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年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十一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下午两点钟,王国光、梁梦龙一起来到上书房。我知道他们两个与戚继光都有些交情,这也是召见他们的一个原因!

行过君臣礼后。我直接问道:“对于今早发下之谕旨,不知两位爱卿有何看法?”

梁梦龙与王国光对望一眼。

因梁是兵部尚书,上谕又是有关军制变法,所以由他回道:“臣与王大人皆以为皇上此举,虽与祖制有所不切,实乃振军之必然,亦体皇上对臣属之宽待。以戚。。。督师之才,又屡建战功,担此重任,实众望所归。不过,臣以为赐二品衔可。但京军军务繁重,若戚督师又领蓟门防务,二地势难兼顾。蓟门乃边防重镇,其责甚重,应委有能之人代之!还请皇上圣夺!”

“朕让戚爱卿督抚京、蓟军务,其首要之务,乃重振京军。因戚爱卿坐镇蓟门甚久,对边防之事了解颇深,遂让其一并督抚。蓟州总兵一职朕亦有意让熟悉此地边防军务之能臣干将,协戚爱卿领之。梁爱卿可有能担此任之人选?”

梁梦龙略一思索说道:“臣是有一人,不知是否合适,此人乃蓟门参将陈弟(史上与沈有容一起,第一个收复台湾,比郑成功还要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不被后世熟知,可能他们是属于到此一游的类型,而郑家后人却盘据在台湾岛上,日子久了,拉得屎也多,人们被熏的不记住都难!),但其一直在戚督师麾下供职,恐会引来非议!”

“用人之事,不论出身,应以才任之。用之则信!若朕信不过臣属,岂不是事事都要鞍前马后。纵使朕有通天之才,亦不能事事恭亲。朕即委戚爱卿为督师这一从未有过之职(史上袁崇焕才有这个职位,不过他领的是蓟、辽督师),即是信他。不管何人任蓟州总兵,都受其节制。那此人是否是其原属又有何区别呢?”

“皇上圣明,臣多虑了!”

“那就依梁爱卿所奏,令陈弟暂代蓟州总兵一职,赐从三品衔。朝中或有非议,当是难免。现如今朝中流言四起,江西道御史李植参赅先生之本,两位爱卿当日当已知晓,朝堂之上朕如何可与之争论?朕深感先生与朕谆教之情,与朝匡扶之忠,与民爱惜之义,每每忆及,伤痛不止!此本朕是概不能受,唯有莫处之。两位爱卿深负先生生前所望,委以重任,朕有意延先生之志,以振我朝,两位爱卿当应从旁多加匡助,以成此愿!”

我真庆幸在大学时玩过一把话剧,说到动情之处,差点没有流下泪来!

“臣等必不负皇上所托,竭尽所能,以助吾皇成就万世功业”两位尚书齐声唱道。

我相信这肯定是出自他们的真心之言。现在这北京城里,确实已是流言四起,说是皇帝要清算张居正。现在朝廷官员中,抱着同样心思的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天枰也会更加倾向这边。随着万历最后的一锤子下去,于是也就盖棺定论了。这些事情以梁梦龙及王国光的阅历,应该也是感觉的到的,担心皇帝会不会落井下石,或本来就有这样的意思。现在我却告诉他们:那些都是错的,我不但不会进行清算,还要继续改革,还要重用你们。问题就看你们识不识趣了!

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以后也不会发生,两个尚书能不高兴吗?能不识趣吗?

“这京军本由梁爱卿代理,现委予戚爱卿,梁爱卿莫有想法才好!”

“臣不敢,臣虽蒙皇恩,立为兵部尚书。但对军伍之事,知而不精。以戚督师之能望,自比臣更加合适。臣又岂有不服之理!”

“这就好!军防之事乃江山社稷之根本。若朝无强兵,如何御敌?如何保万民安宁?梁爱卿曾与戚爱卿合镇蓟门,相处甚合。如今戚爱卿接手京军军务,还望梁爱卿能多加囊助才好!”

“臣遵旨!”

“兵部右侍郎张佳胤可在京中?”

“回皇上,张佳胤现留于部中管粮饷调度,并未外派!”

“其人如何?”

“回皇上,张佳胤乃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进士,曾任大名滑县县令。后迁宣府巡抚,破顺义王俺答之弟满五大进犯,立有战功,升兵部右侍郎。四月时,杭州兵变,亦由其领江南巡抚职讨定,加授三品衔。此人颇具才干,为人敢于担当!”

“朕欲赐其从二品衔,领京、蓟副都师职,协戚爱卿整顿京军。不知是否可担得?”

“皇上圣明,由其当此任,只是担得!”

我满意的点点头,看向王国光说道:“王爱卿,吏部乃六部之首,管天下百官之升迁罢绌,可谓拿捏着官员之生死荣辱。若错委一方官员,则害一方百姓,此次大名、真定二府之事,吏部亦应检讨!”

“此为臣之失职,还请皇上责罚!”

“天下百官有数万之多,偶有错视,在所难免。但错就必改,不能一错再错,还望卿能多加督管,务求各方官员皆为造福一地之臣。若错在制上,制则改之,不能味求依从祖制。以朕看来,制之立定,乃应有利朝政,若是不利者则加于修定,甚而废之,另立有利之制!就以此次朝制变革而言,朕收各级官员所呈本章数以十计,多为让朕莫变朝制之本。其等亦不多想想,上千官员不论有本无本,皆来殿前候谕,若朕每日升朝,其尚有多少时间办公理政?”

“启奏皇上,臣属等此举乃是出于对皇上之忠心!”

“朕不需要此种忠心!说是忠心,这上朝之例,百官又有多少人不痛恨,说不定,每当上朝之时,就是朕被其等谩骂之时!”

“臣等不敢!”两位尚书一听我说的这么严重,忙齐声接道。

“忠不在于言,而是置于心,行于手。若臣工们能多加自律,办好差事,就是对朕最大之忠,亦是与民最大之福!朕并非不守礼法之人,但此般流于形式之朝制,朕宁愿废之。还望两位爱卿能多加约束下属,莫再上此等本章,多些心思与政事之上!”

“臣遵旨,”两位应道。

这就好,叫你们来本来也是有这样的想法。只要你们两个人的手下门人不再来反对,那上这种本章的人自然会少上一些。我只要一个个都这么处理一番,反对我的声音也就减弱了。更不可能发生“静跪示威”的场面!不过想想,我刚才说的话里也有些问题。虽说我不是万历,可别人不知道,也不可能让别人知道啊,万历以前做的错事,我自然只能担着!于是补充说道:“以前朝政之事有先生分担,朕亦年少,或有胡闹之举。自先生故去,悲痛之处,朕亦大彻大悟。朝政之事,事关天下苍生,岂能继续胡闹对之。两位爱卿要多加督促朕才好!”

“皇上有此勤政爱民之心,实乃天下苍生之福,臣等定当竭力而为!”

“朝中有些官员置江山社稷于不顾,只顾及一已私利。此等官员朕极为痛恨,势将其等一一罢除,以心怀苍生万民者代之!过几日朕会拟一名单交与王爱卿,由卿将名单中所列之人召进京来。若王爱卿认为其人能当大任者,皆置留用。将那些朝中小人一一替换,务求朝中皆为能臣干将,以振朝纲!此事朕只与两位爱卿言及,为恐朝中有变,切莫告知他人,望二卿莫负于我!”

现代人并不比古代人聪明,但历史会让后来人对人性的本身,研究的更加透彻一些。要说最有效的让双方能绑在一起的办法,莫过于秘密!特别是上位者告许下面的人一个秘密,那就是一个比起什么赏赐都要好的多的‘礼物’。下面的人会感激于你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王、梁知道了一个只有他们知道的秘密,而戚继光也同样得到了一个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这是我学会的一个武器。我并不怕他们把秘密说出去,先不说皇帝的秘密要比起别人来说重上很多,没有人敢于说出去。就是说了,从而在朝中引起恐慌我也不怕。

因为,恐慌又是另外一种锋利的武器!

等两个人离开上书房后,直到东华门,都没有交谈。只是不时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出东华门外,王国光问道:“乾吉(梁梦龙字)兄,你怎么看?”

“哎,王大人(吏部为首,所以不能以兄称之)不是也看明白了吗?又何需乾吉言明呢?”

“乾吉兄见笑了!单看这二督师都为与北甚熟之人,北边估计是要有干戈起啊!”

“又何止一个北边呢,这朝内不也要大动干戈?”

“乾吉兄快人快语,就不怕动到自己头上?”

“干戈既起,怕是怕不得了!”

“哈哈哈,好!有乾吉兄相倍,我又何必顾其左右呢?走吧!上闻天楼,先讨戚督师一杯升迁酒喝喝!”

说罢,两人坐上各自的官轿,往闻天楼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