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六章 忠狗军州

独孤雄 收藏 0 19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六章 忠狗军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三人在雁门山做了短暂休整,决定北上,完成独孤雄此行的最终目的:找到刘方的小主人,带回宋朝。


契丹兵围住接近雁门关的雁门山搜寻了几日,一无所获,悻悻而归。独孤雄和六姐在山中打了几头鹿,割下鹿肉制成肉干。鹿皮也被六姐做成了皮衣。北上天气越来越冷,穿在身上正好可以御寒。三人打整好行李,继续北上。野驴的心爱坐骑“大白兔”屁股上被箭射的伤也被独孤雄采来草药敷治好了。因为它全身银白雪亮,容易被契丹军队认出来,六姐就在它身上泼撒了鹿血将它的毛染红,待到血干后,大白兔就变成了关羽的赤兔马。当下独孤雄骑驴,六姐和刘方骑马,三人拣小路向野狼山奔去。


一路上只见被契丹人掳来的汉人被契丹人用长绳绑在长长的木头上一串一串地压送往契丹境内。契丹兵对待他们连畜生都不如,动不动就鞭打脚踢,口出秽骂。独孤雄他们三个义愤填膺,想要上去杀了契丹兵解救被掳汉人。但是这么做会招来野驴王爷的几万军队追杀,到时候刘方的小主人找不回不说,恐怕连三人的性命都难保。只得咬碎钢牙忍耐。


不则一日,到了野狼山。野狼山北望长城,西连辽国的西京大同,东瞰辽国南京,桑干河从它的心腹地带穿过。野狼山横亘数十里,山上古木遮天蔽日,野兽出没,虽然是在大白天里,老远就能听见阵阵野狼的叫声。大麻袋的伤势已好,远远地听到野狼叫,似乎无比的高兴亢奋,竖起尾巴不住地在独孤雄他们骑的驴前马后盘旋跳跃,时而箭一般冲进野草矮树中没了踪影。刘方惊呼道:“大哥,是不是你给它吃了什么迷魂药发疯了?”独孤雄微笑道:“它本来就是狼种,是太行山的霸王狼犬和雁门关的母狼王杂交出来的优良品种!所以它即是狗也是狼。”苦菜花瞪了独孤雄一眼道:“所以它的名字就叫狼狗对不对?狗的祖先本来就是狼,啰里罗嗦说一大堆就是讲不到主题上去,真不知道你的书是怎么念的。”


正说着,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两只身披雪白狼皮、皮毛上有红花点的年轻母狼,蹦蹦跳跳地戏耍着,看见独孤雄他们走过去也一点不害怕,对着大麻袋扬起脖子“嗷嗷嗷”叫个不停。大麻袋听见后鼻子尖耸动,眼睛迷醉微闭,全身似酥软了一般站着不动,呜呜地仰头冲母狼叫处回应几声,突然间猛然蹿出去,头也不回地箭一般直奔两只身披花衣服的年轻母狼而去。刘方惊呼道:“原来笤帚是个采花大盗!”苦菜花看见大麻袋和两只母狼勾脖嗅尾地亲热一阵后就直接跳进了茫茫丛林,忍不住盯着独孤雄哈哈大笑道:“真是货像人形!主人是个好色之徒不说,连养出来的狗都如此轻浮下流!”独孤雄羞得满脸通红,口里不住骂道:“叛徒、淫棍,回来看老子不把你的淫根给割了!”但是大麻袋从此消失,以后都没有回来过。


独孤雄和刘方在野狼山周围片山打听刘方小主人“苦人儿”的下落,找了几日,总算打听到“苦人儿”住在一个名叫“忠狗军州”的地方。于是三人前往野狼山腹地忠狗军州。


契丹人叫做忠狗军州,意思是永远不叛乱。忠狗军州只有几百户掳来的汉人,有个小城但是寒碜的很,若干间官衙,在寒风里哆哆嗦嗦矗立着。被掳来的汉人被分配耕种一小块土地,保持着汉族农民一家一户的小生产经营方式。契丹的管事官和兵卒衙役隔些时日就会去公然明抢掳掠,把“草谷”家里的猪羊粮食洗劫一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草谷们实在是生活在地狱之中。


独孤雄他们走进忠狗军州时候,已经到了正午,只见一个当官模样的精瘦青年正在官衙外面的空地上训斥两个孩子,周围围着不少蓬头垢面、面黄肌瘦的草谷男女。精瘦青年长着黝黑长脸,一双大大黑黑的的眼睛时不时“叽里骨碌”四下乱转。独孤雄他们走过去,只听青年人大声道:“我早就说过,身为草谷,不许拉班结伙,不许在私底下谈论宋朝发达,不许议论契丹的文化落后。我们的军州为什么会被契丹老爷封为忠狗军州呢?就是因为我们十来年都没有发生过重大治安事故。契丹老爷能奖赏我们这样好听的名字是我们莫大的福分,所以我们要好好珍惜,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我相信大部分草谷还是好的还是听话地。可是,就有那么及少数几个顽劣刁民时刻想造反,时刻想和契丹老爷作对。就像这两个顽固不化的小崽子。”说着过去“噼里啪啦”狠狠打了两个小孩几巴掌,打得两个小孩鼻血喷流。


小孩们的母亲哀号起来,过去跪在青年人的脚下不住地磕头告饶:“他们还是小孩子,不懂事,你就放过他们吧。”青年人蹬开两个母亲阴着脸喝道:“不懂事?小小年纪就学会打战拼杀,分明是想要造反暴动!”两个女人大哭道:“冤枉啊,他们只不过削了两根几尺长的木棍玩闹戏耍,并不是要暴动呀,请老爷饶过他们吧。”青年人愤慨道:“小时候偷针,大了就偷牛!你们的孩子也一样,小时候用木棍对练戏耍,大了就磨快了尖刀去杀契丹老爷。玩耍就玩耍,把木棍削得这么么尖干什么?契丹老爷看见眼睛会痛,眼睛痛我的日子就不好过,我的日子不好过契丹老爷就睡不着觉,睡不着觉你们就要遭殃!”独孤雄怒气填胸想到:“什么狗屁理论,这人看起来像是汉人,怎么去做了契丹人的哈巴狗!”青年人朝身后的契丹衙役挥挥手道:“如此刁民,留着是祸害,全部活埋!”


苦菜花哪里还看得下去?飞身上去使出连环脚,把几个契丹衙役踢得满地打滚。青年人扯着脖子大叫道:“来人呐,有人造反了。快来人呐,杀死这些胆大包天的下贱草谷!”苦菜花过去高抬脚踢下他两颗门牙,再转身一脚踹在他肚子上直飞出五尺,“咣”地趴在地上啃了满嘴沙土“哇哇”吐血。


两个母亲急忙上去把自己的孩子拉回来紧紧搂进怀里。刘方抽刀过去想要结果他的性命,只见青年人急忙翻身跪在地上哭喊道:“大侠饶命啊,我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你杀了我一人就是杀了我全家啊!”刘方不忍,把他踹倒在地喝问道:“你既然上有老下有小,怎么还把草谷往死里整,还要活埋人家?你的命是命,人家的命就不是命么?他们也是爹生娘养的!你的良心叫狗吃了么?”青年人抱住刘方的脚号哭道:“我也是草谷,我也是受契丹人欺负的。我是逼不得已才那么做的,我要是不那么做契丹人会杀了我的呀,大侠饶命啊!”


刘方抬头问旁边的草谷道:“他真的是草谷么。”草谷们迟疑了一下,看着青年人,青年人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众草谷急忙点头道:“是的是的,他也是草谷的。”刘方踢了他一脚骂道:“以后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欺负草谷同胞,我就杀了你,滚!”青年人连滚带爬地跑了。


不一会,一个三五百斤重的契丹大胖子领着十几个契丹衙役冲出官衙怒气冲冲一迭声吼道:“谁,是谁要造反?奶奶的看我不活剐了他!”围在独孤雄他们周围的草谷急忙缩着脖子后退,有的当场吓趴在地上。


苦菜花大模大样地摆着身子走出去大声道:“就是你奶奶我要造反,你能把我怎么样?”先前被苦菜花踹翻在地上打滚的衙役爬起来捂住肚皮跑到大胖子身边,指着苦菜花她们道:“就是他们,就是这几个狗胆包天的下等草谷汉人造反!”黑胖子命令身后的衙役道:“快去抓住那几个下贱汉人,我要剥了他们的皮!”十几个衙役轰然一声,举起刀枪张牙舞爪地朝独孤雄他们扑上去。还不等独孤雄动手,苦菜花早已经挥动双刀迎了上去,“噼里啪啦”几下子,就把十几个契丹狗奴杀死在地。黑胖子吓得屁滚尿流,转身扑进衙门里哭号道:“来人呐,救命啊。下贱的汉人要造反啦!”独孤雄听得心头火起,抽出楚霸王背上的金枪向黑胖子投去,只听“嗖”的一声,金枪正中黑胖子后心,黑胖子哼都没哼就一头栽进沙土里死去。独孤雄过去抽出金枪,抬起黑胖子的尸体丢到衙门外面的大树下。躲在树下的几十个草谷立刻兴高采烈地挨家挨户奔走相告,不大功夫,就聚来了上千人,扑到黑胖子身上你咬一口、他砍一刀把胖得像肥猪一样的契丹人剐得干干净净!


独孤雄想不到草谷对契丹官吏已经痛恨道如此地步,顿时看得目瞪口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