来书贤是端金人,二十八九岁,身强力壮,胆力过人,作战很勇敢。韩文德他们按计划躲在半里外等候。大约一个多小时,不见返回。忽然听见村中有狗咬声。韩文德有点坐立不安,不知道村子里有啥事,凤子的安全怎样,命来班长和他在向前运动,正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忽然听见传来妇女哭骂的声音,听起来不太远,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加快向前运动,但是树枝和草挡路,走不快,也看不远,只能低着头向前钻,忽然发现前面有人来,好像是凤子,迎上去一看,果然是凤子,只见凤子全身衣服都湿透了,上身衣服被撕破,已经遮不住胸脯,头发散乱,脸上颜色黄腊腊的。刚要问出了啥事,只见凤子把手向外扬,意思是快退,然后便倒下去了。韩文德急忙叫来班长背凤子走。

来班长背起风子,韩文德在后面扶着回到集合点,凤子已清醒过来,被桂英和芳芳掺下来坐下。凤子示意围着的战士都走开,只留韩文德和桂英芳芳,叫她丈夫高志成也留着。

风子流着眼泪报告说,我还没进村,就看见村里人乱跑,站在高处一看,见鬼子有一百多人在村里乱跑,这家出那家进,拉牛捉鸡背包袱,撵得老百姓乱跑 ,我刚要下去回来报告,被村口站岗的鬼子发现了,向我打了一枪。我转身就跑,抄近路走小河边回来报告敌情,忽然由南边来了七个鬼子,追我到小河边,我上坡时从坡上滑下来,被鬼子按住。鬼子们嘻嘻哈哈的把我拉到小河边,抓着我的头发给我洗了个脸,一个鬼子捧着我的脸一看,说,年轻姑娘,大大的好,一个鬼子刺啦一声就把我的上身衣服撕开了,然后几个鬼子把我压倒,脱了我的衣服扔进河里,七个鬼子轮着把我……说到这里,凤子已经泣不成声,高志成气得大叫一声,抓起枪就要去和鬼子拼命。韩文德把他拉住了。

凤子继续说,我后来听到有其他的鬼子喊“希山”,那些鬼子就放了我,进村走了。我爬起来赶快下河捞起衣裳穿上,跑回来报信。

凤子又哭着说,我失身于鬼子,心里很难过,见不了人,还不如死了好。

韩文德劝她说,好妹妹,你是个女中的英雄,咱们男的为国不怕死,女的为国不怕辱。你不要怕见不了人,这不是耻辱。又对高志成说,凤子是为国家才这样的,你不要看不起凤子,应该恨日本人,是日本人跑到咱中国来烧杀掠抢,糟踏我们兄弟姐妹,我们要想办法多杀鬼子,才能为我们千千万万个受辱的姐妹报仇。

凤子说,鬼子在村子南边的高处,你们只有由树林中转到崖背上,才能用枪射击村中南部的敌人,再没有其他路。北山也可去人在那里埋伏,等敌人从村里出来向东边逃时打他的脊背。

韩文德表扬说,你们看,咱们的凤子将来能当个女将军,都会指挥战斗,懂得战术了。

说得凤子不好意思地笑了。

韩文德当即命周分队长带一部分人下去埋伏,鬼子出村的时候别打,等鬼子东逃时再开枪射击,鬼子又不能返回,只有挨打逃跑。他率队到崖背上架机枪打。董分队长主守南山口,不让敌人登西山半步。崖背上打响后,由大家自找目标,自由射杀,只能射杀,不要追杀,最后听冲锋号响返回西山口,谁到得早先派人上南山口,以防鬼子由南边袭我后路。

韩文德 安排完,说,就这样,女同志在原地等,周队返回,赶快行动。

凤子说,不,我要和周队一块去。

韩文德说,你的身体……

凤子说,请韩队放心,没事。

韩文德说,那好,你跟着周队长,一切由周队负责保护和安排,出发。

韩文德带着二分队二十多人,一番艰难跋涉,上到崖上,只见树木挡住了视线,街道远,手榴弹投不到。韩文德眼珠一转,向上一看,说,上树,树上能看见。

只见机枪手牌九王脱了鞋,像猴子一样爬到树杈上,向村子望了一下说,队长,我看见了,敌人正向街南运动。想走,快把机枪递给我。

树很高,牌九王把腰里一根绳子垂下来,底下的人急忙把机枪和弹夹绑好,牌九王吊上去,传令兵老张也随着爬上树,帮助牌九王。

牌九王在树上架机枪,韩文德在下面说,别慌,瞄准,狠狠的打。

牌九王说,知道。

他把机枪架好,人站稳,机枪就响了。只听树上老张说,打,狠打,打得好,敌人倒了,噢,跑开了。还有向北跑的。向南跑的多。接着就听见南边一队的机枪也响了,树上的枪却不响了,韩文德刚想问,听树上牌九王骂,狗操的,看不见目标了。

地下的人急得乱跳。这时北山周队的机枪也响了。韩文德命大家先撤向回路。

树上牌九王下来后,就只有北山的枪声,他们正往回走,北山的枪也不响了,韩文德命司号员吹冲锋号,两支冲锋号响了。嘹亮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他们一齐喊,杀呀!上呀!冲呀!当然都是乱喊。本来队伍冲锋的时候才吹冲锋号,但是游击队把冲锋号变成了撤退号,起到威吓敌人的作用,在敌人犹豫的时候就撤下来了。没想到村子里也有了喊杀声,二分队长奇怪,问韩文德是咋回事?韩文德说,这是咱们老百姓藏在树丛草丛中,听见枪声号声,以为咱要冲锋了,给咱们助阵,这叫草木皆兵。

约二十分钟,周队领着人回来了,来班长手里提着一颗鬼子头,甩到韩文德面前,说,快看,鬼子来了。后面凤子和芳芳两个女同志也抬着一颗鬼子头,韩文德问凤子,是你砍的吗?芳芳抢着说,是高志成砍的,鬼子跑得快,高志成撵得快,周队长喊都喊不住,一共砍了三颗鬼子头。

韩文德心里感叹,仇恨的力量能使人不怕死,如果不是因为凤子,高志成也不会这么拼命。

这一仗打完,他们中队除了凤子吃了点亏以外,其余都大获全胜,消灭鬼子三十多名,还缴获了一些枪和子弹。有些士兵还在死鬼子身上弄到手表,金镯子,香烟,还有钱,牌九王在一个死鬼子身上弄到五千日元,高兴得合不拢嘴,他问韩文德要不要?韩文德说,不要。

晚上宿营在卧龙川,韩文德找了一家大户的房子,屋里只有两个空房子,能睡十多个人,三个女兵住一个房子,大厅里睡的人多,铺上厚厚的稻草,也不大冷。牌九王和一伙十多个兵在那一间屋子里玩牌九。那次闹鱼分了钱,他立即就组织人玩牌九,把闹鱼的钱输光了,还借了别人的,也输光了,借的人找他要,他说,借你几个烂钱还追着要,下次打鬼子,我从鬼子身上弄到钱就还给你。这次弄到了钱,他没给人家还,又赌上了。

韩文德在村里村外都安排了岗哨,晚上不让村民进出,怕有人给鬼子报信。在一个生地方,他也怕出事,睡一会就爬起来检查岗哨,检查了三次岗哨,已经半夜了,牌九王哪个房间里还亮着灯光,韩文德走进去,他们都打招呼,抢着对韩文德说牌九王输了,

韩文德看牌九王,只见牌九王急得满脸油汗,催着说,快发牌快发牌。韩文德问牌九王,输了多少?牌九王说,不多不多,不到四千。韩文德说,快输完了。牌九王说,去去去,不要咒我。牌九王打起仗来胆大勇敢,平常挺讲义气的,但是只要一摸牌,就不认人了,对支队长也敢瞪眼睛。

韩文德一笑,心说这个牌九王呀!然后板起脸说,打了这一牌就睡觉去,明天还要走路打仗,不睡觉咋能行。牌九王说,不能睡觉,我输了,谁也不准散摊子。

与他一起玩牌、坐他对面的二班来班长说,算了,给你留几个钱,明天晚上再玩。牌九王说,你赢了就想溜,牌品差的远,不行,打到天明。来班长说,你那几个钱天不明就输光了。牌九王说,输完我心甘情愿,不输完我睡不着觉。

韩文德见牌九王急了,就说,打吧,谁把钱输完就收拾,不准借钱。

来班长说,谁还敢借给他钱,上一次借别人的钱还没还呢。

牌九王不耐烦地说,打牌,少废话,就是输几个钱,又不输命给你,我这钱也是空里来的。空里来空里去,空里走了不生气。

见这情景,韩文德出去又检查了一遍岗哨,回来躺下,听见屋里还吵吵嚷嚷的,睡一小觉醒来,没有声音了,估计来班长和那几个把牌九王的钱赢完了,牌局也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